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反击战:越军特工狡猾 穿我军军服进行偷袭

热度81票  浏览3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2月25日,我连正在高平周围清除残敌,下午又接到营部命令,要我连派出一个排兵力接替兄弟连队担负的看守缴获装备的任务。

2月20日,我军部队逼近高平市区之后,21日中午,某部在高平周围的地区清除残敌时,在西南面的野外距离公路约六百米的一处凹型谷地密林之中,发现了一支越军部队放弃的野战车载电台装备。

这个越军移动式野战车载电台的位置十分隐蔽,利用复杂的山地树林以及三个天然洞穴,将装备和人员隐藏起来。据后来抓获的越军俘虏供称,21日早上,敌人发现我方战斗部队己在附近出现,这支敌军担任警卫的部队只有一个排,他们见势不妙,抢先撤退,正在值班或在睡觉的其他男女人员惊惶失措,顾不得指挥官再三严厉的坚守命令,匆匆放弃所有的装备,自顾自地慌忙逃跑了。

这是一个由两辆中国制造的解放CA30A越野汽车底盘改造、制成的大功率车载电台车,两辆北京212轻型越野车和两辆苏联制造的嘎斯69A轻型越野车改成的移动式车载15瓦电台车及两台中国制造的牵引式燃油发电车所组成的车队,是一个越军无线电子侦听部队的全套装备。

从缴获该越军的电台工作日记上来看,这个侦听部队从1978年11月份起,一直在越南靠近我国广西的边境地区一带活动,侦听我方的无线电通话通讯,直到2月3日才从晾山调到高平附近部署。我对越自卫还击战开始之后,越军准备将其撤走,由于我军穿插的坦克及步兵部队出其不意,行动迅速,不但切断了高平越军与外界敌军的通路,也完全打乱了敌人的计划,这支越军发现已经无法撤回去了,只好继续隐藏在高平附近。

这里边的三个山洞,两个做为人员住宿,一个做为值班室和指挥所。这些大部分中国制造,当年中国无偿提供的越野车载电台车辆、发电车和七、八辆幸福250两轮、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以及两辆北京212A轻型越野车、三辆解放牌CA10载重汽车分散隐蔽在山洞周围的树林中,各式各样的天线耸立在树木旁边,车辆和天线都做了全面伪装。

这些电台设备中,部分是中国制造的,大部分是苏、美制造的。由于里面有越南战争后期,越军从南越军队手中缴获的美国制造及苏联制造提供给越军的最新型电子装备,因此上级根据指挥部的指示,要求将这些电台装备全部移回国内。25日下午,上级命令我营、我连派出兵力接替另有任务的兄弟部队守卫,配合我方面有关人员到场接收缴获的电台装备。我排因而奉命担任警戒和看守的任务。

26日上午,我排和兄弟部队交接后正式进驻。兄弟部队连长向我连长通报了一个情况:在这几天里,警戒区的附近常有越南的老百姓出现,我们的人一过去他们就走了,估计可能是当地的人,也可能是化妆的敌人侦探,望注意。

据此,我连长与排长研究了警戒方案,又和各个班长看了这一带的地形之后,划分各班负责范围地段。为加强警戒火力,连长将刚缴获的一挺美造MK19型自动榴弹发射器及两百发榴弹交给我排使用。为了防止敌人使用火箭弹攻击警戒目标,连长根据营长指示,要求所有的第一哨位离电台车辆停放位置,有将近三百米的直线距离。

我2班担负山口道路及两面山脚的警戒。进驻之后,26日下午,我看见排长和我班长开着一辆北京212A从缴获一个越军的弹药库里边,拉回来四箱子美国制造的手投式烟雾弹和两箱炮射照明弹,一门美造迫击炮,大概在存放置的年月里面没有很好保管,包装箱陈旧不堪。这些东西都是在越南战争中,越军从南越军队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可能越南人也是从来没有想过使用它,一直堆放在库房的角落。排长拿出两枚向全排人员讲解用途和使用方法,又当场试爆、试射了各一枚。然后,给每个班分发了十几枚烟雾弹。

26日下午,有关方面人员随后也到达了现场,观看了所有的电台装备,拆卸了所有的天线、电缆和器件,由于天色己近傍晚,仅开走了两辆北京212-15瓦电台车及三辆解放牌CA10载重汽车,其它的电台装备与器材,说等到明天人员到齐了再全部移走。

当天晚间直到凌晨,除了远方偶尔传来阵阵隐约的冷枪、冷炮声之外,没有发现敌情。

但是,就在凌晨佛晓时分,我们遭到了敌人的偷袭。

越军不甘心这些装备落入我军之手,想趁我方未能移走之前,多次派员寻找机会妄想进行破坏,由于我军是重兵看守且戒备森严,敌人无法找到下手的时机。经过数天的化妆监视侦察,于26日下午,发现我方已经开始拆卸电台天线装备,敌人显得非常紧张,同时,又发现我军一个连的守卫部队调走了大半,只有一个排兵力留下看守。认为是合适的时机,也担忧电台装备再放置一个晚上,唯恐时间长了会有变动,便赶快策划了这次行动,立即组织了一支精悍的特工队,由一名少校军官指挥,于当天晚间潜行到达目标位置附近,然后在周围隐蔽潜伏。计划到下半夜以后,趁我哨兵松懈之时偷袭我守卫分队,企图将我缴获的电台装备全部摧毁。不过,这次袭击却以敌人的失败而告终。

27日凌晨五点十二分,3班哨位前面出现两个穿着我军服装的人员,他们回答哨兵的口令正确,得以通过了第一道哨位。

在他们接近停放电台车辆地点的第二哨兵位置时,被我机警的哨兵识破了。在哨位上的是一名老兵,他看到来人穿着我军服装,说着流利的中国话,哼着熟悉的但早已不唱了的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慢慢地向哨兵走近,他心生疑念,打开半自动步枪的保险机,立即喝令对方站住,在回答他的提问时,对方对答如流,只是回答部队番号时答错了,因为,这个番号的兄弟部队已经在昨天中午和我们连调防了。

他知道肯定遇上了狡猾又阴险的越南特工队,便悄悄地做好战斗准备,不动声色让对手靠近,等到对方接近到哨点三十米时,立即开枪,当场打倒一个;但另外一个敌人动作也是相当的快,边开着枪边往草丛中滚动,同时向天上打了一发红色信号弹;他朝逃跑的敌人开了五、六枪,由于是半自动步枪,无法连发射击,只好又投掷了一枚手榴弹,但还是让敌人逃脱了。

然后,他准备接应第一哨位的哨兵,可是3班的第一哨位已经被敌人搞掉了。与此同时,在双方交火时,从我2班警戒的幽暗山脚两边出现数个人影,接着人影迅速冲向停放电台车辆的地点,我哨兵发现情形不妙,朝来人急促开枪,随即被对方微声冲锋枪的子弹击中而受伤倒下。此时敌人己离目标地点只有二百多米的距离,火光一闪烁,一枚四0火箭弹呼啸着飞过去,击中了停放的电台车辆附近,命中点距离电台车辆停放的位置只有五、六十米。

敌人见偷袭不成功,便强行发起攻击,首先打掉我外围哨兵,然后快速接近目标,从二百多米的距离发射四0火箭弹,(我军使用的69式以及苏制RPG―7式四0火箭筒最大射程是五百米。)紧接着又是一发,敌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连发射了二枚火箭弹,虽然没有命中任何一个目标,却使我们大感惊险。

实际上,敌人是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以扰乱和分散我方的注意力的。

在1班警戒的方向,距离目标大约七百米的山坡上面,另外一股敌人早己架设了一具苏制“赛格”反坦克导弹发射器。敌人妄图使用双管齐下的战术,首先,派遣人员化妆成我军人员,干掉我哨兵之后,潜入停放的电台车辆位置发出信号,标明目标位置,再有各个小组施行攻击,如果失利,便发射信号弹指明目标位置,从远、近距离多方向发起攻击,以摧毁预定的目标。

听见第一起枪声,我们就作出了反应,按照各自预定分工快速占据阵地应战。

此时,四边的三个方向都响起了枪声和爆炸声,从步兵学校毕业的2排长沉着应变,看出敌人是来者不善,当即命令各班迅速向保卫目标百米内的周围投掷烟雾弹,同时,向来敌的方向连续发射榴弹和照明弹,又命令各班提高警惕不要被敌所动,防范敌人声东击西。

我方及时的掷放烟雾弹,迷盲了敌人反坦克导弹操作员与四0火箭筒射手的眼睛,烟雾弹爆炸之后弥漫的烟雾形成了烟幕墙,使敌人的射手无法判别目标的方位,完全丢失了目标的位置,至使发射的一枚“赛格”反坦克导弹失去控制,击中了一堆乱石。

在我方的机枪和榴弹火力猛烈打击下,尽管敌人携带有各种自动武器,火力较为强猛,行动人员的单兵素质比较高,经验丰富又狡猾,作战能力也比较灵活,也很顽强,但在战斗中己有多人遭到榴弹杀伤,行动完全受到重挫;敌人看到我方有所防备,此外,又发现我增援部队正在赶来,其袭击行动实际上己是宣告失败了,只好向天空打出两发表示撤退的绿色信号弹,然后赶紧撤退。

这时候,连长带着增援的1、3排分乘三辆汽车从4公里外火速赶到,判明敌情后,立即命令我1、3排分方向徒步追击敌人,我排留下继续警戒,到天亮之后再清理现场。

此时,天色渐渐发白,再过去半个小时,天空就要大亮了。我们听见在1、3排追击方向不时传来短促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排长守着电台聆听着他们之间的通话,以了解战斗情况。早晨,指导员带着机炮排来到了,于是,我们分成两个方向拉开距离,成散兵线展开搜索。

经过将近二个小时的搜索,在现场发现四具敌人的尸体,其中三具尸体都穿着我军的服装,缴获两支中国造的56式、两支苏制的AKM自动步枪,一挺PPK轻机枪、一支中国造的63式微声冲锋枪,26个各式子弹匣、13枚越式短柄型手榴弹、一支苏式信号枪、六发信号弹,此外还缴获了七发苏制四0火箭弹、两具苏制RPG―7式四0火箭筒,还有一部中国造的884野战调频电台,六个越军头盔。另外,在距离电台车辆位置七百米的山坡上面,发现一具苏制AT―3型“赛格”导弹发射架和瞄准操作系统装置,以及三发AT―3“赛格”反坦克导弹,四个导弹包装箱。

教导员听取指导员的汇报后,第二天也和营长随后来到现场。营长看了之后说:看到敌人在现场丢弃这么多的武器弹药与装备,说明对手在当时遭受了比较大的伤亡,才撤退得如此的怆惶。说明我连及2排的应战工作准备做得非常好,仗也是打得非常的好。可是,我们的连长和排长只是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直到战后,对此次战例经过研究重新分析,我们才感觉事态的严重性。其实,我们的上级没有重视所要守卫的目标,没有认真领会上级指挥部的指示精神,认为敌军346师已经被我打垮,大部残余部队正忙着分散逃跑,目前敌军不会再有大规模的行动,至多只有一些小股规模窜扰活动。

我军部队正在集中兵力追歼敌人,周围地区已经是我军的部队占领了,因此看守这种缴获的装备,派出一个或半个排的兵力已经足够,况且这些装备一、两天之内就要移走了,所以只是要我营派了一个排的兵力,而没有要求派出重兵守卫。

现在想起来,实际上是过于轻敌。所幸在接受任务之后,连长与排长相当重视,认真研究对待之外,根据地形布置警戒兵力,准备相应的方案。如果我们当时仅仅忙于备战一般化的警戒守卫,遇到敌情时又仅仅忙于伧促应战,而没有事先准备相应的技术性兵器配合使用;同时,如果指挥员没有预见性地采取预防措施,不能够沉着镇定指挥,又不能够果断行动的话,除了保卫的装备被摧毁,人员的伤亡损失,肯定也是很大,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上午10时55分,我2班奉命护送炊事班送饭菜给三公里外的1、3排,据悉他们已经从四面把偷袭我们的敌人特工队员包围在一处山沟里面。

我们到达之后,也参加了战斗。据1、3排的兄弟们说,大约有至少七、八个敌人被包围在对面半山腰的四间茅草屋里边,由于发现茅屋里面有越南村民,为了避免伤害无辜,因此暂时停止了攻击。

在追击途中,还击毙了五名顽抗的敌人,其中有一个是女特工队员,击伤活捉了一名(后来,这个受重伤的越南俘虏招认自己是此次行动的特工队上尉副队长)。另外,在追击的过程中,还发现三具因为受伤,被人为打死后丢弃的越南人尸体。

敌人的确是非常狡猾,又极其残忍,将受伤带不动的重伤员一律开枪打死,然后采取分散逃跑的方式,企图避开我方追击。

1981年,扛着RPG火箭筒进入者阴山阵地的越军

可惜越南人玩弄的这种游击战术,我军比较它们更为精通,我们以班为单位,分成若干战斗组以分散对分散,多方向拉网式围追,终于把分散的敌人驱赶到了这条狭长的山沟里边。

从上午到下午的四点,我方几乎使用了一切方法,试图让敌人放弃抵抗出来投降,可是敌人异常顽固,只要我方人员一靠近茅屋就开枪,或扔手榴弹,我方的越语翻译就差一点被他们的子弹击中。

但是我们却不能够随意开枪还击,有好几次,敌人挟持着村民在窗口向着我们大声叫骂,我们在对面山腰上的阵地距离茅屋仅二百六十余米(其他方向最近的包围点只有几十米,但茅屋三面的地形妨碍了我步枪直接射击)。如果我们拥有带光学瞄准镜瞄准具的阻击步枪,当场可以打掉三、五个躲藏在人质后面猖狂的敌人,可是当时我们只有机械瞄准具的半自动步枪。

根据这里的地形,连长判断敌人想企图顽抗到天黑,然后趁黑暗夜色的掩护,利用复杂的山势地形逃出我们的包围。必须在天黑之前解决战斗,所以便将82无后座力炮班调了过来,指导员也跟随着炮班过来了。

连长的计划是使用无后力炮首先打掉大茅屋旁边的三间茅屋,清除地形障碍,然后派小股人员接近大茅屋,寻找机会再发起攻击。可是指导员不同意,担心炮弹爆炸的破片会伤害到茅屋里边的越南村民,主张再等一等看。

下午四时十一分,从大茅屋传出一阵嚎啕的女人哭声,接着是男人粗暴的叫骂声。又过去了十多分钟,突然,一个越南妇女从茅屋里面冲出来,不顾一切地往下面的树丛林中逃去,一个越军士兵跟着冲出去,用自动步枪朝着越妇扫射,在对面山腰上面我方的四支半自动步枪立即开枪射击,把这个敌人当场打倒在茅屋的门口处。

在机枪火力掩护下,3排3班的人员把这个越南妇女抢救了上来。这位越妇约有五十二、三岁的年纪,她的右肩膀及右手臂被子弹打穿了,幸而伤势不算太重,当我们的卫生员为她包扎伤口时,越妇竟然大骂起我们,说我们中国兵如果不来到这里,那些人民军就不会把她六十二岁身患重病的男人从床铺上拖起来,拉到窗口挡枪靶等等。

经过越语翻译耐心地宣传解释和劝说,而且这位越妇对过去大力援助越南的中国人还是有好感的,只不过受了当局的反华宣传与欺骗,越军在她家里边所做的种种劣行,而我军人员又是奋不顾身地把她抢救出来,两方面的鲜明对比,使她很快就转变了敌视我们的态度。

从越妇口中了解到茅屋里面的情况,原来她的儿子及儿媳妇带着孙子在战争打响后,害怕被拉去当民兵,就和多个村民逃避到深山里面去了,家中只有她和患重病的男人。

在四间茅屋里边有十一个“人民军”,其中有两个是女的,这些“人民军”十分凶恶,又有大小长短“枪杆”。他们根本不象是自己人,简直象过去的山匪一样,不但把她屋子里边的大小猪鸡、粮食全部杀掉吃光,又在每间茅屋里边挖掘壕沟,用家具堆泥土做工事,还数次强迫地把她和她病重的男人强推到门口和窗口,现在已经把她的男人活活折磨死了。

刚才听到的女人哭声,就是她为去世的男人悲伤哭泣,但“人民军”多次用枪威胁,恐吓不准她哭,心灰俱灭的她趁“人民军”不注意到之机,拼命逃了出来。

经过用武器给越妇遂一识别,证实茅屋里面的越军有两挺轻机枪、一具四0火箭筒、七支自动步枪、若干支手枪、冲锋枪,每个敌人至少带有三、四枚手榴弹,而且弹药还是比较充足,火力也是比较强大。

了解茅屋里面的情况之后,知悉敌人顽抗的准备,面对这些残暴凶狠的敌人,如果我们再采取常规的战法,费时耗力之外,无疑只会增加我方的伤亡,连长与指导员当即确定了歼敌方案,决心使用无后力炮和四0火箭筒消灭茅屋里边所有的越军。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可惜的是,配属我营的火焰喷射器班另外有任务,没有到来,否则,敌人的下场会更加惨痛。

大概敌人也知觉我军会从越妇嘴里边了解他们的情况,自知未日己近,便垂死挣扎,向对面山腰我方阵地发射了一发四0火箭弹,又不断使用机枪向我周围射击,试图要冲出来,被我机枪子弹击毙了一个。此后在我火力严密封锁之下,所有的敌人只能够躲藏在茅屋里面挖掘的壕沟之下,无法再出来了。

下午五时十分,随着连长一声令下,82无后力炮和六具四0火箭筒从三百米外一齐开火,连续射弹十五发,连声巨响,四间茅屋连同里面的越军飞上了半空中,残骸断肢、破头盔、碎布衣、烂枪枝四处飞舞。在射击敌人的火箭弹里边,就有缴获他们带来的火箭筒和火箭弹。

战斗终于结束了,我们一天打了两仗。这一次一共消灭二十四个越南特工队员,其中有尉级军衔的人员三人、少校军衔的一人,俘虏一个上尉衔特工。但我方也是有多人伤亡:两个战士牺牲,一个战士受重伤,一个班长和两个战士受轻伤。

第二天的上午,我们完整无缺地把缴获的越军电台车辆装备,移交给了有关部门的人员。

3月16日,我连队配合兄弟部队完成清剿越军346师及残余的地方部队后,奉命随团队撒回国境线我方一则,至此完成了自卫还击作战任务。

通过这次自卫还击战以及后来的广西边境法卡山之战、广西边境还击炮战、云南边境两山之战,我深刻体验到了战争的残酷性。无论是什么样的战争,其实都是充满了残忍的拼搏之战,要用鲜血和生命夺取胜利的。我们虽然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参战部队的全体指战员始终保持高昂的士气,打出了国威、军威,狠狠惩罚了当时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地区霸权无赖――自吹自擂的越南当局,给予了狂妄的越南人一个必要的教训!

战争中没有人道可言,胜利高于一切!

――我想起了二战中一位有名的德国将军说的这么一句话。是啊,在当年的战场上双方已经在所不惜地做出了。现在,过去的战争硝烟也早已消散,尽管我们爱好和平,但天下不会长久太平。以后还可能会遭遇战争,在以后的战场上,我们,还敢不敢这样做?

我认为,过去了的数次战争里,我军仅有劣势的武器装备,但依靠人无畏的勇敢精神,做到了在中国人面前没有打不败的敌人。如今,在现代化建设中日益强大的中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面前,一如既往,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