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渔船每次出海前备足烟酒打发菲律宾士兵

热度83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1日 18:41

昨天,在琼海潭门港,一些渔船在港内休整

现在,琼海潭门镇的渔船都配备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中心渔港,不少渔船静静地停泊在港湾里。

昨天下午,记者抵达渔港,午后强烈的阳光下,马达声轰轰作响,刚刚满载而归的渔船泊在岸边,皮肤晒得黝黑的渔民不断地将捕获的水产搬上岸。

4月10日遭到菲律宾军舰非法骚扰的12艘渔船均来自潭门镇,但持续至今的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并没有给渔民带来多少恐慌,因为这早已是家常便饭。多年以来,渔民们在南沙海域屡遭周边国家袭击、抢劫、抓扣甚至枪杀。

到黄岩岛捕鱼是潭门传统

从潭门镇出发,将航向调到东南110度,3天3夜后可到达黄岩岛,这是“琼琼海08068”号渔船船长许卫再熟悉不过的路线。他是地道的潭门镇人,16岁开始出海捕鱼,每年2-6月和9-12月,他都要去黄岩岛,这是当地多少年来的传统捕鱼地点之一。去黄岩岛的渔民中,90%都是潭门人。说起黄岩岛,许卫胸脯一挺,骄傲地说:“那当然是我们的。”

黄岩岛是座美丽的环礁,涨潮时没入水下,退潮时露出低低的一圈,仿佛一个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环礁呈等腰三角形,最长处约有15海里,最宽处约有10海里。内中为一个潟湖。捕鱼时,渔船要从东南方一个约几百米宽的天然“水门”进入潟湖。渔民白天在湖中捕鱼,晚上停到礁边休息。

由于黄岩岛没有避风的场所,每年台风季节,100多吨重的渔船都不敢前去捕鱼。鱼类有了几个月的喘息期,长得又大又好,数量繁多。只要台风季节一过,渔船立刻启程前往。平时出一次海去南沙,得花个1个月至45天的时间才能满舱返航。而台风季节过后去黄岩岛,十几天就能满载而归,赚个盆满钵满,几十公斤重的大鱼一条能卖一两千元。返航休整没几天,渔船就又出发了。

被菲军监视暴晒两三小时

然而,高收益背后伴随的是高风险,虽然没有台风的威胁,但黄岩岛海域和南沙群岛一带,菲律宾的军舰像一团抹不去的乌云,始终笼罩在他们的心头。被菲律宾士兵打骂、暴晒、掠夺,已经像台风一样,成为中国渔民出海捕鱼的另一种风险。

1987年出生的符方山曾经被菲律宾士兵用枪指着,脱掉上衣,站在甲板上暴晒过两个多小时。他记得,去年10月他跟船去黄岩岛,不巧被菲律宾的军舰“相中”,菲军乘小艇上船巡查。当兵的拿着枪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给渔民一一拍照,还要他们脱掉上衣,站在太阳下猛晒,不许动弹,不让喝水。菲律宾士兵坐在船舱里抽烟喝酒,看谁不顺眼就捡起船上的木棍朝人身上打。“暴晒两三个小时,背上的皮都晒破了,痛得要命,我两个晚上都没睡着觉。”符方山说。菲律宾士兵有时还让人脱掉上衣,趴在滚烫的甲板上。

对中国渔民进行肉体折磨和人格污辱不算,菲律宾士兵还强行拿走渔民们辛苦捕来的水产。50岁的船长何君法和菲律宾士兵打了多年交道,“这些当兵的上了船,让你掀开船舱,说看看捕了什么,看了之后就要,多的时候能拿掉半舱货,你有什么办法?不给,他们就用枪托打你,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要拿多少就拿多少。”何君法无可奈何地说。


备足烟酒打发菲律宾士兵

除了水产,菲律宾士兵还要向中国渔民要烟要酒。每次渔船出海前,船老大都会备足烟酒,用来“打发”上船骚扰的菲律宾士兵。符方山说,船上通常都会备50条烟、十几箱啤酒,有菲律宾士兵上船,就拿两条烟,一箱酒打发他们。出海50天里,这种情况会发生五六次。船上还有白酒,不过不敢拿给这些菲律宾士兵喝,“怕他们喝醉了打人。”符方山摇头叹息。

在黄岩岛的潟湖里,打鱼的渔船经常有近20条,十几条是中国渔船,其他的是菲律宾渔船,中国渔民和菲律宾渔民倒是和平共处,彼此还都会邀请对方到自己的渔船里坐坐,不过大家都带有几分警惕,一边打手势聊天,一边观察船里的装备,主要是看有没有枪支。“菲律宾的渔船里大多有枪。”何君法说。菲律宾的渔民经常来讨点水米烟酒,中国渔民都无偿提供,生怕得罪了这些人,惹来更大的麻烦。再有就是,“他们穷,给点就给点呗。”何君法说。

渔民希望捕鱼时看到渔政船

潭门镇的渔民捕鱼的地点是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东沙群岛和黄岩岛,其中在西沙群岛捕鱼最安全,距离潭门镇也最近,两天一夜就能开到,但近几年去的渔船太多,鱼渐渐变得又少又小。南沙群岛和黄岩岛的鱼虽然多,但不安全,经常被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军队骚扰。

中国渔民在这些海域捕鱼时,最希望有本国的渔政船保驾护航,但是潭门镇的渔民们都说,出事时,很难见到渔政船的踪影,等渔政船接到渔民报信赶到时,菲律宾的船早就开得没影了。

潭门镇渔政管理站副站长何子良介绍说,中国海域宽广,执法装备又较少,确实难以实施监管,海上和陆地上又有不同,执法成本较大。目前采取的主要方式是,接到渔民的反映后,将情况及时上报上级主管部门,通过外交途径提出抗议或采取其他行动干扰。近几年,国家开始重视“海养”,情况有所好转。

何子良透露,目前仍有十几艘渔船在黄岩岛海域,五六艘渔船在前往黄岩岛途中。符方山说,他的父亲此时正在黄岩岛,他是4月下旬去的。如今每艘渔船上基本都装了海事卫星电话,不过父亲平时很少打电话来,家里打电话去,那边也总是关机。

现在黄岩岛局势那么紧张,符方山却不担心,他说,政府既然让他们在那边打鱼,就不会有危险,如果要打仗,一定会提前通知他们撤离的。

多年来,中国渔民在南海频频遇袭

据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不完全统计,1989年至2010年,周边国家在南沙海域袭击、抢劫、抓扣、枪杀我渔船渔民事件达380多宗,涉及渔船750多艘、渔民11300人。其中,25名渔民被打死或失踪,24名渔民被打伤,800多名渔民被抓扣判刑。

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政府一份公开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以来,潭门渔民在南海作业被周边国家无理追赶、抓扣、抢劫、武装袭击的事件有117宗,被枪杀的有5人,被无理袭击和抓扣的共有714人。

1989年4月13日“琼琼海00224”号船在南沙中业岛附近海面捕鱼时,渔民黄昌标、郁业友、郁业轩三人被菲律宾驻岛军队抓扣。

1995年3月4艘潭门渔船在南沙仙娥礁附近被扣。62名渔民被关押进巴拉望监狱200平方米的牢房内。其后10个月的时间内,菲律宾当局公开开庭28次,以“非法入境罪”对渔民进行审讯。

1998年1月11日在黄岩岛北部打鱼的渔民陈则波和另一艘潭门镇渔船的20多名渔民被菲律宾方面抓扣,押至苏比克湾海警站,关到5月6日才被释放。

1999年5月潭门1艘渔船去黄岩岛,遭菲军舰追赶被撞沉,11名渔民落水。渔民陈则波和2名同伴被菲方捞起后扣押,至7月份才得以释放。

2000年5月26日晚“琼琼海01068”号渔船遭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冲锋枪扫射,船长符功武被击穿心脏,当场死亡,其余7名渔民被菲军扣押至公主港的巴拉望监狱。

2006年4月27日潭门渔民陈奕超所在的“琼琼海03012”号渔船在南沙群岛南方浅滩生产时,遭到一艘武装船只袭击,4名渔民被打死,3名渔民受伤,其中两人重伤。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