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萨科齐被指为提升人气大规模驱逐吉卜赛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京报   发布者:颜颖颛
热度64票  浏览18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05日 17:06

8月19日,法国格勒诺布尔附近,警察拆除罗姆营地。

  

  8月27日,法国维尔内夫达斯克,一些志愿者给临时安置点的罗姆人送来了食物。

  罗姆人,又称吉卜赛人,他们是欧洲最大的“少数民族”。自七月底以来,萨科齐政府已分批遣送了近千名罗姆人出境,事件的导火索是一起由罗姆人引发的骚乱事件,政府宣布要驱逐这些“社会不安定因素”。而事实上,法国去年一年就驱逐了1万名罗姆人。

  来自罗马尼亚的梅里索就是被驱逐的罗姆人中的一员。他曾带着“淘金”的梦想来到法国,拉手风琴卖艺。他认为,“法国人不是不友好,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他表示,等一切关于罗姆人的喧嚣“尘埃落定”,他会再回到法国。

  8月25日,罗姆人梅里索憋着满腹怨气从法国回到了罗马尼亚。现年42岁的他已经有15个孙子,全家唯一的收入来源是他那把破破烂烂的手风琴。

  傍晚,他坐在自家被漆成大红色的房子前,给一家人演奏意大利音乐家维瓦尔第的名曲《四季》。他不识谱,全凭听熟音乐来演奏,这是从他父亲那儿学到的绝活。

  梅里索的祖辈以驯熊为生,他们走乡串户,吹笛让熊起舞,以此赚口饭吃。他手中那架手风琴的年岁比他还大,一些按键斑秃,露出里面的原木。

  此前一个多月,梅里索靠这架手风琴在法国谋生,可是,他很快遇上了法国驱赶罗姆人的行动。

  8月19日起,法国政府展开大规模驱逐罗姆人行动,此前两周内,警方拆除了40多个罗姆人聚居点。700多名无家可归的罗姆人只能接受自愿遣返和强制遣返的安排。

  呆不下去的法国

  两起涉及移民的犯罪事件拨动了法国社会“安全”和“移民”这两根敏感的神经。

  促使法国政府下决心遣返罗姆人的是两起骚乱事件。7月18日,圣艾尼昂市一名涉嫌偷窃和无照驾驶的罗姆青年因拒捕被击毙。接着,数十名手持武器的罗姆人包围警察局,焚毁汽车和国旗,破坏附近商铺和公共设施。

  不久后在东南部的格勒诺布尔,一名外来移民持枪抢劫,在警察追捕中被击毙,此后爆发了几天的暴动,数十辆汽车被烧毁,警察遭枪击。

  这两起涉及移民的犯罪事件再次拨动了法国社会“安全”和“移民”这两根敏感的神经。

  萨科齐强硬表示,罗姆人非法营地将逐步被清除,因为那里是非法交易、教唆儿童行乞、卖淫等犯罪行为的温床。

  居住在法国的罗姆人约有1.5万人,大部分来自东欧。他们在村庄外和城郊地区安营扎寨,并试图通过手艺来谋生。梅里索就住在格勒诺布尔的一个罗姆人聚居区。他还记得,起初,60多名警察来到他们的聚居区,要求他们搬家。等到他们在格勒诺布尔郊外安顿下来没几天,警察又出现了,再次要求他们搬走,这一次,是搬出法国。

  “我们接到命令,”一名警官对他们说,“你们还是走人比较好,否则你们会被送进监狱。”梅里索和他的同伴们听从了警方的劝告,他背上自己的手风琴,到警察局领了300欧元路费,回到了罗马尼亚老家。

  没有活路的家乡

  他们世代从事着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没有资格购买土地,被认为是“二等公民”。主要的居住场所是棚户区和垃圾场。几乎没有人上过学。

  梅里索的家乡叫巴布勒斯提,距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东北约60公里。在坑坑洼洼的村庄公路上,黑头发的小孩带着狗到处撒欢,这里没有下水道系统,垃圾满地都是。

  梅里索的祖宅是祖父所建,只有一层平房。他的母亲、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还有他的孙子都住在这里。家里通了电,有卫星电视,但最近的水源距房子两公里远。

  从院子大门往外看,可以看到一个旧糖厂的破烟囱。许多罗姆人都曾在这个糖厂工作过,但自从1990年糖厂倒闭后,巴布勒斯提的每个人几乎都失业了。

  凭借着祖传的手风琴手艺,梅里索希望能在乡邻的婚礼上演奏赚钱。他的大名远播周围几个村庄,人们都喜欢请他到活动上拉吉卜赛曲。一次表演能挣800列伊,约合190欧元。

  但自从经济危机以来,没有人再办得起体面的聚会,“我们甚至连吃都吃不饱”。

  目前,约有1200万罗姆人生活在欧盟国家,绝大部分分布在东欧地区,包括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和捷克等。他们世代从事着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没有资格购买土地,被认为是“二等公民”。主要的居住场所是棚户区和垃圾场。几乎没有人上过学,人们视他们为“小偷”和“乞丐”,一些罗姆人也依赖小孩乞讨为生,所以往往子嗣众多,并时不时有买卖小孩的“劣迹”发生。

  两年前,全球经济危机同样席卷罗马尼亚,失业率一下子攀升至7%,而对于罗马尼亚雇主来说,罗姆人向来是他们最后的选择。

  于是,失去了政府儿童补贴和老人养老金的罗姆人只能依靠打零工、做小买卖或乞讨为生,这种背景下,许多人怀着“淘金梦”,像当年的美国人一样展开“西进运动”,迁往西欧富国,想赚点钱养家糊口。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都是他们的目标。

  看不清楚的未来

  梅里索每天拉手风琴表演赚钱。“法国人不是不友好,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他说,等一切喧嚣过去,会再回到法国。

  “我们现在是回家了,”梅里索表示,“可是我们养不活自己。”全家人这么多张嘴只能靠他拉手风琴来填饱,此外,每个孩子每个月只能领到10欧元的政府补助。

  梅里索清楚地记得,命运转机是今年5月份。他在法国的侄子打电话回家,问他是否愿意去法国。

  “那里好吗?”梅里索期待地问。

  “是的,”侄子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于是,7月初,梅里索和妻子努塔、三个重孙和其他几个村人一起,搭上了一辆小巴士,摇摇晃晃的24小时后,他们到达侄子所在的格勒诺布尔。差不多1000名罗姆人在那里搭起了棚屋或大篷车。他和努塔找到一间被遗弃的屋子,“没有窗户、没电也没水,只能睡在纸盒子上。”尽管法国政府没有给他们任何资助,但他们的孩子可以去当地上小学。

  每天,梅里索拉着手风琴从一家餐馆走到另一家,通过表演赚钱。“法国人不是不友好,”他说,“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

  很快,好日子到头了。萨科齐政府宣布,他们不受欢迎。

  然而,单纯的驱逐措施真能把罗姆人挡在法国国门之外吗?

  回到家的梅里索正在乡人面前夸口,称自己从法国带回来几千欧元,法国在他口中就如同当年的美国,“遍地是黄金”。

  然而事实是,他带回来的几千欧元只够家人生活一段时间。屋顶要重修,房子还需要新建几间。最大的孙子过几年又要娶媳妇了。一切都要钱。

  梅里索乐观地表示,自己将等待几个星期,等到这一切关于罗姆人的喧嚣“尘埃落定”,那时他会再回到法国。

  (颜颖颛)

  新移民政策“变本加厉”

  ■ 前景

  梅里索满心指望着重回法国,但他或许过于乐观。萨科齐政府8月30日宣布,将采取更严厉的移民法对待那些不受欢迎的外来者。

  遣返罗姆人的一个问题在于,拥有罗马尼亚或保加利亚国籍的罗姆人属于欧盟国家公民,有权进入法国并取得3个月的临时居留权。因此,被遣返的罗姆人随时可以再度返回法国安营扎寨。

  在8月3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法国移民部长贝松宣布,一项修改移民法的计划将于9月27日提交国民议会讨论通过。修改后的移民法将更有利于打击来自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国的偷渡者和走私人口,简化对法国社会造成“不必要负担”的外国人的遣返程序。

  移民法草案主要涉及那些最多只允许逗留3个月、但企图延长居留的外国人。贝松在发布会上表示:“欧盟公民也不可以没有限制地自由迁徙”,超过3个月居留的外国人必须出具工作许可、学生身份或者足够的生活费用保证。

  对此,外交学院法国问题专家李旦指出,萨科齐政府一直把移民问题视为法国社会最大的社会问题,上台之后对待移民政策的调门也比较高。

  驱逐政策的具体操作也很明确。李旦说,法国将有案可查的,利用欧洲东扩、签证便利等优势,在最近一两年来到法国的罗姆人驱逐出境。这一界定在法律上相当清晰,罗姆人的接收国、来源地很清楚,罗马尼亚政府也比较配合,实施起来难度并不大。

  因此李旦认为,尽管招致反对,驱逐政策还会继续执行一段时间。

  “教育是走出困境唯一途径”

  ■ 对策

  对于法国政府的做法,罗马尼亚巴布勒斯提市的市长埃恩·库提塔图很愤怒。他是罗马尼亚唯一的罗姆人市长,“法国人可以把我们当便宜劳动力使用,但不应该把我们赶走”。

  金融危机让巴布勒斯提的政府补贴减少了35%,这使得大部分成年人只能外出务工谋生。库提塔图表示,“萨科齐严重败坏了罗姆人的名誉,现在,整个欧洲都把我们当成小偷和罪犯了。”

  这位市长的儿子佐巴尔也揣着“淘金梦”去过法国。他想到建筑工地找活干,但没有建筑工地愿意雇用他,“于是他只能乞讨”。为博取同情,佐巴尔模仿跛子模仿得惟妙惟肖。

  库提塔图估计,巴布勒斯提市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成年居民在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流浪。“他们出去不到5年往往都会回来,”五年的异乡漂泊已足够让一名罗姆人赚到足够的钱,在巴布勒斯提建一所房子。从这个意义上看,他们并不是不想过安稳的生活。

  库提塔图很清楚,罗姆人不能一直这样恶性循环地发展下去,“教育是我们走出贫困的唯一途径”。在当地的一所小学,约150名一年级新生将在两周内入学,“但我们甚至连椅子都不够”。

  这位市长抱怨说,“我们的出生率太高了,平均每个家庭有7个小孩。”大部分罗姆人在他们二十岁左右时,往往已经拥有5个小孩。

  他们不喜欢被称作“吉卜赛人”

  ■ 背景

  他们有很多种称呼,英国人称他们为吉卜赛人,法国人称他们为波希米亚人,西班牙人称他们为弗拉明戈人,俄罗斯人称他们为茨冈人……他们则自称“罗姆人”,在他们的语言中,“罗姆”的原意是“人”。

  欧洲人误以为罗姆人来自埃及,于是称之为“埃及人”,而“吉卜赛”(Gypsy)是“埃及”(Egypt)的音变,但他们并不喜欢被称为吉卜赛人。1971年他们成立了世界罗姆人代表大会,决定自称“罗姆人”,并正式要求国际社会承认“罗姆人”是一个单独的民族。

  在文学作品里,他们神秘通灵、随遇而安。他们是梅里美作品中倔强美丽的“卡门”,是《巴黎圣母院》里善良的少女爱斯美拉达,是普希金长诗《茨冈人》中的金斐拉和她的族人。

  然而,在现实中,他们的生活毫无梦幻,他们辛苦逡巡,浪迹各方,艰难营生,与乞丐、小偷混在一起。他们躲不开被驱逐和嫌恶的命运,也走不出生育、乞讨、再生育的恶性循环。

  罗姆人的祖先是祖居印度旁遮普一带的部落,大约公元10世纪开始,迫于战乱和饥荒,他们离开印度向外迁徙,经阿富汗、波斯、亚美尼亚、土耳其等地到达欧洲。

  15世纪末,欧洲国家纷纷驱逐境内的罗姆人,反罗姆人的理由大致是:传染黑死病、鼠疫、霍乱,偷窃,行巫术。

  最大的悲剧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对罗姆人的迫害。死于纳粹政府种族法之下的罗姆人可能有50万左右。

  萨科齐欲借驱逐提升人气

  ■ 分析

  萨科齐以“安全问题”为由驱逐罗姆人,但罗姆人真是法国“安全问题”的最大隐患吗?政府为何突然在移民问题上如此“用力”?

  在法国雷恩高等商学院留学的小谭对记者表示,许多罗姆人在法国盗窃、抢劫、扰乱社会治安,并利用小孩子讨钱,引起了法国人的反感。尽管出于同情儿童的考虑,人们往往会给乞丐一些钱,但法国社会普遍看不起他们的做法,而且,他们的确是超过了居留期不愿意离开的非法移民。因此,在许多法国人看来,将他们赶走“天经地义”,并不意味着法国社会不再宽容。

  但小谭也表示,法国政府一直听之任之,这次突然“发作”,令人始料不及。

  法国政治评论家何诺则表示,政府突然发作,除了罗姆人骚乱的导火索,另一个原因则是,借朝罗姆人“发难”,萨科齐可以提升自己的人气和支持率。

  “这是萨科齐的老策略,”何诺表示,“驱逐政策很好操作,能最快取得效果,引发足够的关注,也不需要触动什么利益阶层。通过朝罗姆人开火,萨科齐可以告诉选民,自己成绩斐然。”

  民调显示,65%的法国民众欢迎罗姆人回家,同时,70%的民众认为,驱赶罗姆人并不能真正解决法国的“治安问题”。

  何诺表示,萨科齐一直试图把法国国内安全问题的原因归咎到“非法移民”身上,但事实上,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大。萨科齐的这种说法只是为安全工作不力推卸责任而已,因为,解决安全问题有解决安全问题的方法,要通过改善内政措施等来解决,即使罗姆人的问题不存在了,法国的安全问题也不会消失。

  65%法国民众支持驱逐

  ■ 反应

  8月27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在审议法国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报告后,对法国境内针对罗姆人(吉卜赛人)的种族主义政治言论和暴力上升“表示不安”,并建议法国避免集体遣返罗姆人。

  “萨科齐的政策给人们一种印象,那就是所有的罗姆人都是罪犯和行为不端的流氓。”法国人权联盟官员马利克·谢莫库尔如此评论萨科齐的政策。

  欧洲基本人权机构表示,那些将被萨科齐驱逐的罗姆人无法享受正常的社会权利,简单的驱逐会造成更多的人无家可归。

  在公众舆论压力下,即便是执政党内部的一些官员,也开始对驱逐罗姆人一事感到不安。外交部长库什内表示,自己曾经考虑辞职。但萨科齐政府却决定把移民牌继续打下去。

  因为在一众批评声中,法国国内民调却显示,超过65%的法国民众同意把这些“流浪人群”送回家去,超过69%的受访者赞成拆毁他们的聚集营。这个乐观的结果让萨科齐“吃了秤砣铁了心”,把驱逐政策实施到底。

  种种迹象表明,萨科齐政府为了挽救低落的民意,刻意把“国内安全”问题提出来,借用罗姆人事件,希望能提升人气,为2012年大选提前布局。

  ———德国《明镜周刊》

  萨科齐把罗姆人和非法移民问题看作“从低迷的民意支持率中”恢复的最好幌子,并把公众注意力从他自己的政治献金丑闻转移开去。

  ———《华盛顿邮报》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颜颖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