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世界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英美伊利湖之战:一场影响美国海军200年的海战

热度742票  浏览336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6日 05:36

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一场海战能像1813年9月10日的伊利湖之战那样在国家道德层面上留下持久的印记了。总司令奥利弗•哈泽德•佩里那条事后消息--“与敌遭遇,但已是囊中之物”--和他“不要弃舰”的旗语正是早期美国海军最鲜活的景象。事实上,那面旗在美国海军学院被供奉了好多年,已然成为海军物化的座右铭。但它对海军第一次编队作战的意义远大于它的象征意义。它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来检验后勤、指挥和舰只操控方面的问题,以及直到今天都在影响海军作战的勾心斗角问题。

后勤,后勤,后勤

房地产经纪人将会告诉你,一份房产的价值有赖于三个条件:地段、地段、地段。因此海战或陆战的胜利也取决于同样的句式:后勤、后勤、后勤。陆军指挥和参谋学院那句格言--“票友讲战术,专家讲后勤”--就是沿用这种理念。而正是依靠这个理念,美国赢得了伊利湖上的的水上控制权。

1812年夏,随着底特律的陷落及美国军队在尼亚加拉边境被击败,华盛顿意识到夺得安大略湖(Lakes Ontario)和伊利湖的水面控制权对取得旧西北部(Old Northwest)和上加拿大(Upper Canada)的胜利至关重要。海军派出艾撒克•强西准将(Commodore Isaac Chauncey)前往安大略湖,并授意他在那里建造必要的舰只控制该地区及伊利湖区。很快强西就在他自己位于纽约萨克特港(Sackets Harbor)的造船基地和英国人位于上加拿大金士顿(Kingston)的造船基地之间展开了“造舰竞赛”(shipbuilder's war)。到1814年末,双方都在建造有100多门炮的军舰,但双方都不能在安大略湖上获得优势。

而在伊利湖,情况就有所不同了。1812年夏,英国人依靠“夏洛特皇后”号战舰(Queen Charlotte,18门炮)、“亨特将军”号双桅战舰(General Hunter,10门炮)、“普雷沃斯特夫人”号纵帆战舰(Lady Prevost,12门炮)和一艘属于英国毛皮贸易西北公司的双桅帆船“加里多尼亚”号(Caledonia,3门炮)控制了整个湖区。随着1812年夏麦基纳克岛(Mackinac Island)和底特律的陷落,英国人增加了一艘用于美洲贸易的单桅帆船“朋友好运”号(Friends Good Will,后来改名为“小贝特”号,Little Belt),而美国则补充了一艘双桅帆船“亚当斯”号(Adams,后来改名为“底特律”号,Detroit),但直到这2艘船被捕获时都没有被武装起来。当时所有在湖区的美国人都只有一些没有武装的商船,后来其中2艘单桅帆船被武装起来用于在伊利湖的战斗--“特立普”号(Trippe)和“萨莫斯”号(Somers)。

由于美国人试图改变这个湖及更南方的尼亚加拉瀑布区的控制局面,他们必须建造并武装起能组成一支舰队的上述舰只并为之配备足够的人手。在1812年秋到1813年春,强西准将终于赢得了安大略湖的水上优势,美军可以有效控制尼亚加拉河两端英国人的乔治要塞(Fort George)和伊利要塞(Fort Erie)之间的邮路了。同时,美国人还控制了下湖和上湖之间的后勤补给线,因此可以开辟一条线路用于从东海岸到大湖区运送海军装备、武器和人员。而另一方面对英国人而言,尼亚加拉水陆交通线的丢失意味着从安大略湖节省下来的可怜的物资和人员供应将不得不通过一个简陋的道路网运送--从伊利湖西北的波林顿湾(Burlington Bay)一直到位于伊利湖长角(Long Point)的多佛港(Port Dover)。这也意味着在上加拿大阿莫斯特堡(Amherstburg)和底特律河南端建造的用于伊利湖的新战舰将不得不依靠该地区残存的材料和造船工人来完成,而得不到安大略湖区的装备和人员了。

很快,在1812年10月8日-9日夜间,美国海军上尉耶西斯•邓肯•艾礼奥特(Jesse Duncan Elliott)指挥了一场奇袭,重创了英国人的伊利湖海军中队。“底特律”号(原“亚当斯”号)和“加里多尼亚”号在她们位于伊利要塞的锚地被掳获。虽然在撤退的途中,“底特律”号在尼亚加拉河上搁浅,不得不烧掉她以防止重新落入敌手,但是艾礼奥特大胆的计划使英国人损失2艘舰只,并使胜利的筹码转移到美国人一边。伊利湖上双方海军力量的天平开始偏转。英国海军少将艾撒克•布洛克(Isaac Brock)警告他的上级--海军中将乔治•普雷沃斯特(George Prevost)爵士:美国人“正在尝试一切手段试图在2个湖都保持海军优势,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我们在这个国家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与此同时,在五大湖区的普雷斯克岛湾 (Presque Isle Bay,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伊利湖地区),水手丹尼尔•道宾斯(Daniel Dobbins)正在监督海军4艘新炮艇的开工,她们分别是“羚羊”号(Ariel)、“蝎子”号(Scorpion)、“雌虎”号(Tigress)和“豪猪”号(Porcupine)。建造时间从11月直至次年3月。1813年1月,强西准将视察了伊利湖船厂,他对他选定的双桅战舰建造厂厂址非常满意,并没有把普雷斯克岛湾里的沙洲当作一回事儿。他也不喜欢这些炮艇的尺寸,因此命令把尺寸扩大为原来的2倍,这些完全不在计划之内。但最重要的是,他联系到了纽约的造船专家诺亚•布朗(Noah Brown),并让他带着他那些著名的才华横溢且技能娴熟的造船工人们从东海岸赶来建造这些舰只。于是布朗和他的工人们在3月初抵达。

佩里抵达大湖区

这位大湖区的舰队司令需要某个信得过的人来监督造船,这个人要监管军舰上那些必要的组成部分--帆,绳索,铁,火炮,炮弹,以及其他东西--送抵,还要监管索具放置、船只下水和水手训练,以及英国人在伊利湖上的势力被抹除。他需要一个与负责造船的平民、公共事务承包人和军事官僚机构都能够相处融洽的指挥官。他需要一个惯于掌控大局的人。这个要求很高。虽然海军官兵从公海一直延伸到大湖区,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在大湖区服役--在咸水区服役可以获得更高的声望和更优厚的报酬。

而在罗德岛的新港,27岁的“大司令”(Master Commandant,相当于现在的司令)奥利弗•哈泽德•佩里正百无聊赖地指挥着这里的炮艇。1811年1月9日,这一天在他在个人经历和历史纪录上留下一个污点:时任美国“复仇”号纵帆战舰舰长的他,在离开罗德岛的“了望山”暗礁(Watch Hill Reef)时遇到大雾,结果战舰沉没了。虽然大量的调查表明该起事件中他的指挥并没有问题,主要责任都归于他的领航员,但是在海军部的首脑眼里,“复仇”号沉没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前途。不过佩里的履历上却隐含着2个关键要素--他曾经监管过许多炮艇的建造,他也指挥过纵帆战舰和一支炮艇中队。

他请求去咸水区担任指挥官或其他职务,但这个请求石沉大海。绝望之中他直接写信给强西,要求在大湖区谋得一个职位。这位大湖区的舰队司令欣喜若狂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他命令佩里在前往普雷斯克岛湾之前,先到萨克茨港(Sackets Harbor)向他报到。佩里从他的罗德岛驻地带来了140多个军官和下属,包括领航员斯蒂芬•卓别林(Stephen Champlin,他的堂兄弟)和托马斯•C•阿米(Thomas C. Almy),这2个人都将在伊利湖海军中队中担任舰长;此外还有威廉•V•泰勒,他将成为佩里的领航员。强西希望佩里能够监管伊利湖海军中队的建造、装备、后勤和人员配备,并按他的设想,在一切全部就绪之后仍由自己指挥。强西对伊利湖的掌控取决于他能否继续维持安大略湖区的海军优势,但在普雷斯克岛湾的舰队准备就绪之前,这个目标似乎难以企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