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治人第六

热度160票  浏览19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治人之道,谓道之风化①,陈示所以也。故经云:“陈之以德义而民与行,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日月之明,众下仰之,乾坤②之广,万物顺之。是以尧、舜③之君,远夷贡献,桀、纣④之君,诸夏背叛,非天移动其人,是乃上化使然也。故治人犹如养苗,先去其秽⑤。故国之将兴,而伐于国,国之将衰,而伐于山。明君之治,务知人之所患皂⑥服之吏,小国之臣。故曰,皂服无所不克,莫知其极,克食于民,而人有饥乏之变,则维乱逆。唯劝农业,无夺其时,唯薄赋敛,无尽民财。如此,国富家安,不也宜乎?夫有国有家者,不患贫而患不安。故唐、虞之政,利人相逢,用天之时,分地之利,以豫⑦凶年。秋有余粮,以给不足,天下通财,路不拾遗,民无去就。故五霸⑧之世,不足者奉于有余。故今诸侯好利,利兴民争,灾害并起,强弱相侵,躬耕者少,末作者⑨多,民如浮云,手足不安。经云:“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贵无用之物,使民心不乱。”各理其职。是以圣人之政治也。古者齐景公⑩之时,病民下奢侈,不遂礼制。周、秦之宜,去文就质,而劝民之有利也。夫作无用之器,聚无益之货,金银壁玉,珠玑翡翠,奇珍异宝,远方所出,此非庶人之所用也。锦绣纂组,绮罗绫* ,玄黄衣帛⑾,此非庶人之所服也。雕、文、刻、镂、伎作之巧,难成之功,妨害农事,辎* ⑿出入,袍⒀裘⒁索* ⒂,此非庶人之所饰也。重门画兽,萧墙数仞,冢墓过度,竭财高尚,此非庶人之所居也。经云:“庶人之所好者,唯躬耕勤苦,谨身节用,以养父母。”制之以财、用之以礼,丰年不奢,凶年不俭,紊有蓄积,以储其后,此治人之道,不也合于四时之气平?

  【注释】

  ①风化:风俗、教化。

  ②乾坤:天地。

  ③尧:传说中父系氏族社会后期部落联盟的领袖。陶唐氏名放勋,史称唐尧。相传曾设官掌管时令,制定历法。死后由舜继位。舜:有虞氏,姚姓,名重华,史称虞舜。相传尧年老的时候,向四岳咨问,四岳推举舜,尧就命他为继承人,尧和舜在中国历史上常作为贤君的典范。

  ④桀(杰):夏朝末代王,名履癸。在位期间,残暴荒淫、后被商汤所败,逃奔南方而死,夏朝就此灭亡。纣(宙),商朝末代君主,也称帝辛。他在位其间,荒淫滥杀,杀死比干、梅伯等贤臣,又囚禁周文王。后来周武王联合西南各族向商进攻,在牧野之战中,因“前徒倒戈”,兵败自焚。桀、纣是我国历史上暴君典型。

  ⑤秽:田中杂草。

  ⑥皂:黑色。

  ⑦豫:通“预”,预防。

  ⑧五霸:指春秋五霸,也作五伯,指春秋时先后称霸的五个诸侯。指齐恒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也有一种说法指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

  ⑨末作者:指从事工商业的人。

  ⑩齐景公(?―前490年):春秋时齐国国君,名杵臼,齐庄公的异母弟,公元前547年--前490年在位。齐庄公被大夫崔抒杀死后,他被立为国君。在位期间,公室贵族剥削沉重,百姓收获物的三分之二被剥夺,而且刑罚残酷,许多人被处以刖足之刑。

  ⑾锦绣纂组、绮罗绫* 、玄黄衣帛;锦:具有彩色大花纹的丝织品。绣:经过刺绣的华丽织品。纂:五彩的绦带,组:用丝织成的阔带子,古代用作佩玉的绶。绮:有花纹的丝织品。罗:花纹美观雅致的丝织物。绫:表面光滑并有花卉图案的丝织品。* :丝纱一类的丝织品。玄黄:指丝帛。帛:丝织物总称。

  ⑿辎* :辎,有帷盖的车子。* 古代妇女坐的带帷幕的车子。

  ⒀袍:古代特指装丝绵的长衣。

  ⒁裘:皮衣。

  ⒂*:亵衣,即汗衫。

  ⒃四时:春、夏、秋、冬四季。

  【译文】

  治人的原则,是说向人们陈述风气教化,并阐明原因。所以经书上说:“向百姓陈述道德礼义那么他们就会与你同行;向百姓讲明白什么是好的与什么是坏的,那么他们就会懂得什么行为是不允许的”。日月是光明的,天底下的万物都向往;天地是广阔的,万物都依附。所以象尧、舜这样的贤明君主,就连远方的蛮人也向他们顺服进贡,象桀、纣这样的暴君,那么自己的臣民华夏族各部也必然背叛他们,并非上天改变了人民的心志,而是君主的不同教化使他们这样的。因此统治人民就好象养护禾苗一样,首先得铲除杂草。所以一个国家如果兴盛一定会攻伐邻国,一个国家如果砍伐山林去大兴土木,那它就将衰亡了。英明的君主治理国家,一定懂得百姓担忧的是那些衙门里的小官吏,地方上的小臣。所以说:“那些衙门里的小吏们没有不苛刻的,不知道苛刻到什么程度才是他们的极点。如果对百姓限制食粮那么民间必走会产生饥荒,以至于产生变乱。只有让那些种田的人安心去耕种,不要去干扰他们,抢夺他们的农时;只有轻徭薄赋,不要过分搜括百姓的财富,这样的话,就能使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不也是很好吗?那些拥有国家或是拥有家庭的人,不担心贫困而担心不安宁。所以唐尧、虞舜治理国家,得到利益的比比皆是,让他们占有天时,获取地利,用来预防灾荒岁月。秋收之后拥有足够的余粮,用以供应那些衣食不充足的人,普天之下财源亨通,民风纯朴,有东西掉在路上也不会有人据为已有,老百姓没有来回迁徙的愁苦。因此五霸称雄的时代,衣食不富足从吃食有余的人那里得到供养。所以当今的各路诸侯贪财好利,好利之风兴起那么百姓之间必会出现争利现象,各种灾难也随之而起,蛮强的入侵夺弱者。种田的人少了,从事工商业的人却与日俱增,民风就如同浮云一般淡薄,即使是兄弟之间也不能够和睦相处。经书上说:“不抬高那些比较稀有不容易得到的货物的价格,使百姓不去从事偷窃的勾当;不故意抬高那些没有实用的东西的价格,使百姓的心理安定不产生混乱。”每个人都能努力去完成自己的职责,那么圣人的政治就达到了。过去齐景公时代,祸患在于官吏奢侈浪费,不遵守礼义法制;周朝、秦国刚兴起的时候,摈弃浮夸,崇尚朴实,并且劝勉百姓追求实利。如果做没有实用的器物,收集没有好处的货物,象金银壁玉,珠玑翡翠这些奇珍异宝,都是远方的出产,这些都不是庶民百姓用得着的东西。锦绣纂组、绮罗绫* 、玄黄衣锦,都不是庶民百姓要穿的服装。雕、文、刻、镂,这些是专门的工匠所从事的工巧,是不容易完成的精细技艺,(让老百姓去做这些事必然会)防碍农事。进出都坐华丽的车,穿昂贵的衣衫,这些都不是平民百姓的装饰。装饰华丽的大门,高高的围墙,坟墓也修得过分奢华,竭尽财力去追求时尚,这也不是平民百姓的处所。经书上说:“平民百姓喜爱的只有辛苦劳作,对自身很严格地节约开支,以便供养父母。”控制好财富,凭礼开销,丰收的年景不浪费,收成不好的年份就不用太俭省,平常有余粮,储存起来以备来年。这样治人的方法,不也象四季气候的变化那样自然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