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事行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东海舰队考核变零和博弈:对抗定要分出胜负

热度147票  浏览4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19日 15:16

巨浪扑舷(钟魁润、代宗峰摄)

潜艇出航(钟魁润、代宗峰摄)

  引子

  东海,一场暴风雨袭来。

  这时,一艘艘舰艇驶出军港,告别近岸浊黄的海水,直到舷边沸腾翻滚的海水变成深绿、墨蓝……

  在那波涛汹涌的海洋上,一场场实兵对抗演练进入高潮。东海舰队首长告诉记者,今年的对抗演练有个变化――从“练为战”变为“练即战”。这种变化,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让训练更贴近实战,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上战舰,走东海,记者一路在观察:练即战,他们面对的是怎样一场风雨?

  一场考核杀气腾腾,两位舰艇长海上对决红了眼。舰队首长下了决心:不能等到“街亭”失了再“挥泪”――

  “马谡”今天就要“斩”

  “起航!”某驱逐舰支队“三明”舰舰长何锋,率舰去捕捉潜伏在水下的一条“大鱼”――某潜艇支队的一艘潜艇。

  此次远航训练不一般,这是何锋全训舰长合格考核的一次攻潜考试。

  指着一张偌大的海图,何舰长说:“那艘潜艇已经出航七八天了,现在它在哪片海域、深度多少、什么航向,我是一问三不知。”

  一问三不知,还必须抓住它。何舰长说,一旦在规定的时间内对手溜掉,或者被对手发射鱼雷“击中”,全训考核就会前功尽弃。

  要命的是,潜伏在海底的对手,恰恰也是一名参加全训考核的艇长:某潜艇支队331艇艇长朱爱根。一旦他被何舰长抓住,他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不管双方如何优秀,这次考核一定要“PK”掉一个。于是,考核变得杀气腾腾,两位舰艇长未曾开战已经红了眼。

  然而,曾几何时,考核却并非如此。

  ――考核真正的比拼不在海上,而在纸上。复习考题上千道,复习资料几十本,书桌一张,间隔五米,考官游动,考纪严明。考前背题大汗淋漓,考后忘了十有七八。所考内容重操作、轻作战,考来考去,舰长变成了“船老大”。

  ――海上实装考核划定“攻潜区”,圆规一划,尺子一量,海图上巴掌大的一片海域,潜艇就在下面“藏”着。“说是藏,往哪藏?那片海区下面是沙子还是石头我都知道,抓不到才奇怪!”何舰长说。

  ――如果舰长和艇长恰好认识,还是好朋友,考核没准会变成一场“比拼秀”……

  如今,一切都变了。

  ――双方谁也不敢拍胸脯。此前尽管他们答过无数的题、做过无数的卷,今天写在纸上的“满分”统统“归零”,且看海上比拼谁胜谁负。

  ――双方同时被装在一个巨大的“黑箱”里。对手在哪里?对手会怎样打我?我该怎样攻?怎样防?一连串的考题变成生死攸关的战场决策。

  ――双方都是“考生”,谁也不敢“放水”。因为放过对手就意味着自己“出局”,双方谁也输不起,两人头上都悬着一把剑。

  “这种考核对他们很残忍,但必须这样考。否则他们虽然当上了‘合格舰长’,会不会是明天战场上的‘马谡’?”舰队司令部一位领导说:“考核成败就是打仗输赢。所以舰队首长下了决心:为了不在打仗时‘街亭’失了再‘挥泪’,‘马谡’今天就要‘斩’!”“斩马谡,就是要改变脱离实战的考核。因为不从这里下刀,天长日久,关羽、张飞、赵云也会被考成马谡!”

  此次对抗谁赢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抗仍在进行中。

  明明是“空中开花”,怎么说“拦截失败”呢?靶子的变迁史,让某驱逐舰支队官兵发现――

  “敌人”绝不是“木偶”

  说起那天的演习,某驱逐舰支队“福州”舰舰长赵国胜记忆犹新:“对空雷达屏幕上突然出现大片雪花。我们抓住‘敌’电磁干扰间隙发射导弹。‘轰’地一声,大海上空闪现一团火球,‘敌’来袭导弹被击毁!”

  然而,就在赵舰长向编队报捷时,另一枚加装了干扰源的靶弹,又向战舰高速袭来,该舰被判“拦截失败”。原来,对手玩了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相大白,官兵们惊出一身冷汗!

  “训练酷似实战,原因在于靶子变了。”长久以来,海上演兵时经常听到“导弹来袭”的警报,但人人都知道其实“啥也没有”,导弹是带“引号”的,敌人也是带“引号”的。“后来,防空演练中有了靶机。”赵舰长回忆说,靶机其实就是用真飞机拖曳的航模:“它不会拐弯,不会机动,速度又慢,充其量是一个空中信号反射源。”

  “只要锁准目标,导弹一般情况下会百发百中。打靶其实考验的是导弹的质量,并非打仗的水平。”赵舰长说:“以往多少次,我们打掉的就是一个个‘木偶’。被‘木偶化’的敌机,甚至还不如一只活蹦乱跳的鸟!”

  如今,靶弹登台了。记者看到,这种靶弹是用某型实弹改装的,除了没有安装“战斗部”,与真实的导弹没有什么差别。而且,导弹上还安装了干扰装置。

  “防空导弹打靶弹,好比针尖对针尖。何况,对方向我们发射的并非一枚导弹,而是一下子发射四五枚,在空中连续飞来,你要辨别哪枚是诱饵弹、哪枚是真正威胁你的导弹,还要逼着你把所有靶弹打下来,你说,难不难?”“福州”舰对空导弹技师蒲小刚说。

  “靶弹变了,靶船也变了!”“杭州”舰对海导弹发射技师熊九金告诉记者:“传统靶船抛着锚被动等着挨打,新型智能靶船能遥控机动,靶船上还加装了电磁干扰设备,诱导来袭导弹偏离航向,非常难打。”

  靶子的变化,让实战化训练终于变“实”了。然而,让“木偶”变成“活蹦乱跳”的敌人,并非一蹴而就。敌人真的不再是“木偶”了,打“砸”了就成了常有的事,演练不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伤心总是难免的,我们却是一往情深。”赵舰长幽默地改了一句歌词,如此注释:“平时瞄什么样的靶子,决定战时打什么样的仗!”

  敌人“活蹦乱跳”又“神出鬼没”。几场演练中,岸基、海上和空中电磁迷雾笼罩,电子干扰由单一向多元、由平面向立体、由阶段体验向全程覆盖拓展。某驱逐舰支队王建勋支队长回忆说:“雷达屏幕上一片花白,每艘舰平均收发信息多达上千条,舰长眼花缭乱。如何拨云见日?如何在海量信息中去粗取精?步步是坎,惊心动魄,现在的舰长真的不好当!”

  “研讨式训练”对一次发射给出颠覆性评价,启示指挥员把“靶场思维”转到“战场思维”上来――

  千方百计寻找“我哪里不行”

  在驱逐舰某支队组织的“研讨式训练”中,有这样一个案例――

  一次演习中,“连云港”舰发射防空导弹抗击靶弹,第一枚导弹没有击中,紧接着又发射了第二枚,靶弹空中开花。

  然而,此次补射当时非但无人喝彩,“连云港”舰还受到批评。批评者说他们“违反要求”,因为按照预案,“连云港”舰没有击中时,应该由编队的其他战舰来拦截,借此锻炼“体系作战能力”。

  当时,这种批评大家觉得都对。现在,大家有了反思――“连云港”舰这样做该批评吗?能这样理解“体系作战”吗?演习就是打仗,第一颗子弹打空,“再扣一下扳机”有错吗?

  “除非是靶弹飞出拦截射程,或是兄弟舰已经处于饱和拦截状态,否则这个‘第二枪’开得无可厚非。这就是打仗!”谈及此事,支队长黄新建说:“一些同志讲实战标准,仅仅停留在不要弄虚作假,这实在是一个太低的标准。其实更重要的是,到底什么是实战标准?”

  “明确实战标准,关键是要把‘靶场思维’转到‘战场思维’上来。”黄新建认为,“靶场思维”更多的是关注“我很行”,在“满堂彩”中击掌欢呼;而“战场思维”特别强调关注“我哪里不行”,在反思中痛定思痛。他说:“实战从来没有‘剧本’。如果我们平时训练只想证明自己如何过硬,而不是发现问题,那训练对于打仗而言还有什么价值?”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很多颠覆性的理念便由此产生。

  “平时训练再‘行’,打仗也可能‘不行’。”舰队司令部军训处处长杨卫忠举了一个例子:上世纪50年代初,美国一所大学统计了300万份伤亡报告后发现,在战场上真正由轻武器精准瞄准射击造成的伤亡比例极少,大多数伤亡是由密集射击或流弹造成的。

  “没有天生会打仗的战士。”某潜艇支队支队长马立新记得,一次潜艇在水下远航时,艇长随机设置了一个“意外情况”――空气再生装置突然烧炸了。“咣”地一声,旁边一个战士一下子吓懵了。“不能笑话我们的战士,那是人正常的心理反应,谁也不是天生的钢铁神经。”话锋一转,马立新说:“也没有天生会打仗的艇长。比如潜艇紧急上浮时有一连串的处置动作,艇长就一个不能错。老百姓开车有时都会把油门当刹车,艇长不行。这靠什么?也靠训练!今天舰队党委提倡练即战,就是千方百计让靶场与战场、训练与战争划等号,让我们千方百计去查找‘我哪里不行’。”

  “像作战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作战”。这两个“像”字,前一个是在平时写的,后一个是在战时写的。只有写好第一个“像”字,我们才能在未来作战中写好第二个“像”字!舰队首长向记者说了这样一番话。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