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毛派认为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

热度155票  浏览9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15日 22:30

  2010年9月12日 ,正在河南旅游的日本学者木田洋先生,应郑州思想文化少龙和黄河青年读书会的邀请,在浦发大厦进行了一场题为《日本的社会运动》的讲座。在讲座的交流阶段,现场听众提出一个中日两国间的敏感问题——“日本左派怎么看待钓鱼岛问题”。木田先生明确答复说:“日本的毛派认为,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他说日本的托派和其他左派也这样认为。座谈会后,他还告诉我们,日本的毛派为此还专门出版了一本名为《钓鱼岛属于哪个国家》的书。

  

  木田先生在这个讲座中主要介绍了日本的左翼社会运动。他说,100多年前,日本的进步人士从欧洲,首先是从法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2年成立了日本共产党。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日本的左翼就不断地处于分裂中。后来,以宫本为首的日本共产党追随苏共的修正主义路线,对美帝关系暧昧,就使原有左翼阵营彻底分裂。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极大地影响了日本声势浩大的左翼运动。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许多日本进步人士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一次又一次来到中国。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中国红卫兵,造反派的革命精神。带回到日本的社会运动中。他谈到当年日本第一学府——东京大学的革命学生,拒绝右翼教授进课堂,而请来农民到高校讲课。在东京大学的大门口学生们一边写上了“造反有理”,另一边写着“帝大(指“东京大学”)解体”。中间是大幅毛主席像。这幅毛主席像后来作为珍贵的礼物送给了他们在中国的战友。木田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失败后,日本的左翼运动的声势也下去了。但是近几年日本的毛派等左翼力量又开始活跃。他们首先总结了过去内部分裂的教训,强调了联合团结的共同愿望。在国际交往中也是如此。过去,日韩左派到一起就吵架。这一次他来中国前应邀到韩国参加韩国左派的大会。双方都强调了团结的愿望。木田说,他们现在还无法和朝鲜交往。在回答听中提问的中日左派交流的问题时,他很遗憾地说,“太少了!希望日中左派今后会有更多的交流。”木田告诉听众,现在许多日本进步人士,尤其是青年,只要凑够一张飞机票的钱,就出国交流啦。没有钱住宿,就住火车站;没钱吃饭,就吃教堂的;或者干脆在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一块面包故意吃上很长时间,好在那里多休息一会儿。

  在交流中,木田也回答了听众提出的其它关于日本社会的问题。他说,日本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日本的经济“繁荣”主要靠的是“土木”(即中国人所说的房地产)、靠的是修高速公路和没有必要修的飞机场(如北海道)。进入九十年代后,问题都暴露了出来,日本的经济也进入了一个长期的停滞阶段。

  木田先生在回答听众的提问中说,日本的贫富差距、官场腐败也是很严重的。日本现在许多青年都是“三不主义者”,即:不结婚、不要孩子、不买房子。因为实在买不起。他本人就没房子。对于听众提出的日本官场普遍存在的“世袭”现象,他说,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保守派政党——自民党身上,像公明党等很多政党基本没有这种现象。听众问,日本的选举中的选票大多投向哪个党,民众又是如何对待自己神圣一票的?木田说,选票大多是投向保守政党。即便大多数公司普通职工不乐意,但在公司老板的胁迫下也不得不去支持自民党。听众中一位90后的女生问到日本妇女的社会地位和斗争情况。木田说,日本妇女的社会地位很低,很受歧视。他举了一些具体例子,也回顾了当年妇女运动中的斗争精神。有听众问,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木田明确回答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一位听众提议,听说木田先生会用汉语唱很多毛主席的歌,是否请木田先生唱一首。主持人说,今天与会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那就唱一首毛主席语录歌《世界是你们的》吧。木田先生深情、字正腔圆地唱起: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他唱时,听众合着其节奏拍手鼓掌。一些人还跟随他唱起来。他刚唱完,全场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讲座结束后,木田先生热情地和大家合影留念。

  木田先生1941年12月4日出生于大连。1947年日本战败后回国,一直在东京长大。1960年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毕业。从大学开始就热心于工农运动。参加了60年代的反对日美安全条约的斗争。1965年在一个日本钢铁批发商那里工作,由于工作原因,经常来中国。1966年毕业后第一次来中国,文革期间经常过来,出差北京,上海,广州。1976-1987年没来中国,1988-2000年被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apan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Agency,简称JICA)派往中国工作。期间,分别在中国的东北(哈尔滨),东南(福州),西北(银川),西南(成都)工作,并把自己的经历写成《溶入中国的大男孩》一书。2001年退出JICA ,之后从事翻译工作并经常旅游。走遍欧洲,南美,等地。曾于2004年参加日本的非政府组织“和平船”做环饶北半球一周的旅行。)2007年曾在北京乌有之乡书店做过讲座。

  木田先生此次来华,是以旅游者身份来参观现在河南的“四大古都”。他以前曾去过洛阳,来郑州之前两天刚去了安阳,来郑州后又去了开封。在郑州期间,正值9月9日郑州民众纪念毛主席逝世34周年活动,木田先生到现场热情参加活动,和广场群众一起用汉语纵情高歌《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国际歌》。他也曾和郑州文革口述史调研小组成员一起座谈,介绍了他说了解和参与的六十年代中国和日本的学生运动。9月11日,木田先生专程去南街村参观。当南街村“班长”王宏斌问木田先生是不是日本共产党时,木田先生说,日本共产党是修正主义党。陪同者指着木田先生胸前佩戴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徽章对王宏斌说,“他是个毛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