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元宋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困守孤城37年: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宋蒙荆襄之战

热度171票  浏览2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1日 23:58

  在蒙古大军横扫天下的“光辉战史”里,有这样一场漫长如噩梦般的大麻烦--襄樊争夺战。

  在宋蒙战争的大版图里,荆楚平原上的襄樊重镇仿佛一把刀子直顶在蒙古人的胸膛上,饶不过也躲不开,啥避实击虚啥躲其锋芒都统统一边去,襄樊防线是南宋国土防御的核心,是蒙古大军南进的跳板,襄樊之战谁得胜,谁就死死扼住了战争命运的咽喉。襄樊的较量注定是针尖对麦芒的血火攻杀,动手就要干到底,开战便永无宁日,倾国相搏,一句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至20世纪70年代,一位叫金庸的武侠大师以这段惨烈的历史为底料,以生花妙笔描绘出三部令全球华人都耳熟能详的武侠故事。也正是拜金老先生的奇思妙想所赐,提起那场荡气回肠的战争,许多人脑袋里首先浮现的是天上飞来飞去的大雕,是郭靖风卷残云的降龙十八掌,是包罗人间万象智慧的武穆遗书,是杨过黯然消魂的悲情和小龙女长袖飘舞的华彩,空穴来风的故事在现代电视艺术的包装下掀起一代又一代的收视率奇迹,香港拍,台湾拍,中央电视台跟着拍,四大天王演,四小天王演,超男快女们争着演,选个演员闹个绯闻都被无聊媒体当回锅的冷饭炒来炒去,却很少有人关注:那段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模样?

  大雕是绝种了的,降龙十八掌是忽悠人玩的,武穆遗书是不存在的,神雕侠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真实,是宋元两国那场血火交织的战争,是以身许国的慷慨,是力战不屈的激昂,是猛士断腕的叹息,是国破山河在的悲怆。

  自1236年蒙古军挥兵南下开始,襄樊两城便陷入长达三十七年的暴力与仇恨中。窝阔台崩了,蒙哥汗接着干,孟拱过世了,吕氏兄弟接着守,几代人千百万条生命,威服天下的荣耀与守土保国的责任,俱交织在这两坐小城之下,在岁月无情的流逝中,风化成凝血的篇章。关于这一切,千言万语,多少的生死相搏,多少的良将奇谋,多少的战例经典,却只汇成三个词:天命,信念,民气。

  说天命,襄樊真的倒霉的很,不止因为敌人太强,老话说,堡垒都是内部攻破的,三十七年来,襄樊军民最大的敌人,恰恰却是他们誓死捍卫的领导--南宋。要给这个朝廷的最后时光写个总结鉴定,怕是只有四字评语:瞎搞!胡闹!

  南宋的皇帝们不是一般的昏,除了给岳飞平过反的孝宗还些许有些血性外,其他的不是吃喝玩乐,就是窝在深宫里算计人,整死个功臣过过舒坦日子还行,指望他富国强兵,那是相当的没指望。南宋的大臣也不是一般的昏,时言“北宋多名相,南宋多奸臣”,150年来,秦烩,丁大远,史弥远,贾似道,腐败的腐败,奸诈的奸诈,奸臣的名单都能编一个加强排,打了胜仗是他们的功劳,吃拿卡要没个完,打了败仗就是你顶缸,黑锅闷棍少不了。所以这南宋一百五十年,除了向北方苟且偷安装孙子,基本是什么正事都没干,想找个正面典型出来,那是相当的难。就拿这漫长的襄樊保卫战来说,整个南宋政府三十七年来昏招迭出,就是拖后腿也能把襄樊拖死了。

  襄樊就是在这样的血霉里抗战的。

  襄樊的第一次兵灾就是南宋朝廷没事找事招来的,1236年,宋蒙联合灭金后,窝阔台还没下决心南征,南宋皇帝宋理宗自己找死,在根本没有作好任何战争准备的情况下首先向蒙古发动进攻,被打得灰头土脸不说,还招来了蒙古人大规模的报复性进攻,漫长的宋蒙战争就在南宋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闹剧里拉开了帷幕。可襄樊人却打的很硬气,任你窝阔台人海战术狂攻,宋将孟拱针锋相对,以攻对攻,在经过五年的拉锯以后,终于将蒙古人的第一轮攻击波彻底击退,可任谁都不会想到,在襄樊漫长的兵祸中,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三十七年来,襄樊防线的守将换了又换,立了功的大将不是被罢就是被杀,死在蒙古人屠刀下的少,死在自己人陷害中的多。南宋的宰相里,丁大全扣军饷,史弥远排异己,贾似道干脆坐视襄樊的死活不救,坚韧的襄樊防线是南宋权臣的眼中钉。说起南宋的这段历史,真是一肚子的气,不管外面打的热火朝天,内部斗争永远是乌烟瘴气,自坏长城的悲剧演了一出又一出,襄樊,不亡也难。

  比起南宋政府自己的胡折腾,蒙古人却认真的很,三代可汗各个决心大,过不了长江,就信用汉军组建水师,攻不下城池,就改变屠杀政策收买人心,至于反间计挖墙角,更是用了个遍。一边是强大的帝国励精图治的统治者,一边是昏庸的领导腐败的朝廷,襄樊,在这样倒霉的天命里,在新旧交替的夹缝之间,整整坚持了三十七年。

  只因为一种精神--信念!

  襄樊之战,所谓名将,远非决定胜败的因素,真正的图景,是一场全民皆兵的总动员。家家户户齐出阵,老少爷们上战场,老爹死掉儿子顶,哥哥牺牲弟弟冲,这才是蒙古人面前真正的对手,这才是比所谓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更有破坏力的力量。任你蒙古军刀兵过处片甲不留,襄樊的抵抗仿佛烧不尽的野草,一茬烧过又一茬的疯长。窝阔台败了,蒙哥败了,阿速军败了,蒙古军败了,两代可汗碰得头破血流寸步难行,那些站在城头上抵抗的湖北汉子们,他们懂得一件事,这里有我们的父老乡亲,有我们世代生活的家园,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

  于是,蒙古人被打惨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