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被手下人摆了一道,刘邦如此当上带头大哥

热度101票  浏览1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大泽乡以东不远的芒、砀山中,山贼刘邦在打劫过往行人时顺便打听到一个消息。

    "大泽乡有人造反了,领头的是个楚人,姓陈。"

    陈胜、吴广的起义,是偶然的突然事件,却也是秦朝暴政的必然结果。

    他们的目的地,是渔阳,即今北京密云。北京现在是祖国的心脏,当时可是不折不扣的边疆。

    这些人是徒步行军的,道路和天气情况好呢,就走得快一点,反之就慢一点。

    偏偏他们走到蕲县的大泽乡这个地方,下起了大暴雨。雨还一直下个不停,道路泥泞、河水高涨淹没桥梁,陈胜等人没法赶路,陷入困境。因为帝国法律规定,耽误行程、超出指定期限,不管你有什么客观原因,一律判处死刑。

    怎么办呢?一个字:反!

    吴广一剑杀了带队的将尉,推举陈胜为首领,揭竿而起,附近的百姓,早就受够了官吏的压榨,纷纷加入,于是陈胜、吴广先攻击大泽乡(乡是亭上一级的地方行政机构),再向蕲县县城进军,县里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的大小官吏们,这时可就吓得尿裤子了!陈胜、吴广一口气拿下蕲县县城,树起反秦大旗,招兵买马。结果是四方响应,势如破竹,等到攻下陈县,陈胜、吴广已经拥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一千多人,步兵更达数万之多。

    陈县曾经是楚国的都城,陈胜在陈县搭起草台班子,创建了一个新国家,国号楚。史书上写作张楚,意思就是张大楚国。

    陈胜起义的消息传到沛县,县里的干部们可就犯了嘀咕,县令活动了一下心眼,打算弃暗投明,投身革命,他对萧何、曹参等心腹说:"要不我们也起义吧!"

    萧何、曹参忽悠他说:"你是朝廷委任的一县之长,现在却打算造反,万一下面的人反对,岂不糟糕?不如把在外逃亡的那些家伙找回来,胁迫这里的人一块干,那就保险了!"

    县令一听有道理,就把刘季找来吧,屠夫樊哙不是他的妹夫么,叫樊哙去!但是樊哙一出城,县令突然又明白了,萧何、曹参这是在忽悠我啊,刘季这些亡命之徒进了县城,不听我的命令怎么办?

    所以当刘邦兴冲冲地来到县城外,发现城门紧闭,这时萧何、曹参逃出来,对他说:"县令没上当,还要杀我们呢!"

    刘邦这时已经纠集了不少流浪汉,就在县城外头驻扎,写了封信,绑在箭上,射进城里。县里人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天下苦秦久矣。今父老虽为沛令守,诸侯并起,今屠沛。沛今共诛令,择子弟可立者立之,以应诸侯,则家室完。不然,父子俱屠,无为也。"

    这应当是萧何、曹参的代笔,以刘邦的口气表达。县令的犹豫反复带来了杀身之祸,百姓们早就怨气满腹,于是砸了衙门,杀了县令,打开城门。

    于是沛县革命成功,但问题也来了,刘邦是秦帝国的一名乡镇基层干部,萧何、曹参是县里的领导,樊哙则是个体户。这些人聚在一起,自然要推举个头。但是谁当头呢?刘邦说:"要不萧何、曹参,你们二位是县里的领导,见多识广..."

    当时萧何、曹参集结的人马有3000人之多,而刘邦的喽罗,不过数百人而已,按实力、资历,萧何、曹参更有领导资格。但这二位毕竟是官场中人,墨水也喝得多,在肚子里计算、论证又验算了一遍,觉得造反这件事风险太大,秦朝律法规定:"首恶从重,胁从者从轻。"就让老刘做这个首恶吧!于是萧何、曹参推举刘邦。

    其他人的意见呢?樊哙是杀狗的屠夫,周勃是给人做丧事时负责吹萧的乐手,夏侯婴是车夫,这几个人,想当头也当不上,好了,也推举刘邦吧!

    最终,刘邦盛情难却,当上头领,号称"沛公"。

司马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