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第二次世界大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真相大白:日军食人是有系统有组织的军事战略

热度307票  浏览13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21日 03:10

  参考消息网报道:美国《纽约时报》近日发表署名理查德托伊的文章《很多战争合而为一》。文章称,即便在今天,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恐怖的、史诗般的战争的意义仍然令人难以捉摸。英国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称之为“历史上最大的人为灾难”。

  文章认为,这样的描述很有道理,但比弗把二战看作“左右两派国际内战”的理论却不那么可信。1941年,反共老手温斯顿丘吉尔与约瑟夫斯大林联合一致,挫败纳粹把战争变成反布尔什维克圣战的企图。日本人也不大关心罗斯福总统(相对地说)属于左派,他们袭击珍珠港是因为美国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并非因为他们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意识形态的口号也可能成为强大的激发工具。人们抱定为元首或者为天皇而战的信念,这让他们迎着注定的失败前进。俄国人则受到保卫祖国的鼓舞,而不是为了国际社会主义:这被称作“伟大的爱国战争”。

  在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包裹在自由的外衣下。然而,战争的结局是否让人体会到自由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谁以及你碰巧生活在哪里。比弗没有避开这样残酷的细节。这本书读起来非常艰难,却引人入胜。书里写到大量有关淹溺、疾病、饥饿、屠杀、群奸、抢劫、种族清洗和燃烧弹试验的细节,还有空投炸弹以及正常战争过程导致的惊人的死伤数字。比弗的典型标志是用目击者的证词描述令人难忘的细节。比如,他援引一名红军士兵1945年春写给母亲的信:“在尸体上走,坐在尸体上休息,在尸体上吃饭。在大约10公里的路上,每平方米都有两具德国人的尸体。”

  这不是最糟的。比弗还援引战后调查员的话,他们发现“太平洋战争日军中常见的食人现象并非极端情况下个人或小群体的偶然事件。这些证词显示,食人是有系统有组织的军事战略。”这样的恐怖偶尔掺入一些黑色幽默。希特勒和埃娃布劳恩双双自杀前不久结婚时,登记员按照纳粹优生学的法律,问他们是否是纯种雅利安人。

  在这部震撼人心的二战故事的末尾,比弗提到澳大利亚记者戈弗雷布伦登的一篇报道,有关他与刚从德国战俘营获释的一批美国军人的邂逅。他们只在欧洲待了几个月,被派上战场后几乎立刻就在阿登战役中被俘,那是希特勒的孤注一掷。这些人当时都骨瘦如柴。一些囚友因为试图从地里摘甜菜被看守殴打至死。

  布伦登写道:“他们更可怜,因为他们都还是孩子就被征召入伍,离开美好的祖国、美好的家,对欧洲一无所知,既不像澳大利亚人那么粗犷,也不像法国人那么精明,又不像英国人那么顽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文章称,这本书最大的一个优点是对中日战争的关注,这场1937年爆发的战争后来并入一场更大的冲突。比弗认为,这是“七巧板中迷失的一块”,多数西方读者当然不太清楚。他向人们展示了日本在中国的活动与其他地区更大范围战争之间的关系。

  从某种角度说,这本书对屠杀的浓墨重彩是有益的,提醒读者战争让人类付出的真实代价。但是,也需记住,在愚蠢和谋杀之外还有善良和英勇。读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杀戮是有益的,读到超越这一切的努力同样有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