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苏丹,挣扎在分裂边缘

热度89票  浏览8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月17日 12:00

1月8日,苏丹南部重镇朱巴街头人来人往。新华社记者叶平凡摄

1993年,南非摄影记者凯文·卡特前往北非的苏丹采访,是年一场大饥荒正在苏丹肆虐。饿殍遍野的悲惨景象令卡特倍感凄凉和无奈,很快,他看到了更震撼人心的一幕:灌木丛边,一个瘦骨嶙峋的苏丹小女孩正趴在贫瘠苍凉的大地上,艰难地向一公里外的食品发放中心爬行。此时,一只硕大的秃鹫落在小女孩身后,贪婪地盯着这个奄奄一息的弱小生命。它在等待女孩的死亡,等待即将到手的“美餐”……不久,《纽约时报》刊登了这幅被命名为《饥饿的苏丹》的照片,全球舆论一片哗然,小女孩背后的那场已持续十年的内战终于引起了世人的广泛关注——原来饥饿的苏丹需要的不仅仅是粮食,还有和平。

2011年1月9日,苏丹又一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根据这场内战结束时签署的《全面和平协议》,这一天苏丹南部举行公投,决定苏丹未来的命运:统一还是分裂。

大苏丹,大问题

“大国家,大问题”,西方媒体曾用两个“大”字来形容苏丹。坐拥25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苏丹是非洲大陆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第十大国家。近年来由于达尔富尔问题,苏丹频频见诸报端。实际上,达尔富尔问题折射出苏丹面临的另外一个“大问题”——南方问题。

在广袤的北非大地,有一条被称为“萨赫勒”(阿拉伯语意为“沙漠之边”)的地带,从东部的埃塞俄比亚出发,穿过苏丹,直至西岸的毛里塔尼亚,就像一把利剑断开了撒哈拉沙漠和非洲热带雨林,也划开了阿拉伯人与黑人、穆斯林与基督徒、游牧民族与农耕部落。如果借用美国国际关系学者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苏丹正好处于两种文明的断裂带上。“苏丹”原意为“黑人的国家”,不过自公元7世纪起,西亚的阿拉伯人骑着骏马和骆驼向北非迁移,阿拉伯文明伴随着真主的绿色旗帜在苏丹北方安家落户。从此,北边的阿拉伯文明和南面的黑非洲文明在这里相互斗争、排斥,但又不得不紧紧地糅合在一起,就像来自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青尼罗河和来自维多利亚湖的白尼罗河,千回百转,最后在喀土穆(苏丹首都)凝成一条尼罗河,流向地中海。

在19世纪末西方列强瓜分世界的狂潮中,英国侵占了苏丹,实行“分而治之”政策,南北方之间的隔阂日趋严重。在苏丹独立的过程中,北部阿拉伯人逐渐控制了中央政权,并试图寻求南方的伊斯兰化,将阿拉伯语定为苏丹惟一官方语言,在殖民时期受过较高英语教育的黑人精英被排斥在政治决策层之外。据说,在中央政府向黑人占90%以上的南部地区派出的几百名官员中,只有区区四名黑人。业已紧张的南北关系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1955年,即苏丹独立的前一年,以南方黑人为主的部队拒绝调往北方的命令,公开哗变,第一次南北内战爆发,一直持续到1972年尼迈里主导的北方政府最终同意给予南方一定的自治权利。

但是,苏丹人并没有在这条和平的路上走多远。上世纪80年代初,苏丹南方发现大量石油,尼迈里政府计划将石油运到北方炼油厂提炼,引发南方骚乱。1983年,尼迈里取消了南方的自治权,并再次在全国推行伊斯兰化,引起南方人的强烈抗议。同年,以约翰·加朗为首的一些南方官兵发动兵变,成立了“苏丹人民解放军”(又称“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主张以武力推翻政府,苏丹第二次内战全面爆发。在长期与政府对抗中,以加朗为代表的南方势力坚持要在南部实行民族自决,建立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加朗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军也逐渐成为苏丹南方最大、但不是惟一的反政府武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