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空战英雄:歼20飞行性能已达人类极限

热度118票  浏览67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21日 12:21

资料图:歼20的首飞,韩德彩称被邀请亲眼观看了其首飞。

资料图:韩德彩。

美国《空天》杂志2012年5月号刊登了专访中国空军战斗英雄、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韩德彩中将的文章,韩德彩1933年出生于中国贫困地区安徽省的一个农民家庭。他扛过活,也讨过饭。1949年2月,共产党解放了他的村子,随后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时他才16岁,只读过一年书。1950年6月,像许多解放军战士一样,韩德彩响应毛主席建立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的号召,志愿成为了一名飞行员。

韩德彩被选送到空军预备学校,然后开始了飞行训练。总共才飞了不到100个飞行小时,米格-15飞机也只飞了大约30个小时,他就被派往朝鲜参加战斗。在朝鲜,他成了王牌飞行员和中国最有名的飞行员之一。朝鲜战争结束后,他担任了一个米格-17战斗机中队的副中队长。他所在部队的任务是拦截窜犯中国大陆的飞机,主要是来自台湾的飞机。

继1949年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密切合作,实施了秘密空中作战。这些任务最早由美国民航空运公司的美国飞行员承担,这是一家帮助国民党人的航空公司,当时又变成了美利坚航空公司。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很快就决定由美国训练国民党空军飞行员驾驶B-17、B-25飞机和其他二战时期的飞机来执行这些秘密任务。1954年以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在研制一种专用飞机――P2V-7U,这是美国海军P2V“海王星”海上巡逻机经过洛克希德公司“臭鼬工厂”大改的型号。这些“秘密的”P2V飞机从台湾起飞,由国民党空军第34“黑蝙蝠”中队驾驶。他们有效地执行了被选派执行的秘密任务:空投和补给特务,空投宣传品并收集电子情报,同时要躲避解放军空军的米格-17战斗机。

鲍勃伯金与翻译赵刚(音)在上海采访了韩德彩。赵刚是云南大学的一位讲师。伯金1996年与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飞虎队”的老兵一起访问中国期间第一次见到了韩德彩。

鲍勃伯金:你在朝鲜战争期间曾经是米格-15战斗机飞行员并成了一名王牌飞行员。几年前我们就讨论过这个。但我们没有讨论此后你在解放军空军中的经历。

韩德彩:朝鲜战争一结束,我就被提升为副中队长。1954年,我被调到大连,在苏联空军人员指挥下工作。这是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我被派到那里学习夜航和复杂气象飞行。

那时,中国飞行员飞夜航或复杂气象的经验很少。在我初学飞行时,我本来应该学习多得多的飞行和空战的知识、技能。但我们赴朝参战刻不容缓,与当时的大多数中国飞行员一样,我也没有时间学习。我需要学习的许多东西,实际上是在战争中,而不是在训练中学到的。

比如,我参战之前从来没有在云中飞行过。即使在战争期间,我们还是编成12架飞机的梯队穿云飞行。我们从5000米飞到10000米。在云中,我们互相看不见,直到最终穿出云层才能看见。

我们没有其他的学习方式。我们很晚才有了模拟器。在米格-19战斗机研制之前,我们根本没有飞行模拟器。而且当时的模拟器只是一个座舱,怎么看也不像真的。

鲍勃伯金:俄罗斯飞行员是你的夜航教官吗?

韩德彩:是俄罗斯人教我们的。我完成夜航训练后,就成了解放军空军其他飞行员的夜航教员。随后,1956年3月,我被从东北调到华东,到了位于江苏无锡的空军基地。那里的气象比东北更复杂,对我们飞行员来说也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但在1956年之前,我们就胜任了夜航和全天候飞行。

鲍勃伯金:你被分配到无锡与台湾飞机当时经常夜间入侵大陆有关系吗?

韩德彩:的确,是有关系。我们的米格-17比斯战斗机没有装备雷达。我们还从苏联接收了一种装备了雷达的米格-17PF战斗机,这种飞机当时用来攻击从台湾低空入侵的敌机。中国当时正在研制自己的飞机“五六式”,这是在米格-17战斗机的基础上研制的。

而我这个中队的主要目标是U-2飞机。U-2飞机白天执行侦察任务。我们竭尽全力攻击U-2飞机,但问题是U-2飞机的最大飞行高度:我们够不到它们。U-2飞机通常从上海东北方向进入大陆。

鲍勃伯金:你们采用什么样战术来对付U-2飞机呢?

韩德彩:追击U-2飞机是相当乏味的飞行。每当我方探测到一架U-2侦察机,我们就派两架飞机跟踪监视。我们可以飞到我们的最大飞行高度15600米,但还是看不到U-2飞机,它在20000米以上飞行。

鲍勃伯金:俄罗斯人采用急跃升爬高(先俯冲,然后大仰角跃升)动作,试图够到U-2飞机。你采用过这种机动动作吗?

韩德彩:除了急跃升爬高,我们尝试的所有办法都够不着U-2飞机。我可以急跃升爬高到18000米,但我的飞机与U-2飞机仍然相距甚远。

我记得俄罗斯人的经验,在急跃升爬高的顶部,飞机就不再是一个稳定的发射平台了。

确实是这样。米格-17战斗机的最大速度是马赫1.44。我从16000米高度俯冲开始做急跃升爬高动作。我在15000米高度拉起来并开始爬升。爬升的时候,我尽量保持15度的爬升角。我的速度会下降到每小时350千米,在这之后我就做不了什么了。在这个速度(每小时350千米),飞机变得难以控制。最后,我们不得不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的地空导弹部队。

鲍勃伯金:你有没有烧掉过发动机,我听说俄罗斯人在做急跃升爬高动作时曾经烧掉过发动机?

韩德彩: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们很幸运,我们能够组建自己的导弹部队,我们可以用地空导弹击落U-2飞机。

鲍勃伯金:俄罗斯研制的早期地空导弹萨姆-2共击落5架U-2飞机,但这种导弹射程有限。这使得解放军空军的战果十分辉煌。要在这个高度击落U-2飞机,几乎不得不在其航路下方直接发射导弹。你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韩德彩:这简直就像游击战。我们的导弹发射架被固定在军用卡车上,可以到处机动。我们对U-2飞机感兴趣的重点目标有些了解,我们就在这些目标周围部署导弹。我们一般在U-2飞机距离15千米以内时才发射导弹,我们运用了某些战术使U-2飞机进入到这个距离以内。比如,在部署导弹的地区探测到U-2飞机时,我们在这个地区的所有雷达都关机,所以U-2飞机就不会察觉到这些雷达的存在。U-2飞机的机动性也不是很好。当它一旦开始进入射程,我们的雷达会突然开机,U-2飞机根本来不及反应。

鲍勃伯金:当时解放军空军还有其他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攻击低空飞行的飞机,特别是P2V飞机。我了解解放军空军使用的地面控制拦截技术。地面控制人员用雷达将米格战斗机引导到拦截位置。为了避免被P2V飞机发现,飞到入侵敌机背后的位置时,米格战斗机的雷达才开机。

韩德彩:这是完全正确的。但这种战术不太有效,确实不是很有效。事实上,我们击落的P2V飞机,不是因有雷达,而是因为被我们看到了。我还记得一个战例,解放军空军的飞行员击落了一架B-17飞机,因为他正好看到了发动机的尾焰。

我们的机载雷达不太可靠,而且还有其他故障。这种雷达的探测距离很短,大约只有1000米。因为入侵的敌机飞得如此之低,有时低到50米,以至有很多地面杂波,非常难以跟踪这些飞机。

只有当我们的米格战斗机高度低于敌机的高度,仰视敌机时,我们飞机上的雷达才有效。如果我们的高度比敌机高,甚至只高一点点,并把我们的飞机机头朝下,雷达也会接收到地面杂波,因此我们也不能分辨目标。为了使雷达有效工作,我们不得不改装雷达,消除扫描波束的下部,而只使用扫描波束的上部。

入侵的敌机也可以躲过地面雷达的探测。一旦我们的机载雷达开机,PV2飞机就会探测到,并立即俯冲逃离。然后,PV2飞机将施放金属箔条,这就会干扰地面控制雷达,并导致控制人员丢失目标。

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在夜间飞行,去追击敌机,真的是冒了生命危险。我们经常在地面以上50米的高度飞行。我还记得我追击的一架P2V飞机。那是1964年4月13日,让我蒙羞的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架P2V飞机从长江口进入中国大陆,并沿着长江向西飞行。这架飞机把高度保持得非常低,有时刚好在山头以上100米。

我当时在南京的空军基地,奉命起飞拦截敌机。我驾驶的是装备了雷达的米格-17PF战斗机。当时,解放军空军的高级将领正在这个机场视察,我驾机起飞的时候,空军参谋长就在塔台上。因为我们预料敌人会窜犯南京周边地区,所以我们经常在这个地区训练。我非常了解该地区,这个地区似乎也是击落敌机的理想地方。

我起飞,打开雷达,并钻进云层。云底只有100米高。我关掉导航灯,并将飞机的高度保持在600米。我什么也看不见。几分钟后,地面控制人员命令我飞到450米高度,我就下降了高度。很难进入攻击位置。我的飞行速度是每小时400千米,而敌机的速度只有每小时280千米。

我尾随这架P2V飞机沿着长江飞行,一直飞到了泉州沿海地区。云层低到75米。我一下子就下降到400米,这架P2V飞机只比我的飞机高50米。我们都在云中飞行,而我不得不依靠我的直觉。当我发现我处在一个很好的位置时,我打开了瞄准天线。P2V飞机马上就知道我在那里,并俯冲逃走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