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彭德怀临终遗愿遭拒绝令朱德泪流满面

热度101票  浏览4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26日 21:46

原文载于《郑州日报》,原题:彭德怀的临终遗愿让朱德泪流满面

朱德和彭德怀,不仅是战争年代的总司令和副总司令,还是十分亲密的战友和兄弟。

朱德的女儿朱敏的大儿子刘建说:“爷爷在对待彭德怀的问题上,态度格外鲜明,他觉得那不是什么错,是一般性的认识问题。”

1959年7月,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严肃中肯地批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引起了毛泽东的盛怒。经过半个月的猛烈批判,一纸《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撤销了彭德怀的国防部长职务。之后,从8月16日到9月12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批判彭德怀的火力比庐山更强,目的是彻底肃清彭德怀在军内的影响。

在许多人表态批判彭德怀时,朱德却说:“彭总在生活方面注意节约,艰苦朴素,谁也比不过他。彭总关心经济建设,只要纠正错误,是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的。”毛泽东对他的发言很不满意,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批评朱德发言“未抓到痒处”。朱德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毛泽东的决定,只好沉默不语。从此,“老糊涂”之说,不胫而走。

朱敏在《我的父亲朱德》一书中,引用康克清的话:“在会议最紧张的时候,朱德和毛泽东谈过一次话,他对毛泽东直言:‘我觉得这次会议发言民主风气不够。’毛泽东听朱德这么一说,先是一愣,想了一会儿,说了一句话:‘你对一半儿,我对一半儿。’”由此可见朱德无私无畏而正直的品格。

在庐山会议期间,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表决《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投票时,按照惯例,大家都要高举臂膀,便于统计。

而朱德虽说也举手了,但他弯曲着胳膊,那动作,一看就知道他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举的手。散会以后,毛泽东在庐山散步,遇见朱德说:“你啊老总,举手举了半票!”朱德笑答道:“反正我举了手,至于手是怎么举的,我就不知道了。”

庐山会议后,倔强的彭德怀搬出了中南海永福堂住所,到京郊挂甲屯吴家花园离群索居,开始了读书和务农的生活。但朱德还是惦记着自己的老战友和兄弟,他不避嫌,不怕受牵连。他常常去玉泉山居住,为的是方便看望居住在附近的彭德怀。朱德的每次来访都给满腹冤屈和苦闷的彭德怀带来很大的安慰。

其实,他俩性格上还是有一致之处的,那就是寡言,两人可以半天不作一声。于是,下棋成为他们交流的方式。这对战场上的正副司令,一坐到棋盘前面,楚河汉界,将帅对垒,寂寞的空气里,顿时就充满了烽火岁月征战的豪情和快乐。

朱敏回忆说,性格不同,两人下棋的作派风格迥异。同样是吃子,朱德吃子是先用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子扫开,然后把对方的棋子拣出棋盘,排成一溜,像展示战利品一样,如大河漫滩,不温不火。而彭德怀则不同,他吃子的模样同他的脾气一样吓人,“砰”,把自己的棋子砸在对方棋子上面,然后从下面把棋子弹出来,把“俘虏”的棋子扔在一边,似提刀四顾,舍我其谁。

如果碰到彭德怀悔棋,朱德会敏感地抓住对方手腕,眼睛瞪得滚圆:“不能赖棋,放下。”彭德怀则梗着脖子:“你是偷吃,不算。”朱德说:“吃你的子,还要发表声明吗?战术不行就不行嘛,悔棋算啥子。”

1974年11月29日,彭德怀去世时,临终想见朱德,他一次一次地向看守请求,可谁也不告诉朱德。直到彭德怀逝世后,朱德才知道彭德怀的临终心愿,他顿时老泪纵横,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大声叫嚷:“你们为啥子不让我去看彭老总?要死的人,还能做啥子?还有啥子可怕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