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仍保留骑兵战马曾与狼群博斗

热度52票  浏览80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07日 14:31

训练过程中,战士们对着马道旁边的十几个预刺标靶,右劈左刺。

  作者:陈双维 陈小强 晋永权

  第二炮兵这支骑兵连是目前我军两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也是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保留的惟一一支骑兵分队。成立以来,他们出色完成了一次次重要的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铁骑"

  11月29日清晨,位于海拔3600多米的第二炮兵某部骑兵连一哨所内,班长柏小峰与战士苑自兵、辛星一起升国旗,做早饭,打扫营房,料理军马,准备巡逻。

  这是骑兵连守卫的阵地中海拔最高、条件最为艰苦的哨所。这里常年霜冻期7至8个月,冬季气温日均零下30摄氏度。四周冰雪已埋没了通达哨所的土石路。对于有着9年骑兵连生活经历的班长柏小峰来说,这是寻常的一天。但对年仅18岁,接触军马仅仅两个多月的新战士辛星来说,一切还备感新鲜。因老兵退伍,新战友还没来,他们3人要看护4匹军马。

  1960年秋,奉中央军委命令,某骑兵一师和独立团的50名官兵、50匹战马日夜兼程,来到祖国边陲,安营扎寨,组建了这支骑兵连。他们执行着一项重大使命――守护我国诞生不久的导弹阵地。

  第二炮兵这支骑兵连是目前我军两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也是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保留的惟一一支骑兵分队,担负着数百平方公里的安全巡逻任务。成立以来,他们出色完成了一次次重要的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铁骑”。

  现任该部政委张传力接受采访时这样评价这支部队:骑兵连一代代官兵,常年战斗在雪域高原,恪尽职守,默默奉献,他们忠诚使命,不辱使命,履行使命,用自己的青春年华书写和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为我国导弹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如今,新一代骑兵连干部战士中,相当一部分人拥有学士、硕士学位。但初到骑兵连的战士,首先要过骑马关,然后才能分到属于自己的战马,称得上真正的骑兵。对于胆小的战士来说,第一次上马就是一道坎,更别说备马鞍、马上队列、短途骑乘、马上战术等等。几天下来,轻者双脚磨起血泡,重者还可能摔下马受伤。

  11月的高原,凛冽肃杀,一场军事比武现场会气氛正酣。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个腰挎马刀、脚踏高大枣红战马的列兵犹如离弦之箭冲了出来,对着马道旁边的十几个预刺标靶,右劈左刺。刀过之处,标靶纷纷落地,赢得在场官兵的阵阵喝彩。这个列兵就是刘海涛。

  2010年3月,18岁的江苏南京籍战士刘海涛高考落榜后来到了骑兵连,成为连里年龄最小的战士之一。一个月后,第一次进行骑乘训练时,刘海涛看着高大威猛的战马无所适从。几位老班长又是讲解又是示范,可是胆小的刘海涛无论如何都不敢上马,吓得直往后躲。班长硬是把他拽上了马背。几次“折腾”下来,他好不容易有了点勇气,没想到又在一次短途骑乘训练时,马失前蹄,从马背上重重地摔了下来。他的一只脚还蹩在马镫里,幸亏几位战友及时赶上抓住了受惊的马。来高原之前,刘海涛连马都没摸过,更别说骑马了。经过骑兵连一年的磨练,这位南方小伙子成了地道的“高原骑手”。

  李阳是辽宁人,高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陆军学院,在学校两次被评为“优秀学员”。2006年7月毕业后,他被分到了骑兵连当排长。面对一匹匹高大的战马,李阳刚开始怎么也想不通:作为高科技部队,怎么还会有如此古老的骑兵?本想凭着过硬的军政素质在部队好好展一番拳脚的他,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不由得感叹自己无用武之地,原来的雄心壮志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李阳最初的战友是“飞燕”。“飞燕”全身皮毛乌黑油亮,奔跑起来身轻如燕,故得此名。作为全连上百匹军马中的“王子”,“飞燕”向来温顺安静。但这位“王子”第一天就给了李排长一个名副其实的下马威。那天,刚从连长王建伟手里接过战马的李阳满不在乎地爬上了马背,不料“飞燕”一声嘶鸣,一个立姿就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半天没爬起来。这一摔把李阳摔老实了。他开始脚踏实地练起了马术,马上射击、马上劈刺、飞身上马等骑兵绝技他都不在话下,连续在比武场上取得好名次。李阳与“飞燕”的战友情也与日俱增。

  然而,2010年4月25日发生的一次意外,让李阳永远失去了这位战友。一次外出巡逻时,李阳他们发现两名可疑人员,便策马扬鞭追了上去,在一片看似平坦的草丛里,“飞燕”不慎栽进了冰窟窿,李阳被狠狠地甩出几米远。这些冰窟窿从远处看似和平地一样,但稍重的物体一踩上去,就会即刻被吞没。眼看着“飞燕”淹没在冰窟窿中,伤心欲绝的李阳一个多星期没能好好吃饭。事后,他们把“飞燕”打捞上来,安葬在离连队不远的山脚下。从此李阳有事没事总爱到坟茔边转转,和逝去的战友多呆一会儿。

  战马平时看似温顺,一旦遇到险情,便像威猛的战士勇往直前。骑兵连周围丛林密布,时常有野狼出没,官兵骑马外出经常会遇到狼群的攻击。一个冬天的晚上,连长张俊阳和战士小王骑马路过九号沟时,两匹马突然停步不前,前蹄在地上不停地刨着冰土。抬眼望去,几只野狼正从四面向他们迅速靠近。两人顿时心头一紧,抽出马刀作好战斗准备。狼群从四面来袭,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只挡得了一面。说话间,只见他们的坐骑长嘶一声,对来袭之狼前踏后踢,几个回合,头狼被连长的战马“旋风”踢出一米多远,狼群顿时被吓得四处逃散……

  战士周定平与军马“红狐狸”形影不离,战士们都说他们像是一对“亲兄弟”。8年过去了,周定平服役期满即将退伍返乡。临行前的晚上,他独自跑到马厩,抱着朝夕相处的战友,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红狐狸”从主人异样的表情里似乎读懂了即将发生的事情。第二天,当送老兵的卡车经过马厩时,“红狐狸”一声长嘶挣脱缰绳,跟着卡车后面狂奔了十几公里。这种事几乎每年都有发生。

  有一年,新兵刚下连不久,连队进行单兵骑术训练。新战士小王完成科目欲下马时,不料战马受惊,拖着一只脚还挂在马镫上的小王狂奔而去。就在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队列里的战马“小火箭”挣脱主人,像离弦之箭飞奔而出,横在路中拦住受惊的军马,避免了一起严重事故。连里为此报请上级批准,为战马“小火箭”记三等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