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利比亚塔乌尔加昔日绿洲变“鬼城”

热度87票  浏览50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04日 15:18

  

  塔乌尔加一些街道两旁的房子被付之一炬

  

  塔乌尔加人萨拉马被关押在米苏拉塔的监狱内

  

  利比亚武装人员在塔乌尔加街头巡逻

  □杨美萍 国际周刊专稿

  当伊姆巴卡·奥马尔看到利比亚塔乌尔加最新的照片时,她差点崩溃了。那曾是她生长的地方,但是两个月前因战事告急,她和家人逃离了那里。当时她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到塔乌尔加。 ”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另一回事。塔乌尔加在当地语言中是 “绿洲”的意思,但如今却成为利比亚沙漠中的一座 “鬼城”。

  战后遭米苏拉塔人“抢劫”

  塔乌尔加位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东南方187公里处,在反对派包围米苏拉塔以后,该地就成了卡扎菲的大本营。塔乌尔加曾是一个生机蓬勃的城市,常住人口约有3万。战事结束后,大部分人都曾回到那里,但他们的家乡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超级市场”,附近米苏拉塔的居民开着车前来抢夺物品。武装分子则将他们原来的房子付诸一炬,可能是为了防止像伊姆巴卡这样的人有一天返回那里。现在呈现在伊姆巴卡眼前的,只有断壁残垣。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记者今年9月进入塔乌尔加进行采访时,就已经看到大量住宅和几乎所有店铺都被洗劫一空,有些房子上还有卡扎菲时期的绿色国旗在飘扬。看得出来那里原来的居民走得很匆忙,有人甚至连孩子的照片都来不及拿。其他小的物品,入芭比娃娃和CK的T恤衫,还被扔在地上。电视机和音响设备等稍微值钱点的东西,很多都被偷走了,更多的则被砸得粉碎。连医院也未能幸免。病床被拖出了病房,床单被撕碎,窗户和门上的玻璃几乎没有完整的。药物和电脑打印的文件被撒在走廊上。整个医院连一个医生和护士也没有。而走在路上也要小心,说不定哪里就埋着地雷。有些房子上还有弹孔,显然那里曾发生过战斗。

  现在,在战争中幸存的塔乌尔加人聚集在各地的难民营,例如的黎波里南部法拉赫的一个营地。伊姆巴卡一家和其他上百个家庭一样,住在曾经的兵营里,那里曾住着一个土耳其建筑公司的工人们,现在也成了难民收容所。

  被卡扎菲用作要塞的日子

  伊姆巴卡说:“2月份战争开始的时候,很多生活在米苏拉塔的塔乌尔加人都回到了家乡。卡扎菲把我们的城市变成了抵抗米苏拉塔的要塞。一夜之间,那里的士兵人数变得和老百姓一样多。 ”

  25岁的伊姆巴卡是一名医科学生,曾在塔乌尔加医院的外科当志愿者。她说:“夏初的时候,物资供给变得紧张,我们甚至没有麻醉药给要做截肢手术的病人用。我们几乎一直在遭受猛烈的炮击。到了7月份,我们仅剩的5名医生也走了,他们都来自朝鲜。 ”

  现在,伊姆巴卡还在难民营的简易医疗中心帮忙。

  巴希尔·优素福永远不会忘记没有医疗物资的日子。原本今年7月他会成为一名父亲,如果他能将怀孕的妻子带去塔乌尔加南部80公里处的一家医院的话。但是身为出租车司机的他也无计可施。他说:“卡扎菲的部下封锁了出城的路,他们不让我们出去,说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现在他不仅没有了车,连可以让他开车的城市也没有了。

  徒步也要逃离塔乌尔加

  塔乌尔加的情况对所有人来说都变得越来越无法容忍,直到反对派发起了最后攻击。

  据利比亚反对派称,他们最后一次对塔乌尔加的进攻开始于8月10日,北约战斗机与之配合,轰炸了塔乌尔加附近的3个军事指挥点和两个军备库。但是难民营中的目击者称,北约的攻击其实开始得更早,而且连塔乌尔加市中心也遭到了打击。

  8月12日,塔乌尔加从一片混乱变成了一场噩梦,所有人争先恐后地离开了那里。

  现在法拉赫难民营落脚的塔乌尔加人艾哈迈德·法蒂尼回忆道:“有人拦住我们的车,想让我们捎上他们。但是我们车上已经坐了8个人,没办法再带任何人了。 ”

  法蒂尼的很多邻居都是徒步逃离的。 28岁的穆罕默德·吉布利勒走了两天才穿越沙漠,抵达一个叫Hisha的地方。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次旅程。吉布利勒说:“一开始我们大约有300人,但是很多人在路上因为脱力和脱水倒下了。我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事,这也关系到我的生存问题。”

  他不知道那些在沙漠中死去的人,有没有被家人找回尸体。

  最幸运的人到了的黎波里

  Hisha是位于米苏拉塔和苏尔特之间的一个小镇,当时成了很多难民的天堂。但随着利比亚反对派向着卡扎菲的老家苏尔特推进,它也遭到了攻击。

  艾哈迈德·瓦伊勒说:“我们够幸运,在苏尔特有亲戚,所以我们可以住在他们那儿。但是很多到了Hisha的难民被告知,如果家里的男人前往反对派的大本营布雷加,并在那儿参加战斗,他们的妻儿就能被安置在当地的学校。 ”

  Hisha很快沦陷了,一些塔瓦尔加人开始前往苏瓦尔特。但是很多人在反对派大规模进攻苏尔特的时候阵亡了。最幸运的人最后到了被反对派控制的首都的黎波里。

  伊姆巴卡说:“当我们抵达的黎波里时,我们60个人在一间公寓里住了整整一个月。我们女人是从来不被允许出门的,男人也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被放出去。大家都小心翼翼,因为的黎波里对我们来说,也是个非常危险的城市。 ”

  伊姆巴卡指的是利比亚反对派在过去几个月里对黑人采取的严厉防范措施,很多黑人被怀疑是卡扎菲从国外雇来的佣兵。而塔乌尔加人大多数都是非洲奴隶的后裔,肤色和其他利比亚人明显不同。

  塔乌尔加已经不存在?

  目前,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再表示,任何派别滥用暴力将遭到彻查。但是过渡委执行委员会前领导人贾布里勒最近的表态却让难民产生了进一步担忧。

  据悉,贾布里勒在米苏拉塔公开发言称:“关于塔乌尔加,我认为除了米苏拉塔人民,没人有权力介入。 ”

  塔乌尔加和米苏拉塔相隔只有30多公里,但是两地的居民却处在敌对的立场。当卡扎菲的军队包围米苏拉塔后,那里的反对派经过艰苦作战挺了过来。但是他们认为,当时很多袭击他们的炮火来自塔乌尔加。

  塔乌尔加沦陷后负责守卫该城的反对派领导人阿卜杜勒·穆塔里布·法塔特斯说:“我们敦促他们停止攻击,因为我们是同胞,但他们没有理会。 ”法塔特斯承认,很多塔乌尔加人其实是被卡扎菲当作了人弹。

  他说:“我们给他们30天的时间离开。如果他们不离开,就会被关进监狱。我们永远都不会允许他们回来。 ”

  27岁的穆罕穆德·法拉吉·萨拉马原本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塔乌尔加,后来他成为卡扎菲军队中的一名士兵。退伍后,他开始在的黎波里街头卖香水。但是战争打响后,他被召回了军队,上前线与反对派作战。他说,如果自己拒绝,就会被打死。如今,他已经沦为阶下囚,被关押在米苏拉塔的一座监狱中。

  但更让人担忧的是,还有很多塔乌尔加人被随意逮捕。有观察组织警告称,的黎波里频繁发生的肆意逮捕和虐待事件已经让这个城市中的非洲人口感到担忧的地步。

  在一个难民营内,穆罕默德·马布罗克播放了一段据悉是于11月1日拍摄的视频,里面有一群武装分子将7名塔乌尔加年轻人拖出了难民营。被指涉嫌这一事件的武装人员阿卜杜拉·塔尔胡尼拒绝就这一事件作出回应。但是当被问到难民何时可以回到塔乌尔加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塔乌尔加已经不存在了,将来它将会被称为‘新米苏拉塔’。 ”

顶:5 踩:10
【已经有72人表态】
11票
感动
12票
路过
6票
高兴
11票
难过
10票
搞笑
7票
愤怒
6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