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元宋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宋辽歧沟关之战双方之对比,一次划时代的惨败

热度158票  浏览29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3日 01:04

  

  

宋辽歧沟关之战示意图

  宋辽歧沟关之战是宋辽20年战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是两国经过十多年的相互试探后的一场总决战,对双方影响之巨大,意义之深远,非以往可比。

  

  歧沟关之战初以宋为主攻,谋复幽云十六州及营、平二州之地,而以失败告终。

  

  对比如下:

  

  一、主孰有道?

  

  宋:赵光义(宋太宗)

  

  史称其:“沈谋英断,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以慈俭为宝,服浣濯之衣,毁奇巧之器,却女乐之献,悟畋游之非。绝远物,抑符瑞,闵农事,考治功。讲学以求多闻,不罪狂悖以劝谏士,哀矜恻怛,勤以自励,日晏忘食。”

  

  看起来还是个明君,但实则不然。此人猜忌多疑、刻薄寡恩,更要命的是自己明明是个军事白痴还要对前线指手画脚。他为了成就自己的私心,逼死了武功郡王德昭(太祖之子),害死了涪陵王廷美(自己的弟弟)。高粱河之败就是他一意孤行的结果,满城之战前他还授以边将阵图,多亏将领们知道变通,没按照他的意思作战,结果打了个大胜仗。像这种不懂军事却总以为自己在军事上很高明的人真的无可救药,宋军的最高领导是这样一个人,也难怪要失败。

  

  辽:

  

  萧绰(萧太后,小字燕燕)

  

  “后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政,澶渊之役,亲御戎车,指麾三军,赏罚信明,将士用命。圣宗称辽盛主,后教训多。”

  

  萧太后女中丈夫,是中国古代女性政治家、军事家的杰出代表。观其在秉政后的内平不服,外御强敌,亲征澶渊等一系列活动中的作用,可以看出此人的雄才大略诚可谓当时的佼佼者。用人方面唯才是举,韩德让、耶律斜轸、耶律休哥等人尽其才。比起她的对手----一无是处而又自以为是的赵光义真的强之百倍。

  

  对比结果:辽优势明显

  

  二、将孰有能?

  

  宋:曹彬、米信、崔彦进、田重进、袁继忠、潘美、杨业等

  

  先说说曹彬。他在歧沟关之战中是宋军的“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也就是东路主帅。东路军是此次战役的主力,有大约十万之众,还有“西北道都部署”米信一部作为犄角,所以说宋太宗把大部分赌注都压在了曹彬身上,那么曹彬作为统帅又如何呢?可以看看曹彬以前的战绩及表现。

  

  曹彬在宋太祖时期主要参加过两次战争:一为伐后蜀之战,当时作为归州路都监;一为灭南唐之战,作为主帅。观其在这两次战役中的作用不难发现,此人是个儒将,战术无奇,不能制下。

  

  伐后蜀之战中,宋军兵分两路(北有凤州路,东有归州路),曹彬作为东路都监起了什么作用呢?他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军纪上,归州路三万人马在他的监督下一路军纪良好,秋毫无犯,受到太祖的嘉奖。“诸将每过一地,咸欲屠城,独彬禁之。”可见他很好地压制住了部下。但当时他的部下都是谁?也就是张廷翰、李进卿这些在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将,况且有主帅刘光义镇着,没出什么乱子也是正常。而且在这次战争中,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经典的战术运用,军队过了夔州之后就没有遇到什么象样的抵抗。

  

  在作为主帅伐南唐的战役中,他当时的部下是潘美、李汉琼、曹翰等大将,这次的军纪依然很好。他是怎么制下的呢?原来,出征之前宋太祖早已看出此人难以制下,所以“授以匣剑,曰:‘副将以下,不用命者斩之!’潘美等皆失色。”,靠着尚方宝剑,他才管得了部下。而且在这次战役中,也未见他有什么战术上的成就。倒是王明、樊若水这些人屡出奇招,樊若水献计在长江架浮桥,王明“植木疑兵”,才帮助曹彬获得全胜。

  

  所以说,曹彬如果没有什么赖以约束部下的东西就管不住部下,如果部下无能自己也就束手无策。这样的人显然不是统帅之才。这样,在歧沟关之战中,他的一系列错误决策再加上不能压制众将,最终几近全军覆没。

  

  米信、崔彦进完全是战将类型的。米信(奚族人)活生生的一个大老粗,竟然也被委以一路主帅;崔彦进是宋初将领中参加战役最多的一个,经验丰富,勇猛善战,在歧沟关之战中作为曹彬的副将,但起的作用不大。

  

  田重进、袁继忠。一个是定州路都部署,一个是定州路都监。这两个人在歧沟关战役之初倒是打了几个漂亮仗,但是辽兵援军一到就不行了。不过从整体上看,袁继忠倒还算个可用之才。

  

  重点要说说潘美。

  

  潘美在歧沟关之战中的表现说是令人费解。综观潘美从前的战绩,我怎么也闹不明白潘美究竟怎么了。

  

  潘美在宋太祖时期就受到信任,伐南汉一战更是铸就了他一世的威名。那次,他作为主帅带领六州兵马伐南汉,首先包围贺州。南汉将领伍彦柔率三万兵马来援,潘美闻讯,退兵二十里,设伏于南乡岸。伍彦柔率前军来犯,宋军伏兵四起,大破南汉军,擒斩伍彦柔,枭首示城中,城中人惧,开门纳降。潘美攻克贺州,乃出声东击西之计,声言顺流直取广州,实则疾趋昭、桂,连克昭州、桂州、连州,进逼韶州。南汉大将李承渥屯兵10万列阵于莲花峰下,前置群象,列为象阵,军威大振。初战宋军少却,而后潘美下令用拒马列于阵前,用劲矢攒射群象,象负痛狂奔,前为拒马所阻,乃掉头奔向南汉阵中,南汉兵为践踏死者不可计。宋军乘胜取韶州。之后,南汉军无战心,所过皆降,最后进趋广州,南汉主出降。

  

  观此战,潘美指挥宋军征伐南汉,战胜攻取,如行云流水,畅快淋漓,其中又巧用战术,以智取胜,以少胜多。

  

  再看在歧沟关之战中,潘美好象完全换了一个人。刚开始时,率军出雁门,取云、应、寰、朔四州,实为辽守军单弱,故所过皆降,无足称道。而东路曹彬败后,辽十万大军西进,潘美、杨业等受命掩护边民撤回雁门,然后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这段故事了。潘美不听杨业的建议,而听信大言不惭的王侁,又违约不援救杨业,致使狼牙村、陈家谷兵败,杨业被俘,绝食而死。到了这里,我不禁要问,这个人还是那个曾经威震南邦的潘美吗?我知道,辽军与南汉军不可同日而语,但前后的反差还不至于如此之大吧?他至少应该做出点正确的决策,减少些失败的损失吧?而他“使人登托逻台望之,以为辽兵败走,侁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乃缘灰河西南行二十里;俄闻业败,即麾兵却走。”简直畏辽如鼠。难道他有恐辽症?还是只是因为嫉妒想陷害杨业?还是过去了20年,他变成老糊涂了?不明白。

  

  再说说杨业。

  

  杨业自降宋之后,官职从左领军卫大将军、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到云州观察使,一直镇守雁门关。多次击退来犯的辽兵,最精彩的一次就是980年的雁门之战。是年,辽遣大军十万,自云州南下侵宋,至雁门关前。雁门关内仅有守兵数千,杨业自知寡不敌众,乃自领骑兵自西陉出关,延小路迂回至雁门关北口,自辽军之后掩杀。辽军方欲攻关,忽遭背后袭击,又不知虚实,所以大溃,驸马侍中萧咄李被杀,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悔被擒。此役,杨业因功迁至云州观察使,更加受到太宗信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