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东突分子被证赴叙参战 我反恐部门紧盯其动向

热度89票  浏览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31日 12:02

  资料图: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在新疆举行“天山-2号(2011)”上合组织成员国执法安全机关联合反恐演习。演习分为“武力解救人质”和“定点清剿”两个课目。

  《环球时报》近日从中国反恐权威部门获得独家消息,今年5月以来,“东突”组织纠集成员,组成“圣战”小组潜入叙利亚参与内战。中国反恐官员说,恐怖组织“东伊运”是在“基地”组织发出指令后开始行动的。27日,国际媒体纷纷报道“基地”头目扎瓦赫里的最新录像,他鼓动追随者“起来支持叙利亚的兄弟”。2011年3月爆发的叙利亚冲突已经持续了19个月,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国际恐怖主义可能在这里合流,法国安全部门已发现该国年轻人到叙参加国际“圣战者”组织,伊拉克、利比亚、沙特等国的武装分子在叙利亚早已经成群结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李伟28日对《环球时报》说,“东突”境外参战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练兵”,一个是企图得到国际恐怖势力的“认同”和“帮助”。中国反恐官员说,他们正紧盯“东突”分子的动向。李伟认为,国际社会应该迅速推动叙利亚消弭冲突,如果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合流,对谁都不是福音。

  “东突”派出“圣战”小组

  中国反恐权威部门的一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基地’组织发出秘密奔赴叙利亚进行‘圣战’的指令后,有求于‘基地’组织的‘东伊运’从阿富汗境内和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抽调精干人员,分批从周边邻国潜入叙利亚,与已在叙利亚境内的‘圣战’势力会合,然后组成独立小组参战。”

  相关反恐部门掌握的情况显示,派出“圣战”小组的包括“东伊运”和“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等组织。“东伊运”组织早在2002年9月就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也是中国公安部2003年12月第一批认定的四个“东突”恐怖组织之一。今年4月,中国公安部公布的第三批恐怖活动人员名单中,多数是“东伊运”成员。这位官员说,“‘东伊运’的活动资金主要来源于‘基地’组织的资助,以及该组织通过走私贩运毒品、武器弹药和绑架、敲诈、勒索、抢劫等有组织犯罪方式筹集的经费。该组织挑选、招募从新疆外逃的分裂分子、刑事犯罪分子和暴力恐怖分子,秘密接受专门训练,从事恐怖活动。”

  “‘东突’派人员潜入叙利亚参加内战并非特例,除了车臣战争、‘东突’恐怖分子还曾在欧洲、中东、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介入暴力恐怖活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伟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李伟认为,“东突”恐怖分子介入全球不同地区恐怖暴力活动的目的不尽相同,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他们参加战争是为了‘练兵’,企图回流国内破坏中国西北的稳定;在叙利亚,他们更大程度上可能是为了获得其他国际恐怖势力的认同与支持,企图借此在未来得到‘帮助’。”

  中国另一名反恐权威部门官员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东突”派“圣战”小组赴叙参战的动向。他解释说,“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基本不被外界了解,该组织总部设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打着宗教旗帜毫不掩饰分裂中国的目的。“这个组织的一批成员分成数个不同小组非法越界前往叙利亚,与那里的‘东伊运’骨干会合。”

  叙利亚驻华大使穆斯塔法本月中旬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叙方不掌握“东突”分子在叙利亚参与恐怖暴力活动的确切情况。“不过有这种情况,倒是不让人意外。”穆斯塔法说,按叙利亚已经掌握的情报,有来自利比亚、伊拉克、埃及和海湾多国的极端分子、“圣战”分子和恐怖组织在土叙边境和叙利亚境内从事暴力恐怖活动,“这些人都是从土耳其一侧进入叙利亚境内进行恐怖活动”。他指责土耳其政府“纵容甚至包庇”这些恐怖活动,刻意挑起对叙战争。

  土耳其驻华大使埃森利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反应强烈。他断然否认有“东突”分子在土耳其境内接受训练和武装,称土耳其也受到一些恐怖主义势力威胁,“我们不可能容忍包括‘东突’在内的任何境内恐怖活动。埃森利强调,“东伊运”是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土耳其在2009-2010年度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期间,曾将多名“东突”分子列入恐怖分子名单。“自2010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以来,土中双方包括情报在内的战略合作紧密且顺利。”不过,埃森利没有说明“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在土耳其的活动情况。

  《环球时报》记者2009年在阿富汗采访时,阿富汗巴米扬省警察厅长曾对记者说,“与那些抱着纯粹‘圣战’目的的其他国家极端分子不同,‘东突’武装分子不少是抱着‘练兵’的目的到境外参加暴力恐怖活动的,比如说在阿富汗、阿巴边境地区、车臣或其他地方,他们更乐于学习炸弹的制造技巧、恐怖袭击的方式以及对实战环境的感受。他们更主要的意愿是回流到出生地,从事更具威胁的破坏活动,这是中国需要警惕的。”

  “自由军”撇清与“东突”有关

  “‘东突’武装人员肯定不会在我们自由军内”,叙利亚自由军阿勒颇战区新闻联络官阿卜杜拉阿尔亚辛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道。他称,“‘东突’武装人员肯定不会在我们自由军内,他们只可能归属‘支援阵线’。”

  “支援阵线”是一个什么组织?据记者了解,“支援阵线”大约有近千人,其中300人在阿勒颇,其他主要分布在叙利亚的伊德利卜省、霍姆斯市和大马士革城区。他们中多数人来自叙利亚之外,包括利比亚、也门、巴基斯坦、埃及、沙特,甚至巴尔干地区。这个组织准确成立时间不详,最高指挥官身份诡秘,但出名是在2012年7月。叙利亚自由军“阿勒颇旅”指挥官阿卜奥贝雅达说,“当时,政府军几乎把我们打出阿勒颇萨拉哈丁区的时候,突然冒出几十名自称‘支援阵线’的外国武装人员,击退政府军。这一战让他们的名字传遍了整个阿勒颇前线。从那之后,这些人独来独往,哪里的自由军遇到麻烦,他们就出现在哪里,就像救火队一样,或者可以称为阿勒颇的特战部队。”

  英国《独立报》10月16日曾报道说,“支援阵线”宣布对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一连串的神秘爆炸事件负责,他们的声明张贴在‘基地’控制的在线论坛上,这表明双方至少有某种程度的合作。

  本报记者9月在阿勒颇萨拉哈丁区采访期间曾遇到过自称来自利比亚的武装人员阿布谢哈姆,他是“支援阵线”成员,缠头巾,着大袍,留着大胡子和长发,张嘴就是《古兰经》条文。采访中他拒绝被拍照,称一切外国记者“不是巴沙尔的间谍,就是美英的特务”。谢哈姆的武器明显比叙利亚自由军的武器精良,有崭新的比利时步枪,甚至有枪榴弹。

  “轰炸、伤亡和相互指责打碎了叙利亚的停火协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如此描述28日的叙利亚。印度《先锋报》题为“与和平永别?”的文章称,圣战者在利用叙利亚的混乱局面。2011年3月爆发的亲民主抗议已经悲剧性地被外国雇佣军和圣战者劫持,包括“基地”及其附属组织。美联社报道说,对“宰牲节停火”,“支援阵线”一开始就发表声明予以反对,称这是一个“肮脏的游戏”。

  《环球时报》记者在阿勒颇采访期间,曾在沙阿医院看到这样一幕:“支援阵线”送伤员来治疗。这些全副武装的人员毫不客气地要求医护人员优先抢救他们的伤员,一名同样送医的阿勒颇市民无奈甚至愤怒地说道:“他们现在都这样霸道,将来会怎么样?!”

  国际恐怖势力在叙利亚合流

  “我敦促每一个地方的穆斯林,起来支持叙利亚的兄弟,清除已经患上癌症的犯罪政权。叙利亚人民有权以任何手段保卫自己。”27日,西方媒体纷纷报道了“基地”头目扎瓦赫里的这段讲话,在新播放的超过两个小时的视频中,扎瓦赫里还将奥巴马称为“骗子”、“以色列的最大支持者”,他还呼吁所有追随者,绑架那些“对穆斯林发动战争的国家”的公民是让“我们的被俘人员,以及拉赫曼”获释的唯一方法。扎瓦赫里所说的拉赫曼,1993年策划了纽约世贸中心爆炸事件,后在美国入狱。

  叙利亚驻华大使穆斯塔法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证实,叙政府已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180名外国恐怖嫌犯的名单。

  美国《时代》周刊说,“叙利亚内战在残酷继续,人们越来越担忧这场冲突可能变成一块吸引欧洲圣战者的磁铁。”报道引述法国安全官员的话说,这有点像当初的波黑,年轻的欧洲人加入到与塞尔维亚族军队作战的极端圣战者组织,其中许多人回国后带来了作战经验,同时完全极端化了,一些人逐渐走向恐怖主义。伦敦反恐学者李斯特10月16日对英国《独立报》说,叙利亚可能出现一个全球圣战者运动。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委员阿特坎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东突’分子已经进入叙利亚,但可以确定有来自埃及、利比亚、也门、巴基斯坦等国的武装人员参战,甚至也知道一些‘基地’组织成员参战,但他们现在是帮我们打巴沙尔军队,这个目标是一致的,所以我们现在非常欢迎他们。”那么战争结束以后呢?对记者的提问,阿特坎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未来的叙利亚绝不允许‘基地’和‘东突’恐怖分子存在,他们会被迫离开,因为几百年来叙利亚的世俗生活不欢迎他们,也不具备他们继续存在下去的社会基础。”阿特坎承认,美国迟迟没给叙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就是担心武器落到“全球极端恐怖分子”手里。

  今年9月,在叙利亚北部土库曼人自治区首府里尔镇,叙利亚自由军“土库曼人旅”旅长阿卜杜菲尔上校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不欢迎‘基地’组织和任何极端武装分子,将来更不会允许他们存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