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徐勇凌:八一飞行表演队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图)

热度73票  浏览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9日 09:31

  环球网综合报道:8月26日晚,当我从央视新闻中看到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歼十4机、6机编队表演时,我被彻底震撼了。立即给战友们拨去祝福的电话:“每一次超越都是在不经意间慢慢实现的,只要我们坚持追赶的脚步!”这是我由衷的祝福,也是热切的期盼。因为在我看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已经接近甚至达到世界一流飞行表演队的水平。

  对于这样的评价,许多人或许会表示怀疑,在对这个问题作出解释之前,我首先必须回答另一个问题:表演飞行的“花拳绣腿”对实际空战有何意义呢?因为,提出这样问题的恰恰是那些资深航空迷,甚至是专家。

  就像体育竞技项目大都来源于军事目的,随着文化的多元化和技术的专业化,体育成为一门专门的技术和艺术,今天的人们似乎很少关注体育之于军事的重要性,但对于那些从事军事工作的人,体育依然是必不可少的训练之一。飞行表演也是如此,它脱胎于军事飞行,如今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飞行形式,谁能说其中的技术含量和艺术创意,对空中作战没有意义呢?因此,各国空军都把表演飞行作为一种特殊的飞行来研究,并着力培育自己的高水平表演团队就不足为奇了。而我则见证了空军八一歼十飞行表演队的成长历程。

  2008年秋,当我来到云南某部队,与驻滇空军某部共同研究歼-10飞机空中加油训练时,作为空军歼-10首飞飞行员的严锋,却没有在加油飞行的团中名单中。当战友们热火朝天地练着加油编队动作时,严锋却独自一人驾驶歼-10战机,在机场上空表演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机动动作,这些动作是他独创的。机场餐厅里严锋坐在我对面,一边吃一边和我聊空中的飞行动作,这是他为即将在11月召开的珠海航展设计的一套动作,而08年的珠海航展也将是歼-10在世人面前的第一次亮相。

  当年的11月,当严锋用一套惊世骇俗的起飞垂直跃升开始他的飞行表演时,或许还没有想到他会成为未来八一歼十飞行表演队的队长。短短5分钟的表演使歼-10和严锋的名字,迅速占据了第二天国内外各大报纸的版面,但又有谁真正懂得那一飞冲天跃升背后的技术含量。对于传统二代机而言,起飞离陆速度接近第二速度范围,是动态极易发生变化的阶段,一般机动都谨小慎微,更何况垂直向上机动。但歼-10凭着超强的动力和良好的操纵性,则可以在很小的速度完成向上机动,只是对飞行员的操控技术提出了极其严苛的要求,因为由于能量的相对不足,向上机动已经很困难,而到达顶端向下机动的高度空间更是难以达成,因此,飞行员对于垂直跃升中的能量要有超强的感知和精确的控制。

  2009年的4月,我来到成都参与研究歼-10飞机改装表演机的相关事宜,那时表演机的整体方案还没有最终确定,拉烟罐等配套设备还没有最终定型,而11月的沙河机场空军节表演却后墙不倒,表演机研制周期的紧迫令我感到巨大的压力。当我开完会议回到沧州,天空中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刚刚组建的歼十飞行表演队已经拉开了大强度训练的序幕。表演队组建之初严锋就提出要打破编队距离的限制,与国际接轨采用无缝连接的超密队形,在这样的编队中飞机与飞机间其实是互相咬合的,只用高度差来确保飞机互不相碰。这种队形要求各机的机动动作绝对的精准。而对于那些从来没有尝试过低空表演的队员来说,这种转变要实现两个超越,一是超越对超低空密集编队的恐惧,二是实现由状态控制到目标跟踪的飞行模式的超越,所谓目标跟踪就是以编队同伴为参照,确保飞机间的空间位置。目标跟踪的飞行模式是一种极易发生震荡耦合的高难操控,飞行员既要保持操控的高频率,还要把握操纵行程的微量移动,因为在如此密集的队形中,任何一次动作的突变,都将引起整个队形的混乱。用行话讲,就是用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绝对运动,确保表演队形的相对静止。

  2009年11月15日,因大雪而推迟的空军建军60周年飞行表演终于上演了。空军试飞英雄李中华亲自解说,歼-10第一次以四机队形在国人面前亮相,那些曾经痴迷于“雷鸟”和“勇士”飞行表演的中国军迷们,终于在家门口看见了我们自己的三代机编队表演。那些冒着严寒等待已久的军迷们说,这一趟我们值了!尽管那时歼-10表演机甚至还没有自己的涂装。

  2010年的珠海航展,八一表演队以全新的涂装再次亮相,表演队也从4机变为6机,随着精彩的表演一次次的亮相,涂着红蓝相间条纹的歼十表演机的视频和图像在网络间流传。但对于八一表演队的此次珠海表演,业内的行家还是有着各种不同的声音,我们有了一流的飞机,但表演似乎与一流表演队还有差距,那种流畅、那种迅捷、那种倜傥似乎差那么一点。其实就像体操和跳水动作一样,编排一套动作能完成和熟练掌握是截然不同的,客观的讲,由于表演队成立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出于安全的考虑,不可能编排过于复杂的动作,毕竟6机配合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做到默契。加之那种表演飞行的感觉,需要长时间的实践慢慢磨练,年轻的表演队飞行员毕竟还比较稚嫩。他们明确自己与一流表演队的差距,但追赶不能靠冲动,必须靠一天天艰苦的训练。

  2011年9月1日,经过近一年的训练,八一表演队终于在的长春航空节再次亮相,此次表演中,歼-10表演队在编队的稳定性和动作的圆熟程度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以说经过2年多的磨练,表演队的飞行员们已经日臻成熟。但不得不提的是,歼-10的表演在惊险性和复杂性方面还有较大的提高空间,在随后的潍坊、西安两站表演中,八一表演队的进步是明显的。

  2012年是珠海航展年,为了在这届航展八一表演队做出了大胆的抉择,全新设计表演动作,全面提高表演难度,进一步缩小编队间隔,随之而来的是在表演动作编排中的一次次创意设计,和更加艰苦的大强度训练。他们的艰苦努力通过长春航空节的表演得到了很好的展示。

  首先是队形的变化,以往编队中的1~2米的间隔彻底取消了,四机编队中四架飞机完全呈叠罗汉状态,这说明飞行员已经完全适应了用高度差控制飞机安全间隔的编队模式。四架飞机互相咬合,队形纹丝不动,仿佛一架飞机在机动的表演效果是令人惊叹的,这是一流飞行表演队的核心标志之一。

  其次是动作的熟练。如今的歼十表演队,已经没有了2010年珠海航展上的按部就班和规规矩矩,动作的生涩感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出乎你的意料的惊险动作,这说明团队的磨合和细节的把握已经到了非常熟练的程度。

  最主要的是高危高难动作的展示。高难惊险动作的背后是巨大的风险,如何通过精巧的设计和艰苦的训练,实现对危险动作的安全把握至关重要,因为如果没有高难惊险的动作,表演就会显得乏味。

  可以说此次长春航空节的表演中,歼十四机编队已经达到了雷鸟、勇士、蓝天使等世界一流表演队的水平,中国空军飞行员在编队紧密度和稳定性上丝毫不亚于这些表演队,在队形稳定的细节上甚至比他们更出色。作为一名老试飞员我可以深切感受到他们所付出的艰辛与汗水的不易,更为他们敢于超越的勇气而折服和骄傲。

  一个世纪前,当法国人、俄罗斯人在中国的南苑机场起飞表演的时候,中国人只有瞪大眼睛的份,一个世纪后,勇敢的中国空军飞行员用世界一流的表演,向世界展示中国形象。尽管与世界老牌飞行表演队相比,空军八一表演队还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但只要我们不懈努力发挥中国人的智慧,我们也一定能够像中国体育一样实现真正的超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