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各国军事 >> 亚洲军事 >> 韩国军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称韩国原本欲借罗老号洗刷天安舰事件耻辱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时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29票  浏览2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20日 07:24

韩国罗老号运载火箭发射升空。 来源:韩联社

  王刚 王轶峰 卢长银 魏莱 马俊

  韩国迈向航天强国的梦想再次遭遇挫折。当地时间10日下午5点1分,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发射升空,但随后被证实在70千米高空爆炸。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守在电视直播前的韩国民众经历了紧张、兴奋、失望、痛苦的情绪变化。韩国2009年8月首次发射“罗老”号,由于卫星未能进入轨道而被韩国科学家描述为“部分失败”,今年的这次发射则随着火箭的爆炸而失败得更加彻底。韩国《中央日报》网站发表了一篇只有21个字的文章来表达失望———“韩国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在70公里高度坠落了。”韩国教育科学部长官安秉万没有为失败寻找一个体面的说法,只是表示“韩国将会继续火箭的发射,直到成功”。

  火箭在70千米高空爆炸

  “罗老”号在下午4点45分开始了发射倒计时。 但似乎也只有倒计时阶段一帆风顺。据韩联社报道,“罗老”号在5点01分发射升空,55秒时突破音速,但在短短137秒后在70千米高空失去与地面的联系。

  此时根据韩国YTN电视台的画面,火箭尾部突然出现一团黑烟,尽管火箭仍在上升,但与地面失去联系。这时韩国官方仍无法确认发射失败与否,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院长李柱镇在5点09分时表示,通讯有可能在11至13小时后恢复。但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韩国教育科学部长官安秉万承认发射失败,他表示,“据电视画面显示,‘罗老’号上端部分突然一亮。考虑这一点,可以推测‘罗老’号在飞行途中爆炸。韩国和俄罗斯的研究人员已开始对失败原因进行分析。”他还表示,韩国将会继续“罗老”号的发射,直到成功。

  “罗老”号的发射可谓一波三折。第一次发射原定于去年8月19日,但在发射前因出现软件错误而暂停。8月25日“罗老”号进行了首次发射,但因整流罩未完全分离,未能将卫星送入轨道。本月9日,韩国计划第二次发射“罗老”号,但在发射前消防设备出现故障,发射被中止。也许无法承受不断延迟的压力,一天后韩国政府决定再次发射,让不少韩国媒体觉得“快得惊人”。

  有人当场流下眼泪

  根据韩联社的报道,“罗老”号与地面失去联系后,观看实况直播的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和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的300多名专家发出惊讶的“啊”声,甚至有人当众流下眼泪。

  美国《商业周刊》网站认为,照这种屡射屡败的趋势,韩国在2018年生产出全国产火箭的计划无法实现。由于此前的铺垫,“罗老”号承载的军事、经济、科学意义越来越多。中国国防大学孟祥青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受冷战后东北亚安全形势变化带来的刺激,韩国确定了成为航天大国的目标。韩国经济在全球排在第12位左右,认为自己也有这个能力。

  韩国媒体曾统计称,如果发射成功,韩国将获得迈入“太空俱乐部”的门票,成为第十个能够独立发射卫星的国家。前九个国家分别为俄、美、法、日、中、英、印、以色列。国力不如韩国的伊朗在2009年2月成功发射“使者2”号火箭,据称还在此后向朝鲜分享了该火箭信息,更是让韩国大受刺激。

  为了掌握运载火箭技术,韩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就开始研发火箭,其中在2002年立项的首枚运载火箭“罗老”号有160余家韩国企业参与,前后投入4亿多美元,让韩国全民兴起一场航天热。《东亚日报》认为,“罗老”号成功发射将带来2.34万亿韩元的经济效益,而“独立发射卫星国家”的身份,能让韩国的国家名片更显光彩。其他韩国媒体也连篇累牍报道称,“成功发射带来的国民自尊心将成为我国加入先进国家的重要动力”,“‘罗老’承载国民升空之梦”。

  朝韩局势的紧张令韩国人对“罗老”号寄托了更多期待。韩国航空大学教授金钟福(音)6月4日在韩国《朝鲜日报》发表文章称,韩国现在只有多功能实用卫星“阿里郎2号”和通信卫星“木槿花5号”,无法监控朝鲜潜艇,以至在“天安舰事件”中吃了亏,“罗老”号的发射应该成为韩国打造独立太空情报战力的契机。

  捧得越高,摔得越痛,听到发射失败的消息,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感慨道,“罗老”号带着国民膨胀的期望升空,留下遗憾后消失。辽宁社会科学院朝韩问题专家吕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韩国进行火箭试验给人的感觉是急功近利,这次发射被赋予了过多政治色彩。吕超认为,此次发射正好是“天安舰事件”后半岛局势再次升级之际,李明博政府希望利用一次成功发射来洗刷“天安舰事件”耻辱,振奋国民士气,但这次“彻底的失败”适得其反,对民族自信又是一次重创。

  中国航天专家庞之浩10日从技术角度分析认为,在得到俄罗斯帮助的情况下,火箭接连出现问题,证明韩国火箭系统工程的水平还比较低。但庞之浩认为韩国在研制火箭的初级阶段遭遇挫折很正常,毕竟“万事开头难”。

  俄韩合作再蒙阴影

  由于运载火箭与洲际弹道导弹原理几乎相同,美国、欧洲和日本都拒绝向韩国提供火箭技术,俄罗斯的援助成为韩国火箭雄心的支撑。“罗老”号最重要的第一级火箭由俄罗斯赫鲁尼切夫航天科研生产中心研发。再次发射失败后,人们开始猜测这对屡战屡败的搭档究竟还能一起走多久?

  此次失败后,俄韩又出现推诿。韩国有专家认为失败应归咎于俄罗斯的第一级火箭,因为火箭在70千米高度就爆炸了。但俄新社援引俄方专家分析称,失败可能是由韩国第二级火箭提前启动造成。

  去年“罗老号”发射失败后,俄韩媒体就曾互相推卸责任。吕超认为,此次失败将使俄韩合作再蒙阴影。此前韩国本来指望俄方调查团能在“天安”舰调查问题上给出自己期望的结果,但目前俄方的调查结果显然让韩国非常失望。

  俄联邦航天局驻华首席代表罗金则对俄韩合作表示乐观。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俄罗斯的第一级火箭应该没有问题,但这也需要接受俄罗斯和韩国技术专家的调查论证。他认为,只要以诚相待,保持透明,俄韩就有长期合作的信任基础。

 

顶:10 踩:13
【已经有106人表态】
13票
感动
15票
路过
12票
高兴
15票
难过
12票
搞笑
11票
愤怒
14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