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海军近代化的启示

热度83票  浏览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0

   日本海军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世界海军中的劲旅。日本在甲午海战中的胜利从一个侧面说明日本海军近代化建设是成功的。而海防思想在指导海军建设和作战方面,无疑发挥着重要作用。本文拟就日本近代海防思想与海军建设的关系做一初步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一、幕府末期,以林子平为代表的"海国海防"思想,孕育着日本海军近代化的萌芽。但"国民海防"与"幕府海防"的深刻矛盾决定了日本海军近代化起步受挫

  海防思想是国家、阶级、政治集团及其杰出人物关于海防的理性认识。日本近代化海防理论的先驱是林子平。他于1786年(天明六年)出版了《海国兵谈》的第一卷。在这部影响深远的著作中,他第一次运用"海国"这一概念,科学地描绘了日本特殊的地缘战略环境,"海国是无邻国接壤、四面环海的国家。"由此出发他认为,"海国须拥有与海国相称的武备,不同于中国的兵法和日本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各种军事学说的军事思想。不懂得这一点,就难以建立日本的国防。首先,要知道海国既有易遭外敌入侵的弱点,也有易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强点。说易遭外敌入侵,是因为入侵者乘坐军舰若遇顺风,一、两天便可越过二、三百里到达日本。若无防备,便难以抵挡。……为防御外敌入侵,就要靠水战,而水战关键是大炮。抓好这两点,就抓住了日本国防的关键。这就是与中国、蒙古等大陆国家国防思想的不同之处。"他得出的结论是,"海国必须有海国的防卫。"而海国军备的首要任务,就是建立像荷兰一样的近代化海军。

  此外,在考察过安房、相模两地海防设施后,林子平对日本海防战略布局也提出了设想。他认为,"窃维当时长崎已有强大火炮装备,而安房、相模两地的海港,却无此装备,此事令人百思莫解。试细思之,自江户之日本桥至中国、荷兰乃一贯相连之水路,而竟不于此设防,惟设防于长崎者何哉。如依愚见,应于安房、相模两地各设诸侯,而于海峡两侧,严密设防。如对日本全部海岸进行设防,应以此海口为先,此海国武备中至为重要者也。"

  可见,林子平的海防理论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备的体系。首先,他准确反映了日本特殊的海洋战略环境,并以此为依据科学地确定了海防在日本国防全局中的地位,强调了建立"海国武备"的重要性和创立"海国军事思想"的必要性。此外,还提出了在重要海口、重点设防的海防战略布局设想。林子平的"海国海防"论,是日本近代海防意识觉醒的起点,是建立新式海军思想的先导,是对传统海防思想的一个重要突破。林子平是日本近代海防思想家中当之无愧的卓越代表和伟大先驱。

  但是,林子平的海防主张并没有得到采纳,相反却触怒了幕府当局。1792年(宽政四年)5月,老中松平定信将其逮捕判罪。

  为何林子平如此有见地的海防理论,却被幕府视为蛊惑人心的异端学说呢?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林子平倡导的"海国海防"主张,实质上就是实施"国民海防"。正如井上清所说:"《海国兵谈》和从前的任何军事理论都有本质上的不同。从前的军事理论只是研究封建领主互相间的战争和封建领主对人民的战争,而林子平所提出的却是把领主和人民合为一的、一个民族的或者整个国民对别的民族的防卫战争的问题。"这反映了,林子平已经对近代统一的民族国家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他认为,"尤其诸国(欧洲各国)皆有妙法,政治修明,人民相亲,故不自相攻伐。世代励精图治,专事侵掠他洲,攫为己有,一国之内,决不会互相征战,此日本、中国等望尘莫及者也。"正由于林子平的海防思想更接近于国民防卫的立场,所以他没有像松平定信和德川齐昭等最高封建统治者那样恐慌、焦虑于"内忧外患"。他有信心地指出,"天地之间,人世之事,必有变革,此乃不易之理,切勿以为万万世必一如今日。"

  然而,幕府体制下的海防建设,只是将海防作为幕府统治的防卫手段,而没有将其作为保卫大和民族安宁的防卫手段。热心海防的幕府官僚、将林子平下狱的松平定信曾经说过:"君子应有忧国之心,不可有忧国之语"。他心目中的"国",就是幕府的封建统治。在他看来,心怀忧国之心的"君子"只需要协助当局就可以了。出于这种认识,他虽然也十分注意研究海外情况,但极力反对"国民海防"主张,就连采用西方先进技术、军事理论也大打折扣,更不要说引进西方先进的军制了。比如他自己曾撰写了《海岸防备大意》、《海防独语》、《婆心录》等许多关于海防的论著;他还令兰学家前野良泽翻译了《荷兰筑城书》,令石井庄助编译了《远西军器考》。据《新撰洋学年表》记载,这两部是日本关于西洋兵器的最早译著。不过,松平定信一方面要求担负着"屏藩之任"的诸侯"必须留心钻研外国用兵之道",但同时又认为:"能通晓外国人情,即可粗通其用兵之道,若不谙其人情,则其术亦难施用,欲知其人情,亦无须通览外国书籍之译本,只要留心考察其服饰、徽章、器材等各种情况,亦可推测其人情矣。"正因为林子平的海防观点与之大相径庭,甚至流露出对幕府军事体制进行彻底变革的思想,就必然招致幕府当局的压制。

  但是,这股兴起的海防思潮并没有被压倒。1808年,长崎发生了英国军舰菲顿号的暴乱事件,引起了很大震动。次年,幕府的儒士古贺精里在《极论时事封事》里提出一项"习水战以补武备"的建议,第一次要求改革制度,撤消禁止建造大船的禁令,主张大力兴建海军。这是自岛原之乱幕府严令禁止诸侯建造大船后,公开对这项禁令的反对意见,而且还写进了对幕府的建议书。此后,主张撤消建造大船禁令的人越来越多。

  可是,幕府继续坚持锁国主张,不屑于学习西方。而且还于1825年发布了"锁国令":一旦发现外国船只,即使是送回日本漂流民的也要"毫不迟疑"地予以击退。"锁国令"的颁布,不仅暂时湮没了"国民海防"与"幕府海防"的冲突,也从根本上阻碍了海军近代化建设的起步。

  二、鸦片战争前后,民间学习西方军事的热潮为海防思想增添了"农兵论"、"国民皆兵论"等内容。同时,幕府主持海军建设起步;但传统观念排斥军制变革,最终阻碍了海防建设的深化

  鸦片战争后,惧怕邻国危机在自己身上重演的心理,在日本国民中普遍存在。在危机意识的催促下,日本一批具有远见卓识、忧国忧民的爱国志士,纷纷研究海外形势和西方军事技术,兴起了一股学习西方军事的热潮,极大的丰富了海防思潮的内容。"农兵论"、"国民皆兵论"等主张,昭示了海军向军制近代化迈进的方向。

  早在鸦片战争前,日本民间就已经兴起了一股强劲的研究西方军事的热潮。佐藤信渊早在菲顿号事件时,就已写成了《西洋列国史略》、《防海策》,后来又撰写了《洋枪穷理论》、《三枪用法论》等书。铃木春山对西方军事科学进行了系统研究。他和高野长英合作,根据荷兰兵书,编译了《兵学小识》这部四十五卷的巨著。高野长英等人于1830年组织了"尚齿会",该研究组织广泛涉及外国"治乱兴亡、练兵炮术"等问题,企图利用这些知识改善当时国民生活,并对政治和国防有所补益。

  鸦片战争后,除了以上著作外,还陆续出现了幕府天文台编的《海上炮术全书》,高野长英的《三兵战术》等西洋军事学书籍的译本和编纂本。

  另外,通过翻译和学习这些欧洲军事书籍,这些学者已经了解到民兵制与常备兵制的区别。高野长英在《三兵战术》的"例言"译注中介绍了常备兵制和民兵制:"西洋兵士制度有二,一是经常养兵,使习战术,以备不虞之用,犹如我国之制。一是选拔民众以为士兵,无事时从事稼穑,不养于营中,一旦有事,立即召唤,使其服役,所谓农兵之类也"。1855-1856年左右写成的《海防私议》及《补遗》,在其叙述农兵编制法部分时,也介绍了西洋军制:"西洋亦有乡兵,分民兵与商兵二种,同地同乡之人皆有组织,选其平素信赖之人为长官,肩荷猎枪,防守海岸"。

  正是随着对西洋军事技术的研究,对海外军制的了解,以及对武士阶层软弱无能、人民大众力量已经增长等认识的提高,日本海防和海军建设的思想先驱们逐步提出了变革军事制度的主张。

  最先建议幕府建立正规海防民兵的是江川太郎左卫门。他于1839年奉幕府之命,测量伊豆、相模的沿海地带,并检查防御设备,5月他向幕府提出报告,论述应在何处、怎样修筑沿海炮台,关于防守人员提出了三个方策。作为三个方策中"最简便的方案",他提出:"可以组织农兵。"他认为,"农兵虽不能立即得用,但果能坚持训练,则可大有用处。对于农兵固无需支给规定津贴,但如不支给练习武术所需之物,则决难贯彻,故应发给大小枪支和长矛等,并设立武术练习场,准备弹药及其他操练所需器具。对勤奋者,略予褒奖,特别优秀者,给予相当于一名或二名武士之粮饷。但外国船只开到时,情形特殊,限当时上阵者,应特别授予称号。果能如是,全员当发奋练习,可成为相当得用之部队。"

  早在鸦片战争开战仅仅三个月后,高岛秋帆就预见到了中国会败北。他上书长崎奉行,指出英国之所以能够战胜中国完全是因为炮术先进之故,同时批评日本当时的各派炮术,全是远远落后于时代的"迟钝之术"、"无稽之法门",只是"没落武士、浪人等糊口之资",因而建议尽快"普遍改革全国火炮,充实防务。"1841年正月,老中野忠邦寄信给心腹川路圣谟说:"虽属外国之事,亦即我国之鉴。关于浦贺防务之建议迄未作出决定,疏属无状",他十分忧虑,感到"唇亡齿寒,我国虽全盛,亦非宴然自佚之时。"连一向"顽固"的德川齐昭,也再三要求幕府撤消对建造大船的禁令,加强武备。

  1853年6月,美国海军提督佩里率领东印度舰队进入东京湾浦贺,威胁幕府:若不在浦贺接受国书,就立即开进江户,再不接受,"将在浦贺采取最后手段","立即开战,以决胜负"。眼看邻国的灾难将在自己身上重演,幕府不得不加强军备,建设林子平所倡导的"海国武备"。为此,幕府当局于8月释放高岛秋帆,令他充当江川太郎左卫门的部下,教授枪炮。9月15日,终于撤消了1635年颁布的建造大船的禁令,迈出了组建和振兴海军的第一步。

  首先,幕府大力购置和自造军舰。1853年10月,幕府决定向荷兰订购蒸汽军舰和带刺刀的步枪。但因俄土战争进入关键时期,荷兰政府没有马上回应。直到1855年,荷兰政府才接受日本两艘炮舰的订货,同时以其国王名义把"森宾"号赠送幕府。该舰被改名为"观光丸",成为日本近代海军的第一舰。1857年9月,幕府向荷兰订购的第一艘军舰--"咸临丸"驶抵长崎。1858年,另一艘军舰"朝阳丸"也抵达长崎,两舰都用作练习舰。为平息其他西方国家的不满,幕府除了购买荷兰军舰外,还先后向美国订购了"富士山丸",向俄国订购了"回天丸",向法国订购了"东丸"等军舰。其中,向荷兰订购的"开阳丸",排水量3000吨,战斗力最强,充做幕府海军旗舰。

  购买外舰的同时,幕府加快了自造步伐。1853年11月向荷兰订购遭拒绝后,幕府设置大船建造专员,命令水户藩建造大船,命令萨摩士在江川的指导下试制轮船。水户藩于12月设立石川岛造船厂,从翌年正月起,开始自行建造。1854年5月,幕府在浦贺建造了一艘双桅欧式帆船"凤凰丸",长约36米,宽9米。同时,萨摩藩建造了一艘3桅帆船"昌平丸"。1861年,幕府在长崎建立了第一个洋式造船所--长崎造船所。又于1865年开设了横滨制铁所。后在法国帮助下,兴办了横须贺制铁所。幕府依靠本国力量建造的第一艘蒸汽船是"千代田丸"军舰,该舰于1863年在石川岛着手建造,1866年竣工服役。

  其次,幕府重视近代化海军人才的培养。1854年8月,荷兰东洋舰队所属蒸汽机船"森宾"号受遣来到长崎。该舰舰长费比尤斯中校受幕府之聘,在停泊的三个月中,以"森宾"号为主要教材向幕府选拔出来的直属武士子弟讲授关于海军的基础知识,"这是日本在建设海军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1855年,在长崎就地开办了海军传习所,1857年,幕府在筑地开办军舰教授所,长崎传习所毕业生大部分转至筑地继续深造。长崎传习所于1859年关闭。但是,这一时期日本的近代化海军人才的素质已经有了较大的提高。1860年1月19日,日本代表团一行乘坐"咸临丸"从浦贺出发到达旧金山,接着前往华盛顿交换日美友好条约。胜麟太郎担任"咸临丸"舰长,同年5月6日安全返回品川港,完成了使命。

  再次,幕府也尝试进行了军制改革。1854年7月24日,幕府终于起用水户前中纳言德川齐昭为总裁,任命勘定奉行、大小目付等为军制改革专员,并发布布告:"政府军制向有成规,惟当今情况不同,往昔编制或有不合,经研究斟酌,认为应即进行改革。"当时任命的改革专员有肥前太守简井政宪、石见太守井户弘道、校尉川路左卫门圣谟及其他幕府官吏,全是一流人物,对他们人们抱有极大期望。但是,这次军制改革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究其原因,与幕府官僚的敷衍塞责、推委怠慢有很大关系。正如德川齐昭给松平庆永的信中所言,"关于军制,由老夫提议,经老中交各方面讨论,并经种种修改,犹恐不尽稳妥,仍拟尽量征求各主管部门意见,然后由老夫加以折中,并附陈拙见。但去年以来,迄未收到一份建议,如此怠慢,再提议当亦无用,故而袖手。"其实,军制改革失败的深层原因是由于幕府对军制变革的顾虑。正如1854年7月,一些海防专员在建议书中说的,"封建之弊,是尾大不掉,郡县之忧,为陵夷土崩",现在武备既然如同郡县社会那样衰弱,那就必须大力加强,"既然如此,不可不及早讲求对策,以防范尾大不掉之弊。如果诸侯兵威不振,无须防范,则猖狂横暴之外夷,难以制服。今后当充实武备,命令一下,即可击退外夷,但其间养寇贪赏之弊,或将萌芽,前车之鉴不鲜"。也就是说,为了对外保卫日本而充实军备,又怕这种军备会失控以至反抗幕府,这最坦率地暴露了阿部老中"担心内乱甚于外患" 的苦闷 。

  军制改革失败反映了"国民海防"与"幕府海防"矛盾的延续,这从根本上制约了幕府海防建设向深度发展。

  三、明治政府虽以建立"常备陆军"为新政权首要的军事任务,但随着国家军事体制近代化的实现,海防思想日趋明确。海军军种意识觉醒,在对外扩张野心的驱动下海军近代化实现

  明治政权建立之初,从对外防卫角度看,由于地理条件,军备应首先建设海军,这是"三尺童子皆知"的道理。但对天皇政府而言,对外保卫国土,更不用说全体国民参加防卫,并不是当时最迫切的问题,如何建立"亲兵"--"常备陆军"以保卫政府不被反对派推倒,才是新政权最关心的问题。

  为此,兵库县知事伊藤博文提出"处理北地凯旋军队之方策",反对北伐各军封疆列土。他认为"自今以后,如欲施行文明之政教,而与五洲各国并驾齐驱,即不能以世禄之制建立国政。"他还指出,"朝廷兵权,有名无实,是故朝廷之力尚微,力微则不能御下"。所以,"应趁此机将东北凯旋之兵改编为朝廷之常备军,对总督、监军、参谋以下各职,皆赐予适当爵位,使其统辖士兵,对于士兵,亦皆授与军衔,使各得其所,并尽量斟酌欧洲各国军制,以重新改革我国军制,由朝廷亲自统帅,对内镇压暴乱,对外可以不屈于万国"。身居政府军务中枢的大村益次郎,也认为:"使兵权归一,实当务之急"。但现实情况决定不可能马上取消各藩兵力,所以只能首先建立朝廷的"亲兵"。而"方今奥羽地方即将平定,所有参战军队尚未解散,恰是时机"。一旦错失良机,各藩兵"各归故土,势将酿成尾大不掉之患"。因此,应立即精选各路士兵,"编成不分藩籍之亲兵,作为常备军"。

  但新政权没有维持常备军的财力,也没有责令各藩上缴此项经费的实力。因此,1869年2月,政府通令所征士兵"归休",另由肥后等藩新征兵来代替。利用东征军组织中央常备军的计划破产。耐人寻味的是,各藩出于经费原因,主动提出废藩。如,"会议所"1869年5月的议案专门列了一项,"一向居于武士之列而不胜武士之任者,应按其身份赐予转业津贴,准许其从事农工商",对此议案包括最大的纪伊、加贺等四十多个藩都赞同。1869年12月到1870年7月,先后又有四藩申请废藩。1871年申请废藩的势头愈演愈烈,多度津、丸龟、龙冈、大沟、津和野等藩也先后提出请求。借助有利形势,明治政府于1870年2月,开始整理和统一各藩军制,公布了各藩的"常备队条例"。至此,整理藩制、缩减藩兵、统一军制完成。

  1870年8月,山县有朋、西乡从道自欧美考察军制后归国。山县就任兵部少辅,在掌握了兵部省实权后,他确定了建立征兵制的基本改革方针,以此为切入口,军制改革开始向纵深发展。在建立近代兵役制度的同时,军队的编制也实现了以"军管区"、"镇台"为主要内容的近代化,与此同步军事统率体制也通过官制改革实现了近代化。

  这一时期的海防思想主要的内容有以下方面:

  1,海军独立的军种意识觉醒,"陆海分离"各自独立建设的思想明确

  1872年1月13日,兵部省向太政官提出:"海军和陆军的情况迥然不同,其官员不可兼任,须将两种军职分开。故奏请批准废除兵部省,分别设置海军省和陆军省。"这是明确的海陆分开建设的思想,而且是从改革官制的角度提出的,这表明了海军独立的军种意识已经觉醒。

  对这一建议,太政官(左院)仅十天就做出了如下答复:"诸君提议分别设置陆、海军两省,以简化军务,节省费用,谋求两军之强大,实为护国之道,这也是各国共同之建军规律,故须按兵部省奏折从速改革"。这表明,政府之所以赞同这一建议,是因为当时决策层已经意识到陆、海两个军种独立发展,已经是"各国共同建军之规律"。1872年2月28日,政府决定正式废除兵部省,设置了互相独立的陆军省和海军省。

  海军军种意识的觉醒与日本扩张野心的膨胀是同步的,在对外扩张欲望的催生下,海军独立的战略军种意识得到强化,从而确立了建立一支战略进攻型海军的指导思想和目标。1870年4月,兵部省在英、法、德、俄、美、荷等国的情况后,认为:"俄国的宿愿是将欧亚大陆连成一片,自己独霸,其手法是先近后远,先易后难,逐步扩张领土。……若俄国势力进入东海,夺取了良港,驻扎了海军,就难以制止其扩张野心,将成为两大洲之害。故日本须首先提高警惕,制定对付侵略的作战的方针。"可见,日本海军近代化建设之初,就以世界海军强国俄国为假想敌,提出"要建立一支装备精良的海军,且要超过英国。"这种目标设计是海军独立的军种意识觉醒、强化的必然结果,这也反映了日本海防思想对海军军种建设的特点和规律有了进一步深入的把握。

  2,"兴办学校为建设海军之根本",依靠培养人才"奠定海军基础"的思想提出

  为了奠定海军的基础,明治政府首先把重点放在培养人才尤其是军官上,措施便是开办学校。1868年7月14日军务官的奏折集中反映了这一思想,"耀皇威于海外非海军莫属,当今应大兴海军。然而草创之今日,国内叛乱尚未平定,军事费用巨大,故造船冶铁等大工程应逐次进行,否则,非国力所能承担。况且,首先应网罗技艺之士,以从事海军训练、编制和造船冶铁等方面的工作。有鉴于皇国精通上述技艺之士甚少,故兴办学校为建设海军之根本。拟在兵库创办学校,以建立海军之基础……"。对此,天皇于10月间谕令如下:"海军之事为当务之急,应从速奠定基础。"可见,当时强调通过培养人才奠定海军基础,主要是由于军费困难和专业人才的缺乏。

  这一思想也在逐步深化。1869年11月24日,兵部省向太政官呈送《兵部省前途之大纲》报告,提出"欲使皇国军队迅速统一起来,首先要有可以充当教官的人材,否则就难以领导和指挥数千人。有了人材,就可以开办学校,进行战术教育,建立海军之基础。"可见,明治政府大力培养人材的另一个目的是达到使"皇国军队迅速统一"的目的,即通过培养海军专业人材来实现海军军备的统一。

  接着,1870年5月4日,兵部省在"大办海军"的建议中,又将有关"海军军官教育"专列一项,指出:"军舰的灵魂是军官,无军官,水手则无以发挥其所长;水手不能发挥其所长,舰船将成为一堆废铁。况且海军军官应掌握的知识深奥,达到精通熟练程度并非易事,故尽快创办学校,广选良师,教育海军军官是建设海军之头等大事。"

  在此思想的指导下,日本兴办了大量的海军学校。主要有:海军兵学校、海军轮机学校、海军军医学校、海军经理学校、水雷学校、航海学校、海军大学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近代海军军官教育体系,既培养初级人才,又培养中高级战略人才,可以满足不同层次的需要。

  3,以夺取制海权为核心的海战思想确立

  1890年,美国的马汉出版了《海上权力对历史的影响》,提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制海权"理论。这一理论很快被介绍到日本,夺取和掌握制海权成为日本海战理论的核心内容,这在甲午战争的筹划和实施过程中得到了生动体现。日本的作战计划和实施,始终围绕夺取黄海、渤海和东海等广大海域的制海权展开,也正是由于日本有效地控制了黄海制海权,才赢得了战争的胜利。甲午战争后,日本进一步总结战争经验,加深了对掌握制海权意义的认识。鉴于海军未能获得早期制海权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日方认识到,通过"先发制人"和"奇袭"获得早期制海权的重要性,这成为日本海军战略的重要原则。后来,这一原则被运用到日俄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中。

  日本海军还引进了英国的近代海战理论,丰富了战斗队形知识,明确了舰船、火炮的发展目标。《海军兵法要略》、《舰队运动指南》、《海军战术讲义录》等著作,成为日本海军的基本教科书。其中《海军战术讲义录》是英国海军军官英格卢斯在日本海军大学的讲稿。这部讲稿反复强调了"蒸汽时代的舰队运动以单纵队最为有利"的基本原则,并且强调了增加舰速和使用速射炮的重要性。这一思想深刻地影响了日本海军的舰船发展战略。

  综上,正是由于军事制度改革创造的良好制度环境,加上成熟、完善的近代海防思想的指导,才使日本海军的近代化得以顺利实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