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媒体:中国不必急着当全球军事大国 风险或太高

热度137票  浏览10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2月26日 18:40

  中国不必急着当全球政治大国

  中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定位是近年来颇有争议的问题,事关中国对自身力量的评估,以及未来一段时间追求的目标。到目前为止,中国对国家定位一直采用“否定式”表述,中国不是超级大国,中国不寻求地区霸权。然而,中国还需要一个对国家目标的正面表述,要告诉世界中国是什么、要做什么。

  从现状和实力看,中国迄今只是一个经济大国,而非综合性大国;从国家利益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做经济大国最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迄今只是一个经济大国

  在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经济制度方面,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很大程度上就是西方化和美国化,社会主义制度的国际影响式微,具有中国特色的“北京共识”尚在初级阶段,没有太大国际影响。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全球重大政治问题上握有一张否决票,除此之外,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影响有限。据美国研究机构制定的“民主国家指标”显示,1990年到2010年民主国家从50个左右上升到100个左右,专制国家则从近50个下降到20个(中国被列入“专制国家”),经过“阿拉伯之春”,民主国家的数量还会增加。世界大潮似乎正浩浩荡荡奔向西式民主。唯有中国,风景这边独好。从政治操作层面看,中国坚持不结盟政策。这是优势,也是弱势。所以说,当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国际上备受瞩目时,中国的政治影响力没有相应增长,反而有下降趋势。

  在军事上,无论是从目前的实力还是军事现代化目标看,中国都是一个地区大国。美国国防部在2011年《中国军力评估》中写得很清楚,“各种迹象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致力于2020年前建成一支地区性现代化军队;中国在全球行动能力、全球力量投送方面取得的进展很少,海军也没有地区水域之外的作战经验”。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都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经济大国。中国近年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达到10%以上。尽管中国的人均收入、经济发展水平仍然偏低,但是庞大的规模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力。

  现存国际体系易融入而难改变

  中国目前是一个全球经济大国,那么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是否可以满足于全球性经济大国的定位,或者需要追求政治大国、军事大国地位,成为一个综合性全球大国呢?

  成为综合性全球大国的成本和代价很高,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中一再讲这个道理,现实中美国的力不从心也有目共睹。那么,反过来如果不当政治、军事大国,中国的基本经济利益能否得到保障?或者说,现存国际体系能否给中国和平崛起提供公平、合理的平台?

  根据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约翰伊肯伯里的研究,现存国际体系有三大特征:其一,建立在公平和市场开放的规则之上,崛起国家可以在体系内增加自己的经济、政治实力;其二,不是由一个国家,而是由民主国家组成的集团来领导,这个集团在权力转移中居于有利地位;其三,由一系列国际组织和国际机制组成,国家主权和法制是这个体制运行的基本逻辑。根据伊肯伯里的评估,现存国际体系是易于融入而难以改变,崛起中国家最好选择融入。

  接受、融入西方主导下的国际体系,还是应用自己的经济大国资源寻求改变,创造一个对中国更有利的体系,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抉择,没有现成的教科书。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德国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只追求全球经济大国地位,均成功地在经济上崛起,大幅度提高了本国人民生活水平。然而,日本、德国是在美国的政治、军事保护之下崛起的,不具有普遍意义。过去30年中国是在现存国际体系中得到发展的,但这并不表明未来仍然是这样,因为随着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小,美国能否仍像过去一样容忍中国崛起是一个未知数。

  未来一段时间,中国仍不宜当头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两全齐美的选择,也没有中美双赢的乐观。面对中国崛起的不确定性,美国采取“合作与防范”的两手对华政策。这个政策的好处就是双保险,或者称为“对冲”,坏处就是成本高、易产生战略互疑。美国能够支付得起这样的政策成本,不仅因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综合性大国,而且它在亚太地区的政治同盟、军事同盟本来就存在,不需要重起炉灶。针对美国主导下的国际体系不确定性,如果中国要选择同样的政策,成本非常高。一方面,正如伊肯伯里所言,现存国际体系不是美国一个国家,而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个集团领导,如果中国要防范这个集团,就必须重组另外一个集团,这将是一种典型的冷战结构,需要的资源非常庞大。另一方面,中国目前还不是一个全球性政治大国,要执行“合作与防范”政策,必须白手起家,没有多少现成的资源可以利用。

  如果中国只追求全球性经济大国的定位,当美国利用自己的政治、军事资源阻碍中国经济发展时,中国就没有现成的政治、军事资源反击,经济发展的目标因此而不能实现。这种可能性真实存在。但是,大国之间的政治、军事竞争是一个长期过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突变。如果在这种情景尚未出现之时,中国过早地动用经济资源进行防范,可能会损害经济发展的根基,让中国连全球性经济大国都做不成。邓小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说:“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这个判断今天仍然适用。

  两害相权取其轻,从可行性、风险、成本、收益等角度看,中国在未来一段时期追求全球性经济大国的定位比较符合逻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