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还击作战:中国九勇士血战越军两个连

热度39票  浏览2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三五二一五部队三连七班九名勇士,在守卫扣林山前沿三十号高地的战斗中,在仅一百平方米的面积上顶住了敌人发射的两百余发炮弹的狂轰滥炸,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雄气概,浴血奋战六小时,连续四次打退敌人两个连的猖狂进攻,击毙越军三十八名,缴获武器弹药一批,打出了中华民族的气节,打出了人民军队的威风,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祖国领土,捍卫了祖国尊严,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壮丽战歌。为表彰九勇士血战为国的英雄事迹,上级党委给他们记了集体一等功,昆明军区授予他们“九勇士英雄班”的荣誉称号。

    

    担当重任 守卫三十号高地

    

    五月七日,经过一场鏖战,侵占我扣林山一七○五点二和一六八二点三两个高地的越军被我英勇的边防部队全部歼灭,鲜红的战旗插上了主峰,巍然屹立的扣林山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我们胜利了。”此时正值黄昏,夕阳西下。七班的九名战士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一个个跳上堑壕欢呼胜利 。

    

    战后,七班担任了守卫三十号高地的任务,新的战斗又开始了!

    

    三十号高地,在主峰一七○五点二高地前沿三百米处,与越南一线相连,是整个扣林山的前线哨所,守住了三号高地就守住了扣林山大门,位置十分重要。

    

    艰苦的阵地生活,首先考验着守卫三十号高地的九名勇士。酷夏的气温高达三十多度,周围只有茅草,没一棵树,连个遮凉的地方也没有。到了中午,嗓子干的冒烟,嘴唇脱皮,连讲话的声音都是沙哑的。水,多么需要水呀!战士们实在渴得受不了,就挖茅草根放在嘴里嚼着吮吸,捧把炮弹坑里潮的泥土,润润干裂的嘴唇!

    

    饥饿也严重地威胁着九名勇士。由于阵地海拔太高,一天只能送一次饭,战士们就把饭装钢盔、竹筒和塑料袋里,留到饿得实在难忍时吃;每到雨天路滑热食背不上山时,战士们便啃干粮充饥。

    

    晚上,阵地裹了层浓雾,凉风习习,战士们睡觉只能是轮换着抱枪靠在堑壕里打个盹。战士们虽然十分困倦,但都怕睡着了遇到敌情贻误战机。副班长韦国吕随身携带的一盒清凉油传遍全班,同志们每当困难得神经难抑制时,就把清凉油往头上抹,还有的战士把揣在口袋的辣椒往眼皮上擦,不让眼皮“碰架”。

    

    九名战士白天抓紧修筑工事,晚上百倍戒备敌人。在三十号高地的三十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没洗过一次脸和脚,身上沾满油腻,头发长得盖信了耳朵,一双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有的同志的胡子长了,简直象刷子,但谁也顾不及收拾。

    

    置身前沿阵地,面对艰难险阻,九名战士时时都充满了乐观,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在伟大祖国母亲的怀抱里战斗和生活。每当俯瞰身后祖国的大好河山,都觉得祖国母亲就在身边,觉得三十号高地的小哨位都连着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好象富饶的边城蒙自、美丽的春城昆明、遥远的首都北京和祖国的全部城镇乡村、山山水水都与阵地贴得更近。想到这些,他们的心里就充满了自豪感,增添了战胜艰难险阻的信心和力量。战士们从心底里感受到:我们吃点苦,换来了祖国边境的安宁;我们流点血,换来了祖国亿万人民的幸福,这样的吃苦值得,即便是流血牺牲,我们也心甘情愿!

    

    巧布雷阵 阻敌偷袭

    

    艰苦的阵地生活考验着九名战士,激烈的生死博斗也在严峻地考验着九名勇士。

    

    自从收复扣林山后,失败的敌人气急败坏。一方面他们不得不承认:“扣林山的失败,是一大耻辱!”另一方面他们又不甘心,企图卷土重来。越军头目公开叫嚣:“要血洗三十号,夺回扣林山!”并抽调了王牌部队中的三一三师十四团七营。还从八二四特工团专门挑选了个大体壮、会摔跤、刺杀、射击,能投弹、排雷、攀登的五名尉官,十名上士,五十名下士,这些家伙都有实战经验,参加过侵略柬埔寨的战争,有的还被树为“攻击能手”、“特工模范”。这些家伙头上带伪装帽,身上穿“斑马”色的伪装衣,还用颜料把脸上也涂上一条条草绿色的条纹,脚上只穿长筒袜。他们赤着胳膊在夜间摸进,以避免发出大的响声,并利用皮肤的敏感与警觉解除地雷区的绊线。他们企图通过突然性的夜间偷袭攻占三十号高地,拔掉“钉子”,然后夺下主峰。

    六月十一日凌晨一点二十分,三十号高地前沿的一颗地雷“轰隆”一声炸响了,还传来了负伤敌人“哎哟,哎哟”的呻吟声。这时,反偷袭的战斗立即打响了。高度警惕的全班同志不失时机地向叫喊处投去了几枚手榴弹,立即把敌人打得退了回去。

    

    三点左右,正在前沿哨位上的副班长韦国吕在夜幕和浓雾中隐约发现有两个黑影从高地东侧鬼鬼祟祟地摸了上来,他突然喝问一声:“口令?”对方应声射来一梭子弹,韦国吕机警地一扣扳机,两个黑影应声倒下滚下山去。此时,班长韦力仁接连听到敌人触雷的炸声和爬动的响声,预感到更加激烈的战斗就要来到,于是他提着枪,走遍哨位,一个个地鼓励战士们说:“这里是祖国的前沿,不管敌人来多少,我们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在阵地前!”

    血战六个小时

    

    不出所料,敌人偷袭不成,转入强攻。凌晨四点五十分,敌人向空中打了两发信号弹,随着信号弹的徐徐降落,越军的一○七火箭炮、一六○迫击炮、一○五榴弹炮等大口径火炮,向三十号高地进行猛烈炮击。阵地上顿时炮声隆隆,弹片横飞,硝烟弥漫,一片火海。十分钟后,越军一个排的兵力,趁着未散的硝烟,分三路向三十号高地扑了上来。副班长韦国吕和两名战士,把“恭候”敌人的、早已拔出拉火环的一颗颗手榴弹,接连不断地投向敌群,炸得敌人鬼哭狼嚎,死伤一片。接着,全班的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又一齐开火,打得残存的敌人丢下同伴尸体,连滚带爬地滚下山坡……。这时,不甘心失败的越军头目,凶狠地赶着他的士兵再次冲了上来,勇士们又甩出了一排排手榴弹,把入侵者炸了下去!如此几经反复,越军组织的第一次强攻被九勇士击退了。

    

    七分钟后,越军又动用了两个排的兵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第二次向七班阵地冲了过来。这次敌人接受了上一次的教训,改变了战术,对七班阵地采取半圆形的攻势!这些家伙有的是冲在前面投炸药包炸雷场开辟通路的冲锋队,有的是专门提着美制折叠式冲锋枪打头阵的亡命徒,有的是携带五十枚进攻型小手雷边冲边投的“赶死队”,他们的火力猛,冲得狠,步步逼进了七班的阵地。这时,一颗手雷在班长韦力仁身旁炸响,他的手臂、腿、腰、背多处负伤,鲜血浸透衣裤,立即昏了过去。当他醒过来时,发现战士祝云华给他包扎,他一把推开说:“不要管我,消灭敌人要紧!”鼓励全班“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并以高昂的声音呼喊着:“共产党员们,共青团员们,青年战友们。祖国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人民考验的时候到了!狠狠地打啊!”他边打边指挥,带着嵌在肉里的十多颗弹片,忍着剧痛,右手端不起枪就用左手投弹,连续四次负伤都顾不得包扎。就这样韦力仁同志以一个共产党员特有的钢铁意志顽强战斗,用自己的行为鼓舞着全班英勇杀敌,直到胸膛、腹部中弹二十余发后壮烈牺牲。

    

    “为班长报仇!誓与敌人血战到底!”勇士们像激怒的雄狮,越战越勇。战士李明钢瞄准冲上来的敌人,连发数枪,三个敌人扑通倒下。接着,他又一排手榴弹向敌群狠狠地甩去,炸得敌人血肉飞天。由于李明防守位置突出,敌人拚命地向他扫射、打炮。他胸部被弹片穿了个拳头大的窟窿,鲜血喷射,染遍大半部身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伏在炸塌的壕坎上坚持战斗。李明钢牺牲后当战友们看到,他身体前倾,两眼圆睁,目视前方,还保持着射击的英姿时,胸中更加燃起“向英雄学习,向敌人讨还血债”的团团烈火。

    

    敌人的炮火更加猛烈了,成群的炮弹摧平了七班阵地上的哨位、掩体,炸塌了堑壕、掩蔽部,高地上弹坑累累,一片焦土。在敌人气焰非常嚣张,战斗十分残酷的情况下,九名勇士们仍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英勇顽强地与敌人搏斗着。枪炸坏了,勇士们奋勇投弹;工事摧平了,便伏在一个个弹坑里反击敌人。几发炮弹在副班长韦国吕身后连连炸响,他的头部和背部负伤,同时炸飞起的土块稀里哗啦铺落下来,紧紧地埋住了他的下半身,只有上半身露在土外。当他醒过来时,发现五个敌人沿着一排排弹坑冲了上来,他便猛地拔出被土埋没的冲锋枪,端起就是一阵猛扫,把五个敌人全部毙倒在弹坑里。突然,敌人的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头部。牺牲前,韦国吕还在断断续续地叮嘱身边的战士祝云华说:“敌人的炮弹可以炸毁我们的工事,但炸不掉我们誓死保卫祖国的钢铁意志,你是老兵,要指挥全班坚决守住阵地!”在韦国吕的英雄事迹鼓舞下,勇士们一阵猛打,把越军组织的第二次进攻击退了。

    敌人象红了眼的赌徒,炮火一次比一次猛烈,兵力一次比一次增加。当越军发动第三次进攻时,兵力又增加了两个排。穷凶极恶的敌人从阵地东、西、南三个方向,分八路一齐蜂涌而上。这时七班仅剩下的六个人中有五个人已负了伤,我增援部队又一时到不了三十号高地,情况十分紧急。面对猖狂进攻的敌人,共青团员何运胜、祝云华在负伤的情况下,顾不得擦去脸上的血迹,迅速接替班长、副班长的职务,大胆指挥全班继续战斗。何运胜同志大声表示:“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要和敌人血战到底!”他觉得用步枪射击难解心头之恨,便机灵地躲过密集的枪弹,迅速跃越几个弹坑,冲到韦力壮的遗体旁,摘下班长的冲锋枪和两个弹匣。这时三个敌人弯着腰已摸上了高地,企图打开一个缺口。他机灵地把身子一侧,就是一阵扫射,立即将敌人摞倒在“突破口”上。突然,一颗手榴弹离他一米处爆炸,他的腿、腹、胸又多处负伤。牺牲前,他紧咬牙关,对着凶残的敌人“哒哒哒”地扫完了最后一个弹匣。就这样,何运胜同志用鲜血和生命实践了他怀中入党申请书上的钢铁誓言:“行动是最响亮的语言,我决心在守卫阵地的激战中接受党对我的任何考验。”

    

    敌人是凶狠的,战斗也是十分残酷的。但奋战在三十号高地的勇士们个个象钢钉铁铆,死死地扎在阵地上。战斗中,曾在地方担任一年多教师的战士何如坤被敌人的炮弹、手榴弹炸伤,身上四十多处伤口,肉里嵌了三十余颗钢珠、弹片,鲜血把军装全部染红了,他仍然咬着牙关,强妒忍导剧痛,扒在弹坑里,把一颗颗沾着自己血迹的手榴弹投向敌群。老战士祝云华背上负伤昏了过去。当他醒过来时,发现敌人“呀呀呀”地扑了上来,他随手拉过身旁的一挺轻机枪,对着敌群连续猛扫,直到再次昏倒过去。激烈的枪声又一次把他惊醒,他突然听到距离他仅有七米的几个越寇,用生硬的汉语呼喊着:“缴枪不杀!”祝云华怒从心起:“你小越寇算个啥!老子还没有死,请你吃个铁铊铊!”他猛地一个翻滚,躲过敌人的枪弹,接连把五枚手榴弹投向敌群,炸得敌人血肉横飞,滚下了坡去。十九岁的新战士李继华,在战斗中冒着敌人炮火的硝烟和密集的弹雨,沿着一段段炸塌的堑壕,机警地跳过一个个弹坑,把子弹、手榴弹逐一送到战友们的身边。他负伤后,还把手榴弹紧紧地贴在自已的胸前,当敌人离他只有十来米远时,他左右开弓,接连向敌人投去二十多枚手榴弹,使敌人没有前进一步。担架队抢救李继华时,他着急地说:“我是轻伤,能坚持,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在战斗较为激烈的时候,机枪手李忠才和宗兆存沉着地把住机枪独挡一面,阻击敌人的正面猖狂进攻。他俩一个投弹,一个扫射,打一阵子又互相交换一下,越打胆子越壮,越打办法越巧。敌人的炮弹打来了,他俩就立即卧倒在地,爆炸后马上抖抖身上的土块,又抬起了头继续战斗;敌人的手雷投来了,他俩打个滚躲闪开后,又把着机枪继续扫射,使敌人死伤累累,败下阵去。

    

    经过六个小时浴血奋战,终于粉碎了十倍于已的越军的猖狂进攻。在三十号高地的阵地前沿,敌人丢下了许多带血的急救包、木夹板,以及衣帽、背囊、手雷、炸药包和各种武器弹药。还有越军抢尸队用绳子套脚拉尸把茅草压平的大片痕迹和留下的滩滩血迹。敌人来不及拖走的,丢在阵地前沿的尸体就有三十八具。

    扣林山三十号高地,在炮火硝烟中巍然屹立。它,记录着越寇的惨重失败,铭刻着血战为国的九勇士的辉煌战绩。战后,九勇士的英勇事迹,传遍了中华大地,小学生献上了九条红领巾,运动员赠送了九枚金奖章,女青年们献上了九朵英雄花,锦绣红江南苏州年过花甲的沈彬如老画家和江波书法家,挥毫作画赋诗,以九匹奔腾骏马的形象,高度赞誉扣林山九勇士。在缅怀新一代英烈的时候,请记住九勇士的名字吧!他们是:韦力仁、韦国吕、何云刚、李明钢、何如坤、祝云华、李继华、李忠才、宗兆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