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明年对叙利亚动武可能性高于伊朗

热度80票  浏览17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30日 11:48

资料图美军航母第三攻击群目前正部署在波斯湾。

  中东再开战有多大可能

  本报评论员/修磊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这段话出自英国文学名作《双城记》的开篇,用来形容过去一年西亚北非剧变带给人们的心理冲击仍然极具时代感。

  当人们试着去定义2011年的中东世界时会发现,改良、革命、民族主义、外部干涉……太多矛盾丛生的词汇交织在一起。人们曾经为埃及以微小代价改天换地而欣喜不已,但埃及政权更迭之后社会的持续震荡,和利比亚内战中两派间的彼此虐杀与清算一样,又将人们迅速拉回到并不完美的现实中。

  利比亚反对派在北约军事干预下所取得的胜利对利比亚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还难以判定,不过这显然不再是主要矛盾,世界的目光现在已经转移到了“革命”迄今未能奏效的叙利亚,乃至尚未发生“革命”的伊朗。它们,或至少其中的一个,在2012年会不会像利比亚那样等来北约的飞机,才是最值得预测,也是最难以预测的。

  在中东诸国中,阿拉伯世界之外的伊朗无疑是美国的最大敌人,无论是它的核计划还是大国梦,也无论是它与美国的历史宿怨还是如今在美军撤出伊拉克后对权力真空的觊觎之心,都是很难容于美国的。以色列高层已经屡次表明对伊朗核设施的打击决心,背后不难看到来自美国的某种暗示或支持。

  但是,不管多么言辞决绝的战争威胁,是否付诸行动都取决于对美国的国内国际背景的研判。对于靠着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许诺赢得民众支持而登上总统宝座的奥巴马来说,撇开别的因素不谈,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恐怕从根子上就缺乏再开战端的勇气。这一点其实在北约介入利比亚内战时美国厕身于法英之后的做法就可见端倪。当然,这里面除了领导人的个人原因外,美国的国内民意以及已经被战争和经济危机拖得日渐疲弱的国力也是不得不面对的冷峻现实。更为关键的是,奥巴马在大选年应付共和党的咄咄攻势尚且气力不逮,能否连任还是未定之天,对外用兵不仅条件不足,精力也不允许。

  何况美国很清楚,伊朗不是利比亚。伊朗没有率先在道义上失分,而且政府有足够的民意支持,其军事实力也远非卡扎菲的政府军可比。更不必说伊朗无与伦比的战略地位和战略权重,是美国尤其应该谨慎掂量的。在这种情况下,怎能想象美国会铤而走险,在与伊朗交恶长达32年后一朝悍然开战?

  与出兵伊朗的较低可能性相比,美国对叙利亚动武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些。毕竟,现在的叙利亚已经内外交困,苦苦支撑的阿萨德政府在被阿盟抛弃后,在国际上正陷入空前孤立的境地,为其摇旗呐喊者也多口惠而实不至。由此观之,在利比亚问题上已拱手让权的美国重新主导北约军事力量,对叙利亚来场“外科手术”,至少在政策上已经成熟。打掉树上一颗成熟的枣子无疑要容易也更实惠得多。更何况,打掉叙利亚这个伊朗的左右手,将为未来解决伊朗问题打下极为坚实的基础。

  但无论如何,都希望美国要牢记中国先贤老子的一句箴言:“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而圣雄甘地更为这句话留下了令人深思的注解:“用剑得到的东西,也会因为剑而丧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