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业余选手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破6项纪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布者:张士柱 卢军 许升
热度127票  浏览1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11日 16:34

资料图解放军侦察兵扛圆木训练

  中新网济南1月11日电 题:中国海防战士挑战极限扬威国际特种兵赛场

  作者 张士柱 卢军 许升

  一个普通的海防战士,一个“业余选手”,却敢于在国际特种兵赛场上与高手竞技,并取得辉煌战绩。2009年7月初,他与7名队友一道,代表中国军队参加在斯洛伐克举行的第14届“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赛,一举夺得13个比赛项目中的8个单项第一,取得金牌数、奖牌数两项冠军,并打破6项赛会纪录。

  这就是济南军区某要塞区炮兵一连班长张茂春,一个个头不高、精瘦干练的士兵

  “走下国际赛场,我感到,斯洛伐克的辉煌,不是幸运,也不是偶然,它来自于日日夜夜的瞄准强手、扎实苦练。”12月底,记者在山东的海岛访问张茂春,与他握手时,感觉他的手上全是厚厚的老茧,这是他入伍5年来艰苦训练的印记。

  国际侦察兵比武,一直被称作捍卫军旗荣誉的战争。比赛设定在实战背景下,要在50余公里的纵深内,昼夜连贯完成敌后伞降、特种射击、武装越野等13个课目。美国、英国等8个军事强国都选派精锐力量,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强化训练。重视程度之高、赛程之残酷,都创造了历史之最。

  回忆起在斯洛伐克的参赛经历,张茂春说,整个训练与竞赛,伤残和死亡的危险无处不在。如果不下定敢于牺牲的决心,是不可能走上国际赛场的,更不可能取得优异成绩。

  比如跳伞训练,被称为生死一跳,危险系数更大。据教练员介绍,曾有32名特种兵死于这项训练,而张茂春自己也亲眼目睹了3名队员摔伤或骨折。更具挑战的,是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跳伞。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比赛场上,情况变得更为复杂。伞降高度只有350米,而在国内的最低训练高度是600米,350米这个极限高度还没有人尝试过。在这个高度跳伞,开伞需要150米,如果主伞打不开,那么只有1秒钟时间打开副伞,可以说是生死一秒间。

  比赛那天,又恰逢刚刚下过一场暴雨,地面风速达到每秒11米,超出了跳伞每秒8米的抗风极限。张茂春他们乘坐的直升机在S型山谷里左右穿梭,机舱里的强风吹得人站都站不稳。飞临着陆场上空,向下看去,脚下只有一块足球场大小的山脊,周边全是原始森林,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不小心就会伞飞人亡。这时,张茂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也要跳下去。队长率先跳出机舱,他紧随其后跳了下去。

  张茂春和队友们的出色表现,赢得外国队员的钦佩和赞誉。颁奖的斯洛伐克国防部长说:“中国军人不仅比赛取得了冠军,他们敢于拼搏、不怕牺牲的精神,更加值得全世界军人学习!”

  “要超越所有的对手,成为真正的胜利者,必须有超越实战的严酷训练。只有训练标准高于比赛,才能在比赛中稳操胜券。”张茂春说。

  事实上,从张茂春当兵伊始,他就把“争第一,当尖兵”当作战士的本份和职责,苦练军事本领。2004年12月,18岁的张茂春从沂蒙山区入伍来到某海防团。在新兵连,新兵每天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下蹲起立,张茂春坚持给自己加码到300个;战术基础训练别人做一遍两遍,他每个动作做七遍八遍。结束考核时,9个训练课目,他取得7个第一,被团里树为训练标兵,提前晋升上等兵军衔。

  新兵下连后,张茂春把团里每个训练课目的尖子作为自己的对手,瞄着他们练。为增强体力和耐力,每天腿上绑着沙袋,身上穿着沙背心;为练好400米障碍,一有空就往障碍场上跑。不到两年,将“对手”一个一个甩在身后,成为全团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

  2008年3月,张茂春作为炮兵专业出身的非专业选手,凭借体能、射击、军事地形学等方面的优势,一路过关斩将,被选到要塞区侦察队进行训练。

  参训的37个课目中有35个他从未接触过。面对大强度、高难度、超负荷的“魔鬼式”训练,他一次又一次地向生理极限发起挑战。

  在高手如林的侦察队,不吃苦绝对不行,没硬功更是不行。张茂春说:“是军人就要敢吃非常之苦,勇于接受各种挑战,经受极限考验。”4个月集训下来,他以全部考核课目前三名的成绩,第一个被确定为参赛队员。

  张茂春所在的某海防团政委张鑫告诉记者:“超人的成绩背后是超人的付出,没亲眼见过张茂春训练,根本就想象不到什么叫超越极限。”

  看看张茂春的训练情况:每天5次3000米冲刺,每周一次30公里的长途奔袭,每半个月背上35公斤行囊进行一次35公里的急行军……这些训练只是“家常便饭”。他还给自己另外开了“小灶”:40次“100米冲刺跑”,每次都要在15秒内完成;“跑圈训练”按33秒内跑完200米的要求反复跑,直到脉搏6秒钟内达18次才算过关。

  集训的前两个月,张茂春脚上水泡连水泡,水泡压水泡,最多时可达5层;胸部、大腿内侧的伤痕反复地被磨破结痂,钻心的疼痛让他夜里难以入眠。

  至今,他的肩部、胸部和四肢留下多处疤痕,还患上了腰肌劳损、颈椎突出、关节疼痛等病症。张茂春笑言,这才是男人味嘛。

  “要想战场上保住命,就得训练场上不要命。”张茂春常对战友说,作为一名军人,训练时就要有狼一样的精神、火一样的激情,敢于超越自己,勇于挑战极限。 

  挑战极限,可不是简单的比吃苦、拼体力。张茂春说,要善于用心动脑,在创新方式方法中提高训练质量。2007年5月,营里组织400米障碍对抗赛,他以1秒之差败给了本营炮兵二连战士郑晓梦。不服输的他反反复复地练习,可成绩始终不见长进。他在想,要是每过一个障碍物都能快0.1秒,总成绩将直接提高两秒。

  于是,张茂春对每个障碍物之间的距离和高度进行测量,用自己快跑时的步幅进行计算,用摄像机拍下自己跑400米障碍的全过程,一有空闲就拿出来“放电影”,细心揣摸,仔细研究。经过多次实践,他掌握了何处落脚最合适,腾空多高最省时,体力如何分配最科学,动作怎样衔接最协调,训练成绩一下提高了3秒。

  当兵5年多来,张茂春先后当过步兵、炮兵、侦察兵。每次转行,他都当成学知识、练技能、长本领的难得机会,把每个专业、每个技能练到最精。当炮兵,他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一般炮手到瞄准手、从瞄准手到炮长、从炮长到全能炮手的“三级跨越”。担任一般炮手时,他针对炮闩分解结合容易出现的问题,归纳总结出“分解结合程序化、位置摆放精确化、操作要领规范化”训练路子,大大提高了操作速度,创造了35秒的最佳成绩。当侦察兵,他从汽车驾驶到GPS使用,从渗透侦察到调制要图逐项突破,尤其能熟练使用机枪、步枪、手枪、火箭筒等十多种轻武器,对陆海运动目标、夜间隐蔽目标实施跪、卧、立姿精度射击,成为闻名遐迩的“全能射手”。

  “当几年兵能‘一专多能’练精就不简单,张茂春却能把‘多专多能’练到极致,开了全团之先河。”张茂春所在团团长李学春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