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作战:战火中的春节 中越两军用大炮“庆祝”

热度74票  浏览6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我军“1.28”出击拔点作战结束后,春节就要到了。又熊又不老实的越军在遭到沉重打击后仍不死心,几乎每天不分昼夜都派出特工人员在那拉和东山两军前沿附近活动。他们就像见不得阳光的老鼠一样猖獗,竟肆无忌惮地爬到了我军阵地下面鸣枪挑衅。这可给了那些在寂寞中等待春节到来的一线步兵兄弟们有了好地消遣时间的机会。

象我199师坚守的211、168、111、50、140和东山138师方向的29、30号等阵地,与越军阵地只有几步之遥。不管骚扰的越军特工从哪个方向打枪和扔手榴弹,我们的战士们都是凭着感觉拼着力气朝响枪的位置扔出一到二颗手榴弹炸进行还击。草丛里没被炸到越军特工们,会狂妄地再打上几枪以表示他的存在。我们好奇而不信邪的战士们索性再送上几颗手榴弹或是照着越军特工藏身处回敬几枪,就像是秋天的猎人打兔子一样与越军特工玩着战争死亡游戏。敌我双方都知道不可能消灭对方,但好像只有这样游戏才能度过无聊的一天。

其实越军356师在这几天里也有计划想在我东山29号阵地一带采取偷袭拔点作战行动,以报复我军对其黄泥巴阵地的军事出击行动。138师412团坚守的29号阵地是一个四面受敌的突出阵地,除炮火支持外没有一个步兵阵地可直接为它提供火力支援。越军要在我东山方向采取军事行动,我29号阵地将是他们的首选目标之一。

为防止越军利用节假日对我发起突然袭击,军后勤部门对前沿各部队一线阵地都进行了人员和弹药补充调整。仅东山重点防御的412团29号一个阵地上,就补充了8箱防步兵地雷和20箱手榴弹,加上原有的囤积弹药阵地已成了一个小型弹药库。堑壕之外密布雷,沿堑壕掩体摆满了手榴弹,工事里都垛码着弹药箱,原有的加上补充的弹药足够进攻越军喝一壶的。阵地上下严阵以待,准备迎接越军以任何方式到来。我军的判断是准确的,越军确实在东山方向进行了偷袭出击作战准备。但他们在开辟412团29号阵地与413团防御阵地结合部的进攻通道时,其工兵分队不小心触响了我军布设的地雷,意外暴露了他们的进攻意图,因而越军356师取消了下一步的军事进攻冒险行动,收拢兵力缩回了老窝准备度过他们的86年春节。

越南的民间风俗及许多民间传统节日,因历史的原因在时间上和我国的节日大体相同,尤其是春节几乎和我国完全一样,是一年中最为隆重的一个农历佳节,只是比我们国家早一天。越南人一般从腊月中下旬就开始采买年画购置年货和祭祀用品等,在外地工作的人们也和我们的打工族一样匆匆踏上返乡的路程。

通常他们也是在灶王君辞灶节开始打扫房屋、擦拭供桌祭皿、挂年画,有的人家还要清扫修整祖墓。许多家庭都喜欢在屋门口立一根立春竿或是插一根榕树枝。还有的人家在自家门外用白灰粉画上棋盘和弓箭等符号,用来驱除鬼魔邪气。越南的大年三十和我们一样也称作除夕,全家人吃过团圆晚饭后都围坐在一起,品尝着各种点心水果和瓜子等守岁迎新。在新旧年交替之际,摆设香案祭供天地诸神和祖宗,一直忙活到零时以后的“年发”时辰。在各村寨里,则是通宵达旦地燃放鞭炮,男女老少载歌载舞敲锣打鼓地庆贺新年的到来。

大年初一的早晨,越南家家户户都要拜祭祖先,同时也祭拜天地君师。供奉完毕辈分小的孩子们要向家中长辈老人拜年,长辈也和我们国家风俗一样要给孩童压岁钱。越南人新年最忌讳的一件事就是大年初一的“冲年喜”,越南人把第一个到自己家来拜年的人叫做“冲年喜”。如果第一个来人是一个奸诈小人或是傻子,那就会给他们全家在新年带来厄运。为了讨吉利,越南许多人家都是事先约一个忠厚有福气的人来当“冲年喜”,以求在新的一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我不知道今年第一个给当面两个步兵师越军官兵拜年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能给他们这些战无可胜的官兵在新地一年作战中带来好运?但我知道越军炮兵同行在他们打过来的宣传弹中是这样写着:“你们打炮我们没有还击,你们不要打了!”是啊,在我军铺天盖地毁灭性的炮火打击面前,越军士兵经受了连美军都未曾对他们有过的钢铁倾泻。是其胆怯无奈还是诚心地祈求?那我们还要看顽固反华的越南政府是否真心地悔过自新。不然,越南将永无安宁之日,身陷战火地越南军队也将永浴苦海无法脱身。

2月8日是大年三十,农历85年的最后一天。这几天姜指导员忙活着组织战士们清扫着阵地卫生,用采来的翠绿松枝扎好了松门,还买来红纸书写了对联,茨竹坝阵地上早已涌现出春节的浓重氛围。上午我在营部与刘营长和孙教导员闲扯了一阵,回到连里,我观赏了一下各班贴在炮位和猫耳洞两边的对联,对联内容大多数是阵地上流行的战地对子。如:“你也苦,我也苦,咱不吃苦谁吃苦;你有家,我有家,没有国家哪有家。”还有的炮阵地上写着:“苦中有乐,乐中有苦,一人吃苦万人乐;圆中有缺,缺中有圆,一家不园万家园。”在猫耳洞内外则写有这样的对联:“守边关,苦中有乐,乐中有苦,一人吃苦万人乐;保国防,缺中有圆,圆中有缺,一家不圆万家圆。”“枪声喊杀声,声振敌胆魂;血水汗水暴雨水,水洗老山尘。”横联则是:“以苦为荣”“威震南疆”等等,很有战地生活气息。

吃过午饭就躺在床上捧起金庸的《侠客行》看了起来。炊事班的战士们可就没这么好的事情享受,他们从中午开始,就在司务长老杜的带领下一直忙活着做团年饭,等他们把团年饭做好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年夜会餐酒菜一切准备就绪。利用开饭前的一点时间,我和指导员召集班长们开了一个连务会,主要讲了一下春节期间不忘战备,也就是一个意思少喝酒不要误事。要想安安全全回家见父母看对象的,那么晚上放哨时都给我把眼睛睁大了。呵呵,谁不想回家见媳妇啊!我讲的都是大实话,班长们听了都笑了。我对自己的部下很了解,他们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孩子,除了那个厚着脸皮给我唯一要党票的外单位调来战士,其它的本连战士都是好兵。晚上全营各单位会餐,全连以班为单位围坐在丰盛地酒桌旁,连部人员象征性地放了几挂鞭炮后,全连指战员称兄道弟的吃喝起来,感叹着在南疆度过的第一个春节。我很理解远离家乡的战士,席间我照例和指导员一起到各班发表祝酒词,预祝我的战士们出色完成作战任务,平安返回山东老家!

除了一线前沿步兵阵地外,茨竹坝炮阵地比元旦时少了许多枪声。针对元旦乱打枪一事,军里在春节前特地发出一个春节期间有关加强战备工作的指示。因此,各连对这个事情都抓得很紧。各班战士们在会餐完毕后,都躲在工事里打钩级娱乐。我检查完岗哨又看了一会书才躺下,打开收录机春晚还在进行着,悦耳的歌声和热烈地掌声经久不断。祖国内陆的人们正在欢度良宵,等待着辞岁钟声的到来。此时,我非常思念远在胶东家中和故乡沂蒙山老区地亲人,十分思念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战友、同学和朋友们。我只有在遥远的祖国南疆的阵地上向你们致以节日的衷心祝福,愿你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平安幸福!

86年春节第一天真是一个好日子,还没起床就已知道今天是个阴雨天。我起床时都已快到八点钟了,没出门就听到班房顶上的雨点击打声。打开房门只见外面雨雾腾腾,天正下着小雨阵地上是十分安静。昨晚战士们玩得太晚,直到这时还都未起床。本想吃过早饭到营部和各连转转拜个年,一看这天气算了,还是听金庸先生讲故事吧,丁老四和孙女叮铛正乘船载着“大粽子”不知干啥去呢!所谓下雨正是看书时,这是一件太美不过的好事了。

我和老杜一起吃过早饭,连忙给刘营长和营部领导电话拜年,又分别向观察所的弟兄们和其他个连打了问候电话,这才心安理得地上床看书。看着书里的动人情节听着窗外刷刷的雨声,真是令人陶醉!回想在家乡过春节那可不是一件轻松事,天不亮起五更就要起床煮饺子,祭拜诸神和先祖。然后出门向长辈和乡邻拜大年,一直要忙活到大半响才告结束。家乡的年过的热闹但是也很费神累人,哪及这雨中的南疆大年来的如此安静轻松。不过那些坚守在一线阵地上的步兵兄弟们可要受苦了,他们在猫耳洞里并不喜欢这种阴湿地鬼天气。

我们虽然不能和家中的父母亲人团聚,但我早已习惯了长年的军营生活。尤其能在战场上和战士们在一起过春节,心里并没有那种遗憾和孤独,反而感到自豪和荣幸。人在旅途,象这样战争环境下的春节在你一生中又会遇到感受到几次呢?阵地上这几天比较平静,前沿一线敌情很少,越军炮兵十分规矩。阵地上没有炮击战斗任务,战士们的节日生活过得很愉快,可以在阵地周围闲逛,观赏一下阵地上新长出的报春草和云遮雾盖的群山。也有一些战士头戴钢盔身挎冲锋枪站在火炮前留影,准备寄回家中让亲人看看自己在前线的战斗英姿。

在阴雨中度过几天,连日的阴雨浓雾使阵地上的一切都是潮湿的,战士们渴望温暖的阳光,渴望碧云晴空的春天。清晨的茨竹坝阵地在白色蘑菇状祥云的堆积下,飘伏起荡着紧密重叠相连在一起。随着太阳的升起,温暖的阳光如金线般洒落在群山峻岭,今天的茨竹坝阵地总算看到了久违的阳光。云海慢慢向上流动,薄薄的云雾在炮位工事墙体间徘徊飘摇,。时遮时盖地太阳使劲从云层后面再次蹦出了笑脸,金色地万道阳光穿透云层驱走云雾把个山川秀丽的茨竹坝照射的暖洋洋的。

根据上级的通知说,山东省委、省政府和山东大学慰问团要来老山前线慰问参战部队,听说还有三总部和各地的文艺团体也来前线慰问演出,要求各部队搞好迎接准备工作。在我军参战期间,山东各界人民群众为前线将士做了大量工作。这次山东大学党委副书记乔幼梅同志亲自带领大学生赴老山前线慰问团,直接到老山前沿阵地来慰问演出,此前我军还不曾有过这种先例。他们来到前线在指战员们住的猫耳洞和坚守的阵地上,亲眼目睹了战士们的真实战斗生活,看到了在文章中无法想象的艰苦环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和战士们在一起互相学习交流,前后方的“双心”活动在老山之巅掀起了高潮,两颗火热的心交织在一起,欢笑和眼泪交织在一起。大学生代表想参战部队赠送了五岳之首的“泰山石”,我军则向慰问团回赠了用炮弹壳制作的“和平鸽”。

在这期间,来自北京大学大学生艺术团的慰问团员们,则身着作训服来到八里河东山各阵地进行了慰问演出。军装遮盖不住时代骄子们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时尚元素和首都人特有地现代都市气息,在荒山野岭中战斗了一年的战士们,不能说远离了人类文明社会近一年的他们已成为“野人”,但战场上长期养成的特有敏锐观察力,却能让这些丛林战士们从这些来自首都的男女大学生身上,发现中国当今社会日新月异的变化和进步。

这些长年藏身于“阵地部落”的猫耳洞人,脸上挂着“河姆渡人”和“非洲人”才有的兴奋和好奇,兴高采烈地接过男女大学生送到手上的慰问品。他们忘记了自己还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激烈战斗的前沿阵地上,一个个瞪大眼睛贪婪地欣赏着学生们表演的歌曲、小品和舞蹈节目。老山猫耳洞人在与当代大学生们的交流中,拉近了与现代社会的时空差距。战士们以最真诚的喝彩和热烈掌声,感谢京城学子奉献地精彩节目。

春节期间全国各地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个人,都向老山前线邮寄了许多慰问品和大量信件。礼轻情意重,这都是全国人民对前线子弟兵的厚爱!这当中老区人民寄来的鞋垫,有全体“玉秀嫂”们绣制的锦旗,还有众多女学生自己一针一线绣制的手绢。一封封来自各行各业的慰问信,更是词语滚烫字字珠玑,鼓舞着我盟全体指战员奋勇杀敌!

来自全国各地的拥军模范、青年楷模和文艺界著名演员,都给老山将士带来了无数的欢乐和心灵慰藉。这些只有在电视和影片中才可看到的各界英模和影视巨星,这在老山前线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祖国和人民给予前线官兵无上的荣耀和光荣,董文华一曲《十五的月亮》鼓舞指战员们杀敌立功,张海迪身残志坚鼓舞伤员与伤病作斗争,田华妈妈语重心长的嘱托则代表了全国人民的心愿……感谢您----祖国母亲,英勇的67军全体将士将以优异地战绩回报祖国和人民!

2月15日军前指发出敌情通报,说近期内越军有可能对我156、166、211、111、142等阵地实施偷袭渗透,要求各单位提高警惕加强防范。春节期间,我199师和138师一线部队利用两军停火时间进行了部队换防。各前沿阵地上人员流动较大,引起了当面越军注意。越军首先对我前沿阵地进行骚扰性炮击,并且每天的炮击次数有所增加。我一线步兵阵地和纵深炮兵群接到敌情通报后,立即做好了战斗准备。火炮揭去了炮衣,炮弹搽得铮光瓦亮;机枪子弹盒也都挂到枪上子弹上膛,一旦越军胆敢来犯,猛烈地炮火和弹雨将是给越军官兵准备的最后晚餐。

茨竹坝阵地上的气温在节后持续升高,没有战斗的炮阵地十分安静。在老山和东山一带,只有几个阵地上有双方的小炮在零星射击。我在这段时间一般很少出去,基本上是在板房内看书和写日记,有时也写一两首抒情歪诗。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依然是我的最爱,读着《天龙八部》一书的精彩描述,对云南的地理风光和历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金庸大师的作品不但是成人的童话小说,其中凝聚的民族历史渊源、佛家道学精义、民俗风情、男欢女爱和地理山川知识给人启迪和昭示。

还有几天就要到18号界碑前沿观察所值班了。在这次战斗值班中还会发生什么规模的战斗,是否能带着我的侦察兵们平安归来?这都是未知数。有战友们这样说过,在冲锋的突击队中有可能第一个倒下的是我,也有可能在胜利归来的人群里只有我一个幸存者。战争就是这样令人无法预料和猜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