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也门内战中的中国外交官:战火中的外交生涯

热度75票  浏览9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风云变幻

我于1965年大学毕业进入外交部,当年即被派往开罗大学进修阿拉伯语。1967年2月,我回到北京。同年夏天,亚非记协书记处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我被派去临时帮忙。会议结束我一回到外交部,即被通知到驻也门使馆工作。干部司主管同志告诉我,也门形势紧张,使馆急需一位懂阿拉伯语的干部。

我匆匆忙忙做了出国准备,便于9月离京赴馆,迈出了我外交生涯的第一步。

我到馆的当天,从使馆同志们的谈话中我强烈地意识到,也门正处于风云变幻之中,矛盾错综复杂,形势扑朔迷离。

20世纪60年代初,风雨飘摇的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苟延残喘,难以为继。1962年9月26日,以萨拉勒上校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革命,推翻王室政权,成立了阿拉伯也门共和国,萨拉勒出任总统。我到也门时,驻守在首都萨那的也门正规军不足5000人,且装备落后,政权内部派系斗争尖锐复杂,共和政权显得十分虚弱。萨拉勒总统如坐针毡,四处寻求援助。

我到使馆不到一周,萨拉勒总统紧急召见郑康平,我作为译员陪同前往。我们到达总统官邸时,已是晚9时,萨拉勒在他的花园里接见了我们。他高度评价了中也友谊,集中介绍了也门形势,向中国提出了援助要求。走出总统官邸,我们愈发感到也门形势的严峻性。

1967年11月5日,当萨拉勒访问伊拉克时,萨那发生了一场不流血政变,萨拉勒被解除一切职务,新政府宣布恪守“九二六”革命原则,坚持共和制。也门被推翻的王室势力在外国支持下,用重金收买也门部落兵和外国雇佣军四万多人,力图通过武装叛乱达到王室复辟的目的。11月28日起,王室武装围攻萨那,顿时战云翻滚,机场及市区处于王室武装力量炮火威胁之下,国家元首办公的共和国宫、要害部门及市中心解放广场连遭炮击,萨那危在旦夕。

在这紧要关头,也门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姆里中将出任战时内阁总理。守卫萨那的数千官兵斗志昂扬,决心背水一战,市民和郊区的农民自动组织起人民抵抗部队,并肩作战。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了我的外交生涯。

生死考验

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日子里,除中国大使馆外,其他国家的使领馆全部撤离萨那。在也门共和政权最困难的时刻,我国政府明确表示,坚决支持也门政府和也门人民为维护独立主权,反对帝国主义颠覆侵略而进行的正义斗争。我驻也门大使馆全体人员和我国援助也门的全体技术人员及医疗队一直留在萨那,与也门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当时使馆有九位同志,懂外文的只有两人,我是惟一懂阿拉伯语的外交人员。我们既要及时向国内报告形势发展和战局变化,又要与也门军政部门、群众团体、各界人士保持联系,还要负责在也门的全体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及医疗队的生活和安全。我分担的任务很重,这对于我这位刚刚步入外交生涯的新兵来说,既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锻炼的好机会。

坦率地讲,我是在一种半清醒半朦胧的思想状况下进入角色的。乍一进入这枪林弹雨的环境中,难免有些慌乱。我把“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写成座右铭,摆在床边。与此同时,我在实践中注意观察、分析、研究和总结,逐渐掌握了交战双方交火的一些迹象和规律。

那时我驻也门使馆是租用的房子,条件简陋,我的宿舍和办公地点均在平房,更无设防。每天,炮弹的爆炸声、机枪的对射声和坦克的隆隆声不绝于耳。有几次,房间的玻璃被震碎。爆炸声过后,我走出房间观察情况,看到仅距使馆100米左右的地方被炸成几个大坑,使馆楼顶和院子里落下一层弹片和砂石。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办公室赶译一份照会,突然听到使馆附近枪声大作,炮声隆隆。我走出平房门,刚爬到主楼楼顶,立即听到子弹嗖嗖声。在我急忙躲避的一刹那间,一颗子弹飞来,擦过我的头顶,落在离我仅半米远的地方,好险啊!我赶紧换个较隐蔽的方向,继续观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一切。原来使馆周围已经变了战场,坦克和装甲车不时冒出火焰,正在对敌炮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也门派往使馆的警卫告诉我,中间一辆坦克中有也门总理兼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姆里中将,正在亲自指挥作战。

我大着胆子走出大门外,拣了些子弹壳和空炮弹壳。我那时嗜烟如命,偌大的空炮弹壳成了我的烟灰缸,一直伴随到我离任。

萨那保卫战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我们继续经受战火的洗礼。我几乎每天都要外出,经常在枪林弹雨和炮火中穿行,可说是险象丛生。我们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伊拉克驻也门使馆坐落在共和国宫附近,属王室武装力量重点炮击区。该馆撤离萨那之前,夏仲成同志和我去见伊拉克。我们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到了伊拉克使馆,我们离开后不到5分钟,伊拉克使馆遭到重炮袭击,我们险些遇难。

1968年8月23日中午时分,我们获悉,近一两天内,萨那共和内部有可能发生大规模兄弟阋墙事件,届时王室武装力量也有可能乘机发起大规模攻城战役。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将面临极为严峻的局面。郑顿时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当机立断,要我立即跟他一起到中国驻也门各单位通报情况,布置应变任务。我们马不停蹄地走遍各单位,最后到了新华分社。谈完工作已近黄昏,我们决定立即返回使馆,可是刚走出新华分社门楼,便听到四处响起枪炮声。

夜幕降临,天色越来越晚,双方交战愈演愈烈,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我们决定冒着风险尽快返回使馆。当时道路已被切断,汽车无法行驶,我们决定步行返馆。郑及司机老姜和我组成一个战斗小组,并做了分工,我懂阿拉伯语,充当排头兵,郑居中,老姜断后。我们借着月光,小心翼翼地贴墙向前行走,耳边不时响起隆隆的炮声,头顶上时有子弹呼啸而过,脚下不时踏着炮弹碎片。当我们临近中国援也医疗队驻地时,突然出现了新的险情。医疗队对面有一幢三层楼,楼的主人是也门人民军司令,这位部落司令是支持共和制的,但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在楼顶和周围布下荷枪实弹的重兵。当他们发现我们的身影时,个个做好了战斗准备。我清楚地听到一阵拉枪栓的声音,接着从楼顶上传来急促的问话:“你们是什么人?”我立即用阿拉伯语回答说:“中国人。”他们大声对我们说:“中国人是萨迪格(朋友),我们保护你们的安全。”他们立即让我们通过,并派人护送我们。

晚9时左右,我们终于安全回到了使馆。那天夜里,我们彻底未眠,精神饱满地迎来了东方的曙光。

艰苦磨炼

萨那保卫战期间,中国援也医疗队的功绩确实值得大书特书。萨那告急后,其他国家的医生全部撤走,三名中国医生(其余在也门各地)与也门仅有的数名医务人员不得不承担起全部救护任务。随着伤病员不断增加,急需医护人员抢救护理。阿姆里总理为此召见郑,吁请毛主席、周总理向也门紧急增派医护人员。周总理当即指示,由实行军管的北京医院立即组建援也医疗队,以最快的速度赶赴萨那。医疗队抵达萨那后,立即全力抢救伤病员。在那些日子里,他们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眼熬红了,人消瘦了,但仍然夜以继日地工作,受到也门各界人士的高度赞扬。

萨那被围困期间,我们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由于形势紧张,我们不仅要加倍工作,而且要做好抗暴准备。每天上午,我几乎都冒着枪林弹雨外出联系工作,下午或晚上用来阅读报纸、听广播、翻译各种材料,每天工作都在12-14小时。

萨那被困后,物资供应困难,食品奇缺,一连几个月,我们几乎买不到蔬菜和水果,甚至连米、面也所剩无几。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我每月都送一份照会,只有经过经济部长亲自批条子,才能买到一定数量的大米。由于陆路和空中交通均被卡断,我们几个月收不到家中来信。尽管条件艰苦,但大家毫无怨言,个个斗志昂扬。

由于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正义立场,我国大使馆又是留在萨那的惟一使馆,中国在也门军民中的威信日增。但少数王室分子和亲王室分子蓄意挑起反华事端。1968年夏天,我接连收到数封恐吓信,信中威胁说,中国人必须从也门滚出去,否则,我们将向你们开出火焰红红的枪。还有人在恐吓信中放上一粒子弹。与此同时,我还接到有人用阿拉伯语打来的恐吓电话。面对一小撮反华分子的恐吓活动,我们提高了警惕,但并未退缩。每天都有大量工作等着我们去做,我们一如既往地忙碌着。

经过一年多的浴血奋战,也门共和力量在军事上取得了萨那保卫战的胜利。此后,共和与王室双方开始了政治谈判。经沙特调解,也门共和政权同王室势力于1970年5月达成协议,结束内战。

也门形势平静后,按规定,我的任期已满,但由于国内正处于“文革”时期,人员调配困难,我只好超期服役。直到1972年4月,我才离任回国。掐指一算,我连续服役四年七个月,中间没有休假。我在海拔2400多米的高原城市萨那度过了自己美好的青春岁月,其中相当一段时间是在战火中度过的。

萨那保卫战期间,我们驻萨那使馆和援也各工作队组的同志们没有辜负祖国的期望。大家以实际行动执行了党中央的政策,体现了我国政府的立场。

我国支持也门政府和人民正义斗争的立场备受也门政府和各界人士的赞扬,阿姆里总理赞扬中国是也门最忠诚、最可靠的朋友。也门武装部队的官兵、坚持共和的部落酋长、各群众团体和各界人士都把我们视为真正的朋友。我们每到一处,也门人民纷纷向我们伸出大拇指,连声喊道:“随尼,泰马姆(意即:中国好)!”也门人民抵抗部队司令对我们说:“中国人是我们最可靠的朋友,你们临危不惧,给我们增加了无比坚强的信心和力量。”一位市民对我们说:“你们在这危急关头留在萨那,我不得不想一想,中国人还在萨那,也门人难道不应该拿起武器,以生命和鲜血来捍卫革命、捍卫共和吗?”他说完情不自禁地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万岁。

1997年5月,我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也门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并于同年9月抵萨那上任。从我作为译员第一次赴萨那任职到此次赴萨那就任大使,时间整整过去了30年。我在萨那见到了许多昔日同甘苦、同患难的老朋友,惜别多年后再次重逢的激动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

(摘自《中国高端访问》余玮 吴志菲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