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锦州战役:"近800人的加强营 一天就打没了"

热度79票  浏览17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3日 15:53

  营长赵兴元率领最后5个还能动的战士,扑上了敌人在锦州城北的最后一个据点--配水池阵地,高喊:"缴枪不杀!"至此,锦州城已经尽收眼底。赵兴元所在的东北野战军3纵7师20团1营,此时只剩下了22人。"我那是将近800人的加强营啊,一天就打没了。"赵兴元回忆。  

  当挑着包子和呼啦汤的炊事员淌过延绵100多米的尸体,登上配水池阵地时,只看到22个已经残缺不全的战友--此前,炊事班按照600人的标准给1营准备好了牛肉包子和呼啦汤。  

  炊事员一屁股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强攻受阻,锦州城下遭遇劲敌  

  "真正打锦州城,只用了31个小时,难就难在拔除外围据点。"赵兴元说。  

  1948年10月9日至13日,拔除锦州外围的战斗打响。谁都没有想到争夺外围的战斗如此激烈。  

  配水池,城北制高点,距锦州城墙1公里左右,本是锦州城市供水池。国民党守军放干了池水,在此修建了永久防御阵地。站在配水池高地,锦州城中的古塔隐约可见。夺取配水池,也成为控制锦州城北之关键。"敌人有一个加强营守卫配水池,前面布置了5道铁丝网。"赵兴元说,"敌人的地堡有1米多厚,用钢轨加水泥做成的,火炮打上去,就是一个白色的点。"  

  电影《大决战》再现了这一场景,但原型赵兴元对电影很不满意。"打配水池是我抢来的任务,哪次打仗我都是抢最难打的。"赵兴元说。但电影中却把他加工塑造成一个爱喝酒,不愿意上前线的营长。由国民党名将、黄埔一期生范汉杰布置下的防御阵地果然名不虚传,5道铁丝网根据防御任务需求分别做成胡椒叶型、苴麻型等形状,铁丝网和壕沟、暗堡和地雷阵相配合,在锦州城外,置下了不可逾越的死亡地带。"范汉杰因为在山东战场与解放军作战有功,才被蒋介石委以重任,派到了锦州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固守锦州。"军史专家、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介绍说。  

  在国民党军队中,论组织城市防御作战,范汉杰饱读军书,确有其才。此人16岁从军,在旧军队中当过海军舰长。1927年国共合作,已经年近三旬,官至上校的范汉杰又怀着对革命的憧憬,投报黄埔军校,成为同期生中三个最先当上团长的优秀学生之一,也是最先当上师长的人。回忆和强敌交手的日子,82岁的赵兴元对记者说:"战术原则有千万条,勇敢永远是第一条。"在他的勇敢原则指导下,他所在的营成为了3纵响当当的拳头。  

  1营3连一个冲锋上去,很快突进到敌人挖掘的壕沟里,等待冲击。意外在此时发生了。"谁也没有想到,壕沟里每隔100米就有一个暗堡,里边设了一个机关枪,壕沟的坡上还埋着飞机上使用的航弹。"赵兴元回忆说。一个突击连的官兵,刚准备从壕沟爬上来,守军摇动了引爆航弹的电话线。"这个连是我们营的3连,只有一个指导员活着回来。"赵兴元至今对此耿耿于怀,当时他三次向师里建议避开敌人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很遗憾的是,师里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当时我们部队英雄主义的英雄主义精神很强,太想打胜仗了。"赵兴元说。经过艰难地突破,1营终于占领了与配水池阵地之有不到100米的6间红房子。  

  两虎相争,配水池上尸骨成山  

  就是这短短100米,国共双方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敌人看到配水池阵地情况危急,从城里开出了4个装甲车进行增援,企图围歼1营,夺取红房子。赵兴元在红房子里召开了紧急营党委会"我们营从来没有打过败仗,那怕就是剩下一人一枪,也一定要让敌人有来无回。"敌人在一天的时间内,连续组织了27次反扑。100米,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战士尸体累积在一起,分不出你我。  

  1营伤亡太大了,赵兴元命令3连把所有伤员的武器弹药全部收容起来,负责供给一线部队。"前面打掉一个,你们就负责补充一个。"赵兴元对3连连长说。  

  3连3排排长刘永秀的两腿全被炸断了,看到赵兴元过来,一把将赵兴元抱住,说:"营长,我不行了,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营长。"赵兴元握着他的手,点了点头。"等我回来时,他的血已经流完了。"赵兴元说。警卫员小范也受了重伤,躺在地上对赵兴元说:"营长,我冷……。"  

  赵兴元把自己的风衣盖到他身上,鼓励他:"小范,你一定能挺得住,我马上就能解决战斗了。"警卫员小范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他拉着赵兴元,递上了一个干粮袋:"营长,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干粮,你要吃饱啊营长。"赵兴元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作为一名指挥员,就算是有万般的痛,也不能在此时流下眼泪。"小范最后对我说:营长,我是党员,是打锦州时牺牲的,是光荣的。你一定要告诉我爸爸妈妈,我是沂水人。"赵兴元说。进行解放战争同时,山东等老解放区的土改也正在进行,象小范一样的革命烈士,政府会在分地和耕牛、农具等方面,给予很大的照顾和抚恤。  

  团长看到1营的情况,通知赵兴元撤下来,但遭到了赵兴元的坚决拒绝。"我们营在壕沟里还倒下了几十号人,有牺牲的,有受伤的,我怎么舍得丢掉他们。"赵兴元向团长请求:"你支援我一些手榴弹吧,我一定能打下来。"团长派出一个连队,专门给赵兴元运送手榴弹。经过一天的激战,赵兴元和5名战士冲上了配水池阵地。1营仅剩的6个人,俘虏了敌守军150多人。  

  "我们上了配水池,就可以看到敌人的整个防御结构。"赵兴元说。  

  有了配水池阵地做依托,东北野战军在攻城的时候,可以非常清楚地在上边进行指挥,步兵开到100米的地方等待炮火支援,然后发起进攻。  

  同时,配水池的攻陷,也极大地打击了敌人的士气,配水池后边阵地上的很多敌人都被吓跑了。解放军各部队又开始土工作业,以挖交通壕的形式,向锦州城墙步步逼近。  

  锦州失守,国军上将一声长叹  

  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总司令林彪登上了锦州城北459高地附近的帽儿山。这天,整个东北大地阴霾密布,大风骤起。此时,在只有不到百里外进行的塔山阻援战斗已经进行到最残酷的第5天,东北野战军4纵、11纵以巨大的伤亡,让国民党援助锦州的11个师在塔山停下了脚步。  

  上午9时整,林彪一声令下,总指挥部的三枚绿色的总攻信号弹腾空而起。  

  东北野战军的900多门大炮同时开火。这次炮火急袭持续了90分钟,锦州城烟尘冲天,城塌堡飞。"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多的大炮,炮兵在攻歼战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赵兴元说。担任在城北主攻的也是赵兴元所在的7师。由于20团伤亡巨大,登城突击任务交给了19团。师着政治部主任刘振华参加了19团的突击队,率先登上锦州城墙,也是突击队的指挥者之一。"敌人的工事特别坚固,90分钟的炮火压制,都没有完全破坏掉他们。"刘振华回忆,"天上还有飞机在俯冲。"突击队不断越过战友的尸体,向城墙发起冲锋,15分钟后,19团的军旗就插上了锦州城,解放军向潮水一样往城里涌入。"敌人组织了四次反攻都挡不住我们。"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在城内也同样布置了强大的火力网,部队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开阔地很多,大楼的每个窗口都有人向外射击。"刘振华回忆。  

  19团打到火车站,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很多建筑都被震塌。从威力上来看,远远大于普通炸弹。有战士问刘振华:"敌人是不是放原子弹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敌人一车皮的炸弹被引爆了。"刘振华说。到15日下午6时,仅仅31个小时,固若金汤的锦州解放,国民党锦州守敌12万人,国民党上将、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以下8万人被俘,其余被歼灭,人民解放军也付出了伤亡24548人的代价,解放军在东北形成关门打狗之势的战略意图得以实现。黄埔一期生范汉杰被带到了他的师弟、黄埔四期生林彪的面前。这位经过正规军事院校培训,充满了战术思想的战将,对锦州失利留下了太多的困惑和埋怨。  

  林彪问其师兄:"范将军对锦州之仗有何观感?"  

  范汉杰一声长叹:"锦州好比是一根扁担,一头挑着东北,一头挑着华北,现在扁担断了。"  

  林彪又问:"那你对锦西战斗怎么看?"  

  范汉杰怒火冲天:"我真想不通,从葫芦岛到锦州不足百里,6天6夜,侯镜如率两个军另6个师,爬也该爬过来了,可就是只闻炮声不见人影。还有廖耀湘,停在彰武迟迟不动,真是岂有此理!"今天的配水池,虽几经风雨剥蚀,灰色墙体上累累弹痕依然清晰可见。当年有人曾用白灰写着"守配水池的都是铁打的汉!"、"配水池是第二个凡尔登!"以鼓励当年守卫配水池的国民党军人,每个字斗大个。"他们是铁打的汉,而我们,是打铁的汉。"赵兴元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