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军转型重中之重为三空作战 中国须密切关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解放军报   发布者:樊高月
热度191票  浏览716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4日 16:27

资料图美军驻扎亚太地区的F-22战机

  樊高月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为2010年2月1日发布的《四年防务审查报告》作的序言中说:“为应对美军在力量投送、慑止侵略、援助盟国与伙伴国能力方面面临的潜在威胁,本版《四年防务审查报告》对新的空海一体战概念、远程打击、太空与网络空间给予比其他常规与战略现代化项目更多的关注与投入。”按此思路不难发现:在未来4年或更长的时间内,“空海一体战”、“网空作战”和“太空作战”(简称“三空作战”)三种新兴作战样式将成为美军作战的重中之重,必须引起我们密切关注。

  信息时代的联合作战

  美军“三空作战”的出台时间有早有晚,发展程度各不相同,但从本质上认识,都是信息时代的联合作战。

  2009年9月,美国空军参谋长施瓦茨与海军作战部长拉夫黑德签署“空海一体战”秘密备忘录,同时成立了空海军联合工作组,负责协调推进“空海一体战”。2010年2月,美国防部发布新版《四年防务审查报告》,正式提出“美国空军和海军正在共同开发一种新的联合空海一体战概念,以击败军事行动领域的所有对手,包括拥有尖端‘反进入’和‘区域拒止’能力的对手”。5月18日,美“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发布研究报告,全面阐述实施“空海一体战”的目的、意义、措施和方法。5月27日,空海军联合工作组在华盛顿向空海军高层汇报他们的研究成果。“空海一体战”虽然提出较晚,但推进很快。

  2010年2月1日,美军新版《四年防务审查报告》,首次提出“网空作战”概念。但其思想则早已出现在美军颁布的《信息作战》条令中,只不过当时称之为“计算机网络战”。而在实际操作上,从1995年美国防大学培养出16名专门以计算机为武器的第一代“网络战士”,到2009年美军组建高等级的“网络空间司令部”,其网络战部队已近9万人。美军已经装备“特洛伊木马”、“蠕虫病毒”、“逻辑炸弹”等2000多种病毒武器,目前正继续推进“舒特”、“高级侦察员”、“网络监控”、“国家网络靶场”等网络战项目。

  1998年,美国空军就颁布AFDD2-2条令,正式确立“太空作战”理论。2002年,美军参联会正式确认“太空作战”是美军联合作战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十多年发展,美军“太空作战”理论和部署已经比较成熟;研制发射了运载火箭、组建太空作战部队、建立太空作战指挥控制机构;开发“奈基-宙斯”系统、“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并实战部署陆基、海基导弹拦截系统;成功试射X-37B和HTV-2“猎鹰”无人驾驶太空飞机;两次用导弹击毁失控军事卫星,等等。

  信息时代,太空已成为争夺军事优势的制高点,网络空间已成为战略博弈的新战场,远程精确打击已成为达成作战目的的有效手段,“太空作战”、“网空作战”、“空海一体战”作为适应信息时代战争的独特作战样式,既互相依存、互相支持,共同构成信息时代的联合作战。

  由于未来战场上各种信息的流动主要经由各种网络,无论是“空海一体战”、“空地一体战”还是“太空作战”,都离不开传感器网络、指挥控制网络和交战网络,所以“网空作战”在未来战争中将处于核心地位。信息时代战争中,谁控制了网络空间,谁就控制了作战速度、作战节奏和作战结果,谁就掌握了通向胜利的钥匙。

  防务战略的重大转变

  2008年美军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提出“平衡”战略以来,美国防务战略一直处于调整之中。今年2月颁布的新版《四年防务审查报告》,则清晰呈现出调整变化的轮廓。这些调整变化大致可以归纳为六个“转变”。

  在威胁判断上,由国际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为主要威胁,转变为以“反进入和区域拒止”能力为主要威胁。“9·11事件”后,美国认为恐怖主义是主要威胁,于是发动了长达近10年的反恐战争。现在,美军认定新兴大国的“反进入”和“区域拒止”能力对其构成了主要威胁,必须集中力量应对。

  在作战对象上,由恐怖分子和非国家行动为主,转变为以传统型国家军队为主。在反恐战争中,“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是美军的作战对手;在将来的“三空作战”中,新兴大国军队将是其主要作战对手。

  在作战地点上,由中东南亚地区为主,转变为以西太平洋地区为主。伊拉克战争发生在中东地区,阿富汗战争发生在南亚地区,而未来的“空海一体战”将发生在西太平洋地区。

  在作战样式上,由“空地一体战”为主,转变为以“三空作战”为主。在近4场局部战争中,美军的作战对手主要在空中和地面,因此主要采用“空地一体战”,“网空作战”和“太空作战”还没有形成独立的作战样式。未来战争中,美军的作战对手可能在空中、海上、网络空间和太空,必须同时实施“空海一体战”、“网空作战”和“太空作战”。

  在作战目的上,由打击恐怖活动、保护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为主,转变为以保护美军在西太平洋的行动自由、遏制新兴大国崛起为主。美军进行反恐战争,主要是保护美国利益不受侵害。“三空作战”则主要遏制有潜力的大国发展,确保美国“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

  在军队建设上,由“网络中心战”建设为主,转变为以“三空作战”建设为主。从2001年起,美军建设主要围绕“网络中心战”进行;从2010年起,美军建设可能将主要围绕“三空作战”进行。

  “三空作战”利剑所向,今年5月发布的《空海一体战》研究报告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中国人民解放军”(PLA)一词“被”出现了300多次,还为此明确提出了8条具体建议和一整套具体战法。如:实施反太空作战,致盲对手的天基海洋监视系统,防止对手打击航母等高价值水面部队;以“宙斯盾”和其它导弹防御系统保护美空军前沿基地和日本;实施无距离渗透打击行动,摧毁对手的陆基远程海上监视系统和远程导弹发射架;打击对手的有人和无人机载情报、监视与侦察平台和战斗机,支援美空军的前沿行动;以隐形轰炸机的攻势布雷行动支援美军的反潜战;以非隐形轰炸机的持续打击支援美海军的远距离封锁作战,等等。

  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

  正如冷战时期美军针对苏联的“空地一体战”既适合于中欧战场又适合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一样,美军针对我军的“空海一体战”,既适合于西太平洋战场也适合于其他类似战场,因此必将引发全球范围的新一轮军备竞赛。

  此轮军备竞赛既有主动参与者,也有被动参与者。一方面,美国认为“三空作战”不是美国的专利,日本、澳大利亚等盟国也应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盟国为了满足美国的要求和提升自身的军力,必将加大“三空作战”建设的经费投入,加快“三空作战”力量的建设步伐,他们是此轮军备竞赛的主动参与者。另一方面,受到美军“三空作战”威胁的中国和有同样感受的其他国家,也只能被迫采取行动,做好应对“三空作战”的准备,他们是此轮军备竞赛的被动参与者。

  在太空领域,尽管中俄等国一再倡议签订太空非军事化协定,保证人类和平利用太空,但美国不仅对此置之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地在太空试验激光武器、动能武器、X-37B和HTV-2无人驾驶飞行器等进攻性武器,加速太空军事化进程。这一切,只能刺激其他国家为在太空获得一席立足之地而违心地参与太空军事竞争。

  在网空领域,美国一方面大肆渲染外国黑客入侵其网络;另一方面却悄悄地开发“网空作战”理论,创建“网空作战”力量和指挥控制机构,研制“网空作战”武器装备,演练“网空作战”战法,准备在需要的时候对别国进行网络攻击作战。不难预见,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网空作战”领域的竞争必将愈演愈烈。

  而在西太平洋空域和海域,由于美军EP3侦察机、无人侦察机和远洋侦测船等对我进行持续不断的侦察,本来比较稳定的西太平洋安全环境,已经被搅得风云激荡。一贯坚持和平发展、共建和谐世界、努力维持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中国军事力量,必须清醒地认识这一切,为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困难局面做好充分准备。

顶:17 踩:17
【已经有157人表态】
27票
感动
14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7票
难过
18票
搞笑
26票
愤怒
20票
无聊
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上海网友
2010-07-15 01:42:36
捕蛇者曰:拿七寸!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