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西方称叙政府下台后 俄仍可保留塔尔图斯港

热度78票  浏览1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6月13日 10:26

资料图:叙利亚塔尔图斯港。

资料图:俄军舰访问叙利亚。

叙利亚或重复“利比亚悲剧” 俄罗斯头痛

伴随着暴力行为的不断升级,许多西方媒体和官员警告说,叙利亚有陷入全面内战的可能。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是摆在联合国、西方大国和俄罗斯面前最棘手的问题。

俄罗斯这次很强硬

6月1日,普京访问德国和法国。据法新社报道,在访问德国和法国的过程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再次强调,俄国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也质疑制裁的作用。不过他承认,叙利亚目前情况“极度危险”,有爆发内战的迹象。

普京在与法国总统奥朗德举行联合记者会时强硬地表示:“为什么大家都认为如果我们逼迫叙利亚现有的政权下台,明天就会更好呢?”但在记者会上,法国新任总统也直截了当地表态,如果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授权,法国不排除武力介入叙利亚局势。奥朗德同时表示希望寻求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其他办法,包括对阿萨德政权采取更严厉的制裁,给叙利亚当局更大的压力,并对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必要的支持”。

美国《国家》杂志的文章称,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罕见的强硬源于担心大马士革会发生另一场内战。

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叙利亚僵局让问题变得更加尖锐,在叙利亚小镇胡拉爆发的屠杀事件也引起了全世界关注。

俄外交部1日声明,袭击是反政府武装所为,目的是破坏和平进程。而普京在巴黎说,叙政府军至少“部分参与”杀害平民事件。

普京同时指认反政府武装多次制造这类事件。“多少平民遭(叙利亚)反对派杀害?大家数过吗?数以百计。我们的目标是在冲突方之间推动和平。”俄罗斯还能保阿萨德多长时间?普京到什么情况下才会放弃阿萨德政权?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非同寻常地公开提出了上述两个问题。她表示,当前在外交上对叙利亚局势“放任不管”,最终有可能发生、也是最糟糕的结局是叙利亚国内冲突愈演愈烈,国际社会将在联合国安理会之外寻求采取相关动作。

对于一位外交官来说,赖斯的这番讲话不同寻常,因为她预测现有的和平进程已经不能发挥任何效果。显然,苏珊赖斯的这番评论是说给态度摇摆不定的俄罗斯听的,莫斯科目前拒绝联合国对叙利亚采取任何措施。“在联合国安理会之外采取动作”不可避免地会让人们回想起1999年北约对科索沃发动的空中袭击,行动迫使俄罗斯盟友塞尔维亚从科索沃撤军。自那时起,科索沃获得了独立,但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这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因为其全球影响受到了重挫。

赖斯为新当选总统的普京留下了一个两难的选择:是与西方国家紧密合作为叙利亚实现有序的政治权力过渡,还是勇敢面对北约或者其他国际组织对叙利亚采取武力干涉,向世界展示俄罗斯作为全球大国的自信。

面对西方汹涌而来的压力,普京指出,新一轮制裁并不能解决叙利亚问题,目前应该调解冲突各方停止暴力,尽快落实安南和平计划,避免局势失控。西方国家发出关于俄国向叙利亚输送武器、俄单方面支持阿萨德政府等批评和指责,普京予以反驳。他说,俄国没有向叙利亚运送武器用于内战。俄叙拥有良好的长期关系,但俄国不支持冲突任何一方。

吃一堑长一智

美国《国家》杂志的文章称,西方外交官员并不怀疑普京头脑中会闪现这样的内容:俄罗斯已经下定决心,坚决不让美国人实施在利比亚搞的那套诡计,当时北约以保护利比亚民众为借口获得了联合国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的授权,最终利用武力干涉推翻了卡扎菲。

俄罗斯吃一堑长一智,肯定不会让“利比亚悲剧”重演。所以,现在是普京结束一些问题并给出部分解决方案的时候了。俄罗斯的决定背后也有朋友的支持,他们认为联合国采取任何削弱叙利亚现政权的动作,都将扩大由美国制造的从利比亚到伊拉克的“不稳定地带”。

但奥巴马领导北约对叙利亚发动空中打击的想法并不切实际。6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若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不会对叙利亚采取武装干预行动,美国政府仍希望国际社会加大施压,促使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

如果大马士革发生政权更迭,普京失去的会更多,不仅仅是俄罗斯的“大国骄傲”。叙利亚为俄罗斯提供着在地中海的唯一一个海军基地――塔拉图斯,以及一定量的武器出口市场。

西方国家抨击俄罗斯,不应该将其在叙利亚的战略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政治对话导致阿萨德下台,由来自现政府内的其他人物接掌政权,就像也门所发生的那样,俄罗斯完全有可能继续保持自己在叙利亚的海军基地。那时候普京将会成为“捍卫叙利亚和平的英雄”。不过,所有这些西方的设想目前来看只是“海市蜃楼”。

如果要说哪个国家深知大马士革未来的命运,这个国家非俄罗斯莫属。俄罗斯在叙利亚有着大量经前苏联训练的情报人员,而且这个情报网既深又广。当今年2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叙利亚讨论政治对话议题时,代表团中就有一位作用举足轻重的成员――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此人曾是俄对外情报部门的负责人。

由于俄罗斯的“触角”已经深入到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所以普京在情报部门的老同事们或许明白为什么要保住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政权中的地位,并且会利用一切手段来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

人道主义干涉不能滥用

虽然法国总统奥朗德不否认会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而且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也表示,如果叙利亚的暴行继续,将不排除美国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但作为美国资深政治外交家,亨利基辛格认为这种方式并不可取。

基辛格近日在《华盛顿邮报》撰写评论文章称,阿拉伯之春这个词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在叙利亚,利用外部军事力量的干预,来实现这个国家的政权更迭,这将对现有的国际秩序带来严重损害。

基辛格认为,美国真的认为自己应该支持每一个非民主政权国家的反对派,包括那些对维护国际体系非常重要的国家?如果是这样,比如说沙特阿拉伯,其国内的反政府示威活动仍在不断扩大,美国该如何对待?“我们是否准备放弃对友国的干涉,而因为宗教和种族的原因去干涉其他地方?”

此外,更迭产生了国家建设的需要,如果不能完成国家建设,国际秩序本身将会开始遭到破坏。更多缺乏法律制度的混乱国家出现在一些地区,国家政权的崩溃可能会让这个国家变成恐怖主义的基地,或者为周边国家带来不稳定。

基辛格认为,叙利亚与哈马斯关系密切,而且还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前者反对以色列,后者与以色列也经常发生冲突。美国对于支持取代阿萨德政权并鼓励国际社会通过干涉手段达到这一目的,既有战略动机也有人道主义因素。但另一方面,不是每一个战略利益都要上升为引发战争。

基辛格认为,无论是以人道主义为借口还是从战略利益出发,采取军事干预必须有两个先决条件:首先,在推翻现政权后必须能够形成一个受各方承认的统一政府对该国进行管理,这个最为关键。如果目标只是将当前的统治者赶下台并对其进行审判,那么军事干预所带来的后果将是一场新的内战。第二,军事干预的政治目标必须清晰,且可在国内可忍受的时间内予以实现。最后,基辛格称,“我们是否正在冒险重复在塔利班身上的失败经历?为他们提供武装来对抗苏联入侵者,不过最后却掉转枪口与美国人为敌”。

“北约是否应该武力干涉武装暴力频发的叙利亚”已经成为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虽然叙利亚目前国内冲突与之前的利比亚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但盖洛普穆斯林研究中心近期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如今的阿拉伯世界里,更多人对2011年北约对利比亚的武力干涉持反对态度。这意味着如果在叙利亚采取相同的举动,将会招致该地区的严重反对。

【注】:见6月6日《法制文萃报》4版;原题《叙利亚或重复“利比亚悲剧” 俄罗斯头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