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人仁厚不应成为日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证据

热度124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28日 14:26

  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20日接待南京访日代表团时,竟称“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他说其父曾作为一名日本兵驻扎南京8年,“深受南京人民尊敬”,倘真有南京大屠杀,“南京人不会对日本军人这么亲善”。河村表示“不会收回自己的言论,也不打算道歉”,还要以他的“社会责任和政治使命”,来“纠正(南京大屠杀)这一错误的历史认识”。

  历史事实表明,当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日军战俘确实受到了中国人普遍的宽厚待遇,但“不报复就是没作恶”的河村式逻辑不能不说是极其荒谬的。大约在他看来,惟有虐待、杀戮、报复才是中国人对待作恶多端的日军应采取的“正确态度”。然而,中国人竟对昔日仇敌施以同情和帮助,显然这远远超出河村之辈的想象,因此他才有“南京无屠杀”的荒谬推理。

  事实上,就在日本投降的1945年8月15日,当时的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就公开广播,号召广大同胞须“特别注意”,要以“不念旧恶”和“与人为善”的“民族传统中至高至贵的德性”,“不要企图报复”,“更不要对敌国无辜人民加以污辱”。当时,中国人完全有报复的条件,也完全有某种程度上多少可以被理解的报复之心,更有报复的理由,这恐怕正是河村之辈所认同的,但中国人以德报怨,这显然超出了河村之辈的理解力。

  历史的细节更能凸显中国人的仁厚。据战败前担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回忆,在日军投降后的南京,一个小女孩看到日本兵在清扫某电影院前的场地,立即向看完电影正要离去的观众称,“尽管我们战胜日本,但是看到日本兵这样从事杂役,还是觉得怪可怜的!”于是当场募捐,并将募款买了香烟及其他物品赠与日本兵。(冈村宁次:《徒手官兵》,何应钦:《八年抗战与台湾光复》,文海出版社1980年版,第174~175页)南京小女孩对日本兵的同情,正是当年中国人对投降后的日本人的普遍心理的一个折射:不是河村想当然的凌辱,而是同情;不是河村想当然的报复,而是施恩。

  “作恶必得报复”,这是河村的逻辑,它并没有错,事实上出于对日军所犯下暴行的仇恨,战后对日本人施以报复也不是不被理解的,这施诸中国人却错了,当年的日军也担心会受到中国人的报复,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多余。

  日本彻底战败,在得知中国军队将赴越南接受北纬十六度以北日军投降的消息后,他们一面“畏惧其在中国大肆屠杀,中国军队会寻仇报复”,另一方面把越北的飞机、大炮、部队及重要物资,先行转移到北纬十六度以南,企图以此博得英国受降方的“同情”和“开恩”,结果并未得逞。

  当年入越受降的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瑛说:“孰知,在越南接收的情况却与日本军国主义者想象相反。第一方面军入越后,一本陆军总部的电令,悉依规定手续办理,并无报复残杀事情发生。而在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南地区,英国首先装备由日军集中营释放出的法军,准其协同接收。法军因1945年3月被日军缴械驱出越南,怀恨在心,滥杀和虐待日俘。因此在中国接收范围内的日军莫不感到侥幸,而在北纬十六度以南的日军则悔恨不可名状。”(马瑛:《第一方面军入越接受日军投降纪实》,王楚英、陈远湘等:《受降内幕》,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版,第195页)战败日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结果是弄巧成拙、自取其侮。

  在战后日俘日侨的遣返中,中国也同样格外宽厚。无论日俘或侨民,除准许携带被盖之外,还可携带三十公斤行李,“军人”每人可带500元现款,侨民可带1000元现款。“这和从其他国家遣返的人相比,可以说,实在是宽大的处置。”1951年1月16日,冈村宁次在何应钦访日的欢迎会上这样说,“往常想到在旅外五百万军民中,占着二百万在中国的日本同胞,所以能于短短的一年间,差不多平安的,甚至允准携带私人物品及铺盖返国,是多亏了谁?再想到南洋各区的遣返状况,及现在依然被羁留在西伯利亚……的数十万同胞。我们日本国民,从当时的中国领袖――尤其是何将军,获得极深刻的印象。”(冈村宁次:《何应钦将军感谢会致词》,何应钦:《八年抗战与台湾光复》,文海出版社1980年版,第176~177页)中国人对待投降后的日本军队和侨民的宽厚和善意,岂是虚言?

  那依照河村的逻辑,中国人的善意是否意味着日本从未发动过侵略战争呢?抱有“河村逻辑”的日本人并不少,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也不在少数。1986年5月27日,日本文部省通过高中历史教科书《新编日本史》的审查,该教科书故意掩饰日本军国主义的丑恶罪行,枉称南京大屠杀“仍在调查当中”,其包藏祸心昭然若揭。(《日本政府窜改史实,掩饰“南京大屠杀”罪行》,《中华杂志》第276期1986年7月,第25页)

  可同时也要看到,并非每个日本人都同河村一般忘恩负义、信口雌黄,也有不少日本人对中国人当年的仁厚和善待铭记在心、感念不已,“河村逻辑”注定是没有市场和出路的。

  “不报复”正体现了中国人的善良和仁厚,这是日本人最值得庆幸和感念的地方,今年正值中日建交四十周年,河村之辈竟将“不报复”视为“没作恶”的证据,岂不荒唐可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