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宋晓军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宋晓军:美将中国航母作为仇恨播种机制造矛盾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央视《环球视线》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440票  浏览598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6月09日 17:03

资料图:进行排水的中国瓦良格号航母

  2011年6月7日央视《环球视线》播出《中国成亚洲安全会议“关键词”》,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 劳春燕:

  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第十届香格里拉对话会,5日在新加坡结束,很多前去参与报道的媒体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被看作是观察亚洲或者是世界,是否接受中国军事崛起的新的平台。

  我们来看几个数字,在为期三天的会议里,一共设了6个分论坛,而在这6大分论坛的主题当中,唯一出现的国家的名字就是中国。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发言以后回答了14个问题,有11和中国相关。率团与会的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发言以后,回答了25个问题,比规定时间延长了将近半个小时。

  中国和中国军力成为了这一次对话会上最受关注的“关键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

  “观察一个国家,是否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主要不在于其国力和军力的强弱,而在于它奉行何种政策”。6月5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上将,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作出上述陈述,梁光烈指出,中国不会威胁亚洲的和平,也永远不会寻求军事占领,中国军力发展纯粹是防御目的,保护国家主权。这是中国防长首次在高层次国际公开论坛上发表演讲,并在这个重要的区域安全对话平台,强调中国是个“以和为贵”的国家。

  与会者对中国的军事发展与意图深感关注。4日,一些向美国防长盖茨提出的问题都跟中国有关。而在5日,向中国防长提问的对话时段,也因与会者踊跃提问而延长了25分钟。而其中很多问题都流露对中国军力提升感到不安的情绪。一位日本与会者直指中国说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并对中国建造航空母舰属于防御用途的说法公开表示质疑。梁光烈回答到,当国家经济发展之后,拿出一定经费来发展国防实力,以维护人民的小康生活,是符合实际需要的做法。不少人好像都把中国经济和国防力量发展说成是威胁,这不是中国的选项。

  梁光烈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

  郑重宣誓,不论现在还是将来,不论发展到什么程度,中国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军事扩张。

  解说:

  同时,梁光烈坦承表示,中国的武器装备与其它较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或代差,中国军队的军事装备主要还属于第二代,但发达国家的军备已升级到第三或第四代。此外,南海问题一直是香格里拉对话会的热点议题。梁光烈重申,中国致力于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并表示航行及飞行向来都没有受阻,中国同相关国家的磋商渠道也是畅通的。而当前,南海局势也总体保持稳定。

  劳春燕:

  在梁光烈上将回答的这25个问题里,恐怕最受关注,最敏感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瓦良格”号航母的这个问题。我印象当中,在中国这个军方的高层,好像还是第一次对“瓦良格”号航母作出一个明确的、正面的回应。怎么看梁上将这一次的回应?

  正在评论:中国建航母用于防御无可非议

  专家观点:美国将中国航母作为“仇恨播种机”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这个梁上将回答的,应该说非常坦率,我们国民经济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拿出一定军费来做某些武器装备,当然我觉得这个回答“瓦良格”号也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西方其实关于中国航空母舰的炒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炒作这个东西?他们是要借助中国确实在南海周边国家有一些领海,或者海洋的争端来去给中国和周边国家下上一个仇恨的种子。那么“仇恨播种机”就是美国人来做的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是从谁那学会的呢?是从英国人。当一个帝国衰弱的时候,它怎么样维护它的利益,它一定在一些大陆国家之间去做“仇恨播种机”。

  劳春燕:

  制造矛盾。

  宋晓军:

  制造矛盾,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麦克马洪线还是巴基斯坦阿富汗之间的杜兰线,就是英国人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这个手艺又传给美国人了。我们知道美国现在经济问题很大,特别是日本地震之后,它整个在亚太地区驻军的支柱发生了巨大的坍塌。在这个时候,它反而要更加去播下这种仇恨的种子,而播这个仇恨的种子的一个标志就是要不断炒作中国的航空母舰。

  劳春燕:

  按理说,现在世界上是有9个国家有航空母舰,甚至亚洲的一些国家,像泰国、印度都有航空母舰在服役。为什么对于中国要造航空母舰这件事,外界就那么敏感,高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专家观点:在美国眼里中国还不是“伙伴”

  高祖贵 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我们知道,特别在美国及其盟友非常敏感,之所以这么敏感,因为在美国和他的西方盟友看来,或者他的亚洲盟友看来,中国还不是伙伴,更不是他们的盟友。我们知道,只要中国采取任何,我们看到的泰国有航空母舰,泰国是美国在亚洲的一个伙伴;印度也有航空母舰,印度是美国至少在亚洲的一个准盟友;我们还知道现在美国在亚太地区,他要重新强化他的领导地位,他所谓的原来的传统盟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这些传统盟友,还有新兴的伙伴,像菲律宾、泰国、新加坡这些新兴盟友,新兴伙伴,所以在这个伙伴圈里面,中国都不是在里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一个不视为伙伴的这样一个国家,甚至在美国军方视为潜在敌人的这样一个国家,自然任何一种军备的发展,都会受到额外的关注,或者都会视为一种威胁。特别是在亚洲地区,这些年来,美国人认为他在亚洲地区力量平衡被打破了,中国的影响力上升了。所以这种情况,它要维护它的亚太地区的力量平衡,它一定要遏制住中国的这样一个军力上升的势头。

  劳春燕:

  但是你发现,西方世界在评价中国的航母的时候,似乎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一方面说中国的“瓦良格”号航母似乎是一种威胁。但是另外一面,美国的《连线》杂志,它有一篇评论,他说中国的航母跟美国的航母相比,差得很远,不足为惧,怎么看他们的这种评论?

  正在评论:改建的瓦良格号有多强战斗力?

  宋晓军:

  我觉得是这样,这个确实也是美国纠结的地方。一方面它要拿中国有航母来吓唬周边的这些国家,同时在中国和周边国家之间制造矛盾,制造仇恨,这是它非常明显的一步。

  另外一步,我们知道现在这是一个民主党的政府,民主党的政府,它的主要的政治宗旨就是要裁军费,它必须也要不能把这个东西说得太大,说得太大跟共和党是一样了,共和党现在天天就炒中国这么大,那么大。前两天,好像美国一个共和党的议员还在说,就是应该加大军费投入等等,说得很狠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它回去在国内又要说,比如说在亚太这个地方,它会说中国有航母,它要欺负你等等;回国再说,中国这个航母没什么,咱们还是得裁军费,解决医疗保险等等。这是他的政治的一面。

  劳春燕:

  那改进以后的“瓦良格”号到底会有多强的战斗力?对咱们国家的军力会有多大的提升呢?

  宋晓军:

  我觉得其实作为航空母舰来说,比如说美国也好,包括原来的英国早期,它都是发展了上百年了,一个大型的舰艇,它配套的东西非常多,有几千个舱室,三四千个舱室,然后所有的这些东西就是说,你在没有做过的,外来的任何经验没有的情况下,我们要去做一个东西,那其实从形成战斗力,从学会做到形成战斗力,这个过程还很长。所以说现在去妄谈“瓦良格”号的战斗力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太科学,或者是有点梦想的一种东西,就不符合现实的一个东西。

  劳春燕:

  这次梁光烈上将回答的问题当中,除了这个“瓦良格”号航母以外,另外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点就是对于南海主权的一个回答,国防部长梁光烈他是这么说,他说“目前南海局势总体稳定,中国同东盟国家就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保持了积极的对话和磋商势头”。确实我们也看到,这段时间可以说南海周边的一些国家,一些国家它也是,一个是加紧对南海进行经济上的开发。另外有一些国家,现在似乎也是在增加它的海军的装备,你比如说越南,在2009年的时候就跟俄罗斯签订了一份合同,花了三十多个亿从俄罗斯买了6艘潜艇,这个事情应该怎么看?高先生。

  正在评论:梁光烈:“南海问题”谈判渠道畅通

  高祖贵:

  就是周边国家,如果我们的航母下水的话,周边国家会引起很大的反弹。周边国家之所以反弹,不在于说我们的航母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它觉得,它要扩充军备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你看中国已经航母下水了,他有足够的理由需要加强军备,越南是这样的,印度是这样的,还有其他国家可能也会这么做,包括澳大利亚也会这么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航母一旦下水了,恐怕我们看到,之前越南2009年那一笔军购,就说是中国的军力在增长;日本之前的一些军事上的调整,也就是说来自中国的军力威胁在上升;澳大利亚的一些国防战略条例也是说中国的军力在上升。所以,所有这一切他们都认为,中国军力成为他们调整政策和加强军备建设的一个重要的借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觉得,未来的中国,如果真正迈出这一步确实需要和有关国家,通过像香格里拉对话这样一个机制,让世界更好的,特别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中国这样的意图。

  其实我注意到,这一次梁光烈上将在上面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很多国家,包括日本的一些战略的思考,所以它就完全理解了,但这种实话,中国还得说,只有你反复地说了之后,世界可能还真正慢慢会理解。

  正在评论:美国强调“南海利益”为哪般?

  劳春燕:

  比如说梁光烈上将,他这一次也是再一次强调尊重在南海的航行及飞越的自由。我们也看到,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这一次在4日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关于航道的说法,他说美国军方会在整个亚洲保持“强劲”的存在,包括部署新型高科技武器来保证盟友和保卫航道,那盖茨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强劲”的存在?还有保卫什么样的航道?

  宋晓军:

  因为作为东盟国家来说,东南亚国家来说,对这个地区存在的大国的力量的变化此起彼伏是非常敏感的。美国我们知道从冷战之后,苏联垮了之后,它这块地方重返东南亚,这一块地方就归它。咱们再往远了说,就是美国从英国接下来的一个就是所谓的海权,它在1971年把金本位拿掉之后,它之所以可以印钱,它就是控制全球70%的海洋的通道,拿着海军控制,我们所以把它这个印钱叫做“海军本位制”,当然它看到我们跟东盟这些年,尤其它反恐这十年,我们和东盟的经济贸易走得很近,甚至人币可以去自由兑换,那么将来,中国的海军实力强大了,它怕中国把这一段拿走。拿走了之后,我们就人币兑换了,就抵制你印钱,这是要它命的东西。所以说,我觉得梁光烈也说得很清楚,我们不会像当年那种争霸的国家一样,去用跟你争这个海军本位制,但是你自己也要想清楚,印钱这件事,你早晚会把自己印死,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其实美国最担心的并不是说我们舰艇能压倒它多少,而是最终我们把这块地方弄完了之后,我们自己用人币兑换了,因为你美元太不值钱了。

  劳春燕:

  那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你看,从去年希拉里·克林顿在越南表了这个态,说南海问题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然后现在盖茨又有这么一番表态说,加强在亚洲地区的“强劲”的存在,然后我们也从现实当中也观察到一些迹象,比如说美国跟菲律宾之间的军事合作,以及包括跟越南之间,去年还搞了军事演习,怎么来看美国现在对亚洲这片区域的这种“强劲”存在,它对于南海问题来说,是不是会让南海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专家观点:美国极力保持亚太领导地位

  高祖贵:

  显然从这次香格里拉对话我们看到,中美两个国家,这两个大国,在亚太地区未来的安全关系如何,是什么样的状态,其实周边国家,所有的与会国都非常关注。也就是中美两个国家,如果在亚洲地区,如果能实现安全共处,或者说形成一个默契,不要打仗的话,那么可能对于这个地区,对两个国家都是一个好事,但是现在这一次,我们看到在整个这些年的亚太地区力量平衡里面对比上,刚才宋先生提到的,中国的优势是中国经济增长很快,而且中国和对周边国家的经济的吸纳能力越来越强。从经济上来说,中国是占优势的。

  美国面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经济上的竞争力越来越强,它最后的手段是什么,就是军事力量。所以我们从去年一年到现在为止,美国要保持在亚太地区就是靠军事力量,不断的充实和强化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的平衡,这样来保持对中国的力量平衡。

  而现在的亚洲提到一个国家,由于看到了中国这种力量增长,他们也感到焦虑,也感到担心,也感到恐惧,所以它更是要借助美国这样一个力量,所以就形成了美国和泰国,和菲律宾,包括和新加坡一些国家,包括日本、澳大利亚,他们要重新加强军事上的合作,来平衡中国在这个地区越来越强的影响力。

  劳春燕:

  亚洲有一些国家加紧对南海的开发,是不是也和美国在背后撑腰有直接的关系?

  宋晓军:

  我觉得是有,另外他们主要还有一些国内的问题。因为国内我们知道,东南亚国家都是面临着一个现代化的过程,他们要转移国内矛盾,有一个转移的方式,这个转移的点会落到中国,但是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我想这点会化解的。

  劳春燕:

  好,那这个话题我们就先解读到这里,《环球视线》稍后继续。

顶:55 踩:54
【已经有331人表态】
52票
感动
35票
路过
44票
高兴
28票
难过
42票
搞笑
37票
愤怒
48票
无聊
4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