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美军被照片“催生”的计划:绝密•山西

热度30票  浏览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从越南战争爆发到1969 年,包括太平洋美军总司令麦凯恩上将的儿子――海军少校飞行员约翰S麦凯恩在内,被越军俘虏的美军飞行员及其他人员达近500名。为营救被俘人员,美军于1970年实施了“绝密山西”计划。整个计划无一名特战队员伤亡,但也无一名战俘获救。因此,这次计划的实施最后究竟是算是成功,还是失败,至今仍众说纷纭。

一张照片“催生”计划

1970年5月的一天,美空军特种部队――第 1127 部队的计划部长艾尔斯上校正坐在资料室的电脑前,希望从上万张关于越南的卫星照片和航空照片中获得有用的情报。突然,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屏幕上,他将照片放得尽可能大些,只见位于河内市以西 37 公里处的山西战俘营的院子里挂了许多洗好的衣服。衣服在地上组成“K”字,这使他异常激动,因为在美国空军的信号中,“K”表示“要求营救”。写在地面上的美术字可以判断是表示有55名俘虏,另外,还发现一种符号,据分析是有6名俘虏在计划越狱,并指定了地点,要求营救。6名俘虏联名要求在山西西南方13公里处巴比山老挝一侧的山下进行营救。艾尔斯很快将这一新发现,向参谋长联席会议进行了专题报告。

艾尔斯详细介绍和分析了各个战俘营的情况。当时,战俘主要关押在花炉、杏村、禄村和山西4个俘虏营。花炉监狱位于河内市区内,是法国人建的,里面各种设施比较完备。杏村监狱在河内的北面。禄村战俘营在河内市以西约50公里处。山西战俘营在河内市以西37公里处。艾尔斯说:“禄村监狱背靠大山,前面有条河,虽然地形条件好,但由于设施较差,面积较小,且年久失修,目前里面只关有约20名战俘。最近北越准备将其关闭。山西战俘营周围是一片稻田,它原是一所小学,后改成战俘营。最近还扩大了内部设施,新建了岗楼和围墙,里面关押了60名战俘。它的地理位置也十分有利于对它发动袭击,它处在由一串低矮的山丘合成的环抱里,而在正西方向,那环状的地带豁然开了一个大口子,简直就像是有意为直升机的进出而准备的。他认为最便于进行袭击的是山西战俘营,“如果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法,成功的把握是比较大的。”联席会议最后决定由反破坏活动和特种活动顾问室主任――布莱克伯恩准将负责计划制定。

“绝密山西”计划初步确定了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从离山西170公里的老挝边境线处的中央情报局基地,用直升机空运特种部队,这不需要空中加油。第二个方案是,从泰国基地用7架直升机运送较大规模的部队。但由于距离拉长,需要空中加油,而且容易受气候影响。山西收容所院内有一块空地可供小型直升机起降。他们认为如果采取空袭的方法,可以在北越兵应战前救出俘虏。不管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方法,在天晴月明的夜晚实施最为理想。为了迷惑越南方面,分散其注意力,最好从北部湾派海军飞机同时袭击海防港。最后决定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要在6月30日以前制定好方针大纲和计划概要;第二阶段,要在此基础上,制定详细实施方案,进行训练,付诸实行。6月5日,在国防部地下作战室召开的由国防部长、陆空军参谋长、海军作战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各部长参加的会议,布莱克伯恩第一次将营救俘虏计划向与作战有关的首脑们做了报告,并得到了他们的首肯。同时,会议决定埃格林空军基地的空军特种部队的司令官麦纳空军准将担任整个行动的指挥官,塞蒙兹担任袭击部队的指挥官。

细致准备喜忧参半

紧接着的时间内,行动小组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营救准备工作。他们一边在埃格林基地和布雷格堡基地根据自愿原则,召募了参战的突击队员,一边收集相关情报,一边研究制定营救训练计划。按照计划,训练从9月6日开始,10月6日以前结束,10 月 10 日以前将部队布置在东南亚,在10月20日至25日之间好天气的某一天实施袭击。

训练场地设在埃格林基地的第三辅助训练场,并建设了一个模仿山西收容所的模拟基地。训练采取先分训后合训的方式依次展开。飞行训练总共完成 368 架次,1017 个飞行小时。无线电静默状态下的夜间编队飞行是主要的训练科目。地面部队的训练科目主要是武器操作、无线电操作、破坏训练、巡回盘查、生存训练、疏散训练、直升机乘坐训练等。学习急救法和手语信号也是重要的训练科目。在野外还进行过搜索训练和夜间训练,以及地面和直升机上的目标识别、射击训练。地面部队还按作战分工进行训练。袭击队(共 14 人,代号“蓝色少年”,由迈德维斯上尉指挥)乘直升机在院内着陆,从事俘虏的寻找营救。警戒队(20 人,代号“红色车轮”,希德纳中校指挥)在院外着陆,从事建筑物的破坏和警戒。支援队(22 人,代号“绿色暗礁”,塞蒙兹上校指挥)乘大型直升机在院外着陆,支援前两队。各队按分工反复进行了训练。随后,进行了 3 次空中地面合成袭击训练。

在物质准备上,特战队员除配备了手枪、来福枪外,还准备了便携式无线电发报机、烧毁障碍物的氧乙炔切割装置、汽油动力式链锯、螺丝切断机、防尘眼镜、夜视眼镜、防护手套、提高射击效果的曳光弹、弹痕标志弹、炸药、轻型反坦克炮、梯子、营救俘虏用的睡衣等。中央情报局的有关人员就老挝边境附近的形势,向特战队员进行详细介绍,又教给每个人在地面掉队时要求营救的特别信号,发给一幅小型地图和血型证明书。地图是丝织的,正面画着地图,角上缝着一个极小的磁铁。而反面则是注着发音符号的求救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用语,这些用语都是老挝语和越语,例如:“哪边是北?”“请给水喝!”“请给找医生来!”等等。应该说把应该想到的一切都想到了。

营救行动的关键时刻

为了寻求配合,布莱克伯恩和麦纳拜会了太平洋总部司令麦凯恩,向他公开了袭击计划的全部内容,请求他届时派舰载机袭击海防港,以分散敌人的注意力。麦凯恩上将的儿子,3年前就被越军俘虏,无论从个人角度还是从整体角度,麦凯恩都十分愿意协助这次的行动。11月1日,布莱克伯恩、麦纳、塞蒙兹3人到达西贡,向驻越美军司令艾布拉姆斯陆军上将汇报了袭击山西的计划,请求给予支援。尔后,麦纳和塞蒙兹又乘海军的飞机,来到了正在北部湾游大的第7舰队第77特混舰队的旗舰,拜会了司令巴德萨,请求派海军飞机对海防港进行佯攻。

现在看来,好像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但情报问题却成了整个行动准备的难题。虽然美国国家保密局神通广大,搜集了有关越南的许多情报,但从越南战争以来,却没有搜集到有关俘虏的一份资料。关于俘虏方面的主要情报,都是空中照片。因此,他们请求增加 SR-71侦察机的高空侦察和“水牛猎人”机的低空侦察次数。由于受恶劣气候的影响,不管是“水牛猎人”所拍摄的照片,还是 SR-71拍摄的照片,都不能提供足够的情报。从老挝潜入北越的秘密特工和秘密打入北越的美国间谍也没有获得充分的情报。10月8日,麦纳准将和塞蒙兹上校得到情报:山西收容所的活动有所减少,根据 SR-71 拍摄的照片分析,已看不到人影了。也许是收容所转移了,也许是俘虏们不再被允许到室外活动。紧接着,情报显示,山西的活动再次减少,俘虏究竟在不在还是个未知数。那6名据认为正计划逃跑并要求单独营救的俘虏也已经死亡。10月19日,根据来自河内间谍的情报,山西收容所已变成空的,而在新收容所洞海关押着150名左右的俘虏。而空中侦察表明,山西收容所里仍然有人,尽管不知这些人是什么人。

不准确的情况最终没有影响整个救援行动的实施。麦纳准将10月20日向塞蒙兹上校的袭击部队下达了起飞的命令,同时通报了第 77 特混舰队和太平洋总部。计划将如期实施。

奇袭过程有惊无险

整个训练过程中,保密工作非常严密。在103名预定参加袭击部队的人员中,只有4名指挥官知道计划,其他人都认为或是去营救因劫持事件而卷进去的大使馆官员,或是向非洲、中近东出击。在他们到达泰国的打卡里空军基地的11月18日,麦纳和塞蒙兹才第一次向全体队员宣布了作战计划。但是袭击的目标是哪座战俘营,士兵们现在停留的地方叫什么,谁也不知道,也不允许他们知道。20日18点,全体队员第一次清楚了要袭击山西俘虏收容所的计划。特战队员随后从打卡里空军基地飞往前线的吴通空军基地,又换乘正在那儿待命的直升机。袭击部队分乘 1架HH-3和2架HH-53直升机与预备机一起在HC-130P加油机的引导下,向预定地点飞去,它们要在23点18分同支援机队在老挝上空会合,当初预定要参加引导的C-130一号机因发动机故障,迟了23分钟才出发。21日0点4分,支援机队也从那空拍依空军基地起飞。

袭击部队和支援部队在老挝上空会合后,采取低速低空飞行,当袭击部队飞抵山西上空的时候,已是21日2点以后。整个作战部队由袭击部队和支援部队组成,袭击部队以 C-130 一号机为先导,包括 HH-3 直升机 1 架,HH-53 直升机 5 架;支援部队以C-130 号机为先导,包括 AH-1 直升机 5 架,HC-130P 机 1 架负责加油、救难,F-4 战斗机 10 架用于压制米格机,F-105 战斗机 5 架用于攻击吸引萨姆导弹,A-7、F-8 海军飞机若干,用于提供空中支援。

此时,按照计划,从航空母舰“奥里斯坎尼”、“汉科克”、“突击者”号上起飞的海军A―7、F―8攻击机群也起飞,开始佯攻行动,造成美军要轰炸越南海岸线的假象。但由于是佯攻,飞机只允许使用照明弹,而不能配载导弹,机群过后,海防港在大量照明弹的作用下,象白昼一样明亮。这时,C-l30 投下的照明弹也把山西收容所照的一片光明。突然,HH-53直升机三号机上黄色的危险显示灯开始闪光,这表示变速器出现故障,但三号机仍然继续飞行。德纳林少校发现因大风的原因,飞机被刮到收容所以南 200 米处。他低头一看,南侧也有一个类似山西收容所的建筑物。他认出这是一所中学,于是他赶快掉转机头,对准出现在眼前的收容所的监视塔按下了机关炮的按钮,监视塔立即冲起一股浓烟。德纳林少校驾机向预定的待命地点飞去。

HH-3 直升机在收容所院内强行着陆时,树木被扫倒,直升机的旋翼也脱飞,搭乘者被重重地摔在地面上。2 点 17 分,“绿色贝雷帽”部队的贝特纳中尉第一个跳了出来,一边高喊着:“我们是美国人,不要抬头!”一边和袭击队长麦德韦斯上尉一起冲进建筑物。脱离领头的 HH-3 机后,HH-53 一号机机长布里顿中校认错了目标。尽管袭击前已再三提醒,但结果还是搞错了。HH-53 二号机机长阿里森中校注意到了这一点,立刻向北掉转机头,直扑收容所而去。警戒队队长希德纳中校当即判断不能指望支援队参加了,便马上开始执行“绿色计划”(只有警戒队和袭击队的 34 人参加的袭击计划)。

这时,由塞蒙兹上校率领的支援队在收容所以南 400 米处的中学着了陆。塞蒙兹上校发现墙上围着一圈情报中没有的铁丝网,但他并没有以为出现了差错,到冲进院内的时候,情况却有些异样。小型火器对射开始后不久,建筑物被燃烧弹击中,立刻燃起了熊熊大火。塞蒙兹上校终于发现了差错,放下支援队而退到空中的布里顿中校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一阵对射之后,塞蒙兹唤来了直升机。在熊熊烈火旁边,直升机降了下来。在确认全体队员已经到齐之后,直升机起飞向收容所方向飞去。这是在袭击开始 8 分钟后的事。后来才知道,驻扎在中学里的,不止是北越士兵,据传还有苏联士兵。

营救行动一无所获

麦德韦斯上尉率领的袭击队一齐涌进了建筑物,找遍了收容所的每一个角落,但没发现一名俘虏。希德纳中校率领的警戒队对重要建筑物全部予以摧毁。塞蒙兹率领的支援队也正巧赶过来。越军很少抵抗,也没有增援。

袭击开始后16分钟,布里顿中校的HH-53一号机载着23名队员和HH-3直升机的3名乘员起飞向西飞去。毁坏的HH-3被装上炸药。袭击开始后27分钟,比预定时间延迟1分钟,二号机也载着23名队员升空。在空中清点了人数,没有死亡者,看来已经全部撤出。二号机起飞6分钟后,收容所方向响起了爆炸声,这大概是安装在HH-3直升机上的定时装置已经引爆。直升机向预定的空中加油地点飞去的时候,一号机又清点一次人数,发现少了一人。立即同二号机进行了联络,原来该机多乘了一个人。德纳林少校的 HH-53直升机监听着一、二号机清点人数的无线电联络,在通过无线电联系证实全部登机之后,三号机打开节流阀向编队追去。直升机于5点28分在吴通基地着陆。袭击计划执行的天衣无缝,但营救俘虏的目的却没有达到。

本来美国不想把此事再扩大,但问题却被越南捅了出来。越南向全世界控诉美军轰炸其一座战俘营。为避免造成过大的负面影响,美国不得不召开发布会以澄清事实。国防部长莱尔德和穆勒主席、麦纳准将、塞蒙兹上校一同出席了新闻发布会。莱尔德缓慢而沉稳地宣布了特种部队袭击山西收容所一事。关于袭击的经过,他只做了短短3分钟的介绍,尔后说:“遗憾的是,收容所是空的,没能救出俘虏。”记者团立刻出现了嘁嘁喳喳的低语和惊诧之声。面对记者们的提问和质疑:是怎样制订作战计划的?为什么要袭击一个空的收容所?不是已经知道俘虏不在,收容所是空的?是不是泄了密?国防部长、麦纳准将和塞蒙兹上校只能不作正面回应、敷衍了事了。

此事过去了很久,美国人才知道,原来由于红河上游多年罕见的大暴雨,河水上涨,一直涨到距离山西战俘营西墙只有14米。为安全起见,越南早在7月14日就用汽车把战俘转移至山西东面24公里处的另一个战俘营去了。单从军事行动来看,这次行动从计划的制定、准备到具体实施,得到了美国海军、空军和情报部门的密切配合,突袭行动开展的相对比较顺利,且自身没有人员伤亡,为实施救援行动积累了应验,对振奋战俘和家属们低落的士气起到巨大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是成功的。为此,美国众院和参院还一致通过一项联合议案,表彰特种部队的大无畏精神。但也有人认为行动是失败的。因为,整个救援行动并没有达到营救战俘的根本目的,且主要原因是由于相关情报的失误,或则更准确地说是由于无法及时获得准确的情报,教训是十分深刻的。无论对于这次行动如何解读,有一点确是无可争议的,那就是――情报在作战行动中的重要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