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元宋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略论宋代的“恢复”情结[上]

热度118票  浏览1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3日 01:10

  宋代是帝制时代中国民族意识最昂扬的时代,其成因一在于宋代始终没有摆脱边患的困扰,一在于宋代特有的士人自觉精神的高涨。民族意识昂扬的一个表现,便是终宋一朝士人都好言“恢复”。民间私议固然如此,朝政也往往为之左右。所以要理解宋人的意识世界,理解宋代的外交军事政策,比如为什么既有联金的覆辙在前而又有联蒙之祸在后,不认识这一不为今人所重视的“恢复”情结,终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

  宋以前人也说“恢复”,比如安禄山陷洛阳长安后唐人所说的“恢复两京” [①] ,比如周世宗给江南主信中所说的“恢复内地” [②] ,但包括南北朝人在内,当时所谓的“恢复”都仅是就失地而言,并没有宋人“恢复”所特含的华夷意识。宋人的华夷意识,是与“正统”观念一起,伴随着士人自觉精神的萌发成长和外敌压迫的日益严重而强化的。庆历时反对对元昊用兵的知谏院张方平,说过这样一句话:“陛下犹天地之父母也,岂与犬豕豺狼较乎!” [③] “犬豕豺狼”四字,最可见宋人对“夷狄”的警惕、仇视和不抱幻想。及至靖康之难,边鄙之微恙成为腹心之巨祸,华夷界限遂成不可逾越的天堑,“赤子尽为左衽” [④] 也因此成为极大事。

  一

  宋承乱世五代而来,五代数十年八姓十三君篡僭相继,宋太祖亦凭枪杆子从孤儿寡母手中抢得江山,因此,铲除掌军武人坐大的温床,保全赵氏的皇脉,避免篡僭的历史重演,在宋太祖心目中占有特殊的位置。宋太祖曾对江南(南唐)使者许铉说过一句霸气十足的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⑤] 太祖此语,是被许铉:“李煜无罪,陛下师出无名”“煜以小事大,如子事父,未有过失,奈何见伐?” [⑥] 的质问逼出来的。其实,不仅是对外的征讨,宋初释宿卫兵权,收强藩行政权,削宰相兵、财权,为后世垂“家法”,其脉络的源头也就是这句话。

  太祖既取贬抑武人的立场,任用文士就成了题中应有之义。太宗尝说:“王者虽以武功克定,终须用文德致治。” [⑦] 有宋一代,上自宰执,下至知州知县;包括枢密院的所有政军财法部门,以致于经略安抚那样的武职,多由文士充任。蔡襄曾说:

  今世用人,大率以文词进。大臣,文士也;近侍之臣,文士也;钱谷之臣,文士也;边防大帅,文士也;天下转运使,文士也;知州郡,文士也。 [⑧]

  不过,要追根溯源,重文并不是太祖的成算,不是因为太祖在古今帝王中对“文化”独有偏好,而爱屋及乌泽被文士。惠及文士,只不过是太祖贬抑武人的副产品。宋代后嗣诸君多好文爱士,如真宗“圣性好学,尤爱文士” [⑨] (太宗则为“天下无事,留意艺文” [⑩] ),如英宗以皇子入宫时“行李萧然,无异寒士,有书数厨而已” [11] ,至有与艺文极亵者(如徽宗),实是重文风气已成后的别话。就太祖而言,任用文士仅仅是因为文士的无足于侵害赵宋的皇脉。

  《涑水纪闻》中有一段为人引用很多的话:

  太祖时,赵韩王普为宰相,车驾因出,忽幸其第。时两浙王钱俶方遣使致书及海物十瓶于韩王,置在左庑下。会车驾至,仓卒出迎,不及屏也。上顾见,问何物,韩王以实对。上曰:“此海物必佳。”即命启之,皆满贮瓜子金也。韩王皇恐,顿首谢曰:“臣未发书,实不知,若知之,当奏闻而却之。”上笑曰:“但取之,无虑。彼谓国家事皆由汝书生耳。”因命韩王谢而受之。 [12]

  赵普贵为百官之首,又是建立赵宋王朝的一等功臣,只能得到所谓“彼谓国家事皆由汝书生耳”的待遇,可见文士在太祖眼里是极不足道的。(王夫之以为此语出于太祖对普之“疑忌”而“相刺”,似未尽惬 [13] 。)太祖这样说恐非一时的兴之所至,当是胸中蕴蓄的不经意流露 [14] 。他对普说的另一段话对此有极坦率地表白:“五代方镇残虐,民受其祸。朕令选儒臣干事者百余,分治大藩,纵皆贪浊,亦未及武臣一人也。” [15] 文臣为害,非仅是“贪浊”,也未必不能如武人那样撼动根本,但发作毕竟较缓,不象武人的威胁骤然勃发难以抗御。而且,太祖生长在武人气势嚣张文士极其卑猥的五代,自己亦靠枪杆子夺得天下,在他心目中,文臣自然不足为虑。这种不足虑,不是说他对文臣的品格别有高估,以为文臣没有为恶之心,而是他根本不相信文臣有为恶的能力——无非就是“贪浊”而已,还能使出什么大坏来!

  对文臣如此,对士人初时亦不宽贷。孙兰治《左氏春秋》,聚徒教授,其门人有被黜退者,兰入贡部理论,结果落得“决杖配商州” [16] 的重罚。可见太祖的成算只有“抑武”而并无“右文”。

  二

  但贬抑武人任用文士终会使时代风气发生转移。自“五胡乱华”,边鄙之武习浸润我华夏,晚至唐五代尚武轻文仍为社会的时尚。杨炯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17] ,足以传达“书生”在社会价值中的无足轻重。而杜甫所说的“健儿应斗死,壮士耻为儒” [18] 更可见时风对文事的鄙薄。后汉宰相杨邠尝说:“为国家者,但得帑藏丰盈,甲兵强盛,至于文章礼乐并是虚事,何足介意也!”《旧五代史》批评此语是“不识大体” [19] ,殊不知彼时的“大体”就是如此的!与邠同居相位的王章便“尤不喜文士,尝语人曰:‘此辈与一把算子,未知颠倒,何益于国耶?’百官俸廪皆取供军之余不堪者,命有司高估其价,估定又增,谓之‘抬估’。” [20]

  

  宋代风气则为之一转。若殿廷胪传第一,公卿大夫,无不耸观,虽皇帝亦为之注目。自崇政殿出东华门,传呼相连,观者拥塞通衢。至有说:“状元及第,虽将兵数十万,恢复幽蓟,逐出强寇,凯歌劳旋,献捷太庙,其荣无以加。” [21] 对西夏作战立有殊勋的狄青,某次为部将焦用向韩琦求情,说:“‘焦儿有军功,好儿。’魏公(琦封魏国公)曰:‘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此岂得为好儿耶!’立青而面诛之” [22] “岂得为”一语所充满的蔑视感,真是表尽了宋代文人的倨傲;而焦用之被杀,则是宋代武人屈辱、辛酸的一个写照。金人南寇,国家不能不赖军队守卫,武人地位有所回升,但社会取尚的价值并未因此而转变。“韩世忠轻薄儒士,常目之为‘子曰’。主上闻之,因登对问曰:‘闻卿呼文士为子曰,是否?’世忠应曰:‘臣今已改。’上喜,以为其能崇儒。” [23]

  宋代大儒张载,年轻时有志于边事。当时正值宋夏战争期间,范仲淹正经略陕西,张载上书言军事,仲淹知其有远志,责之说:“儒者自有名教,何事于兵?” [24] 不仅对年轻书生如此寄望,仲淹对行武中人也诲以习文。狄青初时被尹洙推荐给仲淹,仲淹授以《左氏春秋》,告诫青:“为将不知古今,匹夫之勇耳。”青由是折节读书,“勉励无怠” [25] 。后青积功破例至枢密使,诚有其武功显赫的因素在,但青若是不文匹夫,恐也难有这样的殊任。

  范仲淹倾心武事,有“儒将”之称,又因对西夏作战战绩,而被敌方惧尊为“小范老子”。(“大范老子”指庸将范雍,夏人以为可欺。故相戒说:“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数万甲兵,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 [26] )所以,文武两事在仲淹心目中尚有如此轻重之别,可见重文轻武之时代风气已牢不可破。(和仲淹“一党”的余靖,对青亦甚推崇,但当朝廷对青任以方面时,他在奏疏中却说:“泾原有可忧之势,岂青匹夫可以当之!” [27] “匹夫”两字最可见武人在宋代地位之不尊。)

  三

  宋代取士之多,待遇之优渥,都大大超过前代,而且比之前朝后代,处罚尤可谓甚轻。方孝孺式的灭族之事自然未及一见,诛杀文臣以至士人,亦为极端之罕例(士人之至冤者乃为陈东,但高宗不能不旋即“悔过” [28] )。从正面之赏和反面之罚之积极消极两个方面而言,宋代实为我国士人生存环境最好的时期。

  宋代的重文风气,对士大夫的厚赏,尤其是薄罚,造就了最宽松的言论环境,养育出了士人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之气。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29]

  范仲淹这句传唱千古的名言,是宋代士人精神的最好表述。

  士人精神之高昂,首先表现于议论。敝友杨国强,尝撰文论清代士风,说清代是一个“没有议论的时代” [30] 。宋代议论之盛,则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历代名臣奏议》十之七八取之于宋代,其他各种官私文献也保留了大量的宋代士人议论。这些议论,不仅数量庞大,内容广泛,从政军财学到百姓日用无所不包容其间,而且言锋锐利,指斥无忌,虽乘舆宫阙亦不稍避。这样的风发议论,除了春秋战国和上世纪前半期的短时间,在漫长的国史上实不二见。

  伴随着士人自觉精神的萌发成长,先儒思想亦得以发扬光大。其中“华夷之防”和“正统”观念,由于前代武人篡僭的教训,本朝优奖士人的政策,以及边患困扰的环境等等因素,而尤其得到强化,成为时代的“主义”。

  正统观念,本出先儒,它既指政制(尤其表现为血脉,所以反对篡僭)的其来有自,一脉相承;亦含人主须行德治,以仁德化天下(所以肯定尧舜传贤,也不反对“汤武革命”)。然而,长期以来不断的所谓“禅让”“革命”,不过是野心家们的暗攘明夺剧。正统观念之深入华夏民族之人心,实自宋人起。

  我们不妨来看一看两个事异而趣同的例子。

  张邦昌在北宋倾圮时受伪楚帝命,受百官拜时只敢东面拱立而不敢面南而坐,任官不敢不加“权”字,用“手书”而不敢用“手诏”,自称“予”而不敢称“朕”,受群臣称“相公”而不敢命以称“陛下”,金人拟留兵为卫不敢谓可,金兵退不敢不迎哲宗废后孟氏听政,不敢不奉还大宝于康王,及至见康王亦不敢不“伏地恸哭请死”。尝自谓“所以勉循金人推戴者,欲权宜一时以纾国难也,敢有他乎?” [31] 帝位乃帝制时代之至尊,邦昌受之却若临难,金人甫去立即奉还。虽如此,邦昌已不能为人情所容,不数月即被诛。

顶:11 踩:13
【已经有94人表态】
13票
感动
11票
路过
10票
高兴
10票
难过
11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