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情速递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称习近平面临系列挑战 中美走向全新大国关系

热度143票  浏览4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2月21日 17:00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文章 题:2013年的世界--对酝酿冲突之年的十项预测 2013年的重大事件取决于三股力量:西方政治秩序危机、愈演愈烈的中东宗派冲突、对美国退隐的担忧。

  最紧迫的挑战是由欧美无力解决各自的财政和金融危机引发的西方民主模式的危机。与此同时,中东地区将仍然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从摩洛哥到伊朗,整个中东地区仍充斥着“阿拉伯觉醒”导致的政治动荡。对美国退隐的担忧也将对2013年乃至以后的全球事务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这些动向会对全球事态和美国的利益产生哪些影响则完全不得而知。不过,据我估计,以下预测的事态会决定着未来一年的形势。

  中美走向全新大国关系

  全世界最重要双边关系的主角中国和美国都刚刚进行了紧张的领导人换届。贝拉克奥巴马政府的一些关键职位可能会换人,但其政策主旨是基本国定的,他可能会迅速采取措施解决在旷日持久的美国政治季期间被搁置的许多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新任领导人习近平面临一系列迫在眉睫的挑战。他必须让新一代领导人围绕与中国日益增强的全球地位相适应的全套崭新政策建立起共识。他必须加快步伐使中国经济实现平衡,同时设法缓解3亿中产阶层人士日益强烈的焦躁不安情绪。

  在2013年,中美双方都须小心谨慎。华盛顿和北京必须把高谈阔论和相互怀疑与实际的政策变化分开。美国必须消除“重心转向亚洲”政策所造成的破坏,这项政策使中国更加怀疑美国的目标就是遏制北京。

  美国要花很长时间去说服中国相信,美国的目标是调整注意力,在关注中东的同时兼顾亚洲,因为亚洲关系到美国的诸多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最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必须迈出艰难的第一步,逐渐塑造一种全新的大国关系,在这个关系中,中国不再处于从属地位,而转变成一个负有责任、承担义务的国际领导者。

  中东复杂政局仍将持续

  措词不当会贻害无穷。“重心转向亚洲”是一个例子。

  “阿拉伯之春”也是一个例子,它让许多人以为中东地区的动荡会带来民主变革。这些是真正的内部革命,历经几十年才能完成。外界、尤其是美国面临的挑战是培养必要的战略耐心,分清不可避免的盛衰沉浮与长远趋势,同时也要帮助新政府实现它们立足生存所必需的经济进步。

  埃及的复杂政治演变在2013年将继续进行。总的来说,该国事态令人鼓舞--执政纪律对穆斯林兄弟会形成了一种约束,军队放弃了统治欲望,政府遵守了与以色列签署的和平条约,政治暴力只是个别现象。利比亚将受益于源源不断的石油收入,却严重受制于该国在经历了卡扎菲的40年暴政之后完全缺乏健全的组织机构。

  在暗流涌动的国家即约旦、科威特、波斯湾地区各酋长国和摩洛哥,政府将继续拖延时间,满心希望它们作为君主国所享有的更高合法性会使它们得以避免大规模抗议活动而保住掌权地位。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是明年的剧变焦点。

  叙利亚或开启政治转型

  经过一年多的战斗,叙利亚冲突已变成一场军事僵局。双方都无法取得决定性进展。波斯湾国家向反对派输送的武器难敌政府军的坦克和飞机。巴沙尔阿萨德依然是总统,但不再治理国家,尽管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的重创,但他可以中断政府的正常职能并鼓动军队和民兵通过打劫来贴补薪水,从而以微薄的资金无限期维系生存。

  让人稍感欣慰的是,国际社会逐渐形成共识,认定现政府各组成部分--不包括巴沙尔--必须与来自各宗派团体的境内外反对派达成政治妥协。11月,反对派组成了一个新的总联盟,朝着统一的方向迈出重要一步。但这个联盟能否团结一心?它能否接受现政府的不完全终结?这些还不得而知。

  如果它能团结一心,如果外部力量(俄罗斯和中国除外)也能立场一致,那么,叙利亚在2013年就很有可能结束杀戮并开启势必会漫长而艰难的政治转型。

  伊朗核问题有望妥协

  2012年,伊朗呈现彼此冲突的趋势。在有史以来对伊朗最严厉的制裁--导致伊朗货币里亚尔大幅贬值,通胀率和失业率飙升--中,奥巴马政府赢得一个重要的国际胜利。

  在漫长的核对峙中,伊朗第一次为其谋求核武器之举付出代价,但德黑兰还没有屈服。以色列则继续推动一场它可以单独发动却无法圆满完成的战争,而美国大选季的政治局面使严肃认真的核谈判根本不可能发生。

  不过,可喜的是,关于伊朗真正拥有核武器与具备某种“核能力”的区别尚保有相当大的含糊区域。协议最终就会在这片灰色区域里产生。

  问题在于,现在情况会如何发展。在以色列,形势变幻莫测。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不得不根据奥巴马赢得连任和以色列许多军方和情报部门高级将领公开反对开战的现实重新评估其备选方案。虽然他在政界的反对势力很弱,但定于明年1月举行的大选可能也会迫使以色列的政策有所调整。

  即使谈判在2013年破裂,伊朗也仍然有办法规避军事打击,它可以让自己的核武器项目磨洋工--控制浓缩铀的库存量,避免走向武器化。

  巴以冲突需要新方案

  巴以冲突的两国解决方案大概已经覆灭了。许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即使尚有一线希望,它也不会再持续很久--对于旷日持久的和平进程来说无疑不够长久。此外,由于“阿拉伯觉醒”带来的变化,巴以双边协议已经不够,而显然需要一份区域性的阿拉伯--以色列协议。

  达成这种协议需要美国方面付出巨大的努力。问题在于,奥巴马政府是否会愿意把大量宝贵的政治资本投入这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却飘忽不定的目标。这个问题只有奥巴马总统能回答,但在11月份的加沙战事之后,他做出这种选择的可能性似乎非常小。

  伊拉克前景不容乐观

  一年前最后一批美军撤离后刚过了几个小时,伊拉克什叶派总理努里马利基就指控该国逊尼派副总统犯有叛国罪,伊拉克日益加深的宗派分歧开始显现。

  从那以来,伊拉克政局逐渐变得支离破碎。

  意见不一、效率低下的巴格达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屈指可数,而这些服务大多被伊拉克的什叶派获得,致使逊尼派人口越来越愤怒并诉诸暴力。

  2013年头几个月的选举也许会显示伊拉克能否让自己保持完整。叙利亚局势的发展也会严重影响着伊拉克逊尼派决定在多大程度上发泄不满。伊拉克在遭到美国进攻的10年之后并花费了万亿美元以上钱财的情况下走向稳定和统一的可能性不容乐观。

  阿富汗和解尚不明朗

  2011年,奥巴马宣布美国的大部分驻阿富汗军队将在2014年底撤离。据他的政府推测,届时,阿富汗安全部队将足以维护该国的安全,涉及塔利班的政治协议将呼之欲出。

  假如美国和它的国际伙伴希望在撤军后留下一个稳定的阿富汗政府,那就必须加紧努力增强政治和解,把和解范围扩大到远远超出塔利班的其他阿富汗团体。它们是否会愿意这样做尚不明朗。而更不明朗的是,在它们的影响力随着撤军日期临近而减弱的情况下,它们能否在2014年哈米德卡尔扎伊总统的任期结束时力促举行一场公正的总统大选。如果那次选举的结果明显存在营私舞弊,那会是一个严重倒退。

  俄罗斯外交更加强硬2011年底莫斯科街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表明俄罗斯处于政治转折关头。但这场运动渐行渐弱而并未扩散,短短三个月后,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以绝对优势再度当选总统--尽管其合法性已严重受损。从那以来,他把更多的权力攫取到自己手中,把那些不支持他的人斥为“堕落”、不爱国,把接受国外经济支援的俄罗斯非政府组织称作“外国间谍”。在国际上,他实施了自己的重心向亚洲转移战略,傲慢地对西方置之不理。

  俄罗斯的决定性变化很可能会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演变过程,在2013年乃至随后的若干年里都不会发生。但俄罗斯已然今非昔比。城市精英阶层和消息灵通的中产阶层--他们越来越自由富裕--非常清楚政府的失败。奉行更加强硬的外交政策似乎是普京应对国内难题的办法之一,尽管这跟它坚决支持叙利亚政府一样与俄罗斯的自身利益背道而驰。

  最重大的近期抉择将是美国和俄罗斯能否设法就它们各自打算建立的导弹防御系统进行合作。导弹防御合作对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以及核军备控制有着决定意义--若实现则使之改善,不实现则使之恶化。

  美国重新认识气候变化

  “桑迪”飓风会最终使所有美国人认清气候变化是一个紧急威胁吗?虽然气候学家不知道这场非同寻常的风暴是不是由气候变暖引起的,但它造成的巨大伤亡以及逾500亿美元经济损失恐怕足以说服更多的美国人以更加清醒头脑看待近年来与日俱增的极端天气事件。

  要解决这个严峻的全球挑战,在经济上唯一明智而有效的办法是向碳排放收费,然后放手由市场--而非政府--创新和选择燃料与技术。“桑迪”本身不足以激发这个变化。但若加上今后肯定还会发生的其他气象灾难,它或许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量。

  美国认识到气候变化是对该国及全球安居乐业的一个紧急威胁是达成某种有效的国际协定的关键。虽然无论是这个认识,还是全球协议都不会在2013年成为现实,但随着这个威胁日益明显,两者最终都会实现。遗憾的是,我们等待的时间越长,要付出的代价就会越高。

  随着美国着手开采非常规油气资源,对碳排放收费的迫切需要将有增无减。除了促进美国经济复苏以外,这些新资源可能会降低天然气价格,也许最终降低石油价格——这会有助于欧元区复苏,搅动矿物燃料市场,造成更大的价格波动,渐渐地,随着新近靠石油致富的北美对中东地区能源的依赖大大减轻,全球地缘政治组合将发生巨变。

  美欧经济危机最为关键

  在2013年,没有哪个“外交政策”问题对全球经济、政治和安全前景的影响会比美欧能否处理好其经济危机的影响更大。

  假如美国的两大政党能达成一致意见免于跌下“财政悬崖”,困扰了该国18个月的经济不确定局面就会得到解决,那会激发私营部门投资,促进经济复苏,提高该国的国际地位。这种妥协也许会有助于化解美国当前极具危害的政治分化。

  纯粹从经济上讲,协议是肯定能够达成的。政治条件是否允许则取决于未能阻止奥巴马连任的共和党现在是否断定达成协议符合它的利益.或者是否断定国家的经济需要高于一切。如果它断定是这样,如果民主党也愿意达成妥协,那么经济将受益无穷。

  欧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实体,是自由和平世界秩序的一个重要领导者,它的挑战是要唤起持续的经济纪律和政治意志。欧洲已经取得一些进展:

  政府即便没有说服市场也说服了自己相信,他们会竭尽所能挽救欧元。但欧洲必须经受许多年痛苦的结构性改革,而这对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来说都是难以办到的,更不用说彼此分担痛苦的众多国家。

  事实上,欧元危机在2012年从一个危及生命的急症变成了一场将绵延多年的慢性病。2013年的挑战是要维持严格的治疗,避免倒退,继续一步步迈向恢复经济增长。

  中东地区有六七场蓄势待发的潜在危机,美国和欧洲面临无法再回避的经济和政治挑战,摇摆不定的美中关系将驶经新的暗礁,看来,2013年将对国际事务有着决定性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