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妻遭联防队员毒打强奸 夫躲隔壁"忍辱"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腾讯网   发布者:微雨清晨
热度39票  浏览10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08日 17:55


昨日中午,西乡河东社区,杨武化名)绝望无助,痛哭流涕,他说:“我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


昨日中午,西乡河东社区,杨武(化名)和妻子王娟(化名)绝望无助相拥而泣,她手腕上自杀的伤口被纱布抱着,无名指上的婚戒则十分刺眼。


昨日中午,西乡河东社区,杨武(化名)和妻子王娟(化名)租住的店铺门前,犯罪嫌疑人杨喜利的母亲带着孙子在堵门谩骂,即便有辖区民警在现场也奈何不了她。


令人发指的强奸案事发电器维修店距离社区警务室和社区联防队仅10米之遥。

  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的一间出租屋里,一个瘦弱女人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瑟瑟发抖,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床下还有一大摊血迹。忽然,她从床上坐起来,挥舞双手,嚎啕大哭。一有陌生人靠近,她就呼天抢地,狠狠地用头撞墙,似乎感受不到疼痛。

  ———29岁的王娟(化名)近乎精神失常,半个月来不吃不喝,还数次试图割腕自杀。10月23日晚上,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她的家中,一通乱砸后,对她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

  她的丈夫杨武(化名)则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

  贫穷家庭飞来横祸

  他害怕被打马上躲进杂物间不敢出声

  杨武今年31岁,安徽阜阳人,14岁丧父辍学后,一直在外打工流浪。10年前,他来到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租下一栋农民房1楼,开了家修电器的小店。

  经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带着前妻留下的两个女儿,杨武经熟人介绍与老乡王娟结为夫妻。两人感情深厚,很快又添了一对儿女。

  杨武说,他每月只挣1000多元,日子过得非常紧巴,还常受人欺负,但不敢惹事就一直忍着,好歹也勉强活着。

  然而,一场飞来横祸打破了脆弱的一切。

  杨武回忆,10月23日晚上8点多,浑身酒气的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带着两名壮汉闯进他家里,叫嚷着:“老子要弄死你们!”杨武说,杨喜利是一名联防队员,每日在社区巡逻,维护治安,协助警方工作,“性格暴躁,经常打人砸车,没有人敢管他”。

  事发时,杨武刚洗完澡。王娟也洗漱完毕,穿上睡衣,忙着做家务。由于害怕被打,杨武马上躲进杂物间,外面的家具和杂物被杨喜利用钢管一通乱砸。

  王娟过去制止也遭到毒打。杨喜利揪住她的头发,狠狠朝桌上撞去。她越是挣扎反抗,杨喜利就打得越凶。“你们报警都没用,我是联防队员,跟警察都是哥们!”

  杨武76岁的母亲称,杨喜利还对她进行了羞辱,并拿着钢管将她和杨武13岁的大女儿赶出房间很远。杨武躲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大气也不敢出。

  亲耳听见妻子被奸

  他听到隔壁传来床的晃动声和呻吟声

  杨武说,杨喜利以前就经常欺负他们,但夫妻俩胆小怕事,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报警求助。杨武一度以为,这次会和以往一样,被打几下,被砸些东西,等杨喜利发泄完就好了。但他错了。

  不到几分钟,杨喜利折返回来,用安徽话喊:“你们两个给我把风,不要让任何人进来!”随后,两名壮汉走出去,把房门关上。

  “救命啊,救命啊,要打死人了!”面对王娟的哭求,杨喜利不为所动,反而搂抱着王娟开始乱摸,还说着些粗言秽语。王娟死命推开,又遭来一顿毒打。

  “还反抗,打死你!”躲在杂物间里,杨武听见外面劈里啪啦的厮打声、辱骂声,还有妻子凄惨的哭喊声……在这个不到50平方米的房间里,杂物间和里间门挨门,杨武的藏身处与里间的床直线距离仅约两米。杨武说,他能清楚地听到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事实上,记者探访现场发现,如果杨武稍微抬下头,客厅和里间发生什么都能尽收眼底。但杨武只是悄悄垂泪,甚至咬牙不敢哭出声来。

  杨武听到,厮打持续20分钟后,杨喜利撕扯着王娟的衣服,将她拖进里间。随后,他听到床的晃动声、杨喜利淫荡的呻吟声。杨武判断,杨喜利正一边强奸自己的妻子,一边继续对其进行殴打。

  杨武为防被敲诈而安装在家中的摄像头记录下部分案情经过。监控视频清晰显示,杨喜利将王娟像小鸡一样抓起,毒打十几分钟后,从后面搂抱、强吻和乱摸,跑出门外交代同伙后又将王娟拉进房间。

  一小时后终于报警

  他拨通110后小声说“我老婆被强奸了”

  杨武感到既害怕又难过。他身高不到1米6,穿着破烂的红色T恤,脸上毫无血色,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杨武说,自己根本不是身高近1米8的杨喜利的对手,何况对方还有凶器和两名同伙。如果报警,又担心遭到报复。

  “我想拿刀冲进去,劈死这个畜生!”杨武痛哭流涕地说,但想到家里有4个小孩要抚养,还有76岁的老母亲要赡养。“如果我杀人坐牢了,他们可怎么办?我不能家破人亡啊!”纠结中,杨武一次次选择沉默。

  大约1个小时后,杨武终于鼓起勇气,选择报警。据他描述,当时浑身瘫软,哆哆嗦嗦,害怕甚至压过愤怒。拨通110后,杨武甚至只敢很小声地说:“我的老婆被强奸了。”由于声音太小,接线员最初将“强奸”听成“抢劫”。

  前后打了几次110,杨武才把事情经过叙述清楚,告诉警方案发的确切地点。几分钟后,警方带着联防队员赶过来。见警察冲进来,杨武也从藏身处冲出来。

  杨武说,当时杨喜利赤身裸体,已经实施完强奸,正继续殴打王娟。王娟则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哭喊救命,大量鲜血流在地上。杨武先是忙着给妻子找衣服。

  慌乱中,杨喜利提起裤子想逃跑。杨武跟着追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这一幕正好被进来参与抓捕的联防队员看见。

  妻子王娟遍体鳞伤,满脸是血,喃喃地说:“实在没有脸面活着了,死掉算了。”见杨武赶过来,王娟哭着责骂“不是男人”。

  杨武连忙将妻子送进医院。医生要求住院治疗,但因为拿不出钱,入院不到10个小时后,他只好带着妻子回到家里。

  母亲也哭着将杨武责打了一顿,骂他是“没用的丈夫,没用的儿子”。“我的儿子太老实了,对不住我那媳妇啊。”老太太长跪在地,哭求儿媳原谅。

  妻子失魂自杀未遂

  他不堪行凶者家属威胁去派出所撤诉

  随后半个月里,虽然行凶者杨喜利已经被警方控制,但麻烦依然继续找上门来。杨喜利的姐姐、姐夫、哥哥等亲属轮番上门骚扰,要求撤诉。

  在杨武提供的一个通话录音中,杨喜利的哥哥大声斥骂杨武,威胁他“全家可能会死光光”,“他坐几年牢出来后,不能保证你们全家小孩的生命安全,反正他老婆也跑了,已一无所有,你们看着办。”录音中,杨武显得卑微懦弱,不断跟对方说好话,请求他帮忙,不要威胁他的家人。

  杨喜利的母亲还带着孙儿,拿着状纸,骂上门来。“真是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的儿子,还诬告强奸?”“你被人强奸了,还将事情搞得这么大,没有一点羞耻吗?”对此,杨武选择继续躲闪,被对方一路追骂、吐口水。

  担心报复,杨武果真去西乡派出所要求民警销案。结果被民警骂了回来。

  更让杨武痛心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后,妻子王娟开始精神失常,每天不吃不喝,用头拼命撞墙。记者看到,王娟头上到处都是包,脸颊肿胀得老大。

  杨武和母亲轮流看护,担心王娟想不开。“我一个星期没有合眼,实在累得受不了,半夜睡死过去,她就自杀了!”杨武哭着讲述,10月30日凌晨1点多,迷迷糊糊听到厨房里有打破玻璃的声音。他立即冲进厨房,见妻子将鱼缸打碎,用玻璃不断朝手腕狠狠划去,地上都是鲜血。

  西乡人民医院的医生努力保住了王娟的性命。没有多少钱治病的杨武,只能让医生简单处理下伤口后,将妻子带回家里。“我的收入来源全部没有了,真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办。”

  床底下还留着大摊血迹,那是王娟与行凶者搏斗留下的。她的手指上还戴着丈夫送她的定情戒指,手腕下面则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带着血迹。

  “妈妈不要哭了,我给你倒水!”13岁的大女儿有些懂事了,搂着母亲跟着哭起来。“人穷就被人欺负,我们一定要快快长大,这样才能够保护家人。”其他三个孩子,最小的才3岁,尚不清楚家里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看着哭泣的亲人。

  围观者说

  (事发时,虽然杨武家大门被关上,听不到呼救声。但只要他冲出门外大叫一声救命,民警和联防队员就能够听到,左邻右舍也会冲过来帮忙。但杨武没有这么做。他们感到不可理解。)

  杨武家所在社区治安办负责人:经常有些小混混和烂仔来敲诈他,找他要钱,甚至殴打他,他都是默默忍受着。我们实在看不过眼,几次过去帮忙驱赶。但是杨武为人热情,经常免费帮助邻居做事情。

  街坊杨先生:可恨又可怜啊,可是真正地想想,他真的很可怜。

  (杨武家里一贫如洗,甚至缴纳不了当月房租。事发后,这家人陷入更深的困境。本该住院治疗的王娟,也只能躺在家中。)

  行凶联防队员所在的径背社区相关负责人:受害者王娟确实很惨,我们对此也深表同情,但是我们没有救助的义务和条件。担心刺激到对方的情绪,也没有去看望王娟。

  西乡街道办相关负责人:闻听此事后感到震惊,将安排相关部门负责人前往了解相关情况。之前社区没有上报,我们也不知道此事发生,也就没有前往救助受害者。

  对话

  丈夫杨武回应斥责:

  “我是世界上最窝囊和最没用的丈夫”

  面对妻子和母亲的责骂,面对邻居的叹息,杨武只能一遍遍回应:“我软弱、窝囊、没用,我是世界上最窝囊和最没用的丈夫,也是最窝囊没用的父亲和儿子。我不能保护家人,没有脸面活在这世上。”

  “如果反抗他会往死里打”

  南都:杨喜利带人冲进来的时候,你怎么躲避了?

  杨武:我不是男人,被他打怕了。他欺负我老实,我又打不过他,如果反抗,他就会往死里打。我的性格也是逆来顺受,从小胆小怕事,凡事都忍让。

  南都:老婆被打、被侵犯,也能够忍让?

  杨武:刚开始以为他像往常一样,打砸一番,将妻子打一顿,他就会自行离开的,没有想到他做出了如此不堪的畜生事情来。

  “还要生活只能忍气吞声”

  南都:没有想到冲出去救妻子?

  杨武:我也想冲出去,但对方拿着钢管和警棍,他还有两个同伙,我根本打不过他们,我怕被他们打死。

  南都: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杨武:他说自己是联防队员,每天跟警察在一起,跟警察是铁哥们,担心报警没用。再加上我还要在这里打工生活,只能忍气吞声,不然会被猛烈报复。

  “这是男人最屈辱的时候”

  南都:他拖你老婆进房间,不担心出事?

  杨武:我整个人吓傻了,浑身哆嗦,大气都不敢出,担心他发现我。

  南都:你太懦弱了!

  杨武:我听到了床摇动的声音,意识到妻子被强奸了,声音很大,我距离只有几米远。鲜血直冲脑门,这是男人最屈辱的时候,我很想冲出去拿刀将他砍死。

  南都:这种耻辱你能够忍下来?

  杨武:我能够有什么办法呢?(哭)只能怪我自己没用。

  案情进展

  警方案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昨日,宝安警方回应,殴打强奸王娟的歹徒被警方当场抓获,王娟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这名歹徒确实是联防队员,是西乡街道办径背社区联防队员,归径背社区治安办管理,负责辖区治安巡逻,也协助警方办理各类案件,工资由社区发放。

  宝安警方称,这名联防队员作案性质恶劣,他对自己殴打强奸他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作奸犯科证据确凿,不存在任何争议,警方已呈报检察院,要求对他进行批捕。至于另外2名疑犯的身份,需要进一步调查。

  宝安警方称,这个案件中,受害者丈夫杨武也有一定责任,他实在是太懦弱和软弱了,面对妻子被殴打、强奸,他不敢上前制止,也没有及时拨打电话报警。如果杨武能够挺身而出,也许悲剧就能够避免发生。

  社区案犯系临聘人员已被开除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西乡街道径背社区治安办,那里有几名联防队员正在值班。联防队员介绍,杨喜利确实是他们同事,案发前正常上班,参与日常巡逻。杨喜利脾气暴躁,平时就被投诉很多,但领导也拿他没有办法。

  南都记者在联防队的花名册中找到了杨喜利的信息,在最近的值班表中,杨喜利被分到了三组,组长是联防队长钟思贤。

  钟思贤称,杨喜利在治安办当联防队员已有几年时间,平时还算正常。但一喝酒以后,就会胡乱发酒疯,打人骂人,他们也教育过他多次。杨喜利为此也写过很多次检讨和保证书,但又屡教不改,他们对此也无可奈何。

  钟思贤介绍,杨喜利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打跑了几个老婆。“他在殴打他人时,只要还手,就往死里打。如果没有喝酒的话,与正常人没有两样。”

  钟思贤认为,杨喜利作奸犯科,严重败坏了联防队的声誉,他认为很丢脸。但是他是临聘人员,事发也不在上班时间,他殴打强奸别人,这属于个人行为,与社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在事发前几天,就因为他喝酒,对他作出了解除合同的决定。只是一直找不到他人,他的制服和警棍、钢管等也没有收回来,他本人也没有签收这纸解聘通知。

顶:1 踩:2
【已经有36人表态】
7票
感动
4票
路过
3票
高兴
6票
难过
3票
搞笑
3票
愤怒
5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