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媒反思为何美打不赢游击战 有非正义战争原因

热度109票  浏览1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2月26日 18:40

  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17日刊发题为《为什么美国打不赢游击战》一文,作者为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历史学教授杰勒德德格鲁特。文章称,作者在1964年第一次接触游击战这个概念。他父母的几个朋友顺便来喝咖啡。在提到越南的话题后,愉快的谈笑迅速变糟。

  似乎没人知道,强大的美国为什么被这样一个小问题所折磨。有人想知道美国为什么要打那场战争。还有人提到,越南人善于打游击,没人能发现他们。一个特别好斗的邻居——也是巴里戈德华特(1964年总统选举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他曾有过美国应向越南投原子弹的言论。)的仰慕者扯着嗓门争辩说,必须用原子弹解决问题。

  回想起来,那件小事充分概括了美国人对游击战的那种无奈感觉。自1945年以来,美国的游击战记录令人沮丧,就像在老挝、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失败所证明的那样。美国人一直难以理解他们为何这么不幸。世界所见过的最强大的军事强国,也许还站在正义一边,一再被小股装备破烂不堪的叛乱分子所阻挡,这怎么可能呢?

  “老虎和大象之间的争斗”

  马克斯布特用一部游击战的宏大史诗应对这个难解之谜。《隐形部队》一书权威地讲述了各个时代叛乱和镇压叛乱的情况,书中充满了令人着迷的人物,比如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朱塞普加里波第(19世纪意大利著名军事将领)、切格瓦拉、爱德华兰斯代尔(1954年美国中情局任命的越南活动负责人)、乌萨马本拉丹和戴维彼得雷乌斯。叙述中呈现出令人信服的分析。该书作者为任何一个面对游击队对手的现代政权提供了重要见解。不过,惨痛的教训是用精美的散文表述的。不考虑《隐形部队》给我们的教诲,这是一次极佳的阅读体验。

  强国中一个常见的误解是,游击战不常见,这就解释了为何对游击战令人遗憾地缺乏准备。但布特表明,游击战和战争本身一样久远。无法指望在传统战场上获胜的军队进而选择一种间接途径,用秘密行动、机智和耐心慢慢制服敌人。

  胡志明将游击战比作老虎和大象之间的争斗。“如果老虎站着不动,那大象就会用它强有力的长牙撕碎老虎。可是老虎并不是站着不动的。它白天潜伏在丛林中,夜间出动。它跳到大象的背上,撕下大块儿的皮,然后再跳回黑暗的丛林。而大象就会慢慢地失血而死。”

  大象对自己的力量确信无疑,因此它通常的反应是冲入丛林,破坏沿途的一切。一个令人沮丧、具有讽刺意味的情况出现了:成功平叛往往与施加的力量成反比。正如美国一再发现的,苦难让原本没有参与进来的平民变得激进。叛乱就像九头蛇,任何想要斩其首的企图都会带来更多游击队。

  低估对手让美国屡遭挫折

  布特提供了从5000年的游击战中获得的12条教训。有些特别对。例如,游击战在有外部支持的情况下更有可能胜利。美国独立战争证明了这一点,越南战争也证明了这一点。最近,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叛乱分子获得了外部的帮助。然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意味着战争将扩大到令人无法接受的规模。

  其次,最好的游击队善于宣传。正如布特指出的,美国人不善于口水战,这是众所周知的。的确,任何入侵者都难以让当地人相信他们的意图是高尚的。可是,美国也未能让国内民众相信这场战争值得作出牺牲。

  这与第三条重要的教训有关,即需要耐心。胡志明准备战斗几十年;穆斯林叛乱分子说要战斗几世纪。而美国人希望速战速决,这在游击战中永远是不可能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教训是,常规战术对打游击的敌人无效。1960年至1962年出任陆军参谋长的乔治德克尔将军顽固地坚称:“任何优秀的士兵都有能力对付游击队。”这种态度相当有代表性。美国的高级指挥官们经常辩称,教授专门的平叛技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游击战不常见。

  未能吸取这些教训是美国屡遭挫折的原因。不过布特强调,失败并非不可避免。根据他的计算,游击队的获胜几率只有20%。不过,他的数字有点儿误导,因为他把打败“地下气象员”组织这些没用的恐怖组织的事情也包括在内。当自信的强国低估敌人获胜的决心时就会导致失败。正义和力量并不必然占上风。

  非正义战争难获胜利

  从其他方面来说,这本书观点敏锐。但对越南战争的分析是该书最薄弱的一部分。

  这令人遗憾,因为那场冲突处于美国经历的中心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布特是他试图揭示的那种目光短浅的牺牲品。越南战争实际上是一场民族主义斗争,是对国家看法相抵触的两方之间的一场内战。

  在越战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真正的敌人是越南南方本地的叛乱分子。这些人反对西贡政府,完全是因为西贡政府与美国关系密切。

  美军无法对抗这种思想灌输行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培训,但主要是因为他们是美国人。一个外人,不管他的目标有多崇高,也不能期望获得作为胜利先决条件的合法性。简而言之,美国人不属于那场战争。

  1961年,乔治艾布伦中校与他的越南联络官阮文茂上校聊天。后者问美国人为何要待在越南。艾布伦回答说,美国想向越南人展示民主将如何带来经济繁荣。阮文茂顿了顿说:“是,我理解你所说的,但是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艾布伦再次说:“我们来这里帮你们。”阮文茂插话说:“不,实话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

  鸿沟是无法逾越的。阮文茂的参照系是法兰西殖民帝国;他能理解一种剥削心理,但不能理解一种声称是利他的心理。他对法国人感觉更舒服,因为法国人的目的更透明。由于不相信美国人只是想帮忙,他断定美国人肯定比法国人还要阴险狡诈。

  布特认识到合法性(这是他列出的12条教训之一)的重要性,但在分析美国屡遭失败时没有给予合法性应有的重视。然而合法性,更确切地说是缺乏合法性,无疑解释了为何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形势没有按计划发展。美国人认为,他们在捍卫自由,但他们的对手看到的却是新殖民主义入侵者。这种观点分歧导致失败。

  于是,悲观情绪可能要比布特意识到的更恰当。他疯狂地崇拜彼得雷乌斯,将其作为美国人能够打败游击队的光辉榜样。然而,战场上的胜利和长期的政治胜利大为不同。如果缺乏合法性,没有哪个镇压叛乱者,不管他多能干,能取得胜利。他必须向当地人证明,他的利益是正当的,他的存在是合适的。失掉这个论点就会失掉战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