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野人之谜:揭秘前苏联进行人猿杂交试验的内幕

热度221票  浏览398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劳改营管理总局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谈我们的主人公伊万诺夫教授。他当时认为,为了认真地搞好这项实验,很有必要到非洲去进行一次考察,因为那里猿猴多,那里的女人也富有激情。

一 俄罗斯人猿杂交试验

1927年,白俄报纸《俄国时代》刊登一则消息,说伊万诺夫教授试图在苏联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进行人猿杂交实验。这则新闻曾轰动一时。几十年过去了,科学家们看到了一些过去属于保密的档案文件,对那条老新闻又有了新的不同看法。俄罗斯《真理报》对此进行了报道。

人猿杂交闹剧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和猿能否杂交绝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由于遭受屈辱的大自然在拼命反抗暴虐着,科学狂人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其中最大的障碍便是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不过也有另外的具有权威性的意见。杰出的比利时科学家、穴居动物学的奠基人贝尔纳。埃威尔曼斯曾写过一本叫《是冰冻了,还是尼安德特人还活着?》的书,里面说有个值得信赖的女记者曾给他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说1952-1953年曾在朋友那里见过一个从西伯利亚集中营逃跑出来的俄罗斯医生,医生说自己是因为抗命而被捕,当时曾要他用大猩猩的精液给蒙古族女人授精来的。

实验是在集中营管理总局的医院里进行。这样一来,俄罗斯人便获得了一种人猿人种。它们身高1.8米,浑身长毛,在盐矿上干活,力大无穷,干活不用休息,还比人长得快,所以很快就能干活,惟一的缺憾就是不能生育。

这些说法可信吗?从原则上这可能吗?埃威尔曼斯对此有他的看法。

他认为首先确定类人猿和人之间的交配不是不可行的,只是限于非洲的两种大型猿猴――大猩猩和黑猩猩。杂交要求染色体组之间相当一致,也就是说它们细胞染色体条的数量和结构得一致。

可以想象,有46个染色体条的人和有48个染色体条的类人猿杂交,就有可能生出有47个染色体条的杂种。不过,由于这种杂种的染色体条呈奇数,因此不能生育。

从档案文件中看到了什么从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找到了生物学家和畜牧业专家伊万诺夫教授起草的一份仅存文件,这是一份于1929年5月19日成立的隶属于苏联人民委员会科学部的一个委员会的决议草案。为了保证伊万诺夫对类人猿进行种间杂交能顺利进行,决议中规定:1.伊万诺夫在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所进行的杂交实验既在猿猴的不同种属之间进行,也在猿和人之间进行;2.根据委员会的意见,用类人猿的精液对女人进行人工授精必须经当事人画押同意后方能进行,而且实验期间须对当事人进行隔离;3.须对实验采取一切防范措施,当事人在隔离期间不得接受自然受精;4.应尽量多找一些妇女参加,至少不能少于5人。

上级机关批准了这份决议。

有人可能会问: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回答很简单:有些人想消除人们对上帝的信仰,给予最神圣的大自然本身以致命的一击,使之为新的尽善尽美的人类服务。

因为育出来的杂种可以老老实实地在专门划定的地区呆着,吃一些残羹剩饭,派什么活儿干都不嫌弃,绝对听话,当然还有就是生儿育女。这样的生物完全不用劳改营管理总局伤脑筋。

"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过上面所述,人们就自然会想,由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育出的人猿和老是捕捉不住的"雪人"同出自一个实验室。虽说科学界还不承认存在残遗雪人之说,但在世界各地没少看见它们,很可能人猿杂交的实验也不仅仅在苏联进行。

若干年前,在意大利文季米利亚市附近的格里马尔迪丛林中发现一种大猩猩身子和人脸的高大体型的丑八怪。在意大利城市因佩里亚出版的报纸《里维埃拉》刊登了对两个自称见过怪物的年青人的访谈录。他们中的一个说,庞然大怪物身高2米,人脸猿猴身,脖子粗短,毛发蓬乱的头,四肢都长有毛,脸上布满皱纹。另一个年青人是个女大学生,她也说在那一带见过类似的动物。

《里维埃拉》还指出,上个世纪上半叶有个名叫阿布拉莫维奇。沃罗诺夫的俄罗斯著名内分泌学家和外科实验家在格里马尔迪工作。他住在一个由他本人组建、名为"猿猴城堡"的专门中心里,在里面进行具有革新意义的实验。这个动物繁殖中心可以同时养100头动物。科学家试图通过实验发现能放慢衰老过程的遗传学公式,他的另一个科研课题是找到借助从雄性大猩猩身上提取的精质来提高男人潜力的途径。

沃罗诺夫教授还进行过移植器官的试验,他发表了若干很有分量的论文,《论从猿猴身上向人身上移植性细胞》便是其中之一。

很有可能是教授的试验取得了成功,所以他育出的那些兽人杂种今天才得以在格里马尔迪丛林中游荡,把当地居民吓得都不敢出门。沃罗诺夫在格里马尔迪用猿猴进行试验的事实也有档案可查。

劳改营管理总局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谈我们的主人公伊万诺夫教授。他当时认为,为了认真地搞好这项实验,很有必要到非洲去进行一次考察,因为那里猿猴多,那里的女人也富有激情。

教授向政府报告了他的想法,要求上面拨款。 结果国家在全面集体化的困难年代拨给他291912美元,同意他到几内亚去走一趟。

教授原想在非洲用黑猩猩的精液给土著女性授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当地妇女无论给多少钱也不愿同猿猴杂交。

伊万诺夫的计划落了空,但他并不灰心,同一个医生谈妥在当地一家医院进行类似的实验。甚至省长好像也不反对他进行这样的实验,只是一再强调需取得当事人的同意。但是黑人妇女坚决不同意怀上杂种,这又一次让教授的希望破灭。

据已掌握的官方资料,伊万诺夫最终也没能进行人和猿杂交的实验。由于有辱使命,1930年12月13日被捕,判在集中营里监禁5年,后改判流放哈萨克斯坦,不过1932年2月便提前获释,1932年3月20日夜却死于动脉粥状硬化。

至于后来还有没有人在继续这项培育人猿的实验,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里找不到任何有关材料。很可能遭到了禁止,但也不排除实验至今仍是国家的一项绝对机密。

二 中国的野人之谜

神农架的"野人之谜"早已经尽人皆知。然而,野人的真面目至今没有展现在人们面前。有一群执著的探索者,他们将青春、激情乃至生命融入神农架这片神奇的原始生态地区,10年、20年、30年……他们痴心无悔地在神农架原始森林中寻找"野人"的踪迹。

他们用生命的力量去求索,用科学的眼光在探寻,一心破解"野人"之谜,揭示人类起源的奥秘。

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动物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方辰是这些"野人"探寻者的领头人,他已经寻找"野人"20多年了。日前,他在北京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首进神农架险被雷电劈

再访目击者 野人初"现身"

王方辰今年已经50岁了,他住在北京鼓楼附近的一座小四合院里。他的房间里非常简陋,屋顶用塑料布糊着,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他说:"我对生活的物质要求不高,但是追寻理想的心气很高。"从第一次进入神农架至今,20年来,王方辰所有的收入几乎都用来寻找野人了。他家中的全部财富就是5000英尺寻找野人行踪的电影胶片资料,以及卫星定位仪、照相机等考察设备。

"我从小就喜欢动物。我总是在琢磨,动物是怎样形成的?人类是从哪里来的?1982年,我在广州看过一次野人考察成果展之后,就像是走进了一座迷宫,开始了寻找野人的艰辛历程。" "也许野人与我们人类祖先有神秘的关联,让我们知道人类是如何进化而来的。于是,野人就像披着神秘的面纱,始终在召唤着,牵引我今生的命运,所以,我无法停下探寻的脚步……"讲起寻找野人的经历,王方辰格外激动。

1986年初春,当时还在国家环保部门做影像记录工作的王方辰打算拍一部有关野人的专题片,趁着到湖北出差,他第一次涉足神农架。

王方辰回忆道:"我第一次进入神农架的那天晚上,天空中电闪雷鸣,雨点和雪花一起从天而降。我借宿的房子被静电场笼罩,灯火全都熄灭了,脸盆在雷鸣声中嗡嗡作响。由于静电作用,我的每一根头发都竖起来了,衣角不停扇动着。我趴在地上,身体紧贴着地面,尽量避免被雷电击中。为了避免被大雪封在山里,我连夜摸爬到车站,狼狈不堪地踏上归程。"这是王方辰第一次进入神农架的遭遇。

在采访中,王方辰收集了大量有关野人的信息,采访到近距离见过野人的关键人物。"我在这次采访拍摄中,获得了大量的信息,很多见过野人的目击者们所描述的野人的样子大同小异,主要的特征都是一致的,棕红或黑褐色的毛发,身材高大,约有两米多高,可以直立行走。脚很大,有40多厘米长,行动迅速敏捷。在那次采访之后,我想,再进行一些深入的考察,就能够揭开野人之谜了!"从此,王方辰开始了探寻野人踪迹的艰辛之路。谁知,这一路走来竟已是20多年。

见"人猿杂交"欲顺藤摸瓜

专家解开疑团 猴娃非野人

在那次采访当中,王方辰意外得到一个特殊的消息:公安局在神农架南部的长阳县追捕逃犯时,意外发现一个据说是人猿杂交所生的"猴娃".得到这一消息,王方辰立即赶往长阳县。

王方辰费尽周折找到猴娃的家。当时,猴娃已经33岁了,看上去与人有很大的不同。猴娃的个子很高,脚很大,关节的弯曲与常人不同,一般人的锁骨呈"V"字形,而猴娃的锁骨是"一"字形,而"一"字形锁骨正是大猩猩区别于人类的骨骼特征。

猴娃的母亲叫杨大福,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据说,当年猴娃的母亲进山给丈夫送饭,走在途中被野人劫持,逃回来之后就生下了一个猴娃。

王方辰介绍说,已经33岁的猴娃不会说话,只能喊出几种简单的声音。在生气的时候,猴娃就会跳着拍自己的胸脯。"我刚进他家门的时候,猴娃颇有敌意地向我们扔石块,后来我们拿出香蕉给他吃,他一下子就老实了,独自坐在一边吃香蕉。"那次成功采访到猴娃,王方辰特别兴奋,以为从猴娃的身上找到了与野人直接相关的信息。没想到,当王方辰将采访拍摄的资料交给古人类学家贾兰坡、黄万波后,科学家们一致认为猴娃属于一种病态,医学解释叫"小脑症".本来以为从猴娃的身上可以找到野人的线索,听到专家的解释,王方辰满心欢喜的心就像是遇到冷水的火山岩浆,一下子冷却、凝固了。

经历了这次挫折,王方辰没有气馁,而是更坚定了要寻找到野人的决心。随后的20年里,王方辰几乎每年都有大半时间在神农架寻找野人的行踪。

坐坑大脚印 都曾亲眼见

廿年寻野人从未面对面

从第三次进入神农架开始,王方辰在很多地方都发现奇特的大脚印。大脚印的形状与人脚差不多,但是比人脚要大很多。

还有一次,王方辰在神农架的雪地当中发现了一串野人的脚印。奇怪的是,在雪地当中,脚印一下子就不见了,似乎像一下子就飞上天空似的,脚印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王方辰在与其他几位搜寻野人的队员谈到此事时,有多位队员都说看到过这样的奇特脚印,总是在追踪半路,突然就消失无踪了,令人匪夷所思。

王方辰说,关于野人的记载,中国的古籍当中出现很多,国外也有很多类似的记载,比如美国的"大脚怪",尼泊尔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等等。近年来,关于目击野人的事件也不少。随着神农架旅游的开发,旅游者遇见野人的事件也是屡见不鲜。就在2001年10月,8个年轻人就在神农架的南天门附近见到"野人".目击者说,有一个个头很大的野人从这里走过,他们用照相机拍摄,但是,由于傻瓜相机的焦距不够长,拍出的野人太小,难以分辨。但是,从现场勘查的脚印来看,的确是有直立行走的大脚动物从这里走过。这些新发现激励王方辰不断求索着。

顶:19 踩:21
【已经有181人表态】
26票
感动
23票
路过
25票
高兴
22票
难过
23票
搞笑
22票
愤怒
24票
无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