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凶残的“飞行之豹”:志愿军在朝鲜激战南非空军

热度69票  浏览5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发生在50年前的那场朝鲜战争中,在所谓的“联合国军”中,美军担负着主要的作战使命,但其他国家在“联合国军”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南非曾派出一支极富经验的志愿者中队(第2中队)参战,他们主要驾驶的作战飞机是F-51D。在战场上,第2中队很快被认为战场最为出色的部队之一。

1950年6月25日清晨,宁静的大地突然被重炮的轰击所震撼,伴随着坦克隆隆的履带声,朝鲜战争爆发了,双方都试图用武力统-朝鲜半岛。由于美国政府对南朝鲜政府曾作出承诺,美国立即撑起空中保护伞,一方面是保护美国人员安全撤离南朝鲜,另一方面美国希望通过显示其强大的空中力量使北朝鲜方面知难而退,停止其坦克和步兵部队的攻势。对于这第二个目标,美国人遭到了彻底失败--战斗进行到第三天,南朝鲜首都汉城(Seoul)便落入了北朝鲜军队之手。

  在动用美国空中力量协助非军事人员撤离后,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Truman)希望通过动用“联合国军”以谈判方式或者在空中和地面击败共产主义朝鲜军队的方式结束战争,为此他到联合国争取支持。1950年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经过长时间争论后,投票通过决议同意派遣“联合国军”介入朝鲜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最早同意投入主要作战部队的国家便是澳大利亚,他们派遣的部队是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第77中队。该部队于1950年7月30日抵达朝鲜,被配属给美国空5军。1950年8月4日,南非内阁通过决议,同意派遣一个战斗机中队及相应地面勤务人员参战。该中队全体人员都将以志愿人员身份参战,其作战飞机则由美国政府负责提供。该中队被定名为第2中队,又称为“飞行之豹”(Flying Cheetahs)。

第2中队并非等闲之辈。自从二战以来,该中队就有着悠久的作战经历,二战期间第2中队曾在地中海战区作战,其足迹从北非直到意大利。当年他们使用美制P-40“战斧”和P-51“野马”等战斗机同德国空军进行较量。欧洲战事结束后,该中队曾一度被遣散,直到1950年9月5日又在沃特克鲁弗场站空军基地(AFStation Waterkloof)重新组建起来,重建的第2中队计有157名士兵和47名军官,军官中大多数为飞行员。但此时第2中队还没有配备作战飞机一一他们的战斗机此刻正在遥远的日本等着他们。

1950年9月27日,第2中队全体人员离开比勒陀利亚(Pretoria),在德班(Durban)港口登上杰斯坦尼号运兵船开始了他们的征程。途中他们在许多英联邦国家的港口作了停留,包括新加坡、香港等地。11月5日,杰斯坦尼号顺利抵达日本横滨。第2中队的人员立刻直接赶奔日本约翰逊空军基地去领取装备和军需物资、以及那些原来曾属于美国奎军的F 51D“野马”战斗机。有趣的是,按照南非政府和美国达成的协议,南非人员将在日本的美]基地用现金购买这些装备和给养。这就给第2中队的军官们带来了相当多的麻烦--南非军官们和美国空军人员一道在在约翰逊空军基地的军官食堂用餐,美国军官们都是用现金自己购买伙食;而南非人员根本没有带多少现金,而且还都不是美金。当然,美军是不会让他们的南非朋友饿着肚子的,但是当然有些时候局面还是会有些“紧张”。

按照美军要求,第2中队人员必须在在约翰逊空军基地接受为期6周的F-51D“野马”改型训练--他们以后要驾驶这种飞机在朝鲜上空作战。一要求让许多飞行员十分气愤,因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有驾驶P 40~P-51战斗机的经验。美国人提供的这些飞机原来都是些美国空军使用过的P-51D(现在编号为F-51D)战斗机,美国人把它们从日本的飞机存放场拉出来经过检修恢复到飞行状态。第一名飞行员一旦完成了改型训练,整个第2中队也就宣告进入战备状态。但是此时全中队能够使用的作战飞机只有16架F-51D。

  

  作战

  

  完成战备后,第二中队指挥官范布莱达特尔隆率领4架F-51D到釜山空军基地(Pusan AB)--代号K 9,那里已经有13名军官和21名士兵等着他们了。11月16日,南非空军首次开始执行空中任务。三天后的19日,指挥官特尔隆和里帕夫斯基上尉作为美国第12战斗轰炸机中队的一部升空执行作战任务。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对交通要道实施侦察,打击北朝鲜主要补给线上的任何运动目标。这支侦察编队并没有返回K-2,而是降落在平壤东(Pyongyang East)--代号K-24,在这-里改为被配属给第6002战术支援联队。这些“野马”经停K 24执行了数次任务,从11月2日起,第2中队移驻K 24。1950年11月24日,第6002战术支援联队被改编为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

在K-9和K-24驻扎的初期,第二中队面临着诸多问题,例如他们和位于汉城的联合作战行动中心的通讯问题就一直十分糟糕。平壤东就连基本的驻扎条件也不具备,亟待改善--这里的机场杂草丛生,而且没有机库,下雨时跑道上泥泞不堪,冬季里泥浆一旦冻结,飞机的起降就变得十分困难。K-24则距离交战地域很近,距离近到不再需要翼下再外挂油箱--这部分重量全都用来尽可能多的携带作战所需的武器弹药。南非空军参战的第一个冬季是如此寒冷,夜间K-24跑道上的气温居然低至零下30度!巴登霍斯特上尉如此描述道,“我真后悔我们没有带一个电冰箱来,那样我们就可以轮流坐在里面取暖了。”

“飞行之豹”们并未在K-24驻扎很久,他们隶属第6002战术支援联队的时间也不算长。事实上,中国军队进入朝鲜战争的行动是如此的迅速,令“联合国军”猝不及防,被迫沿朝鲜半岛向南撤退;“飞行之豹”们也被迫于11月30日放弃了K-24基地并于12月2日抵达水原(SUWOfl)一一代号K-13。在参战最初的这些日子里,从11月中旬直到12月7日,这一期间第2中队总共只有6架F 51D“野马”、11名飞行员和20名地勤人员。

12月17日,第2中队移驻清海(Chinhae)--代号K-10,在那里该中队被固定划人美国空5军的其他F-51战斗机部队--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清海位于朝鲜南部的沿海地区,这里距离交战地区大约200英里(320公里),此时战线正推过三八线,飞行员们必须经停汉城城市机场(代号K-16)前往“轰炸线”,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燃料停留在目标区上空执行作战任务。然而,1月份K-16被中国军队占领,这就迫使这些南非野马们不得不经停其他基地再前往战区,如汉城以南的水原等,那里离交战地域更近。

  

  猎卡车的“野马”

  

  “飞豹”们的主要任务是为在战线上的“联合国军”提供近距空中支援,同时还负责北朝鲜主要补给线沿途的道路遮断任务。在北朝鲜主要补给线上袭击卡车的任务通常由两架“野马”编队执行。长机会降低至300英尺(90米)的高度搜索地面目标,而僚机则在1000英尺(305米)的高度上飞行,以监视那些经常出现在这些空域上的米格机--“飞豹”的野马对他们而言是非常脆弱的猎物。在执行打击补给线的任务时,“野马”通常会装满0.50英寸(12.7毫米)机枪子弹,另外还要携这带4枚5英寸(12.7厘米)的HVAR(High Velocity Air Rocket,高速航空火箭),外加用于增加航程的可抛弃翼下外挂油箱。1951年1月,另外一些F-51D开始运抵朝鲜,这些飞机已经在凯利机场(Kelly Field)存放多年,有些飞机完全是崭新的,飞行了还不到25个小时,但自从二战结束,却至少都已经存放了5年以上。现在这些飞机已经都被修复到能够重新执行飞行任务的状态。这些飞机刚一运抵朝鲜,第2中队马上就开始接收。

12月15日,在飞离水原时,第2中队遭受了战争以来的第一次损失,JFO戴维斯上尉在平壤附近用机腹迫降。尽管飞机全损,但戴维斯上尉却成功被美国空军搜救直升机营救并送回水原,后来戴维斯上尉于1951年3月10日在汉江以北执行任务时阵亡。到1951年2月,第2中队已经执行了1000次飞行任务;但紧跟着他们就遭遇了另一次损失。1951年2月2日,第2中队损失了第一名飞行员:森特艾姆勒威尔森少尉在北朝鲜一处水库上空飞行时被轻武器火力击中,艾姆勒少尉努力驾驶着严重受伤的“野马”飞到日本海,但还是不幸坠海。事后救援人员没有找到飞机的残骸和飞行员的尸体。5天以后,另一名“飞豹”中队的成员--道格,李少尉在交战线附近被击落,道格少尉当场死亡。

南非空军为赴朝参战的飞行员设定的回家休假的任务基数是75次。1951年2月24日,首批替换飞行员到达朝鲜。到3月4日,第2中队已经又损失了5架“野马”和4名飞行员。1951年3月23日,由于K-10基地气候和条件十分恶劣,中队被迫暂时撤离清海转移到釜山东机场(代号K-9),在那里该中队被划归第35战斗截击机大队。天气后来好转,第2中队于4月29日回到清海,重新归人第18战斗轰炸杭大队。4月12日,第2中队完成了第2000次任务,中队举行了庆祝活动。这支南非部队成丁朝鲜战场上对中朝军队作战的“联合国军”中的重要部分。1951年5月7日,在汉城城市机场的跑道及机场重建之后,中队又重新经由K-16执行任务,直到10月1日。此后第18大队和第2中队开始改为经由Hoengsong(代号K-46)执行任务。1952年6月,远东空军决定18大队的作战部队常驻K-46,这里距离双方交战线只有60英里(96公里),而第l8联队的司令部却仍然留在清海。

  同米格的较量

  

  1951年7月8日,“飞豹”中队第一次遇见了大名鼎鼎的米格-15喷气式战斗机,当时两个“野马”编队正在执行对平壤以北的Kangdong机场的打击任务。在跑道上空快速掠过并投下炸弹后,“野马”们立即爬高编队准备返回K-46。突然,编队的无线电静默被一声大叫所打断,“米格战机!”。的确,四架米格-15战斗机已经跃升超过了较慢的美军12战斗轰炸机中队的F-51D(他们也是袭击Kangdong兵力的一部分),其中两架米格机从北面对“飞豹”发起攻击,而另外两架则从南面逼近,但是南非的“野马”们充分发挥了螺旋桨飞机机动灵活的优势,不断的和米格机进行盘旋机动,最后米格机只能放弃攻击行动,准备返航。此时“飞豹”编队立刻利用无线电召唤支援,美国编队随后赶到,在他们飞过鸭绿江(YaluRiver)之前击落了这4架米格中的3架。

1951年7月23日,第2中队一个“野马”编队在朝鲜西海岸执行气象侦察任务。就在临津江(1mjin)江北面,“飞的”编队遭到了猛烈而精准的防空火力的时击,两架F-51D当即被击落,其中弗雷迪贝克尔上尉的座机触地起火爆炸,贝克尔当场死亡;另一架被击落的“野马”飞行员哈雷中尉成功跳伞,在着陆前,哈雷的队友们一直在他的上空盘旋掩护等待救援直升机前来营救;但是哈雷中慰降落后还是被北朝鲜军队抓获并沦为战俘。在另一次近距空中支援任务中,鲁尔杜普鲁伊中尉也在被击落后失踪,营救行动最后被迫放弃,杜普鲁伊中尉被认定为阵亡并被追授美国空军银星奖章。

1951年9月27日,对于南非空军第2中队又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是他们入朝参战整一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一年时间内,他们飞行总计4920架次,摧毁建筑物2180座、桥梁13座、卡车458辆、坦克14辆、火炮24门、高炮83座、火车机车4辆、车厢173节。据估算第2中队的“野马”上的机枪总计击毙敌军1634名。

1952年3月20日,这些涂有瞪羚标志的南非F-51D再次和强悍的米格机遭遇,这次遭遇造成了悲剧性的后果。当时南非F-51D正在新义州(Sinuiju)附近执行公路侦察任务,这里可是“米格走廊”的中央地带。中国的米格战机就驻扎在鸭绿江的另一侧,很快,米格-15迅速赶来对“野马”们发起攻击,空战中戴维泰勒中尉的F-51D被严重击伤,他被迫驾机返航,人们最后看到他的座机时候,飞机正拖着浓浓的黑烟。此后,米格机重新集合继续发起攻击,而“野马”们则不停机动以躲避对方的炮火,在一次机动过程中,恩斯林中尉奋力切人一架米格机的航路,在米格机通过他的射击火力线时果断扣下扳机,他亲眼看到枪弹命中了这架喷气式战斗机的右翼,米格飞行员急忙掉头飞向鸭绿江对岸的安全地带。泰勒的“野马”永远没能回到Hoengsong;他被认定为失踪;恩斯林则被确认击伤一架米格-15战斗机。

  

  需要佩刀

  

  4月6日,“飞豹”们再次同米格机遭遇,但是这次交战双方都毫无斩获。然而10月12日,弗莱尔中尉被米格机击落。至此,“飞豹”中队的飞行员们实在是受够了,他们再也不愿意驾驶着“野马”和米格-15进行较量了。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某种能够足以和米格-15抗衡的装备。1952年末,他们终于得到了“新家伙”--批崭新的美制F 86F“佩刀”运抵朝鲜。11月9日,布赖恩福西斯中尉驾机执行了朝鲜战争中第1 8战斗轰炸机大队的第50000架次飞行任务,也是在11月,阿姆斯坦马特尔中尉完成了第2中队的第10000架次飞行。

1952年7月18日,空5军决定用F-86F“佩刀”更换第8和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的装备,这种新型的F-86F-30战斗轰炸机的机翼得到了加强,翼下增加了用于携带炸弹和外挂油箱的挂点。1952年11 月2日,21名第2中队的士官参加了在日本Tsuiki的REMCO基地举行的北美F-86F“佩刀”战斗机的熟悉训练课程。Tsuiki也是远东地区主要的维修基地。

1952年1二月27日,第2中队用F-51D执行了最后一次飞行任务。贝克尔编队中所有飞行员都达到了75次的轮休架次,但是有几名飞行员却选择驾驶新型的喷气式战斗机继续留在朝鲜作战。第2中队使用F-51D总计执行了2890次任务,飞行架次达到了10337。该中队的飞行员曾荣获两枚美国空军银星奖章和26枚优异飞行十字勋章(DFC)。战斗中第2中队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计有34名飞行员阵亡,7人沦为战俘。作战飞机方面,第2中队损失了74架F-51D,其中45架都是在作战中损失的,其中有一架是被美国海军陆战队的A-1H“天空打击者(Skyraider)”误击的。

  

  进入喷气时代

  

  1952年12月26日,包括第2中队在内的18大队的一个作战分队从Hoengsong转往Osan-ni新建的喷气机基地,准备在那里接收F-86战斗机,但是佩刀却迟迟没有交付过来,直到1953年初。第12中队和第2中队是最早改飞新型F-86F战斗机的作战部队。

对于南非空军的飞行及地勤人员而言,改飞“佩刀”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中没有任何人曾经驾驶过喷气式飞机,地勤人员更是没有维护保养过象F-86这样复杂的作战飞机。从螺旋桨驱动的后三点式“野马”转为飞喷气动力的前三点的F-86“佩刀”,对南非空军的确算得上是一种挑战。从1953年1月7日,一个F-86F战机的机动教导队从Tsuiki来到Osan,开始对南非人员进行改型训练。这种飞行训练强度很高,每天8小时,每周7天从不间断,直到课程结束。为了让飞行员们更容易完成改型训练,美军还从第4和第51截击机联队抽周了几名经验丰富的喷气机飞行员加入第18大队。

1953年1月28日,第18大队接受了首批3架F-86F“佩刀”战斗机。其中一架编号为52-4352的“佩刀”垂尾上带有独特的橙、白、蓝三色条纹--这是南非国旗的颜色,机翼和机身上带有瞪羚标志。另外两架“佩刀”则带有美军标志和第18大队的尾部识别带。1月30日,第2中队指挥官拉尔夫哲纳克中校和威尔斯少校成了最早在“佩刀”上放单飞的两名南非飞行员。

2月22日,第18大队三个中队的指挥官们驾驶“佩刀”执行首次空中任务,第18大队的“佩刀”们作为战斗截击机的一部分,其任务是清剿鸭绿江沿线的米格机。这个“佩刀”4机编队中,带队长机是吉姆哈格斯特罗姆少校--他是从4大队调入18大队的飞行员之一、第67中队指挥官;2号机是指挥官哲纳克中校,3号机为第18大队新任指挥官毛里斯马丁中校,4号机是第12中队指挥官哈里埃文思少校。尽管该编队曾和几个米格编队发生空战,但对手中并没有苏联飞行员驾驶的米格战机。最后哈格斯特罗姆以击落6.5架米格的战绩成为第18大队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王牌。4月14日,第18大队首次执行俯冲轰炸任务,27日执行了第一次对交火线沿途联合国军的近距支援任务。装备“佩刀”后的南非第2中队的任务并未发生变化--仍然是前线空中支援和打击北朝鲜补给线上的运输车辆。到1953年春,第2中队的飞行员们已经对打击桥梁和封锁铁路隧道入口等任务非常熟悉。现在,他们已经有能力在鸭绿江沿线和米格较量而且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5月,在空5军司令格伦巴克斯将军(Glenn Barcus)的领导下,第18大队的“佩刀”在第4和第51大队的“佩刀”提供的高空掩护下,成功的摧毁了平壤广播电台(Radio Pyongyang,又称“乒乓广播电台”)。平壤广播电台此前一直专门播放“诽谤”空5军的消息,如报道美军使用细菌炸弹、轰炸医院、扫射学校的行径等等。格伦巴克斯将军下令彻底摧毁这座广播电台。5月1日,第8和第18大队(也包括南非第2中队)的佩刀起飞向北进发,如此大规模的“佩刀”编队给人的感觉是美军是要前往鸭绿江进行一次例行的清剿米格的行动,但就在距平壤以北30英里(48公里)处,这支“佩刀”编队突然转向南方,一次又一次用1000磅(454公斤)炸弹对平壤电台发动攻击。攻击结束后,巴克斯将军用该电台的频率对北朝鲜方面进行“广播”,告诉他们:我们成功了!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鲜停战协定签署,朝鲜战争宣告结束。在战争的最后一天,联合国军的作战飞机在北朝鲜上空频繁行动,搜索攻击目标。联合国军竭力试图在协定生效前最大限度削弱源源不断进入朝鲜的中国军队的实力,南非“飞豹”们在这些行动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在最后一天,南非第2中队还进行了41个架次的飞行。诺特杰少校执行了自己的第100次飞行任务,维尔曼斯少尉则成为最后一个返回Osan着陆的“飞豹”飞行员。22时01分,停战协定正式生效,至此所有的联合国军战机都必须停留在地面上或保持在轰炸线以南。维尔曼斯少尉执行的这次任务,成为第2中队在朝鲜战争中的第12067个飞行架次。

  

  回家

  

  朝鲜战争结束后,第2中队开始进一步接受训练,以提高驾驶F-86的技术。到7月底,第2中队进行了32次作战队形“训练”。这种训练十分接近实战,而且具有相当的危险性,8月28日,第2中队中尉飞行员伯塔由于战机控制失灵被迫在黄海上空跳伞,事后第2中队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只能宣告其已经死亡。1953年8月4日,赫克特麦克唐纳中尉作为南非政府“大开关计划(Operation Big Switch)”的第一个受益者率先回家,此后那些南非战俘最终全部回到丁家。

在训练期间,第2中队必须有4架“佩刀”保持15分钟警戒状态,以防止米格机可能发动的进攻。但是,实际上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发生过,9月3日,指挥官威尔斯通知,第2中队已经确定将要返回南非,返回将分三批进行,首批人员将于9月7日启程,第2批将于22日踏上回家的旅程。

  1953年10月1日,第2中队停止了一切作战飞行,开始把所属“佩刀”战斗机移交给仍在朝鲜活动的美国空5军部队。10月11日,最后一架飞机移交完毕,全部南非人员于10月29日离开朝鲜。在朝鲜战争中南非空军最后取得的战绩还是非常“突出”的,他们总计进行了12067次飞行任务,其中使用“野马”进行了10373次,用“佩刀”进行了1694次。他们总计摧毁车辆891辆、坦克44辆、火炮221门、防空高炮147处、列车机车11辆、车厢553节、弹药/补给货场441处、桥梁152座和建筑物9837座。他们的空中火力总计击毙敌约2276人。

在朝鲜参战的3年中,总计曾有243名军官和545名地勤人员在第2中队服役。他们的损失包括26名飞行员(阵亡),另有8人沦为战俘后来被释放回国。此外有两名地勤人员因事故死亡。该中队所属的95架F-51D“野马”战斗机中,有74架由于作战行动或发生故障损失。从1951年11月28日到1952年4月30日期间,该中队由于表现突出获得美国总统集体嘉奖;1951年11月1日,南朝鲜方面也对其颁发了总统嘉奖令。第2中队飞行员总共荣获过55枚美国空军优异飞行十字勋章、1枚DFC橡叶饰、2枚银星奖章、3枚军功奖章、40枚铜星奖章和176名飞行奖章。此外,第2中队还荣获了数十枚南朝鲜方面的飞行奖章。

美制“佩刀”给南非第2中队的飞行员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回国后他们极力争取要求南非空军将F-86F“佩刀”作为主力战斗机。1956年,南非空军开始接收加拿大制造的“佩刀”Mk 6,并一直使用到60年代末才最后撤装。此后第2中队改为装备法国达索公司制造的“幻影HICZ”,后来又改为“豹C/D”。从2008年起,该中队将开始接收瑞典萨伯/BAE公司的“鹰狮”战斗机,成为南非空军作战部队中的中坚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