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秦夏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秦朝亡的内部原因:中央权力纷争 地方势力膨胀

热度178票  浏览4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8日 09:25

  显赫一时的秦王朝在短短十五年时间内被摧毁,这实在是令人困惑:秦本是一边陲小国能够在春秋战国经历磨难生存下来,却为什么会在执掌政权的大背景下走向历史的终结呢?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它“其亡也速”的命运呢?对此,历代多有说辞。一般认为秦残酷的刑法及其暴政摧毁了秦王朝的大厦。其依据来源有时人陈胜、吴广“伐无道,诛暴秦”的亟呼,有贾谊笔下秦“以暴虐为天下始”,有“劳罢者不得休息,饥饿者不得衣食,亡罪而死刑者无所告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些毫无例外地都是站在儒家的立场上,以儒家惯有的思维方式认知秦王朝,有失偏颇,不足以让人信服。这是实情还是后世儒家对秦王朝焚书坑儒不满而肆意污蔑?杜牧笔下的阿房宫何等华丽,但时至今日,对于阿房宫是否存在仍旧有疑惑。我们何不将之视为秦是在一个“毁则日增其丑”的特殊环境中经过历史的层层积累才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历史上改朝换代时都喜欢这种伎俩,“新朝出自旧朝,不痛斥前朝之非,则难显示当朝之是”。即使果真“苛政猛于虎”,这也并非秦所特有的专利,历朝一家哭、一路哭的彼彼皆是。为什么别的朝代可以相安无事下去,惟独秦难逃二世而亡的命运呢?“在历史上,二世帝王时出现政治危机是屡见不鲜的”,“二世皇帝的政治危机并不限于秦朝,二世时期能否很好地审时度势,驾驭政局,度过危机,对王朝的安危与盛衰往往起着关键的作用”。因此将一个帝国的崩溃简单归结为暴政,即“失在于政,不在于制”说服力不强。秦朝的速亡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问题。

  从历史上看,“秦王朝的瓦解是上、下两方面开始的,在农民起义爆发同时,统治阶级内部已经混乱不堪了,秦二世的暴政加速了政权内部的瓦解”。大泽乡起义之初,这仅仅是一场微不足道的帝国屯戍兵兵变,还不值得统治者去顾忌。统治者最担心的是朝廷内部人员,即“季氏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陈胜、吴广利用统治者的这种心理,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从当时的情况看,形势发展相当好,不过秦一统天下已有多年还未到民心尽失、上下摈弃的地步,追随响应起义的多是山东六国旧贵族势力。毕竟“始皇帝吞并六国之后,进而废置各国的王室和封建贵族,并由秦国的官僚处理政事,这项激烈的措施使得这些牺牲者感到难以忍受之苦,这些强硬作风使他们因敏感地感受到失去独立而更加难以忍受”,在这种情况下“六国贵族并未从心理上接受秦的统治,他们待机准备夺回失去的政权”。秦以耕战立国,关中一带是秦的立国根本。虽然说“整个秦帝国的军事布防,成一轻一重的格局,不仅内郡空虚,秦帝国本土--关中地区的防务也松懈下来”,但贸然进逼咸阳,不免在戏水一战中被秦京师军大败。随着朝廷对各路起义军的渐次平定,原本深层次隐藏的矛盾日益白热化,朝廷上下无人忧心国事,人人为爵禄奔波,在内耗中削弱了秦的统治力量,凝聚力的丧失最终将整个王朝给真正葬送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