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各国军事 >> 美洲军事 >> 美国军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斥巨资拆除两艘烂尾舰 建造费用已花掉3亿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30票  浏览1658次 【共3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7月24日 17:33

桌面\资料图:亨利·埃克福德号

资料图:本杰明·伊舍伍德号

  欧叶 小唐 《 中国青年报

  在目前预算大量紧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却花费巨额资金将两艘20多年前的“烂尾舰”送进垃圾堆。这一举动引起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这两艘军舰分别是“本杰明·伊舍伍德”号和“亨利·埃克福德”号。1985年,美国海事管理局向造船厂下订单定制这样两艘军舰,拟派它们向全球的美海军舰队运输燃料,不过因为在费用方面存在分歧,导致两艘军舰最终未能完全建好:一艘建成95%,另一艘则建成84%。后来,这两个半成品就一直漂浮在弗吉尼亚州的詹姆士河上,成为“幽灵舰队”的一部分。

  弗吉尼亚媒体指出,它们没有执行过一次任务,甚至都没有被全部建造完成,然而它们却至少花掉了纳税人3亿美元的建造费。

  美国当局近期与一家英国公司签署了一份1000万美元的合同,要求对方帮助拆除四艘军舰,其中就包括“本杰明·伊舍伍德”号和“亨利·埃克福德”号。目前,这两艘军舰正被拖往位于得克萨斯的国际废船拆卸有限公司准备拆除。

  所谓“幽灵舰队”(又称“国防后备役舰队”),其实是美国军舰垃圾的美称。这些又老又旧的军舰是漂浮在海上的剧毒垃圾堆,因为除了舰上的一些老旧钢板还有点回收价值外,大量的是电子垃圾、燃料垃圾、重金属垃圾和放射性垃圾。鉴于这些旧军舰可能带来巨大的潜在危害,且处理难度又很高,所以美国媒体和民众将它们称为“幽灵舰队”。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广西网友
2011-07-26 19:15:00
【王征
........baike.........................................
1963年生于上海,北京荣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2005年参股北京银行,成为该行最大的民营股东,其开发的买一得一的非常空间,为今年北京唯一一个未做广告、销售率达100%的楼盘。
祖籍常州,生于上海,硕士研究生,地产新健康主义、新都市主义倡导者。曾以上海市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本科,被授予“上海市高等院校优秀毕业生”称号。
九十年代初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在上海建造十万平方米“动迁房”,为上海最早从事“动迁房”开发的地产商之一,有“动迁王”的美誉,同时在深圳、海南等地进行商品房开发。1993年以1.7亿元人民币的代价率先参与上海市土地“实物批租”,被称为“标志着上海房地产业走出低谷”。
1992年至1999年,在上海、杭州、北京等地共开发建设商品房七十余万建筑平方米,其中北京方庄项目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1998年,开发北京荣丰2008国际公寓,为北京首家奥林匹克主题社区,总投资二十二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三十五万平方米,被评为2001年北京十大明星楼盘、中国三十大名盘。
2001年在全国首创“24小时售楼”,促进了北京房地产业服务观念的转变;被评为2001年“最具预言天赋的地产人”;
2002年推出北京首家青年酒店公寓——非常男女,以首付3万元、月供700元为卖点,以共享服务为招揽,最小户型面积仅15平米,一月之内售出两千套,连续五个月居北京商品房销售额首位,创北京市商品房销售纪录,引发了年轻人提前置业的“非常男女现象”,带动了北京乃至全国的小户型开发热潮。
2003年中,开发“非常男女”的升级版——“非常空间”,获2003年北京四季房展风云榜最高成交套数奖、2004年北京最具人气楼盘,成为北京唯一一家未做广告、销售率达到100%楼盘;
与首都旅游集团合作成立了北京东方之旅网络有限公司,经营“金色旅游网”;控股成立了北京智家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东方得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从事智能化社区相关软件、硬件开发、系统方案设计、集成、社区宽带网络平台的建设;成立北京蓝天星广告有限公司;参股北京银行、长沙市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
王征本姓盛,祖上为清朝巨贾。父亲毕业于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母亲王云飞为八路军女干部,后跟随母姓,有一姐姐,继父为舒同。
..................2010年03月19日04:11..信息时报.........................
外界一直传说他是清朝末年富商盛宣怀的曾孙。不过,王征日前接受香港周刊采访时澄清:“我的确是盛家第四代人,但不是盛宣怀的曾孙,曾祖父是盛宣怀的堂弟。盛宣怀太出名了,但我不能因为他出名而把他当作曾祖父。”
中年危机转搞传媒
“我主业做房地产,做了18年,以单一项目来说,我是做得最好的;副业是银行,也做了8年。两个职业我总算做到一点成绩,可能也有一点男性中年危机吧,我今年47岁,希望在职业生涯最后20年,在另一个范畴干一番成绩。”
2008年曾传出碧桂园老板杨国强出价逾百亿,买起无线控制权,原来王征也是有兴趣买家之一,“跟无线谈了5个月,还见过邵爵士(邵逸夫),但最后谈不成,当时我有40亿,其他要靠融资。那时亚姐选举,我第一次到亚视,之后也参观过几次。我以为很容易谈得成,但谈了六个月,每天都有新事情发生,头都大。朋友都劝我趁早收手,但我不能走,这已不是生意,而是一种责任。”“前天下午,我又签了张支票给亚视。”王征强调现时只是亚视“义工”,“还差政府那里的手续,希望愈快愈好。”
全球军事网广西网友
2011-07-26 19:11:29
【王征
........baike.........................................
1963年生于上海,北京荣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2005年参股北京银行,成为该行最大的民营股东,其开发的买一得一的非常空间,为今年北京唯一一个未做广告、销售率达100%的楼盘。
祖籍常州,生于上海,硕士研究生,地产新健康主义、新都市主义倡导者。曾以上海市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本科,被授予“上海市高等院校优秀毕业生”称号。
九十年代初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在上海建造十万平方米“动迁房”,为上海最早从事“动迁房”开发的地产商之一,有“动迁王”的美誉,同时在深圳、海南等地进行商品房开发。1993年以1.7亿元人民币的代价率先参与上海市土地“实物批租”,被称为“标志着上海房地产业走出低谷”。
1992年至1999年,在上海、杭州、北京等地共开发建设商品房七十余万建筑平方米,其中北京方庄项目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1998年,开发北京荣丰2008国际公寓,为北京首家奥林匹克主题社区,总投资二十二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三十五万平方米,被评为2001年北京十大明星楼盘、中国三十大名盘。
2001年在全国首创“24小时售楼”,促进了北京房地产业服务观念的转变;被评为2001年“最具预言天赋的地产人”;
2002年推出北京首家青年酒店公寓——非常男女,以首付3万元、月供700元为卖点,以共享服务为招揽,最小户型面积仅15平米,一月之内售出两千套,连续五个月居北京商品房销售额首位,创北京市商品房销售纪录,引发了年轻人提前置业的“非常男女现象”,带动了北京乃至全国的小户型开发热潮。
2003年中,开发“非常男女”的升级版——“非常空间”,获2003年北京四季房展风云榜最高成交套数奖、2004年北京最具人气楼盘,成为北京唯一一家未做广告、销售率达到100%楼盘;
与首都旅游集团合作成立了北京东方之旅网络有限公司,经营“金色旅游网”;控股成立了北京智家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东方得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从事智能化社区相关软件、硬件开发、系统方案设计、集成、社区宽带网络平台的建设;成立北京蓝天星广告有限公司;参股北京银行、长沙市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
王征本姓盛,祖上为清朝巨贾。父亲毕业于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母亲王云飞为八路军女干部,后跟随母姓,有一姐姐,继父为舒同。
..................2010年03月19日04:11..信息时报.........................
外界一直传说他是清朝末年富商盛宣怀的曾孙。不过,王征日前接受香港周刊采访时澄清:“我的确是盛家第四代人,但不是盛宣怀的曾孙,曾祖父是盛宣怀的堂弟。盛宣怀太出名了,但我不能因为他出名而把他当作曾祖父。”
中年危机转搞传媒
“我主业做房地产,做了18年,以单一项目来说,我是做得最好的;副业是银行,也做了8年。两个职业我总算做到一点成绩,可能也有一点男性中年危机吧,我今年47岁,希望在职业生涯最后20年,在另一个范畴干一番成绩。”
2008年曾传出碧桂园老板杨国强出价逾百亿,买起无线控制权,原来王征也是有兴趣买家之一,“跟无线谈了5个月,还见过邵爵士(邵逸夫),但最后谈不成,当时我有40亿,其他要靠融资。那时亚姐选举,我第一次到亚视,之后也参观过几次。我以为很容易谈得成,但谈了六个月,每天都有新事情发生,头都大。朋友都劝我趁早收手,但我不能走,这已不是生意,而是一种责任。”“前天下午,我又签了张支票给亚视。”王征强调现时只是亚视“义工”,“还差政府那里的手续,希望愈快愈好。”
全球军事网北京海淀网友
2011-07-25 21:24:36
【苏联真实的“共妻”:以革命名义将少女们公有化
更新时间:2011-07-19 16:24 互动:米尔论坛 文字大小:大中小
  过去的一些宣传材料上时常指责:反动派污蔑「共 产 共 妻」。在笔者移居俄国后,才了解到共产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 共 妻 」的现象。反共势力说「 共 产 共 妻」,并非无中生有。十月革命的史料曾宣布,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要行使此权利可向革命机关申讲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
  俄国革命成功后的共产共妻
  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这个革命还要全面破坏人类道德价值的所有准则,俄国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皆是,两性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社会性关系的混乱是布尔什维克造成的。
  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后,伴随着财产公有化的还有性资源「公有化」,直译应为「社会化」,和俄文原文对应的英文词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奸。一九九雩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这本杂志指出,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参与的强奸事件。在苏共和苏联的正式文件中,也许根本找不到关于性资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尔什维克有一个让性全面解放的立场,性道德的沦丧源于党的这个思想。
  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发表的小册子中写道:「出于工人阶级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阶级社会斗争的工具,并为这个斗争服务」(克朗黛:《家庭与共产主义国家》一九二零年)。社会主义的思想家们,只倡导和完全满足革命阶级的性需求,把恋爱当作小资产阶级的浪漫玩意儿,为无产阶级所排斥。
  性革命的典型表现是领袖们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东诺夫、克朗黛。他们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样随便。中、低层的革命者并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们领袖的后头,历史学家缅古诺夫说,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个情人,革命者随意强奸没有护卫力量的妇女。
  革命将革命者强暴女性合法化
  一九一八年叁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这个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它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强奸)了十个姑娘。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
  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个十六至二十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
  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加盖公章)许可证签署人:总司令伊华谢夫
  按照该城党组织的决定,红军士兵「公有化」了六十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学女生。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好多姑娘被抓走,其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无一幸免。有一些女孩后来被释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奸了一个女孩,然后放了她。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的时候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还有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后被杀害,尸体扔进河里。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 军 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当时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着名社会学家沙乐金研究了这个问题。他在一九二零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 革命者的私生活。沙乐金强调说:我认识的一位大夫告诉我他的见闻。一个男生让这位大夫看病,把叁百卢布放在桌上作为看病费用。大夫问哪来的钱,男生很平静地回答: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女孩,每个女孩又都另有情人,这样的情人都是「委员」──当时人们对布尔什维克革命者的称呼。圣彼得堡一个「分配中心」(俄国内战争期间,收容流离失所的孩子的机构)。安排体检后出现一个数据:百分之八十六点七的女孩已不是处女,她们都小于十六岁。
  二战后苏联才重新重视婚礼
  笔者还了解到,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以后,取代旧王朝的苏维埃政权不要结婚的礼仪。克朗黛们在那个时候如果不借政治的力量推广他们的性观念,倒是不合情理。俄罗斯民族的传统婚宴要延续数天,或一周,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隆重的婚礼还有一个不可少的程序:新婚的次日晒床单,以展示新娘的贞洁,显然,婚礼是革命应当革去的东西。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结婚仪式在苏联才重新被重视,家庭的价值才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的俄国私生活准则也不是很清楚。漂亮女郎常抱怨难有好工作,存在着好职业和上床相联系的问题。性骚扰到处都有,区别在于,俄国从不处理性骚扰案。于是,有的漂亮姑娘宁愿选择地下色情业,同样上床,收入可不一样。权力可以和性的占有权画等号,也是「 娼 盛 」的原因之一。人们不免会有这样的联想:私生活规范不明确,以及权力几乎等于性特权的现象,除了社会失序这个导因之外,是不是和布尔什维克的老传统也有内在的联系?】
确实俄罗斯女子看上去都不太清纯!和芬兰女子可比性较差!这是普京生了两个女儿但一直爬不上去的原因之一!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