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密:当年妓女为何宁愿接客也不愿接受改造

热度42票  浏览8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早在六十多年前的1946年,大连市人民自治政府作出了“取缔妓院”的决定。大连市公安局、民政局、社会局和妇女联合会对全市三十余家妓院进行整治改造,封闭妓院,收容妓女。这本来是将妓女彻底救出火坑的一件天大好事,然而许多妓女却心存严重的抵触情绪,不愿意参加这次轰轰烈烈的妓院改造运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们始料不及的情况呢?最近,有关媒体披露了当时东北大连市实行妓院改造的鲜为人知的台前幕后。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被日本殖民当局统治了四十年的大连终于解放。在人民欢欣鼓舞地迎接新社会的时候,日本殖民当局遗留下来的烟、赌、娼三大害依然像毒瘤一样危害着新社会。

1946年春夏之际,刚刚成立半年之久的大连市人民自治政府,发起了“禁三害”运动,这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大连在全中国第一个举起了禁娼的旗帜,比起建国后始于北京、上海并随后在全中国范围里开始的大规模妓女改造运动,大连地区整整早了四年之久。

往事已经整整尘封了六十年,那些曾经亲历过妓女改造运动的人大多已经故去。幸运的是,不久前,曾为本刊写过许多大连往事的黄本仁老先生跟记者说,他在一位老朋友的回忆录里发现了关于1946年大连妓女改造运动的一些回忆,这位朋友在新中国成立前,曾经在大连政府里任过高职。为了寻找当年大连妓女改造运动的真实记录,记者和黄本仁先生一起从这些回忆中揭开了当年大连妓女改造运动的一角。

1945年8月,大连地区被苏军接管后,一直拒绝国民党方面的市长来大连组建政府,直到10月份,大连人民选举产生了第一届的人民自治政府,第一任大连市长姓迟,这位迟市长是位亲苏的人物,而实际上这个自治政府已经受中共地下党的领导。

在大连市人民自治政府成立的半年中,大连地区一方面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另一方面,国民党对大连地区实行经济封锁,所以工农商一片萧条。

据当时的资料记载,大连地区登记在册的妓院有三十多家,多集中在小岗子一带,有妓女七百多人,这个数字并不包括私娼,据估计,私娼的数字在二千名左右。由于经济萧条,妓院的生意也难以维持,有些妓女迫于生计相继离开了妓院。但是过了1946年春以后,经济开始复苏,娼业又开始回流,解决妓女问题成了新政府的一件大事。

1946年夏,大连市人民自治政府作出了“取缔妓院”的决定。大连市公安局、民政局、社会局和妇女联合会对全市三十余家妓院进行整治,封闭妓院,收容妓女。

为一点钱就能出卖身体

大连禁娼的初期,情况是相当困难的。妓院虽然一夜之间被取缔,禁止营业,但妓女们作为个体形式还存在着。这七百多名妓女大多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由于生活困难而沦为娼妓的,一般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有的更是从小就被卖进妓院,大部分没有读过书,三分之二的妓女患有不同程度的性病。由于长期以卖淫为生,没有任何生活技能。

大连解放后的半年间,由于经济不景气,妓女们的生活也没有原来那么风光了,即使是在妓院集中的小岗子一带,过夜的“嫖资”相当于现在的二十元钱。可是就是这点“收入”还要被妓院老板克扣,妓女与老板之间一般是五五分账,更有差的,妓女接一次客只能拿到四五元钱,其余部分都被老板以各种理由盘剥了。

妓院老板叫板禁娼运动

在取缔妓院之后,大连采取的第二个政策是先对妓院老板进行说服教育,让妓院老板解散妓女,各归原籍。但是,这些妓院老板的抵触情绪非常之大,更有的口出狂言,对抗改造。曾有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老板,她到过日本、朝鲜等国家,自认见多识广,她对改造干部们说,“在日本、韩国等地都实行公娼,在中国,妓女更是存了两三千年,没有人说它不合法,更从来没听说要禁娼,况且妓院这个东西只要有了男人,这个行就不能禁绝,我看要禁绝妓院,最好办法叫男人都当太监。”

更有的妓院老板提出了要求:“我们不干问题不大,可对这些姑娘们怎么办?这都是我们花钱买来的,这一笔损失费,由谁来负责归还给我们?除非政府给钱,才能停业。”对妓院老板的工作,在这样情况下,很难深入下去。

这七百多名妓女被隔离在妓院中之后,不事生产,加上妓院老板的煽风点火,“不接客,你们还会干什么,嫁人吗?谁会要你们,如果没有了妓院,你们只能被饿死。”因此,妓女们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

调运苞米供给妓女生活

为了让妓女改造工作顺利进行,政府决定对隔离起来的妓女实行供给。当时大连处于饥荒,但政府还是调运了大批粮食,对妓院的供给采取粗细粮搭配,粮食以苞米为主。记者虽然没有找到当时调运的具体数字,但是即使以每人每天半斤苞米的数量计算,这个数字还是很大的。

妓女们的生活得到保证之后,大连妇女联合会开始了第三步的工作,给妓女们上课。课程分成二种,一种是宣传教育,向她们说明改造工作不是不给她们生路,而是解放她们,让她们由鬼变成人,成为新社会自食其力的好人。

第二种课程是技能课,市妇联请来干部给妓女们上课,如纺毛线、打毛衣、糊火柴盒等,同时还上了一些文化课,希望她们在改造之后能够有一技之长,在社会上生存下去。

诉苦会上,妓女控诉牛马生活。

经过这样的改造后,妓女们不再有抵触情绪,但是她们的顾虑没有彻底消除,有的妓女竟对改造干部说:“原来在娘家,生活太苦,到了妓院生活改善了,再说叫我们不干,难道再回老家受苦。妓院老板是花钱买我们的,她能放人吗?即便能放我们,我们上哪去?要嫁人谁也不要,那不就要饿死了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关方面认为宣传教育还要深入,对于部分自身觉悟较高的妓女则大力支持她们勇敢地站出来,在学习班大会诉苦,向万恶的妓院老板作清算斗争。

有觉悟的妓女在学习班大会诉苦,揭露妓院的害人罪恶,妓院老板把她们当做摇钱树,强迫每夜多接客,多者超过五次以上。诉苦会上妓女们说,妓院严重摧残她们的身心健康,她们过着做牛做马的生活,现在是新社会,我们妇女解放了,刻毒的老板不让我们走,这太不讲道理了,我们要求妓院立即停止营业,凡来的嫖客一律劝返,不再强迫我们接客,要求把我们的卖身契还给我们,我们青春岁月付出的损失,要妓院老板立即加倍赔偿。妓院老板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住在这里等。

这些妓女沉痛地有力控诉和合理要求,在大会上引发了高潮,原来不觉悟的妓女也被感动了,纷纷加入斗争行列,彻底孤立了妓院老板,有些妓女觉悟了,回首往事,竟上台挥拳扑向妓院老板,以发泄平日的积愤,幸经在场工作人员的及时制止,否则妓院老板非伤即死。

改造过程一波三折

妓女们普遍觉悟了,妓院老板被孤立了,也不要什么损失费了,妓女也可走人了,但迟迟不拿出卖身契,更不愿拿出赔偿妓女的青春岁月赔偿费,成天哭着闹穷,还想趁机翻案。政府经研究作出决定:妓院封闭,房产交有关部门处理。在妓女未就业前,免费住宿。

妓院老板,将各妓女卖身契拿出来,让妓女们亲自看到,然后由政府工作人员在现场当众烧毁。当上述各项手续办完后,妓院老板被逐出,院馆由妓女推选代表领管。

如妓院老板拒不执行上述办法,所有妓女的日常生活仍由妓院老板出钱养活,直至办清手续之日为止,在此期间,妓女自己动手做饭,生活上自己料理自己。

在妓女尚未找到工作期间,由政府统一主持学习,生活完全由政府包下来,让她们学文化、学技术,然后根椐情况一一分配工作,在未获工资前,一律发给生活费,让她们自食其力,养成劳动习惯。

有部分妓女思念家乡,思念父母,经联系其娘家愿领回者,一律给足路费遣返,并发短期生活费,让其安心生活、减去各种不必要的思想负担。

到1949年春,危害人民群众的妓院妓女全部肃清了,公开的妓女不见了,社会上又产生了一些暗娼,有关方面在街道的配合下,做了大量工作很快消灭了。从1946年到1949年夏,大连利用三年时间,让妓女这个在中国存在了两三千年之久的毒瘤,从此在大连地区彻底消失。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陆续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禁娼运动,因为大连地区早一步完成了妓女改造,所以一些城市纷纷来大连学习妓女改造工作的经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