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军历史上的“神枪手”:从战士到狙击之王

热度77票  浏览2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虽然冷枪杀敌一直是人民军队的传统战法之一,但在杭美援朝战争之前,我军作战史上还没有出现过专职的狙击手。这主要是因为受历史背景和国内环境的限制,我军进行阵地战、对垒战的情况比较少见,更多采用的是运动战和游击战的战术,缺乏广泛开展狙击活动的条件。不过由于装备上的落后,特别是枪弹的缺乏,从红军时期开始,我军一直非常重视对射击技能的训练,特别是大量培养“神射手”,以最少的弹药消耗来换取最大的战果。与外军的狙击手不同,我军的“神射手”绝大多数都是普通战士,几乎没有经过专门训练,使用的也都是最普通的武器。但他们凭借超人的毅力,坚定的决心和顽强的斗志,取得了连职业狙击平也为之咋舌的战绩。本文所介绍的,正是他们中间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位……

决死队“第一枪”――杨长顺

要成为一名神枪手,除了要有射击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靠勤学苦练,杨长顺便是其中典型的一个。

杨长顺,河南郏县人,挑煤工出身。1937年,年仅18岁的他抱着参军抗日的目的来到山西,参加了薄一波领导的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当时部队很少有重武器,打仗主要靠步枪,杨长顺便下决心要练出一手好枪法来。他训练非常刻苦,舍得出力气,除了每天部队规定的训练科目外,整天都抱着发给他的那支晋造三八式步枪,自己抽空捎带着练,白天瞄树枝、瞄飞鸟,晚上瞄星星、瞄远处的灯火,很快射击成绩就有了很大提高。杨长顺学习军事技术肯动脑子,他凭着参军前在老家打野兔的经验,总结出掌握提前量的诀窍,特别擅长打运动目标。后来在谈起这段经历时,他曾这样说道:“苦练枪法的目的,节约弹药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敌我对阵,动作要果断勇猛,一枪制敌,你一枪摞不倒他,他就要打倒你了。”

很快,参军刚几个月的杨长顺便随部队参加了第一次战斗。战斗打响前,他和排长去侦察敌情,发现一群日寇正在300m开外的空地上聚集,准备发动进攻,中间一个身挎指挥刀的鬼子军官正在指手划脚。排长就指着他对杨长顺说:“小杨,看见带刀的鬼子了吗?试试你的枪法。”杨长顺二话没说,估计了一下距离,便端起步枪瞄准。一声枪响,只见那个日酋一头栽倒在地上,其余鬼子立即乱成一团,杨长顺和排长趁机安全返回。这件事在部队里引起轰动,参军没几天的“小杨”因此记了功,从此大家都叫他决死队“第一枪”。不久,杨长顺就被调去做了旅首长的警卫员,后来又被送到抗大一分校学习。

1940年夏,八路军为配合正面战场行动,在华北地区发起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当年10月底,杨长顺所在的部队奉命在山西省武乡县境内的洪岭一带阻击日军。杨长顺和战友们一起连夜进入了阵地。天快亮时,他隐约发现对面200多米远的地方,几个敌人正在修筑机枪工事,位置正对他们埋伏的这片地方。杨长顺决心把这个对我军威胁最大的火力点干掉,于是他悄悄将“中正式”的枪口伸出去,瞄准其中一个敌人就是一枪。由于天黑,加上山地估算距离误差大,这一枪打高了,敌人立即躲到了半尺高的杂草后面,呆了一会儿见没啥动静,3个鬼子又冒出来继续挖工事。杨长顺将表尺后退一格,瞄准敌人又打了一枪。这枪打低了,落在工事边上。敌人以为“土八路”枪打不准,便放心大胆地干起活来,其中的一个军官模样的鬼子还探出半个身子拿着望远镜向我军阵地张望。没想到杨长顺这下来真格的了,在修正了瞄准点之后,一枪便将那个鬼子军官打了个倒栽葱。趁着另两个鬼子还没醒过神来,他又飞快地拉动枪机,退壳、重新上膛并瞄准击发,又将最后边的一个鬼子打倒。中间的鬼子这才反应过来,撒腿就跑,但没跑出几步就被接踵而来的第3发枪弹打倒在地啃泥去了。敌人的机枪工事最终没能修成,杨长顺也以他的突出战绩再次受到上级嘉奖。

后来,杨长顺跟随刘、邓大军一同挺进中原,并在河南参加过剿匪战斗。建国后,他担任过海军后勤部603仓库主任,并在国庆10周年阅兵中担任海军方队领队。但杨长顺却很少提起以往骄人的战绩,只有一次当别人追问他一共消灭了多少个鬼子时,他只是笑笑说:“有三、五十个吧”。

洪泽湖畔的“兵临城下” ――孙存余

1942年10月底,日寇纠集重兵,对淮北抗日根据地发动了持续33天的“大扫荡”。12月9日,我新四军4师26团在强袭青阳据点后,撤至洪泽湖畔的朱家岗进行休整。次日凌晨,日军金子联队一部及伪军1500余人趁夜包抄偷袭我军,妄图消灭我26团。新四军军史上著名的朱家岗战斗就此展开。

建国后曾任总后勤部油料部长的孙余时任26团l营2连连长。他于1939年入伍,经过3年多的磨练,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员,同时也练就了一身过人的好枪法。

战斗开始不久,日军主力长驱直入,直接威胁26团指挥机关所在地曹圩。孙存余受命率一个20多人的加强班,据守孙岗北部通向曹圩的门户。战士们凭借着一段数十米长的交通沟,连续击退了鬼子在步兵炮配合下的3次进攻,敌我暂时进入了对峙状态。狡猾的日寇发现我军神枪手对他们构成的威胁很大,加之正面冲锋久攻不下,便也挑选特等射手,爬上交通沟东南面80多米远处的一幢独立房屋的屋顶,以茅草为掩护,居高临下,向交通沟内的我军射击。由于战场上枪炮轰鸣,加上战士们此时为缓解友邻力,正在向北面进攻曹圩东门的敌人进行牵制性射击,对鬼子的冷枪猝不及防,连续伤亡了几名同志。

敌人见我军副班长娄信芝弹无虚发,连续打死了4个鬼子,便盯上了他。一发从侧面射来的枪弹从娄信芝头顶擦过,正打在沟沿上,引起了孙存余的警觉。发现有鬼子打冷枪后,孙存余觉得形势很被动,必须先把敌人的狙击手干掉。但敌人狙击手躲在哪儿呢?他先察看了牺牲的两名同志的中弹位置,发现枪弹都是从东南方打过来的,他马上就想到了那幢独立房屋。正在观察时,鬼子也发现了他的行动,“叭”的一枪打过来,孙存余一低头,没有打着,气得直咬牙:“也让你领教一下老子的枪法!”他从牺牲的同志头上摘下军帽,顶在步枪通条上,略微露出沟沿一点,自己向右跨出几米,拿起一支三八式步枪,对准了那间房子的屋顶。敌人果然上了当,很快从屋顶上便打出一枪,正中通条上的军帽。可此时孙连长的准星也已经牢牢套住了鬼子狙击手,一扣扳机,“叭”的一声便结果了他的性命,尸体从屋顶上一路滚落下去。

孙存余并没有特别高兴,因为他知道鬼子是不会轻易放弃那个绝佳的狙击阵地的。他稍微挪动了位置,继续监视着屋顶。不一会儿,房顶上有个发亮的东西闪了一下,孙连长仔细一看,是一顶日寇的钢盔,但只升起一点就停住不动了。他没有急着开枪,而是继续耐心等待。又过了几分钟,鬼子觉得没有危险了,慢慢地把半个脑袋露了出来。孙存余抓住机会,把仇恨凝聚在枪口上,一枪就打穿了对手的头颅。敌人仍不死心,又派出了第三个狙击手,可是其下场和前面两个一样。孙存余以他的精湛枪法,三发三中,结果了三个日寇,镇住了敌人。直到战斗结束,敌人也没敢再爬上屋顶放冷枪。

在当天的战斗中,孙存余还以仅剩的一发枪弹,一枪击毙日军小队长,打退了敌人一个小队的进攻。他的英勇事迹,后来被时任4师师长的彭雪枫同志写入了《纪念朱家岗战斗殉国烈士碑记》当中,极大地鼓舞了新四军广大指战员的斗志。

六次登上天安门城楼的“革命神枪手”――魏来国

1942年8月,18岁的魏来国参加了八路军胶东荣成独立营。参军不久,他的射击天赋就开始显露出来。在一次战斗中,他用20多发枪弹消灭了6个敌人,但这位山东小伙子对自己的成绩仍不满意。凭借平日里的刻苦练习,他的枪法越练越准,很快就成了部队中远近闻名的“神枪手”。

1946年6月,国民党第54军从青岛登陆,进攻山东解放区。山东野战军胶东军区部队奉命阻敌西进。7月2日,时任山东军区警备4旅8团某排排长的魏来国随部队在南泉车站以东的蓝格庄阻击敌人。次日拂晓,两个连的敌人在炮火的支援下对我军发起了进攻。魏来国观察后,拿起一支三八式步枪,利用坟头作掩护,定好表尺,开始不紧不慢地向敌人瞄准射击。他的枪弹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一枪一个,转眼间就撂倒十几个敌人。敌人的进攻队形被打得稀里哗啦,拼命往附近的庄稼地里钻,但仍逃不过复仇的枪弹。敌人发现枪弹来自魏来国这个方向后,便集中轻重火器向他射击。魏来国沉着应对,让全排战士摘下军帽挂在玉米秆和步枪通条上,用以迷惑敌人。这招果然很有效,敌人发现这些假“目标”后,火力一下子分散起来。魏来国继续不慌不忙地压弹、射击,再压弹、再射击。不管敌人是刚露出头,还是才探出半个身子,只要他枪声一响,便非死即伤。阵地前沿,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魏来国打死的敌人。经过全排战士努力奋战,敌人最终支撑不住,退了下去。因为无计可施,只有集中炮火,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下午2时多,天降大雨,被炮弹震昏过去的魏来国苏醒过来。他发现百米开外,一个敌人军官正躲在树后挥动小旗,组织新的进攻,便将枪口瞄准大树,当那家伙再伸出手时,一发枪弹如电光石火般飞过,小旗落地,那军官握着受伤的手便往回跑。魏来国眼疾手快,迅速推上第135发枪弹,“叭勾”一声,第110个“战果”一头栽倒在地。其余敌人一下子乱了营,连滚带爬地往回跑,再也没敢发起进攻。面对魏来国一个排坚守的阵地,敌人美式装备的两个整团进攻了半天,硬是寸步未进。

后来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同志在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特地提到了魏来国135发枪弹打倒110个敌人的事迹,毛主席高兴地说:“一个人就消灭了敌人一个连,了不起啊,全军官兵都像魏来国这样,解放战争的时间将大大地缩短。”自此以后,全纵队、全山东军区都开展了向魏来国学习的活动。他的家乡――荣成县县政府特地做了一块写有“革命神枪手”的烫金大匾,挂在了魏来国家门口。

1947年4月19日,已经是华野9纵77团4连连长的魏来国,奉命率部在蒙阴白马关阻击增援泰安的国民党第11师。在友邻部队的支援下,魏来国指挥全连官兵凭借险要地形,坚守阵地7天7夜。4连在魏来国的带领下苦练出的射击技术,在这次战斗中得到了充分发挥,多次打退敌人整团整旅的猛攻,毙伤敌500多人,其中魏来国一人136枪打死敌人92名。此次战斗后,魏来国被评为特等战斗英雄并荣记一等功,戴着大红花和陈毅司令员一起坐在了庆功大会的主席台上,4连也被纵队授予“白马关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

新中国成立前夕,魏来国被选为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和大会主席团成员,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不久魏来国跟随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开国大典。1950年,魏来国被评为全国战斗英雄,并在此后连续五年的国庆节都登上了天安门城楼。

上甘岭上的“狙击英雄”――张桃芳

从1952年开始,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敌我双方形成了局部对峙。虽然装备上的劣势使得志愿军在阵地战初期处于下风,但他们凭借着灵活的战术和无穷的创造力,在世界上首次将单兵进行的狙击作战改进为一种群体性的、带有战略性色彩的作战形式,即“冷枪冷炮运动”。这种战术和其他阵地防御作战手段结合后,产生了巨大的威力,为志愿军夺取战场主动权,进而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冷枪冷炮运动”中出现的最具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便是志愿军第24军72师214团8连战士张桃芳。张桃芳,江苏兴化人,1952年9月随部队入朝参战,1953年1月进入597.9高地。张桃芳当时只有22岁,从未参加过实战,1952年1月29日第一次参战,连放12枪却未伤一敌,还差一点儿被敌人冷炮炸伤。但他称得上是天生的狙击手,经过分析总结,很快就进入角色,第二天就击毙1名美军。随着实战经验的不断积累,他的杀敌数字也与日俱增,2月15日他以9发枪弹消灭了7个敌人,超过了战友们的记录,并荣立三等功一次。此后,张桃芳越战越勇,第40天时便以耗弹240发毙敌71名的战绩成为全连第一号狙击手。当他毙敌113名时,连里选送他到射击训练班深造,回到前线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每次出战均有斩获。在此期间,他还曾与敌人派出的“反狙击手”上演过一场两个顶尖射手之间的精彩对决,结果是张桃芳技高一筹,将对方击毙,2004年中央电视台曾以此为背景制作播出《狙击英雄》、《狙击手张桃芳》等电视记录片。

1953年5月26日,张桃芳归国参加青年团全国第二次代表大会,当他再次归队时,朝鲜停战协议已签字生效,因此他的杀敌纪录就永远定格在“214”这个数字上了。他从当年1月29日开始参加狙击小组,到5月25日为止,时间不到4个月,除去集训、开会等活动外,实际参战时间只有32天,累计耗弹442发,毙敌214名,创下了志愿军狙击手单人最高战绩。值得一提的是,张桃芳使用的是一支苏制1944年式骑枪。这种枪枪管较短、散布面较大,如果不是他的天赋加上后天的刻苦训练,是很难取得这样的好成绩的。因此他先后荣获志愿军特等功臣、二级英雄称号,并获得朝鲜一级国旗勋章。1954年张桃芳调入空军任歼击机飞行员,退役后在潍坊空军某师任政治教导员,现已离休。

当然,朝鲜战场上的狙击英雄远非张桃芳一人。早在1951年l、2月间,第65军585团2营的神枪手们就以750发枪弹歼敌83人。大规模开展冷枪杀敌运动是在1952年5月以后,当时第40军355团9连的徐世祯开创了依托坑道工事在阵地战中冷枪杀敌的先例,一天击毙英军7人,很快这种机动灵活的战法就在全军推广开来。从7月下旬到10月底,仅12军就狙击歼敌2506人,耗弹5843发,自身仅伤亡11人。在狙击活动最频繁的4月至8月,全军狙击歼敌即达1.36万人,彻底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以至于联合国军官兵们后来把志愿军活动的北山阵地一带称为“狙击兵岭”。

自卫还击战中的“孤胆英雄”――岩龙

1979年2月17日,祖国南疆传出了隆隆的炮声,震惊世界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了。岩龙就是战斗初期涌现出的一位英雄,同时他也是傣族的第一位解放军战斗英雄,傣族人民至今仍为他感到骄傲。

岩龙1960年出生于云南省景洪县曼景烈乡,14岁参加民兵,1978年3月入伍,到驻滇第14军4l师123团5连4班当战士。虽然班上只有岩龙不懂汉语,但他以刻苦、勤奋弥补了语言上的隔阂,全身心地投入到军事训练中,特别是步枪射击训练。做完规定的科目后,岩龙还针对自己的弱项苦练臂力,将9块红砖捆在一起,一举就是30多下;为练习据枪,他常常在太阳下一趴就是几个小时,胳膊肘都生出厚茧。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次步枪实弹射击他便9发9中,手榴弹扔到了56m,在连、营、团举行的7次实弹射击中,他全部获得了优秀。短短一年时间,岩龙4次获得连、营的嘉奖,并被团里评为射击、投弹和军体标兵。

自卫还击的战斗打响了。2月21日,岩龙所在部队奉命沿着73号公路向老街东面的南征地区前进。11时许,在距南征大桥不远的78号高地,尖刀排与越军一个加强连遭遇。敌人占据着有利地形,凭借高射机枪、迫击炮和轻重机枪,居高临下向我军射击。由于后援尚未赶到,战士们只得冒着敌人4个火力点的弹雨,边还击,边构筑掩体,排长潘昆华不幸中弹牺牲,3名战友负重伤,形势非常被动。

正在危急关头,敌人高地上一挺叫得最凶的机枪突然不响了,其工事里的枪声也变得稀疏下来。过了一阵,敌人的轻重火器突然向着左侧的山谷猛扫起来,工事里的敌军也调转了方向,对着山谷开火。在敌人重火力的间歇中,战士们听到山谷里传来“砰、砰”的半自动步枪发射的声音。随后,这种枪声又在敌人右后侧响起来,敌人的火力又被吸引到那个方向去了。尖刀排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

原来,这是岩龙钻到了敌人的背后。当他完成护送伤员任务后,与战友们失去了联系,沿着山岗独自摸到了敌人侧后方。当发现我军被敌人火力压制住时,岩龙利用杂草树丛作掩护,迅速接近越军阵地。他先爬到距离对4班威胁最大的那挺重机枪约100m处,两枪打死了敌人的正、副射手,另一个机枪火力点的敌人一冒头,也被他干掉了。然后他发现一个环形工事有很多敌人在向我方射击,便以密集的枪声为掩护,逐个给敌人“点名”,一连击毙7名越军。敌人发现枪弹从侧后方打来,便集中火力向山沟内还击,却没想到岩龙就隐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在4个多小时的战斗中,岩龙沉着、机智地不断变换射击位置,来回穿插射击,消灭了越军阵地左侧的火力点,随后又绕过山坡将正在抢修工事的3名越军击毙,并打掉一个迫击炮阵地。敌人在岩龙的冷枪下死的死、逃的逃,一时间乱成一团,为我军及时调整部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战斗结束后,岩龙才又出现在战友们面前,并利用战斗间隙断断续续告诉战友们他的战斗经过,这时他出发时带的150发枪弹只剩下25发了。由于战后部队迅速转移,无法核实战果,所以连里命令岩龙上报战绩时,他推算了半天只上报了22人,但实际数字肯定要比这个高得多(另一说法为56人)。不过,当友邻部队占领78号高地后,从一个桥洞内发现了60多具越军未及拖走的尸体,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岩龙的战绩。

2月25日下午6时,部队向楼铺方向敌军据点进发。岩龙胸前挂着新缴获来的望远镜,走在尖刀排的最前面。隐藏在公路边的敌人以为他是指挥员,向他射出了一梭罪恶的枪弹,其中两发打中了他的胸膛。岩龙光荣牺牲了,这一天距自卫战开始仅仅7天。

1979年3月,41师党委根据岩龙同志生前志愿,追认他为中共党员,并追记一等功。同年9月17日,中央军委追授他“孤胆英雄”荣誉称号。

结束语

时至今日,我军的装备已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机械化、信息化早已取代了当年的“小米加步枪”。面对迅猛发展的军事变革大潮,曾涌现出千千万万“神射手”的人民军队仍旧传承了先辈们“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神枪精神”,并加以发扬光大,他们正在瞄准新的目标,开始新的跨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