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险些饿死投票议员:袁世凯的手段太下作

热度47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二次革命”后,袁世凯的威势暂时达到了高潮,但当时还有两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一个是要制定中华民国的正式宪法,另一个是选举中华民国的正式大总统。袁世凯在倒腾了半天后,才发现自己其实还只是个临时大总统。

宪法不宪法这种事情,袁世凯不太想理会,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先要把这个临时大总统转换成正式大总统。这“临时”二字,怎么听都觉得别扭,何况被赶到日本去的孙大炮也曾在这个位置上待过三个月呢。因此,在将革命党人的反抗镇压下去后,袁世凯最着急的便是自我扶正,由临时大总统转正为正式大总统。今后的日子虽然还长着呢,但关键的几步非走好不可。 

议员们当时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主张先制定宪法,后选举大总统;另一种则主张先制宪,后选举。前一种观点认为,先有鸡才有蛋,没有正式宪法,哪里来的正式大总统呢?这种观点占据了主流。后一种观点听起来也不错,他们认为制宪是一个漫长审慎的过程,好比百年大计,不可仓促的拍脑袋定案;但是,目前局势又要求需要一个高效率的行政体系,因此选举大总统是火烧眉毛的事,何况现在因为没有正式大总统,各国都不便承认,中华民国都“民国二年”了,在世界上还未曾取得球籍呢。 

在“二次革命”前,两派观点旗鼓相当,但“二次革命”后,情况就大不同了。兵强马壮、财大气粗的袁世凯如今是今非昔比,权力陡增,他要关心总统的转正问题,那国会议员们就不能太热心于宪法的制定。因此,议员们最后还是屈从了袁世凯的意见,先选举、后制宪,先将袁世凯扶正了再说。 

按理,《总统选举法》本是宪法的一部分,但如今袁总统要得急了,那议员们也只好先集中精力搞这一部分。1913年10月4日,经过国会两院通过后,宪法起草委员会便将新出炉的《总统选举法》公布,预备在两天后进行总统选举。 

为何在两天后进行总统选举呢?原来,再过几天便是民国的生日,也就是双十国庆了。袁世凯希望在这一天举行正式大总统的就职典礼,既便于欧美各国对中华民国加以承认,又可以好事成双,锦上添花,岂不美哉? 

早在“二次革命”前,袁世凯已经在谋划此事了。鉴于当时国民党在国会中是第一大党,人多势众,要是在选举中作起对来,也是件麻烦事。毕竟民国了嘛,既共和又民主了,当时的袁世凯毕竟要做做样子。使用武力解决问题虽然简单易行,但终究是有点赤裸裸的,面子上挂不住。 

梁启超当时是支持袁世凯进行开明专制的,这让袁世凯十分满意,随后便成善后大借款中拨出专款160万元,让梁启超出面去策划国会中的其他几个政党的合并事宜,以共同对抗国民党。梁启超到北京后,便与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积极磋商,准备合并成一个大政党,以对抗国民党。当时的政党也无甚原则立场,他们听说梁启超拿了一百多万的活动经费,又有袁世凯支持,加上梁启超这么个大名人,何乐而不为呢? 

在取得初步的意向后,梁启超以共和党理事长黎元洪的名义举行了一个恳谈会,并邀请在国会中的三党议员赴宴,交流感情。在三党恳谈会上,梁启超进行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讲,他当席指出:“目前共和、民主、统一三党联合起来,在国会中尚不能占据多数,这种现象极为可忧。不管是为三党考虑,还是为反对党考虑,都应该三党合并,使中国能逐渐二大党对峙的局面,这样政党政治才能逐步走上正轨”。对于梁启超“两党竞争”的政治构想,汤化龙、孙武等人纷纷表示支持,三党合并事宜也进行得非常顺利。  

5月29日,三党在北京举行合并大会,当时有一千多党员到会,场面也颇为壮观。会上,三党代表宣布正式合并为“进步党”,选举黎元洪为理事长,梁启超、张謇、伍廷芳、孙武、那彦图、汤化龙、王赓、蒲殿俊、王印川9人为理事,名誉理事有冯国璋、周自齐、熊希龄、张绍曾、阎锡山、胡景伊、尹昌衡、蔡锷、唐继尧、陆荣廷、张镇芳、杨增新、程德全、朱瑞、庄蕴宽等20多位名人,另外还有100多名参议,阵容可谓强大。 

合并后的进步党,其领导和骨干力量事实上都是原清末的立宪党人。在梁启超的影响下,进步党的政治立场倾向于拥护袁世凯政府,其主要作用是在国会中对抗国民党,支持袁世凯实行中央集权。当然,这也没有脱离政党政治的范畴,毋庸多言。 

袁世凯还不放心,另外又授意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由他出面以每月200元津贴的价格收买了国会中的另外一些议员如李庆芳、梅光远、康甲臣、陆梦熊等人,随后又集合潜社、集益社、议员同志会等小团体,并赶在选举前(9月18日)成立了公民党。公民党不为他事,唯一宗旨就是要将袁世凯扶上大总统的宝座。 

在武力上打败孙中山、黄兴等人后,袁世凯挟胜利之威势,心想这下总统选举应该没问题了。就算有问题,袁世凯也设下了后着。 

10月6日,759名国会议员来到选举会场,正式选举民国首任正式大总统。按照新公布的《总统选举法》,选举大总统须三分之二的议员出席,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选举,候选人必须在得票四分之三以上方可当选。尽管当时国民党议员在国会中占据多数,但因为受到“二次革命”的牵连,因而也就没有提出候选人;至于其他人等,也不过是陪太子读书,帮袁世凯装点门面。 

刚开始的时候,选举还算正常。第一次投票后,经统计,袁世凯得471票,黎元洪154票,其他还有几个候选人只得零星数票。袁世凯这次虽然得票最高,但因为某些议员投了无效票,因而袁世凯的得票仍旧没有达到法定的四分之三多数,因此还需要再进行一次投票。

就在这时,选举会场外突然来了数千名貌似军人的不相干人等,他们打着“公民团”的旗号前来观看选举。在听说袁世凯没有当选后,这些“观众”整齐严肃的步入会场,立刻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议员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议员们何时见过这等“民主”架势,只得推议长去交涉,要求这些人退出会场,不得干涉选举。谁知那帮人听后,反而大声嚷嚷起来:“我们都是公民团,今日推选大总统,关系重大,倘若你们选出辜负众望的大总统,我们是不答应的!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所选非人,今天各位就甭想走出会场!” 

如此情形,议员们也就明白了七分。你还别说,当时的那些议员们还是颇有些骨气的,在如此高压之下,他们偏不肯将票投给袁世凯。在第二次选举后,袁世凯虽然得了497票,但黎元洪也多得了几票(162票),袁世凯仍旧没有达到法定多数。从效果上来看,“公民团”的做法其实是添乱,黎元洪多得的几票很可能就是国民党议员投的,虽然他们未必支持黎副总统。 

由于当时投票流程不甚熟练,从发票、填票、投票、开票、唱票,这一圈搞下来大约要4个小时,因此议员们肚皮饿了,打算明日再进行第三次选举。但这些“公民团”们不答应,他们早已将会场团团围住,许进不许出,就连四面围墙也站满了军警,谁也别想跳出这禁锢圈。 

时间到了晚上,议员们饿得急了,想闯出大门找点吃的,但那也不行。议员们还没等走到门口,便被“公民团”的人拽住,轻则破口大骂,重则饱以老拳,把议员们打得抱头鼠窜,狼狈的逃回会场。最可笑的是,某些议员好吸大烟,一时间烟瘾犯了也没法补充,这群人在会场上哈欠连天,鼻涕不是鼻涕,眼泪不是眼泪,真是急得抓耳挠腮,捶胸顿足,徒然让“公民团”笑话。 

也有送饭的。比如支持袁世凯的公民党给他们的议员送饭来了,“公民团”的人便放他们长驱直入。进步党也派人来送吃的,但这些凶神恶煞的“公民团”不让他们随便进去,当即拦住喝令后退。进步党的人说:“我们是拥护袁总统的!”公民团听了喜笑颜开,说:“那就赶紧进去吧!” 

国民党派人送饭来,说:“我们是国民党的,给议员们送饭!”公民团大怒,骂道:“国民党的不行,活该饿着!” 

眼看不继续选举就不许出门,议员们也只好忍气吞声的接着进行第三次投票。按照《大总统选举法》的第二条:“两次投票无人当选时,就第二次得票较多者二名决选之,以得票过投票人数之半者当选”。也就是说,这次只能在袁世凯和黎元洪中间选举一人,而且只要过半数就可当选。 

待到选票发到各议员的手中,“公民团”的人又叫嚷起来了:“选举袁总统!”“谁不选袁总统就别想出门!”“谁不选袁总统就别想吃饭!” 

在此声浪下,饥肠辘辘的国民党议员们早已是手脚发软,头昏眼花。但即便是这样,仍旧有部分硬骨头议员在选票上画叉,以示抗议。等到投票结束,袁世凯得了507票,自然是过了半数,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 

事实上,袁世凯当选为第一任正式大总统本是毫无悬念的,“公民团”的行为实在是弄巧成拙,本该下午就结束的投票非被他们弄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差点还饿出几条人命来。等到宣布投票结果,那些议员们不是饿得发晕就是憋得发昏,哪里还有力气去鼓掌祝贺新总统当选。

那些“公民团”的人在听到袁世凯当选后,倒是兴高采烈了一下,他们高呼了数声“大总统万岁”后,随后便一溜烟的呼啸而去,想必去规定地点领赏了。只可怜那些饿了十几个小时的国民党议员,在一片狼藉中,他们扶着墙颤颤巍巍的摸出门外,直奔面馆去了。

 此时的总统府却是热闹非凡,里边鞭炮齐鸣,山呼万岁,前来热烈祝贺的人几乎挤破了门槛。由此,袁世凯导演的这幕选举丑剧终于拉上了帷幕。 

呜呼!各位看官,袁总统如此搞法,中国的民主之路难道还会平坦吗?今后还会有多少掩耳盗铃的丑剧要上演?如此恶劣之先例,袁世凯始作俑者,能辞其咎乎? 

等到第二天,议员们继续选举副总统,这次公民团的人却不来捧场了,会场也是稀稀拉拉,出席的人少了许多,不过勉强将黎元洪选出了事。黎元洪在得知自己当选为副总统的消息后,不惊不喜,心静如水,别人向他贺喜,他也觉得无甚可贺的。 

1913年10月10日,袁世凯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正式大总统,他特意将就职典礼与国庆日放在一起,并向清室商借了太和殿来举行这一盛大仪式。这应该是袁世凯这辈子最荣耀的时刻了。 

太和殿气势宏大,本是前朝皇帝用来举行登基典礼的地方,虽然清帝退位后这里已经长满杂草,但经过总统府一班伺候的人精心拾掇后,倒也干净整洁,陈设华丽,就等袁大总统前来宣誓致辞了。

上午十点,文武百官、各国公使均已到齐。在大礼官的引导下,身着一身崭新元帅服的袁总统大阔步的走了进来,这时国乐奏起,外面也放起了礼炮,统共一百零一响,气氛十分庄重。 

待礼炮放完后,侍从官奉上总统誓词,袁世凯也就照着念了一遍。在大礼官的引导下,底下的各官员向着大总统三鞠躬,袁总统也还了一鞠躬。这时国乐又奏了起来,袁总统便在音乐声中徐徐退场,前往休息室暂做休整。 

等到各国公使已经到达大礼堂等候后,袁大总统又在大礼官的引导下前去接见。中外双方彼此鞠躬行礼后,英国公使作为公使团的代表宣读颂词,旁边则有译员进行翻译,等到袁总统答词,也是一样。最后,袁大总统又与各国公使一一握手,这可是前清所没有的礼节,也算是民国的新气象。至此,各国也就算承认了中华民国的球籍,世界上多了一个新的共和国。 

等到袁世凯与各国公使寒暄完毕后,一身戎装的陆军总长段祺瑞走了进来,向袁总统报告阅兵仪式已经准备妥当,请袁总统前去天安门阅兵。这应该算是中国阅兵之始了。袁总统邀请各国公使一同前去观礼,在总统的率领,文武百官、各国公使簇拥着来到天安门。 

此时的天安门广场,早有两万多北洋将士在此候命,他们齐刷刷的列成方阵,手里的枪械也已经擦拭一新,只待司令官一声令下,便要迈开方步,在大总统面前显摆显摆(大概有不少是“公民团”成员)。袁总统见了自己一手练出的部队很是长脸,又听了各国公使的阿谀夸赞,自然是乐得喜不自禁,笑逐颜开。

高兴之余,袁总统也就大开赏赐,给各位有功之臣颁发勋章:最有功者三人,授勋一位,分别为徐世昌、赵秉钧和世续---世续本是清室代表,不在民国为官,不知为何要授予他;各省的都督大员授勋二位,分别为浙江都督朱瑞、云南都督蔡锷、山西都督阎锡山、贵州都督唐继尧等人;后面还有陆建章等人分别授予勋三位、四位、五位不等。反正这玩意也不要钱,多发几个也无妨。 

不仅如此,袁总统还特命内务部、农林部、工商部和交通部颁发通告,将公共游玩场所一律开放三日,任人游览,不收门票,以示与民同乐,其乐融融。 

行文于此,各位可千万别以“窃国大盗”之成见来看待当时的袁总统呢。要知道,袁世凯称帝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此时袁世凯就任大总统,除了逃到海外的孙中山、黄兴和国内的少部分国民党员恨得直咬牙外,当时完全算得上是众望所归,中外交赞为中国的“华盛顿”、“拿破仑”哪! 

在这片欣欣向荣的空气中,人人都希望民国能在袁总统的领导下富国强兵,一扫昔日的屈辱心酸,可谁又曾料到袁世凯后来会瞎搞八搞,弄得这一世英名,尽付流水。英雄变小丑,可叹乎?可惜乎?可怜乎?唉,历史便是这样的残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