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代名将韩先楚:疾如风烈如火 林彪自叹不如

热度96票  浏览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革命战争史上,有这样一位神奇的将军,他常以过人的睿智驾驭惊人的胆略,指挥部队作战犹如一股大地旋风,雷霆万钧之势令敌闻风丧胆,他在军事作战领域里卓越的指挥表现,如果较真儿抖到桌面上的话,一定会让林彪自叹不如,这位智勇兼备的将军就是我军一代名将---韩先楚。

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中国革命的赤色狂飚席卷了南方诸省,湖北省在这股革命的浪潮中涌现出无数青年才俊,在共和国的将帅星河里群星闪烁,韩先楚也身在其中。

一九一三年一月三十日,正是农历腊月二十四,当主管人间烟火的灶王爷已脚踏祥云飞上天廷,正在向玉皇老儿汇报年终总结时,在湖北省黄安县二程田李家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降生了一个苦命的孩子,这个苦命的孩子就是日后成为我军一代名将的韩先楚。

虽然韩先楚与比他早出生六年的林彪同为湖北老乡,但与林彪家有良田几十亩,山林数百亩,民房几十间,并且还有一个小型织布厂的富足家境相比,韩先楚出身的这户人家却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儿响。赤贫的家境迫使年幼的韩先楚不是在放牛中艰难度日,就是在做苦工的饥寒交迫中苦苦挣扎,入学读书只能是韩先楚梦中的事,去黄埔军校上学更是韩先楚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到了一九二七年。这一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革命斗争开天辟地的一年,二十岁的黄埔毕业生林彪有幸随周恩来等领导人参加了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武装革命的第一枪。也正是在这一年,年仅十四岁的韩先楚因为不堪忍受剥削压迫,追随南麻起义的号角,加入了家乡的农民协会,以朴素的阶级感情和满腔热血,从此投入到如火如荼的武装革命斗争之中。

在红军战史上,韩先楚是从做为一名鄂豫皖红军的战士开始了革命征程,历经枪林弹雨的洗礼,在红军战史行将结束时,已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红军师长,如果不是他曾经因抵制"过左"的行为而遭到错误处理的话,他的军职会进一步接近林彪。

军职虽然比林彪低,但韩先楚的表现却是有目共睹的事。长征路上,他曾多次率领部队担负冲锋突击、破阵歼敌、夺关开路、堵截追兵的战斗任务,几次在危急情况下,掩护军主力和军领导脱离险境,在执行战役计划上,毫不逊色于林彪的表现,其中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长征初期的关键一仗,这次战斗是在恶劣的天气中与敌狭路相逢,关系着全军的生死存亡。战斗中,韩先楚率领部队在险境中奋勇出击,将敌击溃而一战成名。此战过后,军政委吴焕先对韩先楚的作战表现倍加赞赏地说:"唯楚有材,先楚为例!"在渡澧河时,红二十五军遭到上万敌军的追击和夹击,不仅兵力处绝对劣势,而且所处地形十分不利。关键时刻,韩先楚率领部队强渡澧河,果敢迅猛地冲击敌阵,抢占了澧河西岸,并控制了至关紧要的制高点,以猛烈的火力压住了敌人,掩护了军直属队和后续部队渡过澧河,摆脱了追击的敌军。

一九三五年七月,红二十五军为了配合中央红军北上,离开了新建立的鄂豫陕苏区继续长征。越过甘肃泾河,经由镇原、庆阳县境,翻沟跨塬兼程西进,以牵制敌人的兵力和破坏敌人的大西北后方。在到达合水县板桥镇时,担任后卫团的一个营遭到敌骑兵部队突然袭击,副军长徐海东从前卫赶到后卫,指挥该团二营投入战斗,抗击敌人,但因敌众我寡,也陷入了敌人包围之中。在这紧急时刻,韩先楚带领部队迅速抢占了阵地,组织火力击退了敌人的骑兵冲击,杀开一条血路,掩护徐海东冲出重围。建国后,韩先楚和徐海东会面时,有人和他逗趣地说:"你为鄂豫皖老区保住了一个大将名额!"

一九三六年春,红军东征山西,韩先楚被任命为中路军副司令员,率部随中路军作战。渡黄河时,他以一部兵力控制黄河渡口,以一部兵力牵制敌五个团,掩护了毛泽东、彭德怀的指挥部。之后,他又率领部队在双池镇附近果断地打了一个没有上级命令的胜仗。同年五月,红军西征时,韩先楚率领红七十八师也参加了作战。在途经宁夏定边时,守敌马鸿逵一部倚仗城坚,固守不出。韩先楚策马绕城一圈,气定神闲地说:“敌惧我歼,攻城可克。”正待攻城时,西征军总指挥彭德怀来电:“置定边于不顾,继续绕道前进。”但韩先楚却坚信城可攻破,仍下令攻城,果然一战而下。彭德怀闻讯后大喜,发来贺电祝捷。韩先楚率领部队乘胜向盐池进击,再破敌军,缴获甚丰,受到了红军总部的表扬。此时,在残酷的战争岁月中学习战争艺术的韩先楚,已经成为我军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抗日战争时期,韩先楚与林彪同在八路军一一五师任职,林彪凭借其红一军团长的官职,被任命为该师的师长,韩先楚被任命为该师副团长一职,与林彪一起东渡黄河首战平型关。在平型关之战中,一一五师在林彪的指挥下虽然付出了较大代价,但还是完成了伏击任务,取得了我军在抗战中的首捷。广阳设伏以后,林彪被阎锡山的哨兵误伤,过早地告别了抗战征程,而韩先楚在此后又率领部队参加了长乐村、威县和漳南等作战,历任副团长、团长、副旅长、旅长等职,一九四一年春调回延安。

解放战争时期,韩先楚奉命到达东北,开始参加创建东北革命根据地。一九四六年五月的东北大地可谓黑云压顶,林彪指挥我军在东北的战事中连遭挫折,迫使我军自山海关一路向北败退,呈现千里大溃退的惨状,国民党军咬住林彪主力猖狂进行追击,我们从林彪被迫置长春于不顾,匆忙向北急过松花江,就可知当时战局之险恶,就在林彪急于想摆脱不利局面时,韩先楚指挥四纵毅然发起了鞍海战役。

在鞍海战役发起之前,由于我军在东北的战局急转直下,形势异常严峻,当时很多人认为四纵只能小打,最好不打。就在这时,身为四纵副司令员的韩先楚却心中自有大局观,他认为此时四纵不仅必须要打,而且还要打出动静来,从而达到牵制国民党军的目的,挽救已退至哈尔滨的林彪。同时,他把目光敏锐地锁定在鞍山和海城一线,并将战役计划和盘托出,促成战役决心的下达。

鞍海战役发起后,韩先楚指挥我军很快肃清了鞍山外围之敌,尔后指挥各师采取穿插、迂回的战术,迅速占领了鞍山市区,全歼鞍山守敌。紧接着,四纵在他的指挥下连克营口、大石桥,直逼海城,经过一昼夜的激战,突入海城东门,迫使海城守敌第一八四师师部及五五二团在师长潘朔端率领下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此役,韩先楚以一连串令敌眼花的组合拳,打得正在为连挫林彪而得意不已的杜聿明大为惊慌,连忙调集包括新一军在内的主力向南作战,被迫停止了全力追击林彪的计划。正是韩先楚在鞍海战役中的出色指挥,迫使东北国民党军做出了"向北防御,向南进攻"的战略计划,改变了作战方向,使慌忙中退至哈尔滨的林彪有了十分宝贵的休整良机。鞍海战役是我军在东北战场正处于冰点时的第一次有力反击,对于争锋东北的国共两军以后的战略态势和士气影响十分重大,为此,中共中央和毛主席专门发来贺电表扬鞍海战役打得好。

一九四六年十月,韩先楚率领四纵十师从新宾日夜兼程迅速开到新开岭至瑷阳边门的袋形谷地,与胡奇才将军一起围歼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有"千里驹"之称的五十二军之二十五师。战役发起不久,敌二十五师凭借精良装备和有利地形固守待援,我军屡攻不下且部队伤亡较大,就在敌我形成僵局之际,有的领导干部已经认为取胜无望,打算撤出战斗。恰在此时,率领四纵十师从两百里外赶回来的韩先楚则力排主撤派,他认为:"现在我们艰苦,敌人比我们还要艰苦!"并亲自赶到主攻阵地观察敌情,然后向指挥部建议:“把纵队的各种火炮统一组织起来,用榴弹炮与迫击炮射击山后的敌预备队,用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上敌堡的火力,支援配合步兵突击队强攻。”依据新的作战方案,经过半天决战,四纵一举将国民党的"千里驹"歼灭。新开岭战役的胜利,保障了辽东党政军民的战略转移,为保卫临江提供了准备时间,因而获得了中央军委、东北民主联军总部、辽东军区的嘉奖,毛主席亲自起草中央军委嘉奖电报。在新开岭战役的指挥中,韩先楚表现出一名优秀将领所特有的不避艰险、不畏强敌、敢于决战的胆略和顽强的战斗作风,与林彪常在艰难时刻表现出来的畏难犹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开岭战役与鞍海战役是我军在东北最困难时期打得两个最具有震撼力的胜仗,开创了东北战场我军一次作战歼灭国民党军一个整师的光辉记录,对于东北战局的走势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新开岭战役结束后,韩先楚率领四纵在南满艰苦的条件下继续顽强作战。这时东北国民党军已经将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南满地区,做为敌人进攻重点的南满,无疑要承受极大的压力,于是在是否坚守南满的问题上出现了两种意见,其中上至野司首长的林彪,下至我军在南满的大多数高级将领,均倾向于放弃南满。在为此召开的七道江会议上,做为坚守南满的极少数人,韩先楚指出了南满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他认为坚守南满虽然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险途,却是我军在东北十分必要的战略选择,如果我军若放弃南满,等于正中敌人下怀,无疑是为敌免除了后顾之忧,让敌人可以全力以赴对付北满,东北战场的局势将更加严峻。在七道江会议召开的当天夜里,中共东北局副书记兼南满分局书记陈云同志连夜从临江赶到七道江,在此后的三天会议中,他认真审议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以后,认为南满有文章可做,南满应该坚持,而且能够坚持,于是拍板定下了坚守南满的正确战略。多年以后,陈云同志在谈及此事时曾感慨地说:"韩先楚这个少数派当得好啊!"事实就是如此,在关系到东北战局能否咸鱼翻身的战略选择上,韩先楚展示出的战略水平,足已让林彪羞愧难堪。

坚守南满的四保临江之战,是我军在东北战场少有的以少胜多的作战历程。韩先楚做为临江战役中我军的高级指挥员,表现十分出色,尤其是在最为艰难的第四次临江战役中,身为临江战役总指挥的韩先楚,仅以四个师的兵力对抗进犯临江的国民党军十四个师,以他卓越的军事才华指挥部队以弱击强,以少胜多,彻底粉碎了敌人进攻南满的战略企图,此役中敌我双方伤亡比例竟为惊人的十四比一,这样的仗在林彪的军事生涯中是不曾有的。不久,韩先楚指挥部队攻克了战略重镇梅河口,尔后又连克东丰、海龙,扫除了我军在东北战场南北联系的

“南满消灭几个师,北满消灭几个团。”这句原意本是歌颂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战场英勇作战的一句话,已被传的人人皆知,大家对此应该是熟悉得很了。这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在真实地表达出了当时的实情时,除了歌颂的含义之外,让我们清楚地意识到,我军在南满的作战表现远胜于在北满的作战表现,与韩先楚率领的东野偏师在南满艰苦的作战中的出色表现相比,林彪率领的东野主力在北满的表现只有脸红的份了。

一九四七年九月,韩先楚调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在东北秋季攻势中,他以奇谋惊四座,大胆采用"掏心"战术,指挥部队急行军一百二十公里,奔袭威远堡,全歼国民党军第一一六师,把个曾经在四平惊出林彪一身冷汗的党国名将廖耀湘惊得连呼"旋风,简直是旋风!"韩先楚和他指挥的三纵从此有了旋风司令和旋风纵队的美称。在东北冬季攻势中,他指挥三纵与兄弟部队一起歼灭了国民党新五军。一九四八年三月,他率领三纵作为主攻部队,攻克了曾经让林彪屡次蒙羞的四平城。

在辽沈战役中,韩先楚被委以攻锦重任,受命负责指挥东野二纵、三纵和六纵组成的东集团。恐怕大家都知道,二纵、三纵、六纵与此役正肩负防守塔山重任的四纵是东北野战军中最好的四个纵队,此次由其中的三个纵队组成的攻锦东集团,无疑是我军攻锦作战的头号主力,直接攻击的配水池-亮马山一线是被敌军称为"第二个凡尔登"的最坚固防线,韩先楚能在关键时刻身为攻锦东集团总指挥,可见这是对他所拥有的军事才华给予的充分信任。一九四八年十月,攻打锦州的战斗打响了,韩先楚很好地选择了战役的突破口,指挥部队攻克了配水池、亮马山的城北制高点,随即又迅速突入锦州市内,指挥所部及时跟进,对敌实施分割围歼,为攻锦作战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