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原子弹试爆秘闻:十位领袖聚观一块“石头”

热度99票  浏览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64年10月16日15时,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了,这个耀眼的瞬间立刻震撼了全世界。

作家梁东元通过多年寻访调查,根据数百名科学家、组织者和工程技术人员的口述,以及档案资料,撰写了《原子弹调查》一书,全面讲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从决策到制造整个过程中鲜为人知的故事。该书日前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在中国,最早对原子弹动了念头的并不是毛泽东,而是蒋介石。

1945年秋天,刚到中美联合参谋本部就任中国战区参谋长的美国将军魏德迈,在一次与国民党政府兵工署长、军政部次长俞大维交谈时,透露出美国可以接受中国人学习制造原子弹的意思。俞大维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蒋介石。这之前,因为中美是同盟国,美国曾将一册绝密的报告交给中国,该报告详细叙述了美国原子弹的发展经过。期间,中国科技教育界要求研究原子弹的呼声甚高,蒋介石为之心动,下令军政部长陈诚和俞大维一起负责,秘密筹划这一重大的国防科学技术计划。

然而,国民党政府忙于打内战,政治局面和经济形势混乱不堪,这一计划早就注定了是水月镜花。

1946年,美国计划在太平洋上的比基尼岛上进行一次原子弹试验,邀请各同盟国有关人士参观。国民党政府派中央大学物理学教授赵忠尧以观察员的身份前往那里。

赵忠尧除了是中央大学物理系主任,还在中央研究院物理所从事核科学研究。在美国参观完原子弹爆炸之后,他进行了一些考察,并参加了一些研究工作。他回到自己曾于1927年至1930年攻读博士学位的加州理工学院,学习加速器设计和制造知识。在此期间,南京中央大学校长吴有训和南京中央研究院的总干事萨本栋秘密筹集了12.5万美元,交给赵忠尧。赵忠尧一核算,订购一台普通加速器的价格起码要40万美元,美国政府还严禁此尖端技术出口。因此,他们商量的办法是赵忠尧自己设计一台加速器,购置材料和部件,回国再加工组装。此后,他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一日三餐十分节俭。

新中国成立后,赵忠尧开始做回国的准备。最要紧的事是把那批花了几年心血定制的加速器部件及实验器材运回国内。利用1949年至1950年初中美之间尚未断绝通航的时期,赵忠尧在一家轮船公司办理了托运手续。美国联邦调查局这时已盯上了这批器材,他们不但到轮船公司开箱检查,还到加州理工学院去盘问。经几位教授证实这些器材与原子武器毫无关系后,大小三十多只木箱总算装船启运了。

回国旅途可谓一波三折。1950年8月29日,他和钱学森夫妇等一起登上威尔逊总统号轮船,正要启航时,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突然上船搜查。钱学森被说成是间谍被关到特米那岛上,800多公斤的书籍和笔记本被扣下来。赵忠尧也受到了盘查,几十箱东西全被打开。幸好他早在一个月前就已将重要资料和器材托人带回中国了,其余的零部件又拆散了随意装箱,也查不出什么来。

船放行后,在海上颠簸数日,眼看就要到达祖国了,但谁也没想到,船经日本横滨时,他同另外两名中国学者沈善炯和罗时均突然遭到了驻日美军的扣留。他们被送到下野巢鸭监狱,远东最大的一个监狱。赵忠尧和沈善炯、罗时均被关起来后,起初也不审问,每天早晨只给他们指定一个地方,可以出来走走,三个人也可以谈话。平时下午也有放风的时间,三个人就在这些时间里考虑对策。

这期间,台湾的国民党派人来看他们,赵忠尧他们都是蒋介石的政府出钱派出去的,自然不希望他们落到共产党手里。国民党提出,一个是回美国,一个是回台湾,让三人选择。赵忠尧表示,我们回去只是教教书,别的没什么。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也来了电报,聘三人为台湾大学教授,让他们考虑,被赵忠尧他们拒绝了。

赵忠尧在日本被美军扣押的消息,没多久就传回了国内。周总理代表政务院和外交部发表声明,抗议美帝无理扣押中国科学家回国。吴有训代表198位科学家发表声明,各界舆论都抗议美国这样做。世界舆论一派哗然,美国国内科学家也纷纷提起质疑和抗议。美军最高司令部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在赵忠尧他们被扣押58天之后不得不放行。赵忠尧回到国内不久,便和那些十分珍贵的器材一起,落户到了北京的近代物理研究所。

约里奥居里夫人一看到他进去,就笑了。

1948年6月,物理学家钱三强离开巴黎,回到北平。不久,南京方面便派人来找他,要他赶紧离开北平,准备一起撤退。钱三强以母亲需要照顾为由没有答应,而走了一条另外的道路。

1949年3月,他由中共组织安排,参加由郭沫若率领的代表团去巴黎出席世界人民保卫和平大会。他想到这次是个机会,可以通过居里实验室的约里奥居里先生及其夫人帮助购买一些仪器和图书。然而,由于法国不给中国代表团去巴黎的签证,钱三强没有去成巴黎,便拿出5000美元,托人转交给约里奥居里先生,委托不久即将由法国归国的杨承宗代购仪器与图书。

杨承宗拿到钱已经是一年后了。钱三强在信中要他买几个同位素,研究原子能有关的书籍、仪器和药品,还有一种计数进位器。当时,朝鲜战争已经打起来了,中国是联合国军的敌人,要买这些比较先进的仪器,必须得到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主任的特批,运出来要得到联合国军总部的批准,非常困难。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次,约里奥居里夫人的助教布歇士告诉杨承宗说,今天白朗先生要到居里实验室来看约里奥居里夫人,你想不想去直接找我们这位原子能委员会主任?得到这一消息,杨承宗马上等在那里,等白朗先生一来,他也进了约里奥居里夫人的办公室。约里奥居里夫人看到他进去,就笑了。杨承宗说:“对不起我打断你们,我来找这位白朗先生,您能不能允许?”约里奥居里夫人说可以。杨承宗就跟白朗先生说:“我想买一台100进位的计数器。”白朗先生还没有回答,约里奥居里夫人就在旁边说:“他们要研究医疗方面同位素的应用,所以还买点儿同位素,你看嘛,医疗方面同位素的应用,这允许,因为这是人道主义。”白朗先生说,“行啊”,拿起笔就签了字。

买这一关算是顺利,但怎么运输呢?

因为购置的许多东西大都是违禁品,所以是经不起检查的。当杨承宗临走的时候,布歇士问他:“你一个人行吗?”杨承宗赶紧说:“不行啊,你来帮我吧。”布歇士就帮杨承宗拎行李,从巴黎到了马塞。杨承宗乘坐的船是法国一家公司的,上船时从两个楼梯上去,法国人有个专门通道,等于绿色通道,非法国人则走另一个通道。到了该上船时,布歇士问杨承宗:“哪几个箱子比较重要?”杨承宗指着一个箱子说,你把这个箱子替我拿上去就行了。至于杨承宗这里,事先已经得到了一张证明信,内容是证明人布歇士,约里奥居里夫人的助教,证明杨承宗先生所带的行李是他在实验室里自己做的仪器、设备,上面敲着法国第五区警察局的图章。

就这样,杨承宗顺利回到了中国。

在苏联观察时,核爆引起的狂风吹掉了彭德怀的帽子。

一方面,发展原子能的梦想与准备正在科技界悄悄地行进中。另一方面,国家高层也已在建国初期千头万绪的繁忙工作中,对发展原子能有一定的考虑与试探。

1952年夏天,中国开始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其中有军工部分及军队的五年计划,就已提到要不要搞原子能的事情。

1953年,钱三强曾率领由26名专家组成的代表团到苏联学习发展科学技术的经验,期间曾提出参观原子能有关设施的想法,未获同意。更早些时候,刘少奇在1949年8月秘密访苏期间也曾提出过同样的要求,被斯大林拒绝了。不过苏联人还是请中共代表团观看了有关核试验的纪录片。

1954年9月,国防部长彭德怀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去苏联参观核爆炸试验。去之前,彭德怀把钱三强请到家里,请他讲解有关原子弹的原理和构造等科学知识。彭德怀问道:中国要研制原子弹应该怎么办?钱三强在回答中强调说,当前最重要的是回旋加速器和实验性反应堆,用它们可以开展科学实验研究,为建设核工业和研制核武器做技术上的准备。对于钱三强的话,彭德怀听得非常认真,遇到不明白的地方还一再提问。

去苏联参观核试验的中国军事代表团规格相当高,除了国防部长彭德怀,还有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总参谋长粟裕,总参高级步校校长宋时轮,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和海军参谋长周希汉,还有陈赓,总共10人。代表团到苏联的第一天,是由苏联国防部长布尔加宁作报告,讲解演习程序,随后就开始了演习。

9月13日,他们来到达达托斯克,被安置在离核爆炸区不远的一个营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阿尔巴尼亚、匈牙利等几个国家的代表团也在那里参观。苏军参加此次试验演习的有45000人。在观察核爆的时候,给每人发一个很黑的墨镜。核爆炸时冲击波很厉害,引起的狂风把彭总的帽子都给吹掉了。到17号演习结束,讲评,然后开了一个宴会。在宴会上,他们把一个原子弹的钥匙,就是启爆的钥匙,由布尔加宁亲自赠给了彭德怀。

1954年国庆期间,毛泽东邀请赫鲁晓夫来北京参加庆祝典礼。10月3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陈云、彭德怀、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与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米高扬等苏联领导人,在中南海颐年堂举行了两国最高级会谈。在会谈接近尾声时,赫鲁晓夫说,我看到了,你们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苏联人民非常钦佩。苏中两国应该继续团结,互相支持。不知道你们对苏联还有什么要求?毛泽东说,中国现在的国防还很落后,这是事实。现在我们对原子能、核武器有点兴趣。今天我们两家在一起商量商量,希望你们在这方面对我们有一点帮助,使我们有所建树。总而言之,我们也打算搞这项工业。

担任翻译的费德林把毛泽东的这番话译了过去,赫鲁晓夫一听,愣了一下。赫鲁晓夫回答道,搞原子武器,中国现在的条件恐怕还有困难吧。那个东西太费钱了!社会主义大家庭,有一把核保护伞就行了,不需要大家都搞。原子弹费钱费力,不能吃,不能用,生产出来还要储存好,要不了多久又会过时,还得重造,太浪费。我们认为,你们目前还是应该集中力量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比造什么原子弹都要好得多。如果现在要搞核武器,就是把全中国的电力集中起来都难保证。其他的生产还搞不搞?国计民生怎么办?不过,如果中国迫切想搞这个东西,并且是为了科研和培训人员,为将来打基础,那么苏联愿意帮助建设一个小型原子能反应堆,这个一般比较好搞,也不用花太多的钱。

十位领袖围着一块石头:“放射性是怎么回事?”

差不多与此同时,地质部也在积极地寻找铀矿,最后在广西杉木冲找到了一块。铀矿石标本被找到之后,短短两个多月间,就被多次送入中南海,成了中国领导人反复谈论的一个话题。

1955年1月14日下午,这块石头又被带进了红墙之内,薄一波、李四光、钱三强和地质部副部长刘杰四个人应约来到周恩来的办公室,研究中国核科学及铀矿地质资源问题。周恩来向钱三强细致询问了反应堆原子弹的原理和建立原子能事业所需要的条件等问题,在说到人才队伍时,钱三强说,每年只给分配10个大学生太少,要搞原子能,至少要10倍于此的大学生。周恩来说,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要听取这方面的汇报,你们准备好矿石和简单的仪器,以便到时候现场演示。

第二天下午,李四光、刘杰、钱三强向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汇报了铀矿资源和发展原子能的密切关系,以及勘察发现铀矿石的有关情况。

刘杰回忆说,下午四点之前,我来到菊香书屋会议室时,已经坐了10个人了,他们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彭真、彭德怀、邓小平、李富春、薄一波。不一会儿,李四光、钱三强也先后到了。

主持会议的毛主席开口说,今天,我们这些人当小学生,就原子能有关问题,请你们来上课。李四光先讲了铀矿资源与发展原子能事业的密切关系,分析了中国有利于铀矿成矿的地质条件,并对中国的铀矿资源作了预测。李四光讲完后,周总理提示要我作些补充。我简要地介绍了在广西发现铀矿的经过情况。

为了便于说明问题,我把从广西带回来的铀矿石标本拿出来,打开盖革计数器,让各位领导听放射线通过探测仪器发出的嘎嘎响声。大家感到十分新奇和高兴,就问放射性是怎么回事?解答说放射性是普遍存在的,说你不信把你的眼镜拿下来,结果拿到探测器上一测也是嘎嘎地响,大家哈哈大笑。毛主席拿了那个矿石,大家都起来摸看那个矿石。最后说都拿了矿石了,都洗洗手吧。其实那种天然的物质没什么大的危害。

开会中间,钱三强讲了核科学技术发展简史,美、苏、英、法等国家开发原子能的概况,谈到了我们现在科学研究的情况,我们的人员,我们的情况,我们一些简单的看法和设想。也谈到了我们希望苏联来支持、引进,谈了这方面的情况。当时与会领导同志提了很多问题。

会议气氛热烈,一直开到晚上七点多,大家都对发展原子能事业表示出极大的热情和关注。毛泽东最后说,我们国家现在已经知道有铀矿,过去一段时间我们也训练了一些人,我们也有了一定的基础。过去几年其他事情很多,还来不及抓这件事。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只要排上日程,认真抓一下,一定可以搞起来。现在苏联对我们援助,我们一定要搞好!我们自己干,也一定能干好!我们只要有人,又有资源,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紧跟着请参加会议的人吃饭。刘杰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毛主席那儿吃饭。两桌,当时记得很清楚,湖南豆豉腊肉、丸子和其他的一些青菜。毛主席是不喝酒的,当时也拿出葡萄酒,为中国核事业的发展来干杯。

这是毛泽东在导弹原子弹方面所主持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会议,也是最具决定意义的一次会议。中国制造原子弹,就在这个时候拍了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