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还原毛岸英牺牲历史:彭德怀未收过毛泽东电报

热度110票  浏览1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3日 16:16

  毛泽东的卫士李银桥及其夫人韩桂馨口述、邸延生执笔,撰写了一书《历史的真言李银桥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纪实》,新华出版社2000年7月出版。这部书的其他部分且不去探究,但其中关于毛岸英入朝和不幸罹难的原因背离真实。

  

  《历史的真言》把毛岸英的罹难,归罪于彭德怀拒不执行毛泽东要他转移司令部驻地的电令。我在抗美援朝期间任志愿军总部参谋,随彭德怀同志工作;1986年离休后曾参加《彭德怀传》的编审工作,对抗美援朝的那段历史比较了解。据我所知毛泽东并没有发过这一电报指令。

  

  《历史的真言》第495页至496页载:

  

  1950年11月23日,密切关注着朝鲜战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接到苏联方面发来的一封密码电报,告知美军近日将派飞机轰炸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提醒中国方面提高警惕、预做防备。

  

  聂荣臻急忙赶到毛泽东的办公室,向毛泽东报告了苏联的电报。毛泽东指示说:“立刻给彭德怀发电报,要他转移司令部!敌情变化无常,要防患于未然!”

  

  “是!”聂荣臻答应后离去,即刻给彭德怀发电报了。

  

  11月24日下午,毛泽东又亲自拟写了一封电报,用“AAAA”加急形式发了出去,提醒彭德怀近日将有敌机轰炸,要他设法将志愿军总部转移了。

  

  彭德怀悲痛万分,悲痛中深深懊悔自己没有按照聂荣臻的提醒和毛泽东的电示急速将志愿军总部转移了。

  

  第501页载:

  

  毛泽东得知志愿军总部被炸后,“这个彭德怀!”毛泽东生气地说,“我拍了电报让他转移的么!……”

  

  读者阅到此自然会认为毛岸英的牺牲是由于彭德怀未遵从毛泽东的电令及时转移总部驻地而招致挨炸,使毛岸英本可避免牺牲而最终却未能逃脱。责任在于彭德怀。

  

  但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密码电报是核心机密。世界各国都是如此。从事译电和接触密码电报的工作人员都须经过严格审查。电报的阅看、回收、归档每一环节都有严格、严密的纪律和签字程序。电报按年月顺序编号,机要部门随时对收回的电报清点,倘发现缺号立即追查,如丢失则立即报告最高首长,务必彻底追查到底。遗失电报的当事人,不仅本人要受到严肃处理,当事人的直属一、二层上级也要受到必要的处分和处置。志愿军司令部收到的电报及发电都是总结战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朝鲜停战后,军委在沈阳组织一批干部总结志愿军作战经验,使用了志司的全部电报。上世纪50年代写出了初稿后,电报上交军委机要局存档。总结文件保存在军事科学院。彭德怀对总结稿作了审查,题写了书名。邓华具体主持编写。庐山会议后,总结被封存。上世纪80年代,军科院战史部重新编写志愿军和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史,并于1990年9月公开出版了《抗美援朝战争》一书。至此,人们可到军委档案馆、中央档案馆查阅文电史料。因时限已过,大部分电报失去机密性,可以公开引用或全文发表。军事科学院掌握了当年志司的全部电报,按年度月份编号齐全没有缺号。

  

  从1950年11月下旬的23日、24日志司的收电中翻找,根本没有所谓11月23日聂荣臻告转移的电报,23日没有北京的来电。24日确有毛泽东来电,但电文中丝毫没有讲为防轰炸应转移司令部的字句。该电全文如下:

  

  关于准备随时扑灭空降敌人给彭德怀等的电报

  

  (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彭、邓、朴、洪,并告高贺:

  

  (一)你们本日七时的作战部署是完全正确的,望坚决照此执行。(二)请你们充分注意敌人降落伞部队在我后方降落,应控制必要武装力量及汽车在你们及后勤部手里,准备随时扑灭这些空降敌人。敌人已有一组谍报人员在云山以东地区降落,并称正向鸭绿江边移动,请注意扑灭。(三)请你们充分注意领导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四)此次战役中敌人可能使用汽油弹,请你们研究对策。(五)你们释放美俘的行动,已在国际上收到极好的效果。请准备于此次战役后再释放一大批,例如三四百人。

  

  毛泽东

  

  十一月廿四日廿二时半

  

  毛泽东的上述电报已全文编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卷第685页,公之于世。所谓聂荣臻11月23日、毛泽东11月24日两次告彭德怀转移司令部的电报纯属子虚乌有。

  

  即使毛泽东当时确有电令彭德怀转移驻地的电报,李银桥也不可阅看,也不可能听到。因进入中央机关的干部、战士都进行保密守则教育。不该自己阅看的文电不阅,不该自己知道的秘密事项不探问,首长和别人谈机密时躲开。当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两位机要秘书徐业夫是老机要工作者,罗光禄是军事干部。徐、罗秘书绝不会把电报给李银桥看,因这是违反保密纪律的。李银桥当年不可能看到电报,也不可能听到军事机密。那么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李银桥口述回忆录时认为需向中央和军委档案馆查阅某些文电,以他的身份当有批准的可能。但可以肯定他和执笔人并没有寻查当年的历史文献。

  

  彭德怀在毛岸英遇难后,在11月25日16时向军委发了电报。中央机要室主任叶子龙收到电报后,首先送给周恩来阅。周恩来阅后在电报上批“刘(少奇)、朱(德):因主席这两天身体不好,故未给他看”。37天后,1951年1月2日周恩来交代叶子龙把志司电报送给毛泽东。据《叶子龙回忆录》(第196页至198页)载:“周恩来说:‘不要瞒了,总瞒着也不是办法,报告主席吧!’我拿着电报走进毛泽东办公室,他正在沙发上看报纸。我小声叫了一声‘主席’,然后把电报交给他……毛泽东将那份简短的电报看了足足三四分钟,他的头埋得很深。当他抬起头时,我看到他没有流泪,没有任何表情,但他脸色非常难看。他向我摆了摆手说:‘战争么!总会有牺牲,这没有什么!’……对岸英牺牲一事及毛泽东当时的情况,多年来各种媒体作了大量渲染,说法不一。实际情况如上述……”

  

  我们应该对历史负责,实事求是地还历史以真实的面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