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召忠:军人要听指挥否则出大事 过去内奸太多

热度78票  浏览3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4月05日 07:37

  “军队里没有鹰派和鸽派”

  记者:你这么孜孜不倦地做国防教育,有一些评论,会说你好战、鹰派,你对这种评价怎么看?

  张召忠:我们以前一直在说软话,说软话的结果就是南沙丢了,钓鱼岛搁置了几十年。在军队里面没有鹰派和鸽派,解放军时刻准备打仗,和平时期准备打仗,战争时期打赢战争,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准备战争,只有做好战争准备才能赢得和平,这叫鹰派吗,这不叫鹰派,因为军人的职责就是这个。

  如果我作为一个共和国的将军,我整天说,你们放心好啦,我们跟美国不会打仗,跟日本不会打仗,我们没有威胁,我们整天都是和平的,我们可以缩减军费,削减军备,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一心一意搞经济就可以了。你们觉得这样安全吗?军人是一个职业行为,必须考虑战争。军人认为维持和平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好战争准备,什么时候遭受侵略了,就说明你的战争准备没有做好,战争准备做好了,就不会打仗。

  但不是说我们整天准备打仗就是盼望打仗想打仗。我绝不是一个整天嚷嚷战争的战争狂人,电视上阐述一个观点,前面都要有铺垫,但编导有时侯嫌嗦就减掉了,这样就很容易造成误会。到了网络就更直接了,标题党几句话就概括了,造成大量误会。其实我很少说强硬的活,过头的话,我是非常理性的。我有个习惯,从来不跟人在网络上叫骂,从来不为自己开脱和解释,从来不评价同行,我专心做自己的学问,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我没有那么多精力整天跟人家吵吵嚷嚷。

  “我讲的任何东西都非常理性”

  记者:你也说上电视会有一些断章取义,受限制,会对你有不好的影响,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呢?

  张召忠:传道、授业、解惑是当老师的职责,一辈子研究学问,把研究的心得写成书推广出去,这是当专家教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但是,现在读书的人很少了,所以我在继续写书的同时,通过电视传播出去,影响大众,普及国防知识,让公众对国家安全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这也是舆论战、信息战的一个阵地。和平时期,没有战争,这个舆论阵地就是战场。

  我经常说,我的书摆在书店里就是个商品,我在电视上说过的话就任凭大家评论,你不能堵着别人嘴,只能让人家说好话,那怎么可能呢。不管是好话坏话我都喜欢听。要是观众都不喜欢我,那为什么我现在还活跃在第一线?我怎么没被淘汰?碰到这种问题,首先找自己的责任,如果我说错了,那我下次注意。大家都不容易,网站要有点击率,电视节目要有收视率,写书要有发行量……

  记者:对大家指责与批评你为什么不直接反驳?

  张召忠:我不喜欢,网上够热闹了,我又不是娱乐明星,我从不反驳

  别人,从不跟人吵架,心态特别好。缺乏战斗力,也可能跟年龄有关系。你们骂我也好,夸我也好,我都是心静如水,安心做自己的学问。

  记者:你自己有出现错误的地方吗?

  张召忠:那肯定有啊,不光是我,任何一个人都有犯错误的地方。电视直播,一旦出现错误就没办法去改正。

  记者:你觉得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自己的见解,即使当时看有些偏差,对受众也是有益的吗?

  张召忠:我的节目大家还是很愿意看的,之所以愿意看,无非就两点,一个是每次我都会给我个人的观点,再就是我不会在电视上端着。不会告诉你我是一个大家、名人、将军、教授,我感觉我是个普通老百姓;第二个原因是,任何一个事情,就是当大家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往哪里走,有一个人说东西南北,4个方向都能走,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是一种方式。再一个方式,我会通过判断,说估计八成往这个方向走是对的,走半天发现是措的,那总比4个方向都探测好一些。如果说我们现在到了十字路口,带了一堆专家,也都没有建议,那不一堆蠢货吗,要他干啥?

  记者:那你有没有想过圆滑一点?

  张召忠:没有没有,那我存在的价值就是个废物。

  记者:那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张召忠:要那样的话,失去了我的作用,我的作用就是要正确地引导舆论。你要是什么观点都没有,那不是浪费吗?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

  记者:你觉得在和平环境下,对一个军事人才的要求,标准是什么?

  张召忠:现在我看媒体上说,军人就应该保持中立,那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不能有党派,必须保持中立。中国的军队怎么能保持中立呢?首先要忠于党,要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否则不能成为军人。你说你保持中立,美国跟中国打起来,我谁都不帮?日本和中国争钓鱼岛,我是军人保持中立?什么逻辑?

  记者:美国的中立是不倾向党派,但如果对美国侵略,他们的军队也不会在美国和侵略国之间保持中立。

  张召忠:中国的军人,不管你有什么才能那还是其次的,首先第一位的是,听党指挥,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是绝对不能够中立的。如果说你作为一个军人,有军权,还和党离心离德,让你干啥不干啥,那你掌握着军权、枪杆子,还不得出大事,这还得了?首先要讲政治,不能有二心,如果说军人和国家离心离德,军人中出了汉奸,军人还帮着日本人,还帮着安倍说话,这还得了?这真是摊上大事了。

  第二个要有文化,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啥都不知道,这还能行?你像我,不属于有文化的吗?我写了那么多书,知道那么多事,军人要有文化。

  第三个要有军事素养。军人有很多分工的,专家教授主要是做学问,还有师长、军长,那是带兵打仗的。不管军人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一定要整天想着打仗的事,琢磨打仗的事。我写这么多书,全都是有关打仗的,那你还让我做什么?我也没有兵权,当不了师长、军长,我只能当个教授,把学问做好,把现在周边的形势、外国的形势分析透彻,通过媒体说出来,通过书去影响大众,这不是社会责任感吗?

  记者:在军中,持有和你一样观点的占多大比例?是一个主流观点吗?

  张召忠:军队是一个有组织的武装力量。首先是有组织的,这是第一个,整个军队的武装力量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央军委领导下,每一个军人首先要宣誓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如果哪天,中国的军人出来说,“这个钓鱼岛给日本算了,钓鱼岛那么小,能值几个钱,整天在电视上嚷嚷什么,惹得人家日本不高兴,你们这样爱国其实就是害国。”如果哪一天,军队出了这样的人,那中国军队就算完啦。现在社会上好多不负责任的言论,网友说是汉奸言论,是危害中国安全的,这个是不对的,吃着中国人的饭,拿着共产党的钱,怎么总是帮着外国人说话?这算什么?中国历史上遭受外敌入侵,很重要的一个教训就是缺乏爱国主义精神,不团结,汉奸、内奸太多,贪生怕死,没有尚武精神,这个非常非常麻烦。

  “以斗争的方式求团结”

  记者:即使我们反复强调和平发展,国际上还是有“中国威胁论”,你觉得中国怎么处理和国际社会的关系?

  张召忠:过去,中国照顾国际社会的感受太多了,“中国威胁论”这个最早就是日本放出来的,天天给我们造谣,原来就是考虑日本的感受,考虑周边国家的感受,这个也不敢说,那个也不敢做,结果出这么一堆事。军队发展的话,我感觉是这样,我们打算怎么干,是根据我们需要不需要、有没有钱,我们自己去衡量,挨不着外国,我们理它干什么?就像我似的,你说啥我不在乎,把你们都当成空气,我吸收里面有用的东西,别的我根本不吸收。

  记者:从去年,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海洋纷争集中爆发,你预计未来5年到10年内中国周边有恶化的趋势吗?

  张召忠:10年之内依然是现在这种状态,保持下去,而且越来越激化,现在的核心是“掰手腕”,中国和美国不熟悉嘛,相互之间还要探测对方。

  记者:现在还不够熟悉?

  张召忠:不行。第二个是心埋上要有一个承受的能力。2016到2020中国GDP就要超过美国了,它能适应得了吗?所以未来10年,基本上是这么个心理适应,这挨不着我们,这是他们自己感觉不舒服。中国跑上来了,美国也傻了,山大王拿个大棒子,往下砸中国,另外告诉日本往下拽。这个状态还要持续十几年,中国人要适应这种情况,并不是说这种情况就要打仗,打仗反而是不能构成这种情况,一打仗不就全乱了吗?战争是不可能瞬息爆发的,包括中美、中日之间,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和平发展的时期,和平是主流。

  记者:你说未来10年可能会有激化,激化下去的结果是美国人适应了吗,还是中国终于被信任了?

  张召忠:毛主席原来有句话,叫“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忍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一团和气,那最后不团结了。所以将来我感觉还是以斗争的方式求团结。

  “超男超女、好声音,看到这些就讨厌”

  记者:是不是应该多交流,让美国民众更加了解我们的意图和文化?

  张召忠:过去美国老说我们军事不透明,总捂着盖着,去年下半年后,我们主动说,这些都非常好。就像一个深宅大院的明星,自己家买了大别墅,别人只能在外头,也不让你进门,你就感觉是不是里面藏着啥了。现在有进步了,让你进院了,在院里摆一小桌聊一聊,慢慢破除神秘,透明化。军事问题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有好多问题是禁区,比如我给你讲,给军队内部讲、给高层讲,都会不一样。最高级的是绝密,接下来是机密和秘密。任何人如果泄密,要军法从事。我面对媒体只能讲公开的内容,这是法律也是纪律。

  记者:哪个最能代表你个人最真实的想法?

  张召忠:越往上。如果说我能给中央领导讲,那是真实的,那必须是,我要当好参谋。

  记者:那仅仅是信息量的不一样吗?

  张召忠:内容,内容都不一样。一个蛋糕要切的话,面向媒体的只是一小块儿。

  记者:那我觉得还好,只要不是对民众宣传的和你真实想法不一样的就行。你做电视节目,个人是想达到一个什么目标?

  张召忠:这个我实事求是跟你讲,我一年,连5分钟的电视连续剧都没看过,连5分钟的娱乐节目都不会去看,不要说什么超女超男,好声音。

  记者:是没时间?

  张召忠:不是,我讨厌这个,看到这个我就讨厌,就感觉现在歌舞升平太要命了。电视的功能有3个:一个是教育功能;第二个是新闻传播和新闻评论的功能;第三个是娱乐的功能。娱乐只占三分之一,而现在我感觉是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不正常。我们要正确地引导观众,我做国防教育,我图什么呢,好多人问“到中央台做一期多少钱?”我说800块钱,还扣税。人家说还不如坐台小姐呢。这是赚钱吗?所以还是一个责任的问题,当你作为一个有名气的学者,在社会上发表自己的言论就是你的责任。

  记者:感觉你是在舆论的战线上捍卫国家主权?

  张召忠:也不是说谁交给我什么任务让我说什么,就感觉军人都是这样,我们受的教育也是这样,这是一种思想觉悟,这个东西很难说能用金钱丈量。

  记者:所以要评价你……

  张召忠:看我以前的书,好多人看了我的书就闭嘴了,就不说话了。现在的年轻人老是浮躁,要注意从别人身上去学习东西,一个人之所以出名,事业之所以成功,一棵树木秀于林成参天大树,一定有他特殊的地方。

  记者:你特殊的地方在哪儿?

  张召忠:我特殊的地方在于虚怀若谷。我特别理解大家为什么骂我,他每天打开电视机,老看见我在电视上说话,他不烦吗?所以我要减少上电视,我很理解大家骂我几下,我到现在靠自己努力,当上将军了,他没当上啊,他不也嫉妒吗?

  我们单位分房子抓阄,本来我去抓,我没抓,我老婆去了,抓了倒数第二个,抓来之后老婆感觉特别内疚,我说这个太正常了,这就是世间万物什么东西都是平衡的,哪有好事老让你得的。

顶:9 踩:14
【已经有55人表态】
11票
感动
5票
路过
12票
高兴
3票
难过
6票
搞笑
5票
愤怒
4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