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学者:中国感受不到大国威信 反被周边欺负

热度119票  浏览8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30日 14:36

4月10日,中国海监船紧急抵达黄岩岛,与菲律宾军舰展开对峙,救出被困中国渔船。图为菲律宾海军展示中国到场的两艘海监船。

菲律宾士兵在黄岩岛非法查扣中国渔船。

近日,一向引起某些国家垂涎的中国南海区域内烽烟再起。事缘菲律宾海军舰只闯入中国黄岩岛海域,在“维护主权”的旗号下对避风停靠在该岛的中国渔船进行袭扰。

中国有关部门派出公务船前往保护本国渔民的安全及正当的渔业活动,菲方竟派出该国现役最大吨位的驱逐舰与没有任何武装的中国海监船对峙。后经外交部严正交涉,中国渔船才安全驶离黄岩岛。

黄岩岛海域自古是中国渔民传统的捕鱼场所,而由一系列国际条约确定的菲律宾领土组成范围无一涉及黄岩岛,就连1981和1984年菲本国出版的地图亦未将该岛标注在领土界限之内。菲此举觊觎黄岩岛主权的试探和挑衅味道十分浓厚。

实际上,近年来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的小动作不断。如将南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多次袭扰中国渔船渔民,与日本达成购买巡逻艇及加强安保合作的协议,与越南达成在南海进行联合军演的协议等等;今年4月举行的年度美菲联合军演更是首次将演习地点选在我国南海附近并邀请多国参与介入。

目前,黄岩岛事件已持续近一个月。虽然中方已撤出绝大部分海监船,但菲方又是要求美国提供更多军事装备,又是要将黄岩岛主权问题诉诸国际法庭,其背后的真实意图值得关注。

周边诸多国家关系趋于紧张

应当看到,不仅是菲律宾,近年来我国与亚洲诸多周边国家的关系总体上处于或日趋紧张,或貌合神离,或缺乏互信,或不冷不热的状态之中。

如2010年3月的天安号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一直拒绝公开谴责朝鲜,而在中国的坚持下,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关于天安号事件的主席声明中也没有谴责朝鲜。中国的这一立场激怒了大多数韩国人,中韩关系也因此跌入1992年建交以来的最低谷。

再如同年9月,中国一艘渔船在钓鱼岛海域与日本巡逻船相撞后,日方委过于中方并扣留中国船长不放。中国政府要求日本政府立即放人,并做出一系列极为强硬的反应,警告日本如不立刻放人,中方将采取“强烈的反制措施”。

迫于强大压力,日方最终释放了船长,但中日关系无疑受到极大伤害。如果说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之一是弱化美国在东北亚的影响的话,这两个事件却适得其反,让韩国和日本更加重视同美国的安全联盟,也使得我与这两个重要的周边国家的关系若即若离,裹足不前。

除了韩国日本,菲律宾和越南近几年在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与中国纷争不断,于是就有了这两个国家和美国之间的一系列剑指中国的军事演习和各种不友好的小动作。

陆地方面,中越两国虽不致再发生1979年那样的边境军事冲突,但时有摩擦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与印度的陆上边界至今尚未划定,双边关系难言多么和谐,最近成功试射射程可达5000公里的烈火-5中型弹道导弹后,印方高调宣称其是“中国杀手”,挑战中国的底气似乎又足了一点;

中国与俄罗斯虽然终于解决了所有边界纠纷,但经贸等领域仍有问题,两国关系有待进一步发展。

自1898年美西战争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一直在亚太地区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2001年的9.11事件,迫使美国把反恐作为重中之重而将关注的重心移放到中东地区。

10年后,奥巴马政府高调宣布将“重返”亚洲并建立“美国的太平洋世纪”。此时,我们却遗憾地发现在美国因反恐而离开亚洲的这10年,我国与周边不少国家的关系与10年前相比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有所恶化。

应进一步加强改善对某些周边国家的外交策略

近年来,中国在经济、社会、军事等方面均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骄人成就,但为何在亚洲我们非但感受不到一个以邻为善,和平发展的泱泱大国应有的尊严和威信,反而有一种被某些周边国家疏离、戒备甚至有意欺负的感觉呢?

从客观因素看,这里面确有一些周边国家因对中国的发展进步不服、疑虑、恐惧而产生的“挟洋自重”或“抱团自保”心态;也确有美国为防中国崛起而拉亚洲盟国构筑“第X岛链”甚至“亚洲北约”等等图谋。这些,基本属于中国不可控制的“成长中的烦恼”。

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一些适当的方式方法来化解某些周边国家的疑虑,破除某些针对中国的图谋。

首先,这些常与中国叫板的周边国家,却又往往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双边经贸关系和高度的经济依存性。

这一方面说明,经贸往来与政治关系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同时更说明,如何将经济关系转化为适度的政治压力,转化为对象国的对华政策特别是与中国主权相关的政治制约,是摆在我国外交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面对突发的外交事件,一味软弱或一味强硬均不可取,审时度势的适度处理方为外交高手。这方面,已故周恩来总理善于平衡各方利益的高超的外交技巧仍值得我们学习研究。

当今世界是一个利益诉求极为个性化的多元世界,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仍提出“巧实力”的外交策略,就是要巧妙地运用自己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实现本国的外交诉求。我们的外交,似应在“巧”字上更多地下些功夫。

其次,远近适宜,周边国家外交与其它洲的远距离外交同步发展。近年来,中国在非洲、欧洲和拉美等远离亚洲的区域投入了大量的外交和经济资源,而对周边国家的投入和关注则显得不足,给人一种“重远轻近”的感觉。

履行我国的国际义务和责任,开拓更加广泛的国际市场无疑是必要的,但无论如何,搞好周边国家(西方叫后院)的多双边关系应当在我外交中居于优先和十分重要的地位。

在巧妙运用我们的政治经济军事优势的同时,似应在外交政策上更多地体现出我国在道德信义上的权威及感召力,体现出我国对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观的尊重和践行,从而使周边国家认识到,与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为邻,不是灾难和末日,而是共同发展的良好机遇。

同时,也应使他们明白,中国是奉行睦邻友好的和平外交政策,但如果将此种宣示当作中国的软肋而肆意挑衅,则必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三,与时俱进,尊重历史又面对现实,以我国国家利益为中心开展多元外交。

如“鲜血凝成的中朝友谊”是在60年前朝鲜战争那样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中形成的。如今时移世易,当年的交战方美韩两国均已与我建交并成为中国重要的经贸伙伴,而当年的朝鲜现在虽也宣称与中国的传统友谊,但凡事以自身利益为重,外交上不时给中国出一点难题造一点麻烦。

既然如此,我们也应以我国家利益为中心,实事求是地评价朝鲜的举动并给予支持或反对,而不是让他人左右了自己的东北亚外交走向!

事实上,中国政府已越来越放弃按意识形态结盟时期“选边站”的外交做法,在刚刚发生的朝鲜卫星事件中,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声明,强烈谴责朝鲜不顾地区安全强行发射卫星的行为。

再如中日关系。抗日战争是一段让国人热血沸腾、刻骨铭心的历史,但“以史为鉴”还要“面向未来”,国人过于沉湎于这段历史并不利于我国改善周边关系;在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复辟回潮的同时,仍应积极推进中日关系;着力发展双边互信,化解两国国民相互反感排斥乃至仇恨的心理障碍。

历史毕竟在不断前进,既然当年刀兵相见的美国与日本、英法与德国、美国与越南等等国家之间都能建立起和平友好的国家关系(日越还成为美遏制中国的成员),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更加积极、灵活、务实地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友好睦邻及合作伙伴关系,从而挫败美国利用周边一些国家遏制中国的图谋呢?

(作者戴小华系原北京周报社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