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蓝军部队司令从美国大片悟出战术方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者:陈劲松
热度137票  浏览15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2月14日 21:20

王鹏在研究“红军”走势。

  他,平头,黑脸,鼻梁上架一副白边眼镜。胸前一块蓝色胸标:“模拟蓝军部队”,下面一排英文:“DOUBLE EDGED SWORD”(双刃剑)。

  在“对手”眼里,他是一个“凶狠、狡诈、冷酷”的大校军官。在生活中,他多才多艺,创作的油画数次获奖,演唱的英文歌曲流畅优美,撰写的诗词、论文多次发表。他拥有硕士学位,是多所院校的客座教授。演兵场上,他作为我军一支新型模拟敌军部队——“蓝军”的指挥官,常常让一支支“红军”连吃败仗。

  他,就是被称为新一代“蓝军司令”的南京军区某摩步旅旅长王鹏。

  善唱“空城计”

  一次演习,“红蓝”双方互相实施电磁侦察,电波如潮,密布山峦沟壑。

  清晨,“蓝军”侦察组报告,一群“红军”工兵在挖工事。王鹏煞有介事地呼叫前方指挥部:“老虎,我是狐狸,我判断是对方的指挥所,打他一下!”

  “旅长,不能在步话机里说!”参谋急忙制止。电波的另一头,“红军”截获通话,果然上当了,赶紧废弃挖了一半的指挥所,专门派出一个营去对付那个“影子连”。

  不久,王鹏又涮了“红军”一回。他冒用“红军”上级指挥员呼号,把“红军”一个主攻连调到另一地区。接着,派出特种分队,从一条地图上没有标出的小路奇袭“红军”指挥所。

  原来,王鹏使用的不是地形图,而是卫星图,一条新踩出的小路,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今年上半年一次演习,他事先在某高地大兴土木,修路爆破。其实,他并没有把指挥所放在那里,而是下令将两组指挥方舱放在另两处高地,里面指挥设备一应俱全,正常发射无线信号。

  战斗打响,“红军”先后以机降、炮击、穿插多种战术实施“斩首”,“蓝军”几个指挥所先后被端掉,却空无一人。战后复盘,才知道王鹏唱了一出信息化条件下的“空城计”。

  美国大片悟出道道

  王鹏爱看电影,电脑里存了几十部大片。

  去年3月,南京军区正式成立“蓝军旅”,部队作战从进攻转为防御。两个月后就要对抗演习,打惯了进攻战的战士一时摸不着头脑。

  王鹏调出影片《小鬼当家》,组织全旅战士观看。王鹏说:“电影里有个小孩,防御一个公寓,滴水不漏,打败一群盗贼。你们别光看热闹,都想一想,给你一个山头,怎么守?”电影结束后,战士们想出29个“金点子”,仅设置障碍就想出十多种方法。

  装甲部队突击力强,机动快,如何对付?王鹏想起电影《丛林大兵》中德军的“齐格菲防线”,将三角锥、蛇腹形铁丝网混合绵密设置,硬是把“红军”坦克逼进预设的“火力口袋”。

  攀崖训练,山崖壁立千仞,很难攀爬。王鹏想起美国大片《最长的一天》中一个镜头。结果,他发明两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一是枪式抛绳器,二是锚弹软梯。

  王鹏爱画画,儿时学过5年半的素描,想当画家没当成,但“童子功”却还在。一次演习,他让人喷绘了一幅“丛林”,竖在“指挥所”后面。“红军”光电侦察,再次中计。

  组建蓝军劲旅

  王鹏是湖南湘乡人。1985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被分配到北京的军事科学院战略理论部当研究员。他再三请求重新分配,来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接受为期2年的合成参谋专业培训。

  毕业之时,南国边境燃起战火,他连夜写下6000字请战书,奔赴南疆战场,淬火200多天,荣立三等功。

  2001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国防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时,他是系里唯一的全优学员。他先后被国防大学等院校聘请为联合战役专业客座教授。

  2006年7月,他被任命为某摩步旅旅长。当时,南京军区正在探索最大限度接近实战和提升核心军事能力的训练形式——依托训练基地组织实战化实兵自主对抗演习,并决定组建数支旅级规模的“蓝军”部队。

  2008年3月,王鹏所在的摩步旅成为南京军区数支模拟敌军部队中的一支。王鹏也由此成为我军新一代“蓝军司令”。

  近2年,凡与王鹏过招的部队,都响亮地喊出:“活捉王鹏,荣立一等功!”

  不过,至今,王鹏还没被人“活捉”过。(陈劲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