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波音正在研制第六代无尾布局隐身战机(图)

热度36票  浏览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21日 19:13

资料图:波音公司演进式战斗机发展设想中的未来第六代舰载战斗机想象图(波音公司图片)。

据美国《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网站2011年11月14日报道 上周,在英国伦敦的国际战斗机大会上,美国波音公司的国际市场开拓主管理查德"麦克拉里(Richard McCrary)发表了一篇论文。考虑到他是哲学专业的研究生、曾是SR-71战略侦察机驾驶员以及曾领导波音公司向澳大利亚推销F/A-18F战斗机的工作(译者注:澳大利亚最终订购了24架F/A-18F),其观点值得关注。

麦克拉里对战斗机技术及平台发展的历史做了两点总结。第一,当某些能够带来颠覆性影响(disruptive effect)和统治性能力(dominant capability)的、具有突破性的设计特征(break-through characteristics)已经被有效地对抗、赶上、利用和/或抄袭时,那么,这些原本渴望具备的设计特征,就会降级为某种必需但不充分的设计要求――对此,麦克拉里举例说,喷气发动机、后掠翼和超声速这些特征都已经走过了这个过程;第二,存在这样一种风险:应用了可改变游戏规则技术的装备因其高昂的成本,不能够大量部署,因而无法实现统治――对此,麦克拉里用纳粹德国的Me262战斗机类比了今天的F-22战斗机(译者注:其含义是两者的数量都极为有限)。

麦克拉里认为,美国成功地使俄罗斯人陷入了泥沼,但现在美国自己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曾计划购买近2400架隐身飞机,但到今天一共只购买了267架(译者注:此数字为F-22战斗机、F-117攻击机和B-2轰炸机的数量之和)。他还提出,如果经济上可承受的战斗机数量不足以提供基本的能力――例如在国土防御中执行快速响应警报(QRA)任务,同时向某个盟友派遣飞机――那么作战飞机成本的猛涨就有可能使美国的盟友们失去运用空中力量执行任务的能力。

对此,麦克拉里提出的办法是采取“演进式”(evolutionary)发展途径,不过这种途径是“双管齐下”,即在开展当前项目的同时,并行地研制一种全新的平台,但该平台可以利用系统演进已取得的成果。他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俄罗斯苏霍伊股份公司,它在研制T50这种新一代平台的同时,也使苏-27家族飞机的设计由最初的T10演进到了今天的苏-35S。第二个例子就是他所在的波音公司,在研究某种无尾布局战斗机(该机大约一年前开始出现在波音公司的想象图中)的同时,也推出了F/A-18E/F飞机的“国际路线图”版本。

对于麦克拉里的论文,《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的记者有两点看法。第一,美国海军将有可能放弃F-35C(可能还有F-35B)战斗机,转而支持某种升级后的F/A-18E/F。波音公司已经开始针对这种可能性草拟策略,其下一步将是发展一种下一代有人驾驶战斗机。在最初阶段,该机很可能采用与F/A-18E/F相同的动力装置和航电设备――F/A-18E/F本身也是这么发展起来的(译者注:F/A-18E/F飞机是在F/A-18C/D战斗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第二,基于前面针对战斗机的发展所总结的第一条规律,特别是“必需但不充分的设计要求”这一点,在未来的数十年中,可能还会有各种变化的因素驱动战斗机的尺寸、复杂性和成本上升。回溯历史,喷气推进、雷达和导弹、超声速、敏捷性和现在的隐身,都驱动了战斗机的尺寸及其所配装发动机的功率逐渐增长。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无限持续的过程。

麦克拉里认为,控制需求是解决上述第二个问题的一种方法。不过与会者提出了其他解决思路,例如来自意大利的准将西尔瓦诺"弗里杰里奥(Brig Gen Silvano Frigerio)就指出:类似利比亚战役的作战行动并不需要高端的战斗机,而且这类战斗机的使用成本也将使得一场长时间的战役成为巨大的负担。瑞士RUAG公司则对它升级F-5战斗机用于国土防御和战斗机入门教练的计划进行了简要描述。麦克拉里自己则还评价了瑞典萨伯集团的“鹰狮”战斗机――他认为“鹰狮”飞机是“最后一种经济上可承受的现代化战斗机”。但他同时补充说,就他个人看来,萨伯集团研制更大的“鹰狮”NG是一个错误:“这将使他们退出那个(原来所在的)战斗机市场段”。(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张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